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还有人记得我啊。不错朕正是大匈奴单于刘聪,楚云你做的不错,朕不怨恨你灭了刘曜创立的赵国,因为他本来就是背叛了朕的叛徒,你还算是为朕报仇了。朕也不怨恨你杀了我那么多族人,这是你胜利者的权力,何况你还救了朕。你知不知道,当年朕被石勒和那个贱女人设下了毒计而丧失了心智,我杀死了我我的儿子和我的女人,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这块神石,只剩下了满心的愧疚。甚至于石勒还为了那个贱女人把我的灵魂囚禁了起来,我只能在这具干尸中什么都做不了。看着自己原来的女人被自己的仇敌玩弄,那种痛苦你体会得到吗?”刘聪满脸的悲愤。

    “能,我当年拜你和石勒所赐,失去了手臂,身体被损毁,跟狗一样的囚禁了十年,我想我能体会你所体会的感觉。”楚云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哦,也是,我想起来了,楚兄弟当年也受过十年的囚禁,不过当时我们是敌人,成王败寇在所难免。我想要是没有当年的十年囚禁,楚兄弟也不会有现在的成就吧,楚兄弟当年的军队虽然厉害,但是手段有些太软了,对待自己的女人丧失了警惕之心,咱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刘聪若有所指的说道,楚云立刻就想起了崔宁,刘聪说的不错,当年要不是自己枕边人的背叛,的确自己也不可能这么惨。

    “没错,失败者没有权利选择。”楚云开口说道。

    “哈哈,楚兄弟,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你说的没错。不过话虽然如此,但是被人背叛的感觉还是让人难受。我当年可是把石勒当成我手下第一大将,并且他把王弥害死都没有追究,还给他任命官员的权力,但是石勒是怎么对我的?还有这个贱女人司马英,朕为了让她能光明正大嫁给我,给她伪造身份,还生下了几个孩子。但是这个贱人,背叛我也就罢了,竟然眼睁睁看着我杀死了我们俩孩子,她都没有阻止。还让石勒把我制成了血奴,让我天天看着他们这对狗男女亲热,我恨不得杀了他们。我想这一点楚兄弟更有体会吧,自己养了几年的女人自己都没有下手,就让人家拨了头筹,最终还背叛了你。”刘聪说了一句让楚云诧异的话,什么叫做自己养了几年的女人没下手,让人家拨了头筹?这绝不是崔宁,刘聪说的是谁?他是什么意思?不过不等楚云问,刘聪又继续说了起来,楚云就没有开口打断。

    “不过,我仍然坚强的活了下去,你知道嘛,我其实有能力自杀的,这块神石中的功夫涉及到了灵魂,我虽然失去了神石,但是我还能控制我自己的灵魂,起码自杀是做得到的,但是我偏不。我还要报仇,这块神石我练到了最后一步,就差一点就能够彻底融合,因此这块神石中的所有优缺点,我都一清二楚,我知道我是有机会的。哈哈,石勒那个蠢货,这么多年掌握了血佛真身,都不敢进行最后一步,还不是因为他感觉到了一旦彻底用出来就需要面对天地雷劫?我鄙视他,看不起他,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都没有,就是这种人害了我,我不服。不过这个缩头乌龟最后还是被楚兄弟逼迫的用出了血佛真身而死,这才给了我机会。我欠着楚弟兄的大恩啊,我现在什么都没有,都不知道如何偿还。”刘聪看起来十分的纠结,但是楚云知道这家伙是在演戏,因为楚云使用真实之眼看出了此人的一些真实想法,他在拖时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楚云还是让他拖,楚云要知道更多的消息。

    “刘兄不要客气,石勒此人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对付他也是为了自己,如果刘兄真的想要报答在下,就回答在下的几个问题可好?”楚云笑着问道。

    “好,楚兄弟爽快,你尽管问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刘聪豪爽的说完。

    “好,你,去让你们老板过来给我们准备点酒菜。”楚云看向在一边极力装小透明的女人,这个女人听到楚云是大明的皇帝眼睛里流漏出的仇恨楚云和刘聪都感受得到,但是俩人却都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这个女人在两个人眼里如同能随手捏死的蚂蚁。

    这家青楼本来就是大明的官产,楚云随手扔出去一块代表身份的令牌之后,老板就立刻张罗了起来,当然他也把消息传了出去,顿时这座青楼就被王杰大军团团包围了起来。

    “刘兄请”,楚云举了举酒杯,正在搂着几个面如土色的清倌人上下其手的刘聪也连忙举杯。

    “刘兄,我对你这一门功法特别好奇,你这们功法竟然能够让兄台掌握如此多的本领,但是老弟也是神石掌控者,深知神石中的功法只会侧向某一种能力或者武功,不知道刘兄可不可以为在下解惑?”刘聪没想到楚云一问就是如此敏感的问题,把自己的武功路数告诉敌人这是找死吗?现在石勒挂了,他刘聪就是楚云新的敌人,刘聪不会因为楚云几句好话就放松警惕的,他为什么不断地吸血,还不是为了尽快恢复伤势?

