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陛下,算起来陛下跟老臣还是亲戚呢,从慕容贵妃哪里算,我应该算是陛下的叔叔啊。不过咱们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面,这都怪我,年老体衰不能长途跋涉。这一次我奉我燕王的命令来拜见陛下,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陛下,还真是有缘啊。”慕容运突然笑了起来,看他满脸堆笑,不知道还以为他真的很高兴呢。

    “慕容老儿,你还真是能屈能伸啊,不过你不知道吧,我已经在这里待了好一会,刚才慕容叔叔你哭泣手下之死的时候,我就在屋顶之上啊。”楚云嗤笑道,慕容运老脸一僵。

    “楚云小儿,你能击杀石勒老夫的确没有料到,但是我不相信你毫发无伤,你以为你吃定老夫了?”慕容运毫不掩饰自己的气息,一身气息全部释放了出来,黑袍鼓荡浑身衣袍猎猎作响。软的不行,慕容运准备来硬的。

    楚云感受着慕容运生气勃勃的气息真是有些惊了,好强大的生命力,这是木属性功法?竟然如此强大,楚云还从来没见过练到这个层次的木属性功法。光感应气息就能让自己的身体舒适,一些跟石勒、刘聪战斗中过分使用魔源杀气造成的细小损伤,竟然修复的更快了。

    看着楚云眯着眼,一脸的享受,慕容运脸上挂上了狰狞,他的功法叫做《万物回春功》,能够让对手不知不觉的陷入那种万物复苏的美好幻境里,然后自己突然逆转功法,敌人的内力就会凝滞、身体就会枯萎,他的功法的确是木属性功法,但是本质上他的功法如此神奇,是因为功法中有时间法则。空间、时间这两种顶尖法则的皮毛也带着神奇的妙用,自在活佛的功法里有空间法则,而慕容运的功法有时间法则,这两种法则才是他们成为所有神石掌控者中最顶尖的那几个人的原因。虽然只是皮毛,但是他认为对付楚云足够了。

    “舒坦。”楚云在慕容运震惊的目光里睁开了眼,慕容运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在自己的万物回春功中自己醒了过来。慕容运立刻逆转自己的万物回春功,但是却发现楚云竟然毫无反应。

    “哈哈,不要挣扎了,时间法则果然不凡,可惜你的念力跟不上,境界也不够,如果你彻底融合了神石,晋级天阶,我都可能扛不住。你用这么一个连法则皮毛都不算的幻境能让我中招?这也太看不起我了。你还有什么本事都用出来吧,否则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楚云一步步朝着慕容运走了过来,慕容运脸色越来越难看。

    “陛下,求您放过我,我愿意为您效力,我在燕国有不少的故旧,我能把他们全部拉拢过来。我还知道大燕国所有的军事部署,我都可以告诉您。只要您饶了我,我有用的,我对您有用。”慕容运竟然哐当的跪在了楚云面前,不光是楚云,就是被楚云一击之后没死的那二三十个黑衣人都惊呆了。

    “慕容运,你个老贼,陛下真的没看错你,你果然靠不住。”那一个中年人大声骂了起来,看得出他正是慕容恪的人,其余的黑衣人有的跟着破口大骂,有的脸色难看起来,他们也知道慕容运投敌,他们估计都活不了。

    “慕容运,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很看好你,你就给我拿个投名状吧,这二十多人全部杀死,如何?”楚云笑着说道,话音刚落,所有黑衣人就全部闭上了嘴,他们可是知道慕容运的厉害。

    “老夫愿意,老夫这就动手。”慕容运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看向原来自己的同伴。

    “分头走。”中年黑衣人话音刚落,一道真气就把他的脑袋割了下来,慕容运果然是心狠手黑,对待自己人下手都这么狠,楚云神色不动,但是心里已经给慕容运下了死刑,这种人留不得。

    地阶都不到的黑衣人纷纷被慕容运击杀,不管是大声咒骂的还是跪地求饶的,慕容运都没有放过。楚云一直都静静的看着,直到慕容运杀死了最后一个同伴走了回来。

    “陛下,老夫幸不辱使命,燕国的贼子全部被老夫处理干净了。”慕容运讨好地说道。

    “嗯,很不错,既然慕容先生能够大义灭亲,朕很欣慰。朕敕封先生为燕国公如何?”楚云伸手想拍一拍慕容运的肩膀,慕容运身子一抖,就想躲过楚云的手,但是最终还是强笑着,让楚云拍了两下,楚云心里有些想笑,这老东西也时刻防备自己下手,偏偏又不想真的跟自己动手。

