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尊既妖艳又庄严的如同最美丽红水晶雕刻的血佛出现杂楚云眼前的时候,楚云心里竟然产生出一丝立刻跪拜的冲动,虽然楚云立刻就把这个念头排出去了,但是还在震惊不已,要知道自己从新修炼《坐忘经》念力重新浑厚起来。自己的念力不管是质量还是强度都远超一般的天阶初期武者,但是竟然被这尊石勒变化的血佛无声无息的勾引了一丝心智,可见此事的邪门。换成一般人估计看一眼就会跪下成为最虔诚的信徒了吧,这些佛魔什么的还真是诡异。佛家最重视心境,不过也是最容易入魔的,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佛魔本是一家,还真是一种矛盾的学说。

    随着血佛的成型,天空突然就乌云密布起来,血佛的头顶雷鸣电闪起来,雷声轰隆隆的不断响起,天空像是在酝酿着什么巨大变动。楚云看到这一幕心里一惊,这是引来了雷劫啊。自己三花聚顶顺利晋级天阶的时候也引来了雷劫,这石勒神石中到底是什么功夫,怎么可能引动天雷,难道是一门天阶以上的功法?

    说实话楚云当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度过雷劫的,楚云达到了三花聚顶这个内劲中传说的境界,但是楚云却并没有发现三花聚顶对自己到底有啥用。自己的实力也没有啥变化,内劲还是那么点威力,也就是化劲巅峰的攻击力,比起来也就是人境巅峰的内力这个层次。而自己的神念也没啥变化,不管是神识还是念力。不过楚云可以把三花催生出来浮现在自己头顶,变成个好看的帽子,好吧,就叫帽子吧。但是这有什么卵有?为什么我的三花聚顶没啥用?白挨了一阵雷劈,你逗我玩呢?

    现在看到石勒也引来了雷劫,楚云是既幸灾乐祸又忧虑,这个世界降下雷劫,应该就是到了这个世界所能忍受的力量节点,也就是说石勒的某一种能力或者是力量让这个世界感受到了威胁,必须阻止。如果石勒真的度过了雷劫,那么楚云就要考虑考虑他对自己的威胁了。

    不过雷劫自己无法参与,但是雷劫之后不管石勒能不能度过都是他最虚落的时候,到时候自己是不是可以出手灭了石勒?不过自己也不能大意,石勒这鬼家伙到底练了什么武功,简直就是个怪物。自己的魔源领域也没杀死这个家伙,当然不是说魔源领域没用,而是石勒的武功楚云没摸到门路,不知道怎么对症下药。

    魔源领域虽然只不过是一种“伪领域”,因为这门领域没用配套的“法则”,只有掌握了某一法则才能够用自己念力构建出类似的“领域”,这个领域也就相当于缩小了的天地规则,当然因为武者掌握的程度不同,所以领域有强有弱。不过不同法则之间都是平等的,没有谁强谁弱。

    法则有很多,比如说最常见的金木水火土五行法则、四季法则、雷之法则、光之法则、暗之法则、时间法则、空间法则、生命法则、生之法则、死之法则、魂之法则、杀之法则、毁灭法则等等,三千大道三千法则,这个三千可不说就三千个,而是个虚词,也就是说很多很多的大道,很多很多的法则。每一个法则练到一定程度都是毁天灭地,当然境界也相应的进入宗师级,这是武者进入宗师级的方法。

    自在活佛那个孙子掌握的就是空间法则,这个法则虽然说是众多法则之一,但是没有人否定这是一种极其厉害的法则之一,看看自在活佛,他能够瞬移,这屌不屌?这简直就是杀人越货逃命自保的极品手段。要不是自在活佛那个家伙不知道楚云的厉害,被打了个半死,真气消耗严重,楚云根本不可能追上这孙子。就算是这样,楚云还是花费了好久才拉进了他们的距离,最终楚云都没追上自在活佛,在寒潭底下楚云跟自在活佛虽然只有区区几步之遥,但是楚云真的不算是抓住了自在活佛。

    所以说楚云在当时才会这么拼命的抓他,就是为了掌握融合两块甚至多块神石的能力,楚云还是很眼馋一些神石所携带的能力的,比如说自在活佛这一块。

    但是即便是没有相应的法则,魔源领域也具备了领域一些相应的特质。可以无声无息出现在领域内任何地方的魔源杀气其实已经沾染了一点空间法则的皮毛,而这种特性是基本上所有领域都具备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武者都觉得自己领域内自己是无所不能的原因。

    另外,楚云没有魔源领域之前,一次性一千道魔源箭也招不出来,但是在领域内就可以一次性招出几十万道。这可是一种极其强悍的能力,比如说一个人身上所有能量是一百,平时他只能一点一点的输出,而有了领域他就能十点十点输出,攻击力提升了十倍,这跟以前简直不可同如耳语。甚至像楚云一样一次性就把自己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这种程度的攻击比起没有领域的时候强大何止百倍。楚云刚才对付石勒的时候,开始就用出了全力,因此别看石勒没死,但是绝对已经被重创了。