    “既然楚老弟问起来,在下怎么可能不说,为兄和石勒狗贼服用的这块神石的确有些神奇,这门功法叫做《血佛真经》,涉及的武功非常广泛,类似于一门武功总汇,所以才会这么多手段,不过我看楚老弟会的也不少,比起血佛真经的手段也不差啊。”刘聪笑着说道,他明显不想多说,只是大体说了一下,就不愿意再说。楚云也没指望问出太多,他知道这些都出自这块神石就是收获,但是刘聪竟然这么敷衍,楚云就很不爽了。

    “刘兄,我有一点实在想不明白,不知道石勒为什么要吞噬了承平公主?明明我看得出来,两个人的确是互相喜欢的。”楚云看着刘聪,我好好问你话你不回答,那么就别怪我把你问难堪了,只要你回答,我就能看出蛛丝马迹。

    刘聪脸色阴沉了下来,他也是当了几十年皇帝的人,怎么会不知道楚云在故意恶心自己?不过他还不敢和楚云翻脸,楚云一掌让自己的真体受损,这震慑住了刘聪,刘聪知道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如果是在鼎盛时期,那么还不怕楚云,因此他强笑着说道:“楚兄弟,石勒虽然是我敌人,但是刚才他并不是为了杀死司马英,而是为了救他。楚兄弟刚才黑色的箭矢和长矛攻击力真的不凡。石勒以身化血石,控制了大匹手下,但是这血石却是吸收他人一身精血形成的,虽然能够练就无数身外化身,又能够白白得到其他人一身精血武功。但是这门功法是有很大弊端的,吸收的神力衍生者越多,自身神智越受到影响。他当时看到自己手下都死了,于是为了保护这些手下的灵魂,就发动了转身决,想要保护自己的手下。但是万万没想到楚兄弟武功绝伦,竟然破开了他的本体血石,重伤了石勒,他觉得自己神智快要消失了,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于是才吞噬了司马英,把她保护起来,只有这样才能保持住她的灵魂,以后找一具身体为她重塑身体并不难。不过后来石勒真的是疯了,竟然催动血佛真身,在重伤的情况下想要殊死一搏,最后被天雷轰死,也算是他自己找死了。”

    听着刘聪嗤笑道,楚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神石所带的《血佛真经》绝对是一门天阶甚至更高的功法,竟然连死人也能重塑,这倒是有些像张宾那一块神石的能力。

    楚云又问了刘聪几个当年的问题,这一次刘聪也不再敷衍,都说了出来,当年的真相一步步的向楚云揭开自己的面纱,幕后黑手果然是慕容运这个老儿。慕容运当年组建了一个神秘组织叫做翻天盟,意图掀翻汉人的统治地位,刘聪、石勒等人都知道,当年的一件件大事,他们都有参与,包括铁血军的覆灭。

    “刘兄最后一个问题,不知道你刚才说我替别人养了几年的女人,这指的是谁?”楚云终于问了出来,刘聪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然后脸色舒展了起来。

    “楚兄弟,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说的是谁。我知道你是不会放过在下的,成大事者是不会放任威胁存在的,你是想跟我打听一下当年的隐情,而在下也是在拖时间,我们互相都知道。不过我可不是在拖时间疗伤,而是在等慕容运动手,你觉得这一次慕容运这个小子会不参与嘛?在下虽然重伤,但是想要拖住老兄一段时间是没问题的,到时候你大明可就要绝后了。要不然楚兄弟就让我离开,我保证不会跟大明作对,我就回我的草原老家去,绝不踏入中原半步如何?”刘聪没有回答楚云的问题,楚云听到刘聪的话沉默了下来,慕容运这孙子可能会插手自己心里有数,不过刘聪这家伙的能力太诡异,把他放虎归山,自己很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他了,那么自己的任务怎么办?威胁实在太大,而且慕容运到底会不会来,这也是刘聪的一面之词,他只不过就是一个血奴,怎么可能知道石勒和慕容运的计划?

    就在楚云决定先拿下刘聪的时候,窗外的天空突然变成了橘红色,要知道这可是大晚上,楚云立刻就知道是外面着火了,楚云站起身来推开窗户,就看到了远处大明宫上方的火焰,而自己的手下王杰也冲了进来。

    “陛下,大明宫起火了,弟兄们虽然极力救援,但是火势依旧难以控制。”王杰连忙报告道。楚云看了一眼智珠在握的刘聪,他好像早就知道了此事,楚云的两位儿子都在大明宫,他就不相信楚云不会去救,大明手下的几位神石掌控者都在外,除了楚云没有人能拦住慕容运。

