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二十二年,在大明围攻邺城长达一年半之后,大赵都城邺城终于被攻破。这几年大明不断地增加部队,最后围困邺城的部队都达到了五十万人,还是名将谢艾亲自指挥,羯族人都坚持了一年半的时间,可见这个民族的韧性。

    纵横中原几十年的石氏家族覆灭,石弘等几百位皇族重臣和上千位妻妾美女被大明军从邺城押向长安。随着这些重臣被押送走,谢艾开始执行楚云的圣命,也就是大明版的“杀胡令”:凡大赵境内的羯族、匈奴一律剿灭,凡鲜卑、乌桓、羌胡、氐人一律抓起来改造。

    随着楚云的命令,几十万大明军顿时变为了刽子手,不光是大明军,楚云的命令也激起了汉人对胡人的复仇之火。一时间,北方大地硝烟重起,凡是高鼻梁多胡须的人都是敌人,甚至很多长得有些像胡人的汉人都被滥杀。大明挑起了胡汉的纷争,汉人与胡人“无月不战”,尸野遍地。除了被俘虏的三十万赵军被当成战利品保护了起来,其余的胡人都遭了灭顶之灾,仅首都邺城及其周围就有二十多万胡人被杀,杀红了眼的大明军才不管是匈奴和羯族,还是其他胡人,短短两个月时间大赵境内就死了一百多万人,并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

    大赵境内的胡人如同没头的苍蝇,朝着四个方向逃走,一部分人就近投降了大燕和大晋,还有一部分人试图北上返回草原,中原太可怕了,他们要回去找妈妈。甚至一些人仓皇无路的扬帆出海了,当然这群家伙就成了大明后来出兵东瀛、朝鲜和东南亚等国的借口。等谢艾等将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连续不断地向楚云求情,希望停止这一场大屠杀,并且楚云答应之后,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了。

    整个大赵国境内起码两百万胡人被杀,在逃亡路上饥寒交迫而死的更不知道有多少,大明和大燕的关系彻底破裂,因为大明击杀了不知道有多少万鲜卑人,杀顺了手之后,谁管他是不是鲜卑人。

    圣武二十三年春,一切尘埃落地,大明对大赵的战争持续了三年的时候,大明占据了大赵的大半个翼州、豫州和青州、徐州、荆州三州的一部分,而大燕获得的也不少,因为慕容垂此人带着二十万赵军从新投靠了大燕,因此他们也占据了翼州的一小半和全部的兖州以及一大半的青州,获得的地盘和人口并不比大明少,毕竟很多的胡人都投靠了大燕。就是大晋都占据了一半的徐州,桓温也彻底稳固了自己的位置,成为了新一代的权臣。

    而整个天下随着大赵的灭亡进入到了三国鼎立的状况,大明、大燕和大晋三个国家就如同当年的魏蜀吴一样进入了暂时的平稳期。大明虽然实力最强,但是楚云的杀胡命令造成了极端恶劣的后果,被新征服的几个州都需要稳固,想要让他们跟秦雍司隶等州一样,变成大明的稳固基地还不知道需要多久。这都是因为楚云高高的举起了屠刀,但是楚云的威望却在灭赵之后再次拔高,游子远、莫含等老臣这两年接连去世,也没有了一个人能够在楚云面前有胆子劝诫。

    当年大明的几位阁老,也就是剩下郑捷一人了,游子远、莫含去世,温峤重病修养,郑捷此人在出使燕国被封为开国县公之后迅速的享受生活,然后就下不了床了。至于马良则因为叛国被处斩,老一辈的阁老全部的几乎退了下去。也就是姚弋仲还坚挺在内阁之中,并且担任了内阁次辅,但是他也没胆子和楚云呲牙。

