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楚的小子,你真是好眼力。怪不得能把朕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打的这么狼狈,逼得朕不得不亲自出手。朕虽然跟你一样都彻底熔炼了神石,但是恐怕天赋还真的是不如你,因为我并非是完全依靠自己熔炼的神石,而是站在了前人的肩膀上,不知道楚小子你可能猜测这个前人是谁?”石勒这个家伙,一边不急不缓的回答楚云的问题,还一边分散楚云的注意力,仿佛丝毫没看到楚云正在跟几个手下激战。

    跟楚云交手的这几个人看来是得到了石勒的嘱咐,都知道楚云不会对他们下狠手,因此他们只攻不防,给楚云造成了不小的麻烦,起码石勒带来的人是这么认为的。而另一边那些不死不活的几万活死人则涌向大明军,他们速度就跟常人走路一样,估计也是他们的极限了,而大明军则不断地用箭弩招呼射杀着一个个的活死人,不过这群家伙被箭弩射中之后都没死,继续站起来朝着大明军涌去,仿佛不死之身一样。楚云却早就看出这些活死人的弊端,并且秘密传音给了暗卫首领暗二,这个是有一定思维的暗卫,他会告诉大明军的实际指挥者毛顾,这个毛顾是当年自己徒弟毛羽也是当年西河郡离石城毛家唯一的一个血脉了,当年楚云称帝之后,找到了他,楚云一直精心培养,现在终于也开始独当一面了,此人继承了他父亲毛羽的悍勇精明,是个人才。

    “石皇帝,如果你不觉得你堂堂大赵国开国皇帝,耍这些小手段很失身份吗?别以为在下不敢下杀手。”楚云快速打出去一掌,正在猛攻楚云的水属性武者和火属性武者感觉他们体内的内力竟然不受控制,朝着对方打去,两个人不由自主的全力对了一掌,水属性武者女子是地阶后期,而火属性武者的男子只是中期,因此他被一掌打飞了出去,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

    石勒和其他人都脸色一变,这是什么功夫?竟然能够引动自己人相互攻击?这正是楚云的《太极阴阳掌》,这门武功种种妙用,随着在仙武大陆虚幕莲华的实化,楚云很少运用这些妙用了,因为一力破万法,楚云的实化的阴阳图对手都攻不破,我还用跟你用别的手段?但是在这个世界做不到虚幕莲华实化,因此楚云只能用掌法的一些妙用对敌,这种牵引挪移,引导敌人之间内斗的特性正是这门掌法的其中一个特性,而且敌人越多,楚云越轻松,除非敌人力量强大到楚云转移不了,但是这几个人却显然不在此列。不过仅仅是太极阴阳掌的皮毛就让他们都惊呆了,这也出乎了楚云的意外,没想到只是想震慑一下,反而让他们怕了自己,这让楚云傻眼了,自己这还没出力呢?

    “承平公主,你怎么打我?”被打倒在地的火属性武者大怒道,他眼界不怎么样,根本没看出来他是收到了楚云的引导跟这个水属性的女子对上了掌,情急之下竟然叫出了水属性武者的名字。看到这一幕的石勒眼神一紧就差点动手,不过楚云并没有趁机而上,他握紧的拳头放了下来,楚云正好看到石勒看向承平公主的目光,一个想法在楚云的脑海一转,随即收了起来。

    “承平公主?难道您是晋憨帝的唯一的妹妹承平公主?你怎么可能跟羯族人搅在一起?”楚云心思一颤,一剑把这个火属性武者打飞了出去,来到了承平公主面前,在这个世界楚云唯一有愧的两个人一个是苏锦,一个就是晋憨帝了。

    “不错,正是本宫。楚云,本宫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要不是你当年不肯救援兄长,兄长也不可能被匈奴人俘虏,最后被毒杀,本宫也不会遭受这么多耻辱。你身为大晋臣子,却僭越称帝,难道你对得起提拔重用你的刘司空?对得起一直把你当成擎天之柱的先帝嘛?你知不知道先帝在最后时刻还盼着你来救他,你却只顾自己发展,拿着国家的力量发展自身实力。如果你还自认是一个晋人,稍微有点良知,就自裁吧。”承平公主俏脸一冷。

    楚云看着承平公主也不说话,心里其实是有些歉疚的。对于大晋的灭亡,楚云毫无愧意,是他们自己找死,弄个内乱把国家打残的,完全就是咎由自取。但是对于晋憨帝本人楚云还是愧疚的,特别是当他被俘之后,给自己下达的圣旨,竟然封了自己的官。这说明晋憨帝最后时刻依旧把自己当成心腹,看看他册封的都是谁?琅琊王司马邺这是司马家在南方的代表,封他为丞相统领大权是为了继承大晋。还有前凉的张寔,他虽然当时刚刚上位,但是他父亲张轨做的事情却都是为了大晋,是大晋认定的忠臣。另外还有刘琨,被封为了司空。跟这些人相比,仅仅在当时掌握了两个郡的楚云真的是没资格被封,但是晋憨帝人家就是单独册封了,这说明晋憨帝对楚云真的很信任,哪怕当时的刘琨上书说自己是奸臣。因此从哪方面来说,这绝对是有恩于楚云啊,自己却眼睁睁看着西晋的灭亡,什么都没干,晋憨帝被害死,自己还真的是不地道。