    “燕国公,还不谢恩?”楚云嘴角一挑笑着说道。

    “微臣谢主隆恩。”慕容运紧盯着楚云的眼睛,想要看出楚云的真假,最终却没有从楚云眼睛里看到任何信息,最终还是跪下谢恩了。

    “哈哈,好,快快请起。”楚云伸出双手就要把慕容运搀扶起来,慕容运却自己连忙起身,嘴里说着感谢,其实还是表现出了对楚云的不信任。

    “燕国公,这一次你弃暗投明,朕非常满意。朕准备以你的名字发诏书责备燕国言而无信,你觉得如何?”楚云带着慕容运走进了一间驿站的偏房,正房早就被楚云的真气粉碎了。

    “陛下,臣责无旁贷,不过我觉得如此做的话,就会让燕国的人有了警觉,我那一系的人手都会被燕国人清除。依臣看来,不如咱们秘密联系,出其不意的让燕国人吃个大亏,说不准能够彻底动摇燕国的根基。陛下,不是臣自夸,如果让臣回到燕国,我甚至能把燕国完好无缺的送给陛下。上一代燕王慕容皝就是被臣亲自出手杀死的。”慕容运为了脱身,竟然把这个消息说给了楚云,楚云心里也是一惊,没想到这个老小子竟然连自己的皇帝都杀,还真是小看了他啊。

    “嗯,也好。燕国公,一起坐下吃一点东西,打了好几天,着实是累了。”就在慕容运惊讶的目光里,楚云拿出了一桌子的菜。

    “陛下真是天人也,燕国敢跟陛下抗衡,真是取死之道。”慕容运一边拍这马屁一边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吃,他害怕楚云给自己下毒啊,毕竟越是心里龌龊的人,越把别人想得跟自己一样龌龊。楚云当然知道他的心思,也不说话,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对了,燕国公,你大燕发家的历史我倒是很感兴趣,咱们君臣现在无事,何不跟朕说一下。”楚云的话立刻化解了慕容运的尴尬,他立刻放下了筷子,说了起来。

    其实慕容氏的发家历史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占据了有利的地盘,牢牢把握住了大义,也就是跟在大晋后面,毫不犹豫的撬墙角,不管是人口还是物资,慕容氏的发家都是在大晋身上吸血。当然这个模式当年的拓跋鲜卑、段氏鲜卑、宇文鲜卑都是这样的,甚至匈奴、乌桓、氐人、羌胡,这些民族哪一个不是趴在晋朝的身上,吸晋朝的血壮大起来的?

    楚云对于晋朝没什么好感,但是听到慕容运眉飞色舞的说着自己发家史的时候还是很不爽,晋朝是垃圾,但是汉人却是无辜的,这些年北方的汉人死了起码几百万,这还是自己铁血军和大明保护下的死亡人数。

    “对了陛下,其实慕容氏的发家还跟你楚家有关系呢,先帝(楚云的便宜老子)当年为赵王留下的宝藏,被我的哥哥慕容廆找到了,慕容氏这才能迅速发迹。”慕容运说道这里,楚云心里咯噔一下,楚家的宝藏?要知道只有自己楚家的忠仆付义知道,慕容氏怎么可能得到的?

    “哦,这倒是奇了,还真是有缘啊,怪不得朕娶了你们慕容家的女人,这是为了还我楚家的人情啊。不知道你大哥前辽东公慕容廆是怎么得到我楚家宝藏的?我很想听听啊。”楚云笑着说道,没有露出一点异常。

    “陛下既然想知道,臣就跟陛下说说,不过这件事就是老臣都不是太清楚。我那个哥哥慕容廆实在是雄才大略,说实话,当年我都不相信在辽东吃土的部落能到现在的地步,我比不了我大哥啊。不过这还不是我大哥最厉害的,我大哥当年跟我一样,都使用了神石,大哥的境界越高与我,我是打也打不过,能力也不如,因此对他怕得很啊。这个翻天盟就是大哥当年建立的,我不过就是打打下手,要不是我大哥练功过度,死的太早,我根本不可能掌握实权。什么神石联盟的建立者,什么翻天盟的首领都是虚的。当年大哥带着翻天盟经常进入中原,有一次他带回去几个人,其中一个中年年子是你楚家的人,叫什么忘记了,好像是姓付。当年楚家宝藏传播的沸沸扬扬,我大哥肯定也是垂涎,但是那个人的嘴真的是硬,我大哥用了不少手段都没有撬开。后来这件事我都忘了,也忘了是多久了,大哥让我亲自去一趟邺城,我才知道大哥得逞了。后来我也很好奇大哥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大哥不跟我说,我只是打探到好像是一个女子的帮助,看起来英雄都难过美人关啊。”慕容运自言自语的说道,楚云心里翻江倒海起来,付义绝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出卖自己,但是最后付义却偏偏说出来了,楚云心里闪过了一个人影,但是却被自己强压了下去。

    “燕国公,当年翻天盟对付铁血军可是你大哥慕容廆亲自出手?”楚云把楚家宝藏的消息放了过去,再次开口问道,慕容运也知道楚云肯定有此一问,因为早就组织好了语言。

    “陛下,当年陛下的心血铁血军被毁于一旦,固然是有我翻天盟的参与,但是可都是刘聪和石勒逼迫啊。”慕容运一开口就把他们慕容氏的责任降到了最低,但是楚云可是从自在活佛等人嘴里得到过答案,慕容氏绝对是第一责任人,他们为了转移匈奴汉国和石勒的视线,打头阵算计了铁血军,让两虎相争,他们才能从容发展。但是现在楚云却只想知道自己心里的哪一点疑惑到底是怎么样,因此也没有阻止慕容运为慕容氏喊冤。