    新一代的阁老崔悔、王猛等人在楚云面前根本就没胆量说不。除了内阁大变,楚云乾坤独断的命令自己的两个儿子前去就国,长子也就是慕容氏生的那个儿子被楚云封到了南中地区,也就是诸葛亮七擒孟获的那个地方,那里本来就是穷山恶水,是少数民族聚集之地,听到自己儿子被封到了南中,慕容氏直接昏了过去。

    而楚云的另一个儿子,楚云直接册封到了西域,楚云在西域设立了西域都护府,命令老将刘东勇为第一代都护,他得到的命令不光是要镇守西域,还要为大明开疆扩土,并且还得到了楚云的命令,歼灭秃发鲜卑和乞伏鲜卑两部,哪怕他们跑到了草原上,楚云都不准备放过。

    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就国,在楚云的强命之下,他们都必须离开,两个皇子的封国只有收取赋税的权力,没有带兵权和任命官员的权力,根本就是两个空头王,谁也不知道楚云为什么要把自己所有的儿子全部派出去,除了崔悔等寥寥几个人。

    大明的地盘独占天下三分之二,不管是大晋还是大燕,虽然暗地结盟,埋头发展,但是却没有一个国家敢跟大明呲牙。因此整个天下陷入了难得的平静,谢艾坐镇翼州,一人压服大燕,而鲁忠坐镇长江一线的荆州北部,大晋也没有找死的意思。

    整个天下陷入了难得的平静,而楚云则正式开始修炼《拷心录》,这门功法限制之多也是很少见的,戒贪、戒嗔、戒痴每一个对人都是莫大的挑战,但是练成之后威力极强,楚云早就想要修炼了,现在又出了苏锦的事情,楚云现在整个人心里,除了对自己实力的希望,已经不怎么在乎别的事情了。

    楚云突然之间就变为了一位沉迷后宫的昏君,这估计是天下人都没想到的。楚云大肆选拨秀女,并且命令大燕和大晋送美女百人,还命令西域都护刘东勇送来百十名西域美女,然后楚云就不理国事,每天待在后宫声色犬马。

    近万名美女把楚云这后宫中的唯一男人围在其中,每一个女人都只能穿着薄纱,以及汉灵帝最伟大的发明——开裆裤,楚云每天的事情就是坐在一架羊车之上,任由羊车在宫中奔驰,羊车停在那位嫔妃的门前,楚云就宠幸哪个嫔妃。

    楚云有时候一夜之间就要宠信十几位美女,甚至很多时候白天也不消停,后宫之内一片靡靡之音。整整大半年,楚云基本上连朝后都不出来,仿佛真的变成了商纣王、汉灵帝这样的昏君。不过绝没有一个人有一点不该有的心思,楚云牢牢掌握着军权,谢艾、王杰、鲁忠、冉良、冉闵、刘东勇这群将领全都是楚云最嫡系的心腹,而长安城铁血禁卫军、神武军和五营禁军相互牵制,也不可能出现任何乱子,哪怕楚云认定的太子,也是当朝首辅崔悔也不可能翻天。崔悔也曾经隐晦的提醒过楚云,但是却被楚云狠狠地教育了一顿,崔悔这位四十的铁定太子,差一点就被楚云训斥哭了。

    楚云如此荒淫的消息自然也被其他俩国家知道,他们欣喜若狂,对于楚云给他们要美女的无理要求,不光不严词拒绝,反而立刻行动了起来,遍寻国内美女,一车一车的往长安送去,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明眼人就看得出来,但是偏偏楚云却甘之若饴。整整一年的时间,楚云足不出户,每天都在享受着美女的伺候,就是楚云的几位皇贵妃都看不下去,刘媚等人请求楚云不要荒废政事,刘聪、刘桀等人的前车之鉴啊,但是楚云却依旧我行我素,并且直接剥夺了刘媚管理后宫之权,这下子更是没有任何人敢劝说了。

    两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大明并没有因为楚云的荒诞而发生混乱,而是正常运转,内政有崔悔、姚弋仲、王猛等人,军事有王杰、谢艾鲁忠等人,被大明祸害的够呛的原赵国的地盘也慢慢恢复了生机。

