不管大明、大燕和大晋打的多么激烈,长安大明宫中的楚云都没有半点影响,王杰、谢艾、冉闵、鲁忠、冉良这些专门带兵的大将都派出去了,楚云相信论起带兵打仗,这群人都比自己厉害多了,他们都打不赢,自己就算是亲自带兵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楚云花费了两个月巩固了一下自己欲望之门第一层色之门的使用,这段日子后宫这群嫔妃简直就是比过年还热闹,那真是身心舒坦,楚云玩弄女人的技术估计就是那些采花贼都比不了。不过很快楚云就转变了兴趣爱好,对于女人楚云仿佛一下子就没了兴趣,他的兴趣爱好变成了声乐。

    不管是什么音乐方面的大师,楚云都大量召见,甚至于一些以音乐闻名的名妓也被楚云招来后宫,吓得崔悔等人还以为楚云不喜欢良家妇女,准备去祸害青楼女子了呢。不过楚云把他们弄来是真的在研究音乐歌舞,没有做出一点点有辱皇家威仪的事情,因此也没人说什么,毕竟楚云是皇帝,他有点爱好别人也管不了,当然了,那些怀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青楼名妓都十分失望。

    楚云的学习能力很快,不管是琴、瑟、笙、竽,还是箫、笛、管、篪,楚云都很快就掌握了,几天的功夫就比自己的老师还要熟练,楚云说实话并不是十分喜欢音乐的人,以前在地球也只是偶尔听听那些神曲,对于古代乐器更是没兴趣。但是真的接触起来,就会发现,这些乐器能传承千年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很多时候,音乐能给楚云更美好的心境。甚至一些名曲还能够勾引起楚云念力的修行,一些乐曲的旋律竟然能让自己的念力产生波动,甚至于,楚云能感受到自己念力按照这个节奏修炼或者是对敌,能产生奇效。

    楚云就更加的陷入音乐的怀抱中不能自拔了,楚云大肆寻找乐曲名家和一些失传的名曲,甚至于给大晋皇帝写信,让他把自己闻名许久的一些乐曲名家送来,要知道大明虽然是第一强国,但是在文化这方面,跟大晋拍马也不及。当年的刘琨倒是闻名天下的乐曲大家,可惜却早早死了,但是大晋跟刘琨一个水平的还是不少的。

    知道大明皇帝又去研究乐曲了,大晋上下不敢怠慢,虽然两国正在交战,但是他们并不敢得罪大明皇帝,毕竟这一次大明和大晋虽然实际上发生了战争,但是双方并没有相互宣战,而且楚云一直都自认为是晋穆帝司马聃的长辈,每年都赐予他不少东西,整得就跟大晋是大明的小弟一样,但是即便是这么侮辱,大晋都没有反抗,当然他们也当小受当习惯了。匈奴汉国强的时候他们忍着,前赵、后赵强的时候他们忍着,现在大明比前面那几个更强,因此除了忍着也没别的办法。

    因此大晋继给楚云选美女之后,继续发动全国之力给楚云寻找音乐大家,不得不说皇帝当成这样,还不如去死。前面桓温跟大明血战,你们在后面通敌,这样真的好嘛?

    大战依旧在如火如荼的进行,虽然东西南北四条战线,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只要东线谢艾彻底攻占了青州,大战就会结束,大明虽然在冉良的指挥下,占据了荆州的一大块地盘,但是大明和大晋都知道,对方并没有彻底进行大决战的想法,大明是为了牵制大晋,而大晋也只是被动防守。

    桓温表现出来了跟自己名声完全不相符的战斗力,在鲁忠的防御下,桓温十几万大军在徐州没有前进一步。历史上的桓温也是这么令人失望,他除了灭亡成汉的一战,一生中三次北伐全部失败,不管是面对后赵还是前燕,他就是那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代表人物。

    而北线战场慕容恪和王杰各有胜负,双方虽然打出了真火,死伤都超过了五万,但是还是无法突破王杰的防御。慕容恪甚至派出了自己仅有的水军想要绕过王杰的方向,从大明军的背面攻击,全歼大明几十万大军。不过想法是好的,慕容恪的军事才能果然是不凡,但是就大燕那几条破船能不能完成绕过大明方向的任务暂且不说,就是请报上大燕就已经输了。在大燕头号“鲜卑奸”慕容运的帮助下,大燕上下已经被监察司渗透的跟自己后院一样了,于是慕容恪的反击计划没有丝毫意外的失败了。

