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你放了我,咱们的约定还有效,我也会放了这个小子,你放心,他还没有死。”刘聪也听到了楚云手下说的话,他心里也大松了一口气,看起来慕容运这老小子也下了血本啊,这样一来他的小命说不准就能保住,他不相信楚云会不关心自己的妻儿,哪怕那些女人他不在意,但是听说他就两个儿子,难道不怕绝后嘛?只要楚云去对付慕容运,那么就算是不放自己,自己也有办法自己逃走,不过以后自己可就要跟大明卯上了,等自己恢复了实力,自己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至于自己在牢笼之中,刘聪倒是没有在意,这个牢笼到处都是空隙,自己想逃出去并不困难,他根本没有完全见识到石勒当时是怎么栽的,这可是魔源杀气实化的牢笼,能够随时变形为任何形态。

    楚云复杂的看了刘聪一眼,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先消灭了此人再说其他。刘聪心里却一阵暗喜,在他看来楚云准备屈服了,实在是刘聪还是不太了解楚云啊。

    “剿。”楚云心里默念一声,魔源杀气牢笼四周全部封闭了起来,变为一个密不透风的密封的牢笼。并且随着牢笼变为密封,牢笼开始不断缩小,很快牢笼就变成了一个足球大小。刘聪怎么还不知道自己上当了,但是刘聪却连咒骂也没骂出来一句,身体就被挤成了一团碎肉。

    楚云还不敢掉以轻心,浑身真气涌出,整个牢笼里面的血肉都被蒸发了个干净,除了腊肉一样的碎肉,看不到一滴鲜血。然后楚云又拿出了一桶火油,把剩下的碎肉烧的干干净净,楚云这才大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楚云就发现还是部队,因为自己并没有发现对方的神石,难道这都没有死?

    “不好,外面的那些血奴,刘聪能从血奴变为神石的主人,外面那些应该也行。”楚云心里一惊,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既然刘聪能够靠着血奴之身复活,那么他现在挂了,剩下的血奴也可能因为刘聪的死而复活,这是很可能的,他们又没被烧毁。

    当楚云来到堆放血奴的尸堆的时候,缺胳膊少腿的几万尸体静静地躺在这里,楚云自信来得很快,就算是对方复活,也起码有个时间,因此如果楚云猜测是正确的,那么这里一定会有变化。果然没过多久干尸中就出现了声音,一个瘸了一条腿的干尸爬了出来,正好看到站在一边的楚云。

    这个干尸还没说话,楚云一道真气就打了过来,干尸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楚云看着他气息羸弱的连地阶都不到,知道自己连续击杀了神石的前两任主人,神石的能量被消耗的很严重,估计连变身血雾的能力都施展不出来了。

    楚云用脚踩着干尸,然后拿出了一桶火油扔在了干尸堆上,顺手就点燃了火,大火很快就烧了起来,跟长安城中大明宫的大火相映成趣,大火足足烧了一夜,楚云一直都没有离开的意思,除恶必尽,这门功法也太吓人了,楚云可不想睡觉都不安稳。

    楚云估计这门功法自带法则,而这群血奴以及每一个被沾到鲜血的人都能成为他复活的载体,实在是太厉害了。而且楚云也能看得出来,这种极其难杀死的手段还不是这门武功最强的地方,那个血佛真身估计更厉害。如果不是石勒建立的国家快要被灭了,逼得石勒神功未大成之前来对付自己,如果真的让他渡过了雷劫,用出完整版的血佛真经,自己还真的不一定是对手。因此楚云宁可冒着自己妻儿出现危险的可能,也要彻底消灭这些后患。

    当然楚云也不是完全不担心自己的妻儿,而是楚云对自己的手段更自信。他不光在地底密道布置了无数的陷阱和迷宫,还给自己的妻儿找了替身,几个真人早就秘密前往了天牢,楚云相信自己这一些后手,哪怕慕容运亲自出手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找到的,就算是被找到了也一时半刻打不开天牢的防御。除非慕容运进阶天阶,但是楚云却早就感应到慕容运此人现在只不过就是地阶巅峰,因此楚云才决定先来消灭这个敌人,再去对付慕容运。

    楚云是盯上这一块神石了,这块神石实在是太诱人了,无限复活不死之身,比起自己的不灭功还要厉害,楚云就算是不练,也可以借鉴一下。

    何况这门功法应该直指血属性法则的核心了,否则你给我无限复活看看?这门功法的防御力和逃生能力都是楚云极为羡慕的,比起自己的手段也不相上下,甚至更强。要知道石勒那小子可是靠着那个血色莲花硬抗了一下天雷而毫发无伤,天雷的威力可是天地威能,楚云怀疑那一下天雷不逊色于天阶巅峰的全力一击,可见防御力十分惊人。另外,让楚云眼馋的是这门功法竟然涉及到了人的灵魂,能够让死人保持灵魂存在,还能够复活,简直就是神功啊,因此楚云一定要得到手。