    当然领域最重要的就是融合天地威能,一些武者的领域可以和方圆多少里的一片天地融合,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天地之威,屌不屌?不过很可惜楚云现在掌握不了,魔源领域虽然能让楚云的魔源杀气循环使用,也就是说可以回收魔源杀气。但是却没法做到引动天地威能,这也是魔源领域只是伪领域的最大原因。

    楚云一边想着一边远远的看着石勒这个混蛋挨雷劫,不得不说这家伙骚包的很,他的头顶竟然放出了万道佛光,当然是血红色的佛光,就像是一个光幕一样把他保护在了其中。

    终于雷霆在积蓄了足够的能量之后动手了,一道碧青色的天雷轰然落下,楚云在五里之外都感觉到心底最深处的恐惧,这就是天雷?我当时是怎么扛过去的?据说我还扛了好几道,就算是现在的自己可能一道就直接挂了吧。这才是天地威能,一道闪电的力量估计都能把长安毁掉吧,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么大的力量?

    雷霆如一条咆哮而来的青色巨龙朝着石勒撞了过去,很快雷霆就撞在了血色光幕之上,咔嚓,光幕应声而碎。楚云嘴角挂上了笑意,让你这么骚包,坐在莲花上看着很高大上,还不是不堪一击?

    就在这个时候坐着的石勒脸上也带上了惊惧,看起来也被天雷的威力震惊了,他嘴里念着什么,坐下的巨大莲花很快闭合了起来,把石勒包围在了底下。天雷却不会客气,继续朝着石勒劈了过去,轰隆,血色的莲花终于还是碎了,石勒有些气急败坏的站在了巨大的深坑里,看得出他对这个莲花还是很看重的。其实楚云也想知道这个莲花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这么有灵性,不逊色于仙侠里面的法宝了。不过很可惜,楚云还没来得及抢过来研究就被天雷粉碎了。

    不过倒是为石勒挡住了致命的一击,石勒并没有受什么伤,但是高僧那种端庄肃穆却已经不见了,看得出来他心里已经产生了畏惧。楚云心里的却高兴得很,还是不行了吧,小样,等死吧你。等你被雷劈死了,老子就把你的神石弄过来好好研究研究,顺便把你前半生建立的国家灭了,把你的小兔崽子们全部送去见你。当然羯族这些碍眼的家伙就一起陪你去阴间征战天下吧。

    果然第二道天雷轰然落下,石勒根本无可抵抗,短短三秒钟就被雷电湮没了,一个深度达到了千米的巨坑出现在了长安城前,当然以后这里还成为了长安著名的景点——雷神谷。额,好吧,不说这些没用的。深谷之下石勒已经不见了踪迹,估计被雷劈成了渣渣。

    不过天空上的雷云却依旧没有散去,轰鸣的雷声仿佛在寻找着什么,足足半个时辰,天雷才不情不愿的消散了,顿时太阳就出现在了天空,长安瞬间就阴雨转晴了。

    “石勒应该没死,否则神石绝不可能消失。”在深谷底下寻找了足足一个时辰的楚云脸色阴晴不定,他没有发现神石的踪迹,这个神石可是系统朝暮说的什么玄天灵宝的碎片,绝不可能被这种程度的天雷湮灭。

    就在楚云没有注意到的另一个战场,被铁血禁卫军几乎杀干净的残留的几百个血奴中的一个人突然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十几里外的深坑,眼中竟然满是恐惧。不过就这么一个眼神就让十里之外的楚云感受到了。

    “嗯?石勒?”楚云感应这么灵敏,此处有这么空旷,他立刻就感应到了。楚云一边用乘风纵云功赶了过去,一边暗暗心惊,这是石勒接体重生了?这也太难以置信了,但是神石是怎么从自己眼皮子底下转移到这个血奴身上的?想从自己注视下做到这一点完全不可能啊。

    不过楚云还是晚了一步,虽然铁血禁卫军全力阻止,但是这个疑似石勒的血奴还是化为了一阵血雾进入了长安,长安守军根本没办法阻止。当楚云来到了长安城头,几个被吸成了人干的军卒出现在楚云眼里,楚云脸色异常难看了起来,长安上百万人口,现在有这么诡异能力的石勒进入了,简直就是如鱼入海,这还怎么找?

    “传命给王杰,让他把防卫调到最高的档次,一旦发现敌人立刻点燃天灯,我就会立刻赶到,记住你们不是对手,只要给我找人就可以了。”楚云立刻吩咐了下去。

    长安城中一处不大不小的院落中,一个小酒馆的老板正在算着自己的收入,长安越来越安稳,因此他这种小老板的日子过得都不错。不过今天却罕见的封闭了长安,这让小老板有些心疼,毕竟租金还要交,但是却没法做生意。好歹还攒下了一点小钱,等长安解封再赚回来就是。

    突然他感受到了一股寒意,小老板推开窗户看着天上的太阳,嘀咕了起来,这天气越来越怪了,一会晴天,一会打雷不下雨,一会又晴天,现在难道又要阴天了?