    王杰早就得到了消息,在沿岸布置了防守,不过不用大明发力,大海已经被大燕最沉重的一击。大燕四万大军坐着船在海上刚走了一百多里就遇到了风暴,几百条船沉了一半,当剩下的船好不容易上了岸,等待他们的是早就埋伏好的数万大军。大燕国四万军队基本上全军覆没,除了运气极好的,看到情况不对上船逃走热两千多人。但是四万人只剩下两千多,这就跟全军覆没差不多。

    因为这个计划的失败,鲜卑主帅慕容恪的地位险些不保,但是慕容儁最终还是顶住了压力没有临阵换将,否则以王杰的能力,换个人替慕容恪指挥,大燕国的三十几万大军就真的危险了。大燕军队在慕容恪的手里王杰真的是没有占到多少便宜,慕容恪此人的军事才能除了那个被自己人弄死的慕容垂,天下也就是王杰和谢艾能跟抗衡。

    王杰顶住了慕容恪的压力之后,谢艾也没有让人失望。谢艾有样学样,在收到了监察司的情报之后,大赞慕容恪天才,他直接复制了慕容恪的战术,他把大明刚全部的水军从长江调集到了徐州,直接从徐州上船,绕到了胶州半岛的后面,大明军来了个双向夹击,一举突破了大燕军和青州世家豪族构建的坚固防线。

    大燕青州主帅阳骛就是有通天之能,也无力回天了,当大明军把阳骛和青州世家仅剩的十万大军团团包围在东莱城的时候,就代表青州之战快要结束了。

    不过阳骛就是阳骛,他带领十万孤军顽抗了三个多月,让大明付出了超过四万人的损失之后,东莱城才最终陷落,这还不是谢艾直接攻占,而是因为东莱城发生了内乱。阳骛看到情况不好,就想把一部分人送上船让他们坐船离开,结果被城内的监察司和锦衣卫宣扬了出去,为了争夺上船的名额,东莱城大燕国军队和青州豪强的军队发生了冲突,最后几个看到胜利无望的豪强打开了城门,大明军一拥而入。阳骛最终顽抗到底,他带着亲兵击杀了数百大明军后自杀殉国,慕容霸带着青州几个大家族的直系子弟和五千残兵,乘船离开了青州。不过他们偏离了航道,等他们再出现在世人目光中的时候,已经是几年之后了,他们晃晃悠悠的去了东瀛。

    随着青州之战的结束,大燕和大晋各自缓缓撤军,大明经过了大半年的努力取得了极大的战果。青州和兖州的一半领土被拿下,不光拿到了一个半州的地盘,大明还全歼了大燕国二十万青州军。另外还在兖州消耗了大燕国起码十万大军。此外还歼灭了数万大晋军,把南荆州打成了一片废墟,虽然最后撤兵离开了南荆州,但是人口财物都没少获得,可谓完美了全部战略目标。

    当然大明也不是没有损失,不说大战中死伤了超过十五万人,就是徐州都全部丢了,大晋占据了整个徐州,也就是后世的苏省。当然这不是因为桓温突然爆发,而是大明战略撤退,大明准备让大晋的军队为了防御新获得的徐州大量北上,这样大明军就不需要渡过长江,在长江以北就能跟大晋军队进行决战,这样也能最大程度的发挥出大明的骑兵优势。

    不管怎么说,大明的确是丢了整个徐州,而且这一次大战几乎打光了大明的国库,三个国家都是拼了命的,大明调动的大军超过了百万人,消耗的粮草那是海了去了,大明起码两年无法再发动这么大的战役了。但是总的来说,大明还是赚大了。

    另外,大明的好朋友慕容运失去了消息,大明的监察司跟慕容运单线联系,慕容运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和监察司联系,这一次竟然有两个月没有联系上慕容运了。消息传到楚云耳朵里,楚云立刻就命令监察司立刻掐断明面上的联络点,由明转暗,虽然程杨认为慕容运可能闭关了,或者有什么事情耽误了,不至于这么大张旗鼓的放弃燕京好不容易建立的联络点,但是最终他胳膊拧不过大腿,还是听从楚云的命令。但是已经晚了,大燕皇帝慕容儁亲兵大举出动,一举捣毁了监察司在燕京的绝大部分联络点,整个燕京监察司几乎陷入了瘫痪。程杨这才知道陛下的高深莫测,他请求戴罪立功,亲自前往燕京重建联络点,楚云不置可否。

    楚云在看出了问题之后,早就派遣锦衣卫接手了监察司在大燕的工作,周岩行事比起程杨让楚云更放心。楚云觉得慕容运十有八九是栽了,至于幕后的人肯定就是苏锦。楚云也没有因为慕容运的消失有什么情绪波动,这个老家伙太狂妄了,特别是在害死了慕容垂之后,他都认为自己是燕国的皇帝了,楚云对他出事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本来就是一条被自己利用的老狗,死了也没什么。不过楚云想起苏锦,心里就不自知的带上了火气。