    圣武二十四年,楚云下令所有未被宠幸的秀女和宫内的丫鬟全部送出宫,并允许嫁人,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精神一振,因为他们那个雄才大略的帝王看样子又回来了,与之相对的就是大燕和大晋之间都害怕了起来,双方相互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了。

    “《拷心录》贪色一途就这么难以修炼,可惜了这么多女子,跟了朕只能孤独终老了,朕对不起你们。”楚云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扔出了脑外,成千上万的美女楚云现在就不能碰了,起码在楚云彻底渡过了贪色一关之前是不能碰了,如此多的美女却只能看着,对于一个人心智的考验真的是很高,这可能也是《拷心录》的独特之处,不过这都是楚云的选择,楚云不后悔。

    “陛下,一号密报。”程杨走了进来,楚云虽然这两年都在放纵,但是对于情报的掌握却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楚云算是充分的以史为镜,当年明朝的万历皇帝几十年不上朝,照样牢牢掌握大权,还打赢了万历三大征,其中东厂和锦衣卫的情报必不可少,楚云想偷懒也有样学样。

    “呈上来。”楚云面无表情的说道。接过冯昭递过来的情报,楚云冷如冰山的脸上难得的闪过了一丝笑意,慕容运这个老家伙两年了终于有了点成绩,大燕国自毁长城,慕容垂被囚禁了起来,这一位带着赵国十几万军队投降大燕国,为大燕国上一站立下了赫赫功劳的大将就这么倒下了。慕容恪虽然激励的周旋,但是皇帝毕竟不是他的,而慕容垂持功自傲也的确是找死。在慕容运一系人的挑拨下,他的倒台也不让人意外。

    “很好,告诉一号,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让他务必给我弄死慕容垂,另外慕容恪这个家伙也不放过,朕要让他们慕容锦自相残杀,让慕容廆就算是死也不得安生。”楚云冷声说道,程杨领命退了下去,出了大殿,程杨才敢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跟楚云单独见面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禀告陛下,周统领来了,他说找到了自在活佛的徒弟道安。”听到冯昭的话,楚云脸上一松,这个道安终于找到了,楚云找了他可是好多年,怎么融合多块神石就放在他的身上的了。

    “传令,让周岩进来,另外让五位战侯全部前来大明宫。”楚云开口说道,这个战侯,就是胡铁柱、清风等五位效忠于大明的神石掌控者。

    第二天清晨,大明最能打的五位侯爷悄悄地离开了长安朝着大晋方向奔驰而去,不是楚云不想亲自出手,而是他现在正在练习《拷心录》第一层的关键时刻,他正在观看几十位美丽异常且不著寸缕的美人跳舞,别以为他这是享受,他正在遭受常人难以想象的考验,只能看不能吃简直让一个正常男人崩溃,更别说他还用魔源杀气中的煞气让自己跟吃了最厉害的春药一样一柱擎天。

    这些个美人却不知道楚云现在根本不行,反而用出浑身解数勾引楚云,这种酸爽就别提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楚云心里不断地默念着道德经降火,但是这股火却越少越烈,楚云越来越难以忍受。更何况他前些日子放纵自己,眼前这些女人的妙处,楚云如数家珍,楚云越是忍受,却越往这个方向考虑。楚云的脸通红一片,双眼更是冒火,浑身燥热,汗水越流越多,一个天阶武者连自己身上出汗都控制不住了,可见这种考验的严峻。

    楚云现在只想把眼前的女人压在自己身下狠狠地蹂躏,这些女人感受过楚云给他们的美妙,因此看到楚云这幅动情的样子反而更加的卖力风骚,楚云浑身青筋浮现,豆大的汗珠不断地滴下,他真的要忍不住了。