    大火又烧了足足两个时辰,要不是楚云带着的火油是仙武大陆弄来的无物不然,否则还要更慢,不过几万的干尸也都少了个干干净净,漫天烧焦的腐臭之气简直能把人熏死,但是楚云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的站在火前面。

    据楚云的询问,这个干尸竟然是赵国的一个将军,跟刘聪一样得罪了石勒,石勒把他的灵魂囚禁了起来,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回来自由又被楚云抓住。此人可没有刘聪那种狠劲,在楚云的诱惑之下,把他心里的《血佛真经》都告诉了楚云,以求换取自己的小命。不过很可惜,此人心里的功法并不全,只有区区上半部,但是楚云已经很高兴了。

    当大火慢慢的熄灭,所有的血奴都被烧尽,楚云一剑斩下了此人的人头,并且把最后一点火油倒在了他的身上,随着火焰慢慢的熄灭,一块闪烁着妖艳血红色的神石出现在楚云的目光之中。

    “哈哈,小神石,还跟我捉迷藏,最终还是被我得到了吧。”楚云拿起了这块神石,满脸的喜色。楚云已经知道神石的来历,是那个地仙所带来的玄天灵宝,这些神石里面的功法应该都是那一位地仙的功夫。其中最优秀的几块,楚云认为应该就是神石联盟的三位创立者所持的三块以及石勒的这一块,甚至这一块比起神石联盟三位创立者的三块更加的优秀,说不准都是那个被囚禁的地仙的最根本的功法。能够练到地仙的功法,起码也是一门天阶以上的功法,对楚云有极大的诱惑力。

    楚云身子一闪返回了长安,他要去会会慕容运这个前来找死的家伙,自己本来想等灭燕国的时候亲自出手对付这个幕后黑手,但是竟然提前来送死。

    “情况如何?”楚云看到了正在指挥大军救火的王杰,但是敌人却没有发现。

    “陛下,敌人杀死了我们几万将士后撤退了,我们也消灭了对方大部分的人,不过还是被几十个人跑了。我并没有派人去追击,我担心皇妃和皇子们的安全。”听王杰这么一说,楚云也无法责怪。

    “他们朝那个方向跑了?”楚云看到王杰指的方向,身子一闪就追了过去。

    长安城外一处驿站中,十几个驿卒躺了一地,看起来都遭了毒手,几十个黑衣人正大口大口的吃着干粮,有的人身上的血迹还没干,显然正是他们杀死了这些驿卒。

    “老夫没想到大明的人会这么奸诈,竟然给我们留了一座空皇宫,害的咱们翻天卫死伤这么惨重。你们都是我大燕最精锐的战士,老夫对不起你们啊。”为首的一个眉目慈祥的老者看着众人难过的说道。看着他泪水不断的流下来,眼神里满是自责,估计就是最挑剔的人也说不出责备的话,果然几十个黑衣人都连连安慰。

    “首领,咱们都是为了大燕国崛起,为了大燕国,这条命本来就能随时舍弃,虽然我们这一次没有杀死大明的皇子,但是咱们却杀死了几万大明最精锐的军队,这也是为大燕国减轻了压力。要怪只能怪大明的人太狡猾。”一个中年男子说完其余的黑衣人纷纷点头,老者嘴角微微一笑,显示出他的心情,显然这个老者并不是像表面上那么难过。此人正是神石联盟的三位创立者之一的慕容运。

    此人以让权力给兄长闻名天下,在大燕国上下更是被尊重,他的直系子弟在燕国都得到了极大的尊重,每一代家主都是燕国的重臣被皇族依重,这也是为了回报他当年的功绩。不过天大的恩惠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让人忘却,现在大燕国已经换了好几代首领,自从慕容皝晚年,慕容运一支就已经处在很尴尬的地位了。慕容皝成为了燕王,他不允许有一只不属于自己掌控的力量,哪怕是慕容运这个看似无欲无求的亲叔叔掌握着。