    如果自己是一个纯正的政治家,那么自己绝不会有愧疚的感觉。但是自己却是一个武者,练武最讲究心境,念头不达很可能武学之路就被断了。这倒是有些像佛家讲究的因果,一些因果沾染上,身死魂灭都是有可能的。虽然晋憨帝的死远达不到让楚云产生什么大的因果,也不至于让楚云产生心魔,但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境界高了也没有。

    楚云脸上的愧疚一现,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一些,几个人却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那个用毒的高手眼睛一亮,只见他袖子一挥,一顾几乎无色无形的粉末就朝着楚云飘了过来,楚云一直都在用神识观察着四周,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如果此人是天阶,速度跟自己差不多,自己还需要费一番手脚,但是此人只是个地阶后期罢了。楚云抬手一吸,这股粉末竟然一点都没浪费的全部来到了自己手中,凝结成一个白色的小药丸,楚云反手一掷,药丸竟然直接飞到了用毒之人的嘴里,他一点都没反应过来。直到自己嘴里的痛楚传来,他才慌忙的在身上找起了解药,虽然短短功夫,但是他的舌头已经不在了,这种毒的药性可见一斑。至于另外几个围攻自己的人,则被楚云一剑击退了,短时间楚云竟然占了压倒性优势。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手上的动作纷纷慢了下来,他们阴晴不定的看着楚云,又看了看石勒,显然他们对于刚才楚云展现出来的实力吓住了。

    本来楚云靠着一手精妙无比的道家剑法跟众人抗衡这还算是中规中矩,也让所有人都自信掌握了楚云的底牌。毕竟除了石勒之外,没有人知道一个天阶武者的真实实力。但是楚云突然又冒出了一门更精妙的道家掌法,竟然瞬间伤了两位同伴,击退了所有人,让所有人心里畏惧的用毒高手最惨,都被自己的毒毒成哑巴了,这岂不是说楚云在一直逗他们玩?这群人任何一个都不是楚云的一击之敌?这也太吓人了,这还怎么玩?

    “承平公主,先帝对我的确恩重,当年的事情我的确也没想到长安城竟然那么快被攻破,因此我也有很大的责任。但是公主不想想,天下变成这个样子到底是为什么?还不是你们司马家的不修德政,把大晋的元气消耗一空?否则后来的永嘉之乱怎么可能发生?先帝对我的恩惠我会还给你们司马家的,你放心,朕不会让你们司马家族绝后。”楚云最后用了朕的自称,就是以大明皇帝的地位给承平公主的承诺,这可算是金口玉言了。但这却让承平公主更加气愤了,她忘记了畏惧,拿着剑朝着楚云攻了过来,一手剑法如奔腾之水,连绵不绝,端是精妙,不过也就是如此罢了,这门水属性剑法比起自己的寒冰软绵掌起码差着一个等级,根本威胁不了自己。不过楚云却一直在防御,没有反击过一次,其他人都以为楚云是被承平公主压制了,因此信心竟然从新回来了。

    几个人再次把楚云团团围住,猛攻了起来,只有石勒精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石勒,你难道不继续说下去?”楚云冷哼一声,双目如针看向石勒,石勒稍一犹豫就开口了。

    “好,既然你小子有这个雅兴,那么我就告诉你。朕进展这么快,还要多亏了刘聪这个小子啊,当年朕亲子派人把这块神石送到了他的面前,任他奸猾似鬼,最后还是受不了神石的诱惑亲自使用了。这块神石可以说是天下神石中最神奇的一块,而且修炼方法也跟别的神石有些不同。不过刘聪不愧是大毅力之人,他竟然练到了最后一步,后来他装死退位,想要彻底炼化神石,不过很可惜,朕早就在神石上留下了后手,刘聪假死变成了真死,并且血洗了自己的皇宫,就连他的儿子刘桀都被自己杀死了,要不然你以为靳淮那个神石掌控者都不是的家伙可能篡位?他不过就是朕和刘曜推出来的替罪羔羊罢了。楚小子,这么说,你可满意?”石勒笑眯眯的看着楚云,楚云一剑荡开了几个人的进攻,他瞬间就把石勒的话和监察司打探到的消息联系在了一起,真相绝不是这么简单。

