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看着石勒和承平公主杀气腾腾的样子知道从石勒嘴里打探消息的计划破产了,不过楚云却不在意,这个承平公主看起来跟石勒关系颇深,自己本来就因为晋憨帝留她性命,只要从她嘴里打探出来都是一样的,想从石勒嘴里打探出更多消息,难度是地狱级别的,楚云也算是死心了。(书^屋*小}说+网)

    “你们去帮助血奴,我来对付他。”石勒变成的大肉瘤子开口了,楚云冷笑一声,任由他们戒备的朝远处离开,其实他早就发动了魔源领域。

    魔源领域一发动,楚云就感觉自己是神,自己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感觉真的是太让人沉迷了,楚云迅速从这种感觉走了出来,因为魔源领域只有十几丈,这群家伙快要走出边缘了。

    “灭。”楚云动都没动,嘴里轻轻的突出一个字。

    只见虚空之中无数漆黑的箭状黑气浮现,密密麻麻的几乎有几十万支,看到这一幕,不光是石勒带来的人,就是石勒都头皮发麻起来。

    “大师,佛光加持到最大,冲出去。”为首的承平公主大喊了一声,地阶后期的那个大和尚却仿佛没听到,只见他浑身爆发出耀眼的佛光,一座罗汉时隐时现,而他只顾自己逃走,根本不搭理其他人,看到这一幕承平公主银牙都咬碎了,只能一边加大自己的护身真气,一边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逃走,其他人也纷纷效仿。

    “英,来我这里。”石勒整个人如同弹球一样瞬间来到了承平公主的身边,那庞大的身躯把承平公主牢牢护在身下,与此同时魔源杀气实化的利箭也发动了起来,遮天蔽日的朝着所有人射下,那几个地阶中期武者的护身真气如果纸糊的一样被挤破,他们的身躯都被射成了肉泥,只余下各自的神石散落在了地上。

    而那个用毒的地阶后期武者撑得时间稍微长一些,但是也只是多挺了几个呼吸而已,他的身体化为了一滩黑血,瓶瓶罐罐的都破碎了,顿时各种毒粉、毒液、毒物都散落了出来,楚云一口气吐出,一股劲风出现,这股各色烟雾被吹得无影无踪。

    而那个地阶后期的和尚倒是真的实力非凡,竟然硬生生靠着自己的功法扛住了魔源杀气的攒射,要知道楚云实化出来的几十万魔源箭起码有五分之一照顾了他,可见他的功法的确不凡。但是也就是这样了,他的金光已经忽明忽暗起来,而金光上的罗汉已经维持不住消失了,显然他的内力耗尽了,现在他已经挡不住楚云再一次的攻击了。

    反倒是石勒的状况出乎了楚云的意外,为了照顾这个家伙,楚云魔源箭起码五分之三,甚至更多的射向了他,但是他那拿起来如同果冻一样的恶心皮肤竟然如此坚韧,魔源箭射在上面,就被弹开了。

    楚云相信,就算是换成自己面对几十万魔源箭,如果单靠自己的身体,也要饮恨当场,但是这个石勒竟然没有用一点手段,只靠身体防御就挡住了,真是防御惊人啊。

    楚云一甩手,一根魔源杀气实化的长矛朝着挣扎着继续逃走的和尚扔了过去,长矛当胸穿过,和尚死的不能再死了。

    “石勒,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我一直就觉得你没死,张宾也觉得是如此,本来想先把你大赵打个半死,然后我御驾亲征,去会一会你。没想到你却赶着来送死,难道你以为彻底融合了神石就能击败我?哈哈,当年自在活佛也是这么自信,但是很可惜他死了。”楚云缓缓走到石勒身前,所有的魔源箭都消失了。楚云细看之下,也看得出来,石勒的皮肤防御的确是强,但是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几十万魔源箭连续不断的撞击力也让石勒不好受,他透明般的皮肤上面的细小白痕,虽然很难发现,但是还是被楚云的眼睛注意到了,因此楚云本来五成胜利的把握起码多了一成。

    “你该死。”石勒直起了身子,承平公主可是听到了同伴们死前的惨叫,对于楚云她更恨了。楚云却无视了承平公主的目光,给你面子是因为你哥哥,你算个什么东西?天下这么多胡人称王称帝,我楚云堂堂汉人怎么就不能称帝?是你们自己不争气,关我屁事,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女人?你被匈奴人糟蹋了,只能怪你哥哥自己不争气,你投靠羯族人是个什么意思?羯族人杀的汉人比起匈奴人还多呢,虽然石勒自己不杀人,但是他手下杀的人?还有刘聪杀死的那些人起码一半要算在石勒头上。这么个猪狗不如的胡酋。你倒是当宝了。

    “石勒,是个男人,咱们俩就单独一战。”楚云无视承平公主的态度让这个女人更怒,但是石勒却用他那一双比常人腰身还粗满是疙瘩的手一把把她甩在了身后,承平公主重重摔倒在了地上,却立刻住嘴了,并且脸色没有带任何一点怨恨。楚云都怀疑这个女人是受虐狂,老子好声好气的你这个态度,石勒却这么粗暴,你竟然甘之若饴,楚云很想问一声你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嘛?