    因此他开始往翻天盟掺沙子,试图完全掌握翻天盟,这就让慕容运极其不爽了,老子都已经把皇位让你你爹了,你现在这么对我?再说慕容运是个无欲无求的人嘛?可能他前半生真的是,当时他们在辽东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没什么好享受的,他这个辽西公还不如汉人的一个豪强过得好,他有什么要争的?再说他当时可不认为大燕国能入主中原,占据汉人的花花世界,哪怕他当时已经掌握了神石这种不需要这个世界的力量。实在是他跟着自己的祖辈见识过当时大晋的军锋,根本没多少争霸天下的想法。别看当时匈奴汉国发动了永嘉之乱,但是当时的晋朝还占据天下百分之八十的地盘,他认为匈奴人早晚玩完。

    结果世界变化的太快,快到慕容运眼花缭乱,大晋真的完了,而经过他哥哥的发展,慕容氏成为了东北的小霸主,虽然当时还是被代国这个庞然大物压着,但是已经很繁华了。汉人不断地逃到辽东,汉人的生活也被慕容氏上层接受,慕容运好好地享受了一番,心里就开始不平衡了,毕竟最好的东西还是皇族的,没他什么事。

    心里不平衡的慕容运还是有自知之明,他虽然个人实力厉害,但是也没办法对抗有几十万军队的皇族,但是我让你不痛快是完全做得到的,于是翻天盟和慕容皝闹翻了。不得不说慕容运此人的眼界还是真的不怎么样的。

    慕容皝此人的性格可是以暴躁出名的,于是这家伙直接对慕容运的家人出手了,你不听话是吧,那好,我让你断子绝孙。慕容运屈服了,翻天盟被大量的掺沙子。不过慕容运却是慕容家实力最强的人,而且翻天盟里面的所有人都是慕容运一手培养的,这个世界的武者没有人给你洗精伐髓,你根本没法修炼内力。而整个世界除了楚云的大明,也只有大燕国可以培养自己的武者。

    因此虽然慕容皝拉拢了一部分人,但是慕容运还是牢牢掌控了翻天盟。慕容运一边勤加练功,一边的等待机会,终于,慕容运找到机会把慕容皝弄死了。楚云一直就很奇怪,慕容皝身体一直很好,还不到五十,楚云也需要这么一个脾气暴躁的盟友,但是竟然突然暴毙,竟然是慕容运下的手。

    在慕容皝被害死之后,慕容运准备谋取更大的权力,甚至想要取代慕容皝的儿子成为新的燕王,慕容运自信有这个实力。不过很可惜慕容皝倒下了,上台的新燕王虽然跟慕容皝一样本事不算是杰出,但是辅国将军慕容恪却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慕容恪等人占据了国家大义,因此在他的谋划下,慕容运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翻天盟里面的鲜卑人就投靠了朝廷,慕容运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没有贸然翻脸,毕竟他对于大燕的政权还是有野心的,不能让自己的名声被毁。

    翻天盟五百余人慢慢的就被慕容恪掌握了大半,这一次石勒派自己儿子皇帝石弘,写信给慕容恪告诉他联手对付大明。被大明欺压,而且打到现在也没占多少好处的大燕国心动了,于是慕容恪派遣慕容运带着三百翻天卫配合石勒。当然说是配合,其实就是跟以前一样,有便宜就上,没便宜就回来,不准暴露是大燕插得手。

    慕容运立刻答应了,慕容恪因为带着大军在前线和自己的四哥慕容垂大战也没有怀疑,只是以为自己这个亲叔叔慕容运还是有大局观的,毕竟这一次是为了大燕。但是实际上,慕容恪真的是高看慕容运了,慕容运却是为了排除异己,借着这次机会把投靠了慕容恪的所有翻天卫一举铲除。

    结果很让慕容运欣慰,他带来的三百多人,死的只剩下了几十人,因为自己做戏,他们也没有怀疑自己,慕容运心里一阵得意,跟老夫斗你们还嫩点。

    就在慕容运得意的时候,他的耳边出现了一道破空之声,慕容运二话不说,就朝外跃去,慕容运刚刚到达窗外,他刚才站立的驿站就轰然倒塌了。里面的几十位翻天卫已经死了一半,其余的也都人人带伤,慕容运眉头皱了起来,一个看起来极其年轻的华贵男子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楚云?”慕容运失声道,他没想到一行人已经走出去百十里了,竟然还能被追上,难道石勒一行人已经死了?石勒可是彻底融合了神石啊,这种实力能被楚云消灭?慕容运更相信石勒一行人跑了,顺便把自己给卖了。

    看着慕容运脸上阴晴不定,楚云笑了起来,他一猜就知道慕容运在想什么,“慕容老儿,别想了,石勒他们已经被我灭了,你看这是石勒的神石,是不是看起来很漂亮啊。哈哈”楚云狞笑着说道,慕容运整个老脸都皱在了一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