    慕容运足足说了好久刘聪、石勒怎么怎么压迫他们,才讲起了当年的事实:“当年的事情都是大哥亲自指挥的,不过我却知道陛下的后宫有人参与了,而且地位极高。”慕容运偷看了一眼楚云的脸色,发现楚云还是吃着饭菜,才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

    “不过具体是谁臣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在铁血军破灭之后,我大哥受了一位义女,叫慕容锦,并且也不知道大哥怎么想的,竟然在自己死后把自己的神石给了这位义女,现在她可是大燕国的定海神针,比起老夫丝毫不差,这一次要不是慕容锦要闭关彻底融合神石,老夫都不敢亲自出手。”慕容运还在抱怨着,但是楚云心里却泛起了滔天巨浪,慕容锦?慕容锦?是苏锦吧?到底为什么,这么多年我都忘不了你,把你当成自己的正宫皇后,你竟然背叛我?竟然背叛我?

    嘭,楚云身前的桌子被楚云剧烈的真气波动真的粉碎,慕容运也吓了一跳,要不是跑得快,肯定会被波及到,他没见过楚云的实力,只是畏惧楚云灭了石勒才委曲求全,现在楚云一身气势放出来,慕容运被这远超自己的气势吓坏了。

    “陛下,老臣对陛下忠心耿耿啊,不知道怎么惹得陛下龙颜大怒?”慕容运有些惊惧,也有些莫名其妙,他觉得自己没说什么啊?你后宫有人背叛你,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你这气生的是为了啥?

    “慕容运,你把慕容锦的相貌给朕说一下,如果半句瞎话,那么就给朕去死。”楚云一道真气打出,整个屋子轰隆一声就成了碎片,一道深不见底的深坑出现在慕容运眼中,这道深坑足足百十米长,慕容运被楚云身后的内力惊住了,他还是小看了这个大明的皇帝啊。他心里那点小九九都不敢去想了,这种实力,自己跟他作对是找死啊。

    “陛下,莫急,我说,我说。”随着慕容运的描述,楚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个时候慕容运如果还看不出楚云到底为了什么生气,就不陪活了这么大岁数了。

    “慕容运,朕问你,慕容锦结婚了没有?”楚云强忍着怒气问道。

    “陛下,慕容廆活着的时候亲自做主,把慕容锦嫁给了一个姓林的男子,好像是叫做林森,不过那个男子很早就死了。”楚云痛苦的闭上了眼,本来自己还幻想着不是她,但是现在听到林森这个名字,楚云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都是骗我的,都是骗我的。”楚云眼角流出了一滴泪水,除了在黄飞鸿世界的时候,楚云就算是再危机,再绝境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但是这一次楚云真的是被伤到了。

    “苏锦,苏锦,为什么。”楚云低着头,眼泪顺着脸颊不断地滴在地上。慕容运心里惊惧了起来,他算是看出来那个慕容锦肯定和楚云有关系,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看到了楚云流泪,这算是抓住了楚云的小辫子啊,试想换成自己在楚云那个位置,他会不会留着自己?慕容运一边观察着楚云一边试图离开,他看到楚云没有注意自己,身子快速的撤离,连吃奶得劲都用出来了,短短几个呼吸间,他就跑出去了三四里地。

    楚云缓缓地抬起了头,他的双眼通红,看向慕容运逃走的方向,没有一点的感情。

    “慕容锦是嘛?天下所有姓慕容的人都该死,全都该死。”楚云如风一样的消失在了原地。

    三天之后,并州太原郡。

    “楚云,你个混蛋,到底怎么才放过我。”一个浑身没有一点完整的老者在旷野上大喊,就如同疯子一样。他的左臂已经断了,无力地垂在身上,一根右脚只剩下半边脚掌,身上有好几个巨大的贯通伤,头发和血都黏在了一起,变成了黑红色,还在不断地滴血。看得出来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要不是他地阶巅峰的强悍生命力,慕容运早就死了。

    “还没死嘛?真是惊人的生命力啊。”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碧青色的宝剑。此人正是楚云,自从三天之前,楚云就从一个喜欢素衣的男人变为了喜欢黑衣的男人,当年因为楚云喜欢一身素衣,还没人送外号白衣秀士,现在那个白衣秀士已经不见了。

    “楚云,我诚心的投靠你,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看到楚云楚云,满心怒火的慕容运竟然怒火全部熄灭了,他算是怕了眼前之人,实力,压倒性的实力让他提不起一点反抗之心。

    “你真的臣服于朕,就不会逃走,你怎么想的难道你不知道?朕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跪在朕的面前,让朕在你身上下上禁制,否则你就去死。”楚云满眼杀意的看向慕容运,在楚云冰冷的目光里,慕容运彻底放开了一切戒备跪在了楚云面前。

    “哈哈哈哈。”楚云一手抓在慕容运的头上,慕容运浑身发抖却不敢反抗,楚云仰天狂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