    “不行,我已经花费了两年了,不能功亏一篑。”楚云最后的理智不断地提醒着自己,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周遭的一切都成为了齑粉,眼前的美人也都无力保持曼妙的舞姿,楚云才感觉一股冰冷的感觉让自己从刚才近乎失去理智的状态下清醒了过来。楚云知道,这第一层第一个关卡的第一道枷锁已经过去了,不过自己还要面对这样的考验起码几十次。但是万事开头难,只有第一次自己做到了,后面的就远不如第一次困难了。

    “你们都下去休息吧,全部重重有赏。”楚云挥了挥手,几十个被吓坏了的美人才都离开,刚才楚云浑身如同曜日,散发着惊人的温度,两个不知死活的美人稍一靠近,就蒸发的无影无踪了,这把她们吓坏了。

    在她们都离开之后,楚云盘膝而坐,恢复着自己那几乎枯竭的真气,这些考验可不光是考验自己的神念,也燃烧自己的真气,真是霸道的很。但是楚云却没有因为真气枯竭而抱怨,反而十分的欣喜,因为经过这一次的考验,他浑身的真气竟然有百分之一转化为了元气,这转化的速度远超平常的速度,楚云相信几十次之后,自己浑身的元气数量能达到三成,也就是说自己能短时间就到达天阶三层,这节省了自己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这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另外自己的识海扩大了一丝,要知道识海是盛放自己神识和念力的地方,自从形成精核,识海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很难扩大,现在竟然扩大了一点,虽然只有千分之一,但是也意味着自己识海能够储存更多的神念,这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此外自己的念力增长了足足一成,要知道自己的《坐忘经》已经修炼到了顶峰,念力比起一般的天阶本来就要高数倍,现在竟然一次考验就多了一成,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的念力能碾压同阶?念力的作用可是不光关系到精神修为,还关系到自己天阶中期之后形成的领域的强度,这岂不意味着自己继续修练下去,念力越来越多,自己以后的领域也会比起一般同阶更强大?同阶无敌这不再是梦想。

    楚云的念力中有一丝发生了变异,有一丝念力竟然变成了一根好像是有实物一样的丝线。念力化丝,这是曾经多么遥远的一个名词,但是现在自己的念力竟然达到了。楚云心里简直就是狂喜,要知道《坐忘经》最高的境界也就是念力化丝,但是《拷心录》第一层竟然让自己达到了。

    念力化丝有两个最让楚云心动的能力,第一个就是能直接作为攻击手段,攻击敌人的识海,这种无声无息的手段,就算是比自己高几个等级的对手也难以防御,除非对方也有这个手段。另外还不需要害怕对方念力反噬,楚云当年以念力查看别人的识海,受了反噬,差一点成为白痴,但是念力化丝却没有反噬,大不了就中断这一丝念力和自己识海的联系,自己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可攻可守安全可靠,简直就是武者的一大杀器。

    另外,楚云可以做到凭空御物,以神御剑又从新掌握在手里了,蜀山派的御剑术赫赫威名,自己能够驾驭比他们更加随心所欲的飞剑,那攻击力可不是魔源杀气能够比肩的。当然念力是不能作用于实物的,就算是念力化丝也不行,但是念力化丝可以驾驭神识,以神识御剑是没有问题的。念力化丝就相当于楚云多了一只看不见得手,让楚云凭空操纵万物,这种手段真是仙家的手段。

    当年楚云明明掌握了御剑术为什么很少用?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念力不强,神识御剑并不流畅,无法随心所欲的掌握飞剑,对付一般敌人,用不用都没什么区别,对付跟自己差不多的对手,远不如自己的其他手段,说他是鸡肋也没什么不对。但是现在自己念力化丝,完全可以掌握蜀山派的御剑术了,也没有这些缺点。

    不过唯一的问题还是念力化丝只有一条,如果出现问题,那么自己就抓瞎了,因此楚云还要继续努力,争取把念力全部化丝,到时候自己就如同哪吒一样,拿着好几把武器跟敌人战斗,想想还是很让人激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