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二十五年,平静了数年之久的天下再一次风起云涌起来,大明纠集大军数十万准备对大燕国动手,而这一次不光是大燕国风声鹤唳,就是大晋国也全军动员了起来,明眼人就看得出来,一旦大燕国被消灭,那么大晋国肯定就要迎来灭顶之灾。大晋当权的桓温虽然是个权臣,但是他又不傻。

    大燕国全国之力一共八十几万大军枕戈待旦,如果愿意他们能够短时间聚集出百万大军,这也是天下第二强国的底气。不过燕国的领土却不利于防守,在大明的刻意压缩之下,大燕国呈现出从南向北的带状分布,他们的领地辽东、辽西、东幽州、东翼州、兖州、青州全都是沿海地区。这种地盘的分布就如同长蛇一样,如果出兵直接切断对方的七寸,那么大燕国就算是不能直接灭亡,也会受到重创。这个七寸就是兖州,这里是燕国新占据的地方,因为几十年的战乱,兖州人口稀疏,城池分散,防御力极其薄弱。

    但是兖州却是连接青州和东翼州的重要通道,青州也就是现在的鲁省大部,这个地方从古至今就是繁华之处,世家遍布、土地也不少,是大燕国仅次于东翼州和东幽州的赋税重地,甚至于对大燕的贡献比起都城燕京所在的东幽州更为重要。

    因为大明对世家大族的仇视,所以这里的汉人大族对大明也十分仇恨,他们对于大燕国的支持是不遗余力的。因此大燕国上下都很重视青州,为了表示对青州的重视,这里驻扎着二十余万燕国大军,占据大燕国全部军队的四分之一,并且慕容儁还派遣仅次于慕容恪、慕容垂的大将阳骛以及自己的儿子皇子慕容霸两个人镇守青州。

    这个慕容霸就不说了,主帅阳骛更是不凡,此人是东夷校尉阳耽之子,大燕重臣。阳骛自小好学,卓识不凡,多次进献治国安邦之策被采用。助前一代燕王慕容皝东西征伐,出谋划策,履立功劳。后来慕容儁上位,他也出力不少,慕容儁占据东幽州、东翼州和青州他都立下大功,仅次于慕容恪和慕容垂。历史上阳骛历任平州别驾、辽东太守、左长史、司隶、郎中令、辅义将军、尚书令、司空、太保,封爵建宁公,慕容儁死后成为辅国重臣,与辅国将军慕容恪、辅弼将军慕容评,号称“三辅”。可见此人的才能之高,虽然这个阳骛是个汉人,但是却对大明没一点好感,反而对大燕忠心耿耿,监察司和锦衣卫数次招揽都没有成功。当然这都是楚云好几次或明或暗的削弱世家因此世家对大明怎么可能有好感?

    不过大明枢密院这一次却偏偏要对这个阳骛动手,枢密院上下制定的行军计划,准备以谢艾统帅大军先佯攻青州吸引燕军的注意力,然后再以冉闵统帅奇兵突然杀进兖州,切断青州和幽州的联系,最后王杰带领大军支援冉闵挡住北边燕军的支援,谢艾则有条不紊的吞并整个青州的二十万燕军。如此一来,不光重创了燕国,而且还占据青州这块赋税重地,燕国的实力就再也不能跟大明正面抗衡。还能切断大燕和大晋的联络陆路通道,可谓是一举多得。

    这个计划有两个要点,第一就是必须要阻止大晋的支援,如果大晋重兵北上,大明很可能会被大燕和大晋联合起来反包围,这样一来被重创的很可能就成为大明。

    第二就是冉闵必须要第一时间抗住翼州和幽州对青州的援兵,因为他带的是奇兵,以机动性强的骑兵为主,而且人数肯定不多。大燕国为了打通跟兖州的通道,肯定是全力支援,王杰统帅的大军最快也要大半个月才能到达,因此冉闵的压力可想而知。

    但是枢密院的计划楚云还是同意了,因为这个计划一旦实现,大明的霸主地位将会难以动摇,三个国家的综合国力彻底稳固,大燕国除非出了奇迹,在大明面前会越来越弱,最终必定会被彻底吞并。这也是枢密院算计出来的最快最省力的方案,否则如果正面对决,大明未必就能短时间灭亡大燕,战役很可能会拖很久,这不是楚云想要的。