    “鲜卑,竟然敢打我的注意,夺走本来属于我的东西,我会好好报答你们的。你们在世间受苦还不如让我把你们送到天国去好好享受。现在秃发鲜卑和乞伏鲜卑已经被刘东勇灭了,段氏鲜卑被你们自相残杀灭族。还剩下慕容鲜卑、拓跋鲜卑和宇文鲜卑,如果宇文鲜卑听话,我就当条狗把你们养起来,至于另外两部,好好享受你们最后的时光吧,所有人都要死。苏锦你不是成为了鲜卑人的保护神嘛?我偏要把他们全部灭掉,我看看你能保护得了谁。哈哈哈。”楚云语气冰冷的狂笑道。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整个天下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如果非要说是大事,那么就是大明终于立了太子,不是慕容氏生的也不是陈氏生的,竟然是大明的首辅崔悔,这让所有人都惊得下巴都掉了。不过也没有任何人敢反对,楚云的威望就不说了,崔悔当了好几年的首辅也形成了极为庞大的势力,他的发小有从军的,有从政的,都成长为了大明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楚云或明或暗的怂恿也是他们壮大的原因,所有人这才知道为什么楚云对崔悔就如同亲儿子一样,才四十来岁就成为了一方大佬,原来真是亲儿子啊。也没有人怀疑楚悔不是楚云的亲儿子,实在是两个人本来长得就像,而且气质也越来越像楚云,本来就有很多人怀疑。

    楚悔名义上的母亲清河崔家的崔樰被追封为了孝靖皇后,至于崔宁在几个月前死了,整个大明超过一半的官员参加了崔宁的葬礼,毕竟崔宁名义上是崔悔的养母,未来皇帝的养母去世,不管抱着什么想法,也没必要得罪崔悔。

    楚云并没有参加崔宁的葬礼,哪怕恢复了原名的楚悔跪在楚云面前哀求,楚云也没有前往。崔宁死之前陷入了昏迷,昏迷之中崔宁叫的最多的名字却不是儿子楚悔和几位小孙子,而是楚云的名字。楚云听到崔悔的话,还是没有答应,只是下旨追封崔宁为一品夫人,不要说皇后两个妃子的名号都没混上,楚云一直到崔宁死都没有原谅她。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楚云喃喃自语道,崔宁的死是楚云一手促成的,面对这个女人的死,楚云感觉放下了心中一个大包袱的同时又有些心痛。

    圣武二十七年正月,楚云下令迁都,长安偏僻,无法同时顾及整个天下,因此下令迁都洛阳,而长安依旧是大明的西都。楚云的迁都是准备对付大明建国近三十年,长安残存的豪门世家,他们或者是心怀叵测或者是野心勃勃,藏在了繁华的长安城中,相互串联,成为了一颗极大的毒瘤。楚云正是在彻底放下权力之前,为自己的儿子铲除这个内患。

    大明广开学堂,并且实行科举制度,把魏晋的九品中正制冲击的七零八落,大明新占据的地盘都严厉打击这个大家族,但是唯独长安还有不少的残留。他们敌视大明的制度,趴在大明身上吸血,仗着自己家族读书人多,混进了大明的体制之内。楚云早就让监察司和锦衣卫打探清楚了,正好借着这一次机会一举铲除。也就是自己身为开国皇帝,威望巨大能够压服群臣,换成楚悔上位,就不一定了。历史上唐太宗那么雄才大略,还不是只能跟世家妥协?直到武则天上位,才高举屠刀,把这些世家杀服了?

    圣武二十七年,楚云正式迁都,随着第一批跟大明荣辱与共的爵臣离开,楚云终于亮出了獠牙。七十多个大小家族被抄家,数百个人头落地,多达数万的人被流放,整个大明官场竟然消失了三分之一的官员。但是这么巨大的变化,却没有引起大明的任何波动,大明立国二十多年,科举也举办了近二十年,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当官的,大凉的寒门士子进入朝廷,随着这批新鲜血液的进入,整个大明官场风气一边,比起以前更加的清明快速了。

    不管怎么说,当官的也是有很多真心为民的,大明高薪养廉,俸禄足够一家老小使用,而且贪污是重罪,一边是不用贪污就能养活自己,一边是抄家灭族,楚云相信敢为了钱不要命的毕竟是少数。

    大明迁都洛阳之后,楚云下令楚悔正式担任监国太子,楚云退居了幕后,不过太子党也不能大权独揽,不说遍布军队的保皇党,就是文臣中也有数个党派的势力抗衡太子党,因此楚云想要收回权力,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楚悔要想接班,还需要继续努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