    他眼睛忽然看到一片红色,小老板还没等看清楚,就整个人陷入了昏暗,很快这个小老板和他的家人就成了干尸。这种事情不断的发生,全部都在长安城东一片,监察司和军队的人很快就发现了。不过凶手却没有发现,情况很快就汇报到了楚云的耳中,楚云除了下达了烧毁所有干尸的命令之外,还亲自来到了城东。

    但是城东比起一般的小城市也不小,楚云的神识也只有十里,根本无法全部笼罩,再加上石勒谨慎得很,没有露出一点马脚,楚云也无法做到快速把石勒找出来。石勒天阶的实力速度极快,又诡异的能够化成一片血雾,想藏起来简直不要太简单。

    “吸血恢复自身的伤势?这石勒的神石到底是个什么怎么这么奇怪,表现出来的能力堪比神魔了吧,这真的是武功的范畴?”楚云恢复了一下,就一直在寻找石勒,死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很多军队也出现了死亡,有好几个营地在一夜之间就死亡殆尽,要知道最大的一个可是有五千人,这么多人怎么可能会无声无息的全部死亡了?要知道这些军队里面掺杂的暗卫却没有死伤,但是他们也没有发现异常。这些暗卫虽然都是些木头桩子一样的机器人,但是听力什么的甚至比常人还好一些,五千人全部死亡,其中的三十一个暗卫却没有一个听到,这难道不奇怪嘛?

    “启禀陛下,洛阳城死伤人数已经超过了五万人,甚至还有很多没有发现的,其中包括两万士兵。看起来对方很喜欢人多的地方。要不然咱们疏散长安人群吧。”王杰连忙来到了楚云身边报告,看得出来这个威风赫赫的大将军这一次也真有些怕了。实在是事情太诡异了,换成谁也要心怀畏惧。

    “你说什么?”楚云低头问道。

    “陛下,我希望疏散长安人群。”王杰不知道楚云什么意思,因此还是重复了一遍。

    “上一句。”楚云再次问道。

    王杰一愣,但是还是开口说道:“陛下,属下觉得对方似乎是喜欢人多的地方。”楚云像是根本没有在听王杰说话,他身子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当王杰站起身来,耳边才传来了楚云的话:一切照旧。

    王杰瞬间就懂了自己陛下的意思,他还是想消灭敌人,哪怕长安会死更多的人,王杰很了解楚云的性格,要知道他的爷爷和叔叔,他们王家一家三代都在楚云手下效力,他们已经把楚云的性格研究的透透的了,平常楚云看起来很好说话,但是一旦下了决定,就会不择手段。

    “希望少死几个人吧。”王杰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当天夜里,一家失去了往日喧嚣的超大型青楼中,几十名姑娘和一百几十位丫鬟龟奴吃完了饭各自返回自己屋子里,这些本来日夜颠倒的女子突然闲了下来还真有些不太习惯。一个女子看着铜镜中的相貌有些哀伤,她是一个世家女,从小锦衣玉食,不过就是因为他的家族支持赵国,在司隶州被破之后家破人亡了。她不懂什么民族大义,只知道是明国人让自己变成了这样,她痛恨明国人,恨不得他们立刻就灭亡。这一次长安戒严,肯定是遇到了敌人,长安都能解严,敌人来头肯定很大,真希望明国失败,这个女人恨恨的想道。

    突然她从镜子里看到了一片血雾,她浑身感觉有些寒意,就在她意识陷入黑暗的时候,一声巨响让她清醒了过来。

    “哈哈哈,石勒终于让我找到你了。”正是藏了起来的楚云,随着楚云的全力一掌,血雾维持不住,变成了一个赤裸的男子,这个男子面黄肌瘦看起来就不健康。

    “你们是谁?”屋子中的女人惊呼了起来,她屋子里突然出现了两个不认识的男人,就算是她是一个青楼女子,但是还是怕得很。其中一个男子年轻帅气到不像是坏人,反而让她有些着迷,因为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震慑人心的贵气,但是另外一个竟然赤身裸体,浑身瘦削的中年男子却如同鬼魅,要知道她虽然是青楼女子,但是还是清倌人,没有陪过男人呢。

    不过屋子里的两个人却谁也没有看向她一眼,瘦削的男子咳了一口鲜血站了起来。

    “明国的皇帝楚云是吧?你虽然夺了朕的国家,但是朕还有谢谢你呢,要不是你逼迫的石勒在神功未成的时候就不得不面对雷劫,朕还会继续被他压制下去,难以脱身。如果再给石勒几年时间,朕就彻底被他同化了。哈哈哈哈,没想到石勒此人机关算尽,竟然被雷劈死了,笑死朕了,哈哈哈哈哈。”此人狂笑了起来,楚云心里疑云大生。

    突然,楚云像是想起了什么,“你是匈奴汉国的皇帝刘聪?你竟然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