    楚云在送走了枢密院的人之后,就拿了一块神石出来,他的脸色并不轻松,看得出来他是遇到了什么难题。道安在一年之前就被胡铁柱等人抓住了,为了抓他楚云手下的五战侯可是损失惨重,五战侯胡铁柱、清风都是地阶后期,其余三个都是地阶中期巅峰,但是面对道济这个地阶初期的神石掌控者的时候还是死了两个,重伤了一个,要不是道安内力不足,胡铁柱拼死抵抗,说不准五个人全军覆没了。

    道安融合了三块神石,而且能力相辅相成,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真是把楚云惊呆了。道安的三块神石虽然远不如自在活佛、慕容运的神石神异,但是也很不俗了。道安融合的三块神石,一块是属于暗属性神石、一块是神识类神石、一块是佛属性神石,这三种力量分散起来,胡铁柱一个人就能对付,但是三块聚在一起,差点让胡铁柱等人彻底栽了。

    暗属性是魔属性内力的一种,就算是仙武大陆也很少见,这种属性的内力楚云也只是听说过,并没有真的见过,更别说胡铁柱等人了。

    道安融合了一块神识类的神石,五个人刚刚进入道安十里之内就被发现了,然后五个人就眼前一黑,竟然失去了视力和听力,然后被道安一门攻击力十分强大的佛属性手段杀了两个。要不是胡铁柱看到情况不对,直接燃烧了自己的火属性内力让清风等两个人发现了道安的位置,两个人才出手把道安制服了。短短的交手,五个人死了两个,一个内力耗尽伤了心肺,不过好在道安终于落到了楚云的手里。

    道安知道楚云杀了自己的师傅,道安本来要以死明志,但是楚云告诉他,如果他敢死,就把天下佛门全部铲除。道安可是一位立志把佛教传播到全天下的高僧,因此他最终屈服了。楚云也从他的嘴里得到了如何使用多块神石的方法,不过虽然楚云历尽千辛万苦的得到了,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要不要使用,这种方法一旦使用,对神石的破坏是致命的,而且很可能让自己身体出现极大的隐患,这让楚云难以抉择。

    系统朝暮跟自己说过,它需要这些神石以求恢复自己的力量,否则很难带着自己回到仙武大陆。一边是自己的实力,一边是系统,自己对系统虽然始终有戒心,但是楚云却不敢以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为代价,试探一下系统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以血为媒,打破神石桎梏,使神石之中的能量融合,我怎么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楚云想着道安跟自己说的融合神石的方法,但是总觉得这种方法自己不能去尝试。神石见血而融,倒不是融化,而是熔炼,用自己的血能够把少于三块的神石融合为一块,这样一个武者使用了神石就会有三种能力,这也是道安三种能力的由来。当楚云把道安的三块神石取出来之后,竟然发现三块神石里的属性几乎融合了,也就是说三块神石不分彼此,就跟一块神石一样,楚云都不知道这样子的神石,系统还能不能使用。更让楚云担忧的是,融合了三块神石的道安看起来血气大损,取出神石之后很快就死去了,楚云都难以救治,这明显是被神石吸取了自身全部精血,楚云看到这一幕之后,感觉头皮发麻。

    至于一代佛学宗师道安的死楚云倒是没有一点感觉,但是很多事情随着道安的死亡却成了悬案,楚云再也无法问出来融合神石的其他消息了。楚云真是恨死了这个家伙。

    楚云思虑再三,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在这个世界楚云没有神石帮助,无法形成丹田,没办法储存内力,所以只能使用神石修复丹田。但是神石总归是外力,等自己回到仙武大陆,完全可以不需要神石,真的为了神石的区区能力,搞得自己精血全失,损伤了根基,这有些本末倒置了。

    楚云叹了一口气把神石收了回去,楚云最终还是决定不融合多块神石,也不准备随便换一块神石,这一块《坐忘经》的神石虽然能力并不突出,但是也没什么危害。也不耽误自己掌握别的武功,楚云没必要冒着风险,融合几块自己也能掌握的功法。