    “楚云,你以为你杀了他们你就赢定了?我只不过是看在他们多年跟随我的份上不忍心亲手杀死他们罢了,你杀了他们,我还要谢谢你。”说着石勒竟然跟水泡一样破裂了,这吓了楚云一跳,石勒体内全都是红色的鲜血,这些鲜血洒满了一地,只剩下一块跟血石一样的石块。就在楚云不知道石勒搞什么鬼的时候,满地的鲜血竟然快速的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个圆滚滚的血球,每一个大约有一岁小孩那么大。很快八个血球就行动了起来,它们的目标看起来像是石勒八个死去的手下死去剩下的神石。

    敌人的计划必须破坏,就算是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得逞,这是楚云多年对敌的心得体会。楚云的魔源领域一直没收起来,因此他一个念头,十柄黝黑的长矛出现在虚空。

    长矛瞬间动了起来,八道分别射向血球,一道射向了石勒残余的血石状晶体,还有一道直愣愣射向了承平公主,然后楚云身子一顿就消失在了原地,等他再出现,手里已经拿到了一块神石。

    嗖嗖嗖嗖嗖,长矛撞在了一个个血球上面,这些长矛是楚云魔源领域最强的攻击力了,比起箭状的魔源箭强起码两倍,也相当于天阶三层的全力一击。楚云的魔源杀气也只够射出去十支,这相当于楚云现阶段魔源领域最强一击了。楚云的魔源领域虽然叫做领域,但是掌握的仅仅是皮毛而已,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能对付所有天阶四层之下武者了。

    噗呲,血球应声而破,鲜血洒了一地,长矛不负众望击破了血球,八个血球全部被刺破,连石勒本尊留下的血石都黯淡了几分。

    乒乓,至于射向石勒本尊的一根则被弹飞了,但是石勒本尊留下的血石上面出现了蜘蛛网一样的裂痕,楚云面色一喜,就要控制射向承平公主的一根长矛继续攻击石勒,本来楚云也没想杀死承平公主,这个女人虽然精神有问题,但是怎么说也是个可怜女人,也算是自己还晋憨帝的人情了。

    就在这个时候,血石竟然轰隆一声破碎了,浑身如同被揭去了皮肤一样的男子从里面飞驰而出,他的腹部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创口,看起来正是被自己的魔源长矛击伤,此人一定就是石勒。

    “不好。”楚云瞬间就看出了他的目的,楚云念头一闪长矛就出现在石勒头顶,在魔源领域之内,楚云的念头就能控制魔源杀气出现在任何位置上。

    但是就算是这样已经晚了,在承平公主难以置信的目光里,没有皮的石勒一口咬在了承平公主的脖子上,瞬间承平公主就成为了一个跟血奴一样的干尸,血液都被石勒吸取了。而楚云也没想到石勒表现出来的对承平公主的看重,竟然瞬间就变为了杀戮,看着承平公主无神的目光,楚云不知道承平公主死之前什么心情。趁着楚云失神的瞬间,被魔源长矛击碎的血球竟然再次聚了起来,他们目标根本不是楚云认为的几个人的神石,而是他们几乎成为碎肉的残躯。这些血球迅速吞噬了这些残躯之后朝着石勒返回,楚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让他们如愿。

    “起。”随着楚云的话音,魔源杀气实化而成的几个密封的牢笼把所有血球扣在了其中,随即剧烈的挣扎开始了,魔源杀气实化而成的东西是几乎没有重量的,牢笼左右翻飞,飞得到处都是,楚云冷哼一声,手一伸就把八个牢笼拽了过来。

    牢笼内血球还在剧烈挣扎,楚云一脚踩住八个牢笼,竟然让八个牢笼内的血球翻不起一点的波浪。

    吸收了承平公主血液的石勒开始长出了皮肤,他又恢复成那个刚开始见到时候的模样,只不过是光着身子罢了。他腹部的创伤虽然小了不少,但是还是没有完全恢复,看得出来,楚云的那一矛给了他很大的伤害。楚云有些惋惜,如果所有长矛全部射向石勒,那么石勒不死也重伤了。楚云现在的魔源杀气无法调动如此锋锐的攻击了,因为魔源杀气一次使用十根长矛和几十万箭矢已经是楚云身体承受的极限了,再多了也不是不行,但是会损伤自己的身体,魔源杀气储藏在自己体内看似温顺,其实并不老实,这是一种既能伤人也能伤己的神气能量,为了石勒显然不值得,楚云还有其他的底牌。