    “全力救火,一个强敌去了皇宫,朕等会就来。”楚云一把把王杰推了出去,源泉剑陡然出现在了手上,朝着刘聪就狠狠劈了过去。

    “小子尔敢。”刘聪一甩手身边的几个侍女朝着楚云扔了过来,楚云避都不避,就继续劈了过去,几个女人顿时身首异处,刘聪整个身躯化为了一片血雾,楚云运足真气狠狠的斩在了上面,顿时刘聪显露出了身躯,整个人被砍飞了出去,楚云再次把他重伤了。

    “好,我看错你了,你竟然拼着妻儿的命不要也要先杀死我,果然这些年你是有进步的。不过,你以为我受了重伤,你就能尽快解决我?你想的太简单了,老子就算是死,也不让你好过。”刘聪满嘴是血的狞笑着,楚云看得出来这孙子是想拖住自己,让慕容运彻底解决自己的家人,楚云再次拿着源泉剑向刘聪攻去。

    刘聪能够化为一阵血雾的本领的确是不凡,能够免疫楚云的绝大部分攻击力,不过他受的伤太深,但凡一点点攻击在他身上,刘聪就很难承受,楚云自信磨也能磨死刘聪。这个刘聪和石勒虽然是练的一种功法,但是显然两个人不可同日而语,石勒的功夫显然更深一筹,如果石勒没有被雷劈死,楚云也不会短时间拿下他。但是这个刘聪,本体只是一具血奴,而且这么多年的囚禁让他的灵魂都受损了,一身功夫十成发挥不出三四层,根本不是楚云的对手。

    刘聪浑身浴血,显然受了极大的伤害,他的内脏都被楚云的道剑震碎了,正常人早就死了,但是刘聪却依旧再跟自己游斗,楚云还真是小看这些枭雄了,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不过时间已经拖了半个时辰了,大明宫下虽然有自己建造的密道,就算是天阶武者不知道道路也会被困一阵,但是时间长了会发生什么,楚云也不敢确定。他要尽快解决刘聪回去看看,楚云不惜催动体内元气,源泉剑每一击都引动天地灵气,刘聪的状况更加的凄惨,他的一根手臂已经被楚云削了下来。两个人所在的一片区域已经打成了一片废墟,刚才两人所在的青楼更是成为了一个深坑。

    “想杀死我?我偏不让你如愿,哈哈哈。”刘聪整个人轰然爆炸成为碎肉,鲜血喷的到处都是,楚云可是知道这门功法的强悍,几乎鲜血不灭,就能复活。源泉剑不断地挥出,喷向各处的鲜血都被强悍的真气蒸发,不过还是有不少滴鲜血射向了远处戒备的大明兵卒。

    第一滴接触到活人的鲜血就跟有思想一样的快速的顺着这个士兵的皮肤渗透了进入,伴随着这个士兵的惨叫,这个士兵身体迅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的壮硕的身体很快就瘦成皮包骨头,皮肤也变成了血红之色。楚云立刻知道这个家伙就是刘聪新的身体。

    “全部退开。”楚云大喝一声,一道真气引动着天地灵气形成了巨大的漩涡,朝着这个士兵就奔驰而来。

    嘭,这个人的身体再次爆炸,跟上一次一样,鲜血朝着四周射去,这个时候楚云的真气已经到了,剧烈的爆炸响起,在附近的几百名士兵全部被击成了碎片,不是楚云心狠,而是楚云害怕刘聪会浑水摸鱼的逃走。

    “快,离开这里。”不理会已经被震惊的大明兵卒,楚云手持源泉剑四处寻找起了刘聪的踪迹,但是奉王杰命令留守的鲁忠的小儿子、铁血禁卫军的都统鲁敖立刻喊了起来,他知道在在这里不光不能帮助陛下,还会给给楚云添麻烦。

    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注意到一滴鲜血快速的射向鲁敖,当楚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鲁敖闷哼一声,就开始发生了跟前一个士兵一样的变化,身体和气质迅速的转变。楚云脸色十分的不好,楚云制定鲁忠十分喜欢自己这个小儿子,而楚云也对鲁敖寄予众望,毕竟鲁敖和自己的儿子崔悔关系莫逆,是自己给他选定的太子党,现在竟然被刘聪占据了身体?

    “魔源领域出。”楚云立刻开启了魔源领域,一道坚固的魔源杀气构建的牢笼在刘聪反应过来之前就把他扣在了其中,除非刘聪继续自爆,否则绝不可能出去。

    “刘聪,你给我滚出鲁敖的身体,否则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楚云厉声说道,如果真的不管不顾的宰了鲁敖,这么多人看着,传到鲁忠耳朵里会怎么想?

    “陛下,大明宫出现了一伙歹徒,他们武功极高,暗卫和铁血禁卫军的人都难以抗衡,他们的目标正是贵妃和皇子们的藏身之所,王大将军让我来向陛下求援。”突然一个人策马来到了楚云面前,被刘聪附身的鲁敖狂笑了起来,他到要看看楚云要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