    不过花费了这么多时间,竟然得到这么一个结果还是让楚云十分失望,不过楚云也没有过分纠结,大不了找几个人融合神石,让他们把神石里的功夫给自己写出来,就像是《血佛真经》一样。楚云根据这门武功和自己的《不灭功》结合了起来,形成了一门《血魔不灭法》的武功,楚云虽然还没有时间修炼,但是楚云觉得这门武功未必不如《血佛真经》厉害,而且楚云还剔除了其中很多佛门武功的印记,让这门武功偏向于魔功,因此才叫《血魔不灭法》,楚云总觉得佛门武功学多了对自己不好,这可能是楚云的猜测,但是楚云也不会冒险。这个世界天地灵气太低,楚云不准备在这个世界修炼,但是回到仙武大陆,楚云就会把他当成自己一门基本功法习练。楚云对这门功法的前景还是很看好的。

    楚云离开了大殿朝后宫走去,这几年忙着练功,也没跟跟随自己多年的几个女人亲热,她们现在都年纪大了,自从自己练功征召天下美女入宫,她们劝诫不成挨了自己的训斥之后,已经半年多没见过面了,还有点思念她们了,人嘛都是群体动物。

    楚云一个人谁也没带,朝着自己的皇贵妃王氏那里走去,王氏跟自己差不多大,已经五十多岁了,当年美貌贤惠的王氏,也成为一个老人了,看着自己身边的女人不断衰老,但是自己却没有一点变化,这种感觉还是很让人伤感的。怪不得那些里长生不老的主角都要游戏人间,玩感情真的玩不起啊,太伤人了,不光伤自己,更伤对方。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心经》不断地送屋内传出来,王氏没有孩子,楚云也经常忽略她,身为皇贵妃的王氏,也只有皈依佛门,青灯古佛了却残生了。楚云出现在门外,这些服侍的丫鬟太监根本就发现不了自己,楚云想要推开门,但是伸了几次手最终却放弃了。

    “陛下,是您来了嘛?”就在楚云要离开的时候,屋子里竟然传出了王氏的声音,楚云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被人发现的时候,楚云都怀疑这个王氏也是隐藏不露的高手了。

    楚云轻轻的推开了门,“爱妃,你是怎么发现朕的?”楚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连自己的丈夫回来都发觉不了,妾这么多年不就太失败了嘛?”王贵妃笑着说道,楚云默然。因为楚云真的没有在王氏神石发现任何功法的痕迹。

    突然楚云看到王贵妃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楚云有些愧疚的收回了自己在王氏身上查看的念力晶丝。

    “陛下,妾身已经跟随您三十多年了,您的性格妾身一清二楚,您对谁都不会真正的信任,哪怕是我们这些枕边人。因此妾身也不敢奢求能得到陛下的真心,只求陛下能够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偶尔想起臣妾就足矣。”王氏走上前来抱住了楚云。

    “陛下去看一下刘妹妹吧,她现在的日子很不好过,妾看得出来,刘贵妃是真的一心为了陛下,并非邀宠争怀,妾也知道陛下心里肯定也清楚。她虽然是匈奴女子却比很多汉人女子更加的忠贞,这些日子您剥夺了她管理后宫之权,宫中下人都是些趋炎附势之辈,刘妹妹的日子过得很不好,甚至连呼延氏和公主的用度都缩减的很严重。慕容妹妹和陈氏两个人日夜思念两位皇子,整日以泪洗面,陈氏的眼睛都快要哭瞎了。”王氏小心翼翼的说着,楚云越听越觉得烦躁,楚云慢慢的松开了王氏的身体,王氏如同受惊的小鸟一样的闭上了嘴惊恐的看着楚云。难道我就这么让人害怕?楚云心里更是不爽。

    “朕知道了,爱妃早些休息。”楚云直接转身离开了,王氏看着楚云离开眼睛里慢慢的留下了泪水。

    “红粉骷髅。惟道是从,惟心是宗。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梦幻了了,来去匆匆。水中之月,树上之风。作如是观,无塞不通。”楚云走出王氏的宫殿,一跃之下来到了一座偏殿的屋顶之上,看着皎洁的明月,楚云心境突然如开闸之水,竟然想通了很多的事,《拷心录》第一层贪色竟然通过了考验。