    “石勒,没想到啊,你还真是翻脸无情,难道你开始表现出来的对承平公主的看重都是假的?就是为了利用她?你还算得上男人?”楚云冷哼一声看向石勒,石勒恢复了相貌之后气息十分古怪,他情绪和体内的血属性能量都剧烈的波动,真实之眼偶尔听到他的几句思想竟然全都是跟野兽一样暴怒的思想,除了杀戮就是饥饿。楚云一道真气打出,他体内的血属性能量竟然自动开始防御,一道极其强横的护体真气罩自动出现挡住了楚云的试探。楚云刚才的试探虽然是随手一击,但是也用了自己五成的力道,还引动了天地灵气,威力不逊色于天阶一阶的全力一击,即便是不能跟魔源长矛比,也和魔源箭差不多,竟然这么简单就防御住了?这好像还是石勒没有去主动控制的结果,这防御怎么突然就这么强了?

    石勒根本没有回话,他喉咙里发出了类似于野兽的低吼,看向楚云的目光就像是在看食物一样,没错就是食物。

    他竟然直接朝着楚云跑了过来,楚云站在魔源杀气实化的牢笼之上,摩天赤血戟出现在了自己手中,长达一丈多的摩天赤血戟被楚云横在了自己身前。

    楚云都没用《奔雷戟法》只是最基本的劈砍就把石勒一次次的击飞了出去,不过石勒护身真气罩防御力果然不凡,虽然被楚云抽的晃动不已,但是还是挡住了楚云绝大部分的力气,石勒一次次的朝着楚云冲过来,又被一次次的抽飞,真的很像是失去了理智。

    “竟然疯了?难道这些血球里面的是石勒的思想?这个身体只是个驱壳?”楚云不确定的想道,身体和灵魂分离的事情虽然少见,但是楚云连张宾这种纯灵魂长出新身体都见过,因此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你就去死吧。”楚云手臂暴涨,摩天赤血戟急速探出,正中石勒腹部的伤口,楚云开启了《战神诀》天阶的体修碾压同阶武者,楚云虽然受到了这个世界规则的限制,但是力量还是破了十万斤。石勒的护体真气罩直接破裂,不等他开始修复,长戟就插进了他的身体,楚云单手提着石勒,石勒还再摩天赤血戟上疯狂的挣扎,血液疯狂的涌出,短短时间就流了一地,换成常人这个失血量早就死了,单手石勒却还在继续喷血,简直就是惊人。

    楚云就这么静静的提着石勒,他到要看看这个“血佛”到底有多少血可以流,你以为你叫血佛你就真的是佛?很快鲜血就浸透了方圆一里的土地,血液和泥土混合在了一起,异常的粘稠,看起来就跟番茄酱一样。石勒体内的血液就如同无穷无尽一样的,竟然还在继续流淌。

    “这得有几十吨了吧,这石勒体内难道有一个乾坤囊?这也太奇怪了,看重量,石勒跟常人也差不多啊。”楚云也有些被震住了,这得杀多少人才能有这么多血液啊,楚云不相信这都是一个人的。

    “哼,直接拿出你的神石,看你还流不流。”楚云带上一副从仙武大陆带过来的华蛛丝手套,直接抓向石勒的丹田。就在这个时候,石勒停下了挣扎,血液也不再流淌。

    不过楚云却没有停止,手继续朝着石勒的丹田抓去,就在这个时候,楚云突然心悸起来,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传来,楚云二话不说,身子高高跃起,短时间就来到了百米的高空。

    就在楚云刚刚离开不久,石勒身上流出来的鲜血像是火山爆发一样全部喷了起来,而目标就是楚云刚刚站立的地方。楚云在空中从上向下看,整个脚下竟然如同一片血海一样。

    “不好。”楚云眉毛一挑,他感受到自己魔源杀气实化而成的牢笼竟然全部被融化了,这可是魔源杀气,竟然能被融化,这血海到底是什么玩意?

    突然血红的光芒大闪,血海竟然聚集在了一起成为了一座含苞待放的血色莲花,栩栩如生的莲花竟然让楚云的神识都无法看透,但是里面剧烈的能量波动楚云可是感受得到。

    楚云身子轻轻飘向地面,本来准备试探一下的行为也停了下来,因为他感受得到莲花里面的爆炸能量,万一引爆了,那么足以把自己也炸死。

    当楚云落在地面的时候,血色莲花竟然缓缓开花了,一个浑身散发着慈悲和邪恶两种截然相反气息的陀佛出现在了楚云眼前,看到这个新生的石勒,楚云脸色凝重了起来,难道这才是血佛真正的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