    楚云默念着《拷心录》的口诀,月光如一条朦胧的丝巾披在了楚云的身上,楚云整个人散发着淡淡的白光,跟月色几乎融为了一体。楚云突然站起身来仰天长啸,一道道如同金丝的念力晶丝在周身环绕,这让楚云看起来如同仙人下凡。

    楚云身子突然消失在了原地,这让很多远远看到楚云的嫔妃心里充满了惆怅,楚云已经好多天没有宠幸她们了。一股强烈的欲望从心底最深处升起,几乎把她们烧成灰烬。

    “欲望之门第一层果然不凡,不知不觉就能引发这么多人的欲望,不过朕挑起来的欲火,哭着也要全部灭掉,谁让整个后宫就朕这么一个男人。来人宣刘贵妃、慕容贵妃、呼延皇妃、陈妃....觐见。”楚云一口气念了三十多个人。

    圣武二十五年七月,大明不宣而战,冉闵带领五万铁血禁卫军突然从翼州杀出,燕国措不及防,短短半个月兖州就被破城七座,大明军一举切断了大燕国青州和翼州的联系。

    而大燕国的反应出人意料的慢了好几拍,大燕国都城燕京也就是后世的北平吵作一团,竟然一个月都没拿出计划反击大明,而这段时间王杰的二十万大军已经彻底入驻兖州,跟冉闵的五万大军联合在一起,彻底站稳了脚跟。整个青州二十余万燕京成为了孤军,危在旦夕。

    也不怪大燕这一次反应迟钝,实在是慕容运这个家伙再立新功,他在毒死了狱中的慕容垂之后,竟然诬陷慕容恪,使得大燕国的皇帝慕容儁罢免了慕容恪的官职,失去了慕容恪这个天才,大燕国上下对于大明的突然袭击乱成了一团。等慕容儁把慕容恪请出来主持大局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慕容垂这一位后来的后燕武帝还没来得及在历史上表现出自己杰出的军事才华就被自己人坑死了,不得不说这是历史的悲哀。本来在历史上占据了一席之地的杰出人物就这么默默的死去,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上,估计名字也没有几个人记住。

    谢艾统帅二十五万大军不断攻城略地,大燕国青州统帅阳骛和慕容霸,兵力分散在几十个城池,又没有得到消息早做准备,因此短时间就丢了一半的地盘,兵力更是只剩下了十五万人。还被压缩在了胶东半岛,连青州州府所在的临淄都丢失了。这里三面环海,一面被大明军占据,真可谓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十五万燕军危在旦夕。

    当消息传到了大晋已经是两个月之后,桓温立刻召集了幕僚商议,他们这一次做的决定出人意外的快速。桓温上书晋帝准备北伐,他们以投靠大晋的三万羯族大军为先锋,桓温亲自统领八万大军为主力,发兵一十一万救援青州。

    大明大将军鲁忠镇守长江,大晋刚一发兵,鲁忠就收到了消息,鲁忠带领十万大军阻击晋军。几乎在同一时间,大燕国慕容儁命令慕容恪为全军统帅,带领三十万燕国大军南下支援青州,刚一出翼州,就跟王杰和冉闵的二十五万大军相遇,双方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根本没有试探,双方就开始了惊天大战。

    与此同时,大明派遣冉良为南线统帅,带兵七万人沿长江东进,杀入南荆州这一块大晋最重要的腹地,试图牵制大晋的注意力。得荆州者的天下,这可是大晋所有人的共识,庾亮、庾翼兄弟和桓温三代权臣都兼任荆州刺史,而且荆州还是桓温的大本营。但是即便是如此桓温都没有回师救援,他可是天下有数的能够看清形式的人,他知道,一旦大燕败北,大晋唇亡齿寒必亡无疑。因此他只能寄希望于朝廷看清楚大明的计划,不要在意门户之见,派兵救援。这一次大晋皇族难得的看清楚了形势,因此他们没有搭理大明使者的分裂计谋,以会稽王司马昱为主帅,统兵十万救援荆州。天下仅剩的三个国家,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全部爆发了惊天大战,一时间天下遍布烽火。

    “召辽西公慕容运前来议政。”就在整个天下乱成一团的时候,大燕国皇宫传出了一道出人意料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