    “石勒,枉我认为你起码是一代开国君主,起码不会信口雌黄,但是我才发现低估了你的脸皮啊,说起谎话真是脸都不带红的,事情的真相真的是这样子的嘛?恐怕不是吧,这块神石真的是你亲自献给刘聪的?刘聪虽然暴躁荒淫,但是也是一代人雄,他怎么可能使用你这么一个叛徒给他的神石?除非他想死。至于你说的在神石上留后手,不是我看不起你,估计你就算是用牙咬都破坏不了神石吧,真是可笑。如果说你所谓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心爱的女人送到刘聪身边,我还是相信的。”楚云虽然不是多么聪明,但是却有好几个世界的阅历,而且也有天下闻名的监察司和锦衣卫,再加上他可是吞灭了刘曜的前赵,前赵继承的是匈奴汉国的衣钵,因此一些事情楚云一联系就出来了。

    这个石勒简直就是胡说,当楚云知道承平公主身份的时候,楚云就有些猜测了,后来又看到石勒对承平公主的关心,楚云其实就已经知道当年怎么回事了。这个神石的开发是有捷径的,的确有捷径,一个武者使用一块神石达到了地阶,那么就算是神石丢失,只要服用第二块,就会比起以前更快到达地阶,比如说石虎就是这样的,他的神石被那个神秘人送给了楚云,当然那个神秘人身份楚云现在也知道了,但是石虎却短时间用了一块新的,恢复了原来的水平,这就是神石的BUGG。当然神石还有一个BUGG,就是一块神石被一个武者练到了哪个地步,只要这块神石的主人死去,那么另一个人服用这块神石,他就能十分快速的达到前人的境界。这可是楚云亲自尝试的,他当年使用了石虎的神石,几乎神速的达到了石虎当时的人境后期,他当时以为这很正常,毕竟神石这种东西都出现了。但是这并不是普通的现象,像是青城子、清风、刘犬他们这些神石的第一个主人,他们的境界就慢的很,刘犬那么多年都进不了地阶,这不是他不努力。

    因此楚云就知道,石勒的确是把这块神石给了刘聪,让刘聪当神石的第一个主人,然后石勒捡了便宜。因为这块神石很特殊,石勒说他的这块神石是所有神石中最神奇的,他并不是吹牛,而是真的。因为楚云得到的无十几块神石中,楚云发现了几块很神奇的神石,他们并不是跟一般神石一样,靠着单独的吸收神石里面的能力让人升级,而是需要别的条件。有的条件是做善事,没错就是做善事。有的条件是女人。而石勒这一块神石,应该是跟自己的魔源杀气一样需要杀入才行。

    神石的BUFF被石勒这个老谋深算的枭雄研究清楚了,而这块神石的能力石勒可能清楚,可能不清楚,总之他决定送给刘聪。为什么?首先就是让刘聪的名声彻底臭了,因为一个暴虐的政权,是长久不了的,秦厉不厉害?还不是二世而亡。第二,就是石勒想要节省自己的时间,他想让刘聪把这块神石开发的差不多,他好动手。

    刘聪是什么人?他可是妥妥的北方超级霸主,石勒都要跪在他面前称臣,这么一个人,你想去送他神石,他就乖乖入瓮?因此石勒就找到了承平公主这个棋子,历史上的枭雄最喜欢做的除了全力,就是女人,特别是身份显赫的女人,更别说刘聪这种胡酋了。当年刘曜和石勒一起攻破洛阳城,晋怀帝被俘,而当时的承平公主,还不是公主,她哥哥晋憨帝那个时候也不过就是一个王爷之子。因此承平公主被石勒当成战利品带走了。

    不过让石勒没想到的是,晋憨帝在长安成为了皇太子,后来成了皇帝,自己带回来的女人被追封为了公主,也就是承平公主,这下子这个公主身份就发生了重大变化,成为了奇货可居。

    于是石勒就花了很大心思收服了这个女人,很可能就是告诉她自己会灭了匈奴给她报仇,孤独无依的承平公主很可能就被石勒征服了。后来承平公主就被石勒“送”给了刘聪,当然刘聪不知道承平公主是石勒送来的,于是就笑纳了。随她一起的还有这块神石。

    刘聪好色,皇后封了四位,其中左皇后中常侍王沈养女能成为皇后,难道不奇怪嘛?要知道这个王沈是个太监啊,刘聪还要不要面子?其实是刘聪为承平公主弄得假身份,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是因为刘聪真的爱上了承平公主,他不想让自己的女人难受。因此王皇后,也就是承平公主就成了刘聪的枕边人。王沈等刘聪身边的小人,全都是石勒的心腹,试问这种情况下,刘聪还怎么对付石勒?

    后来刘聪的每一步都在石勒的计划里,刘聪好杀人,成千上万的杀人,就是为了练功。他是皇帝很快就练到了极高深的地步,也就是地阶后期。史料记载,刘聪死的那一晚整个皇宫都是血色的雾气,这说明刘聪内力已经跟楚云的魔源杀气一样能够沟通天地法则了,这可是突破先天的征兆啊。

    石勒忍不住收网了,他让承平公主勾引了刘聪的儿子,也是新上任的皇帝刘桀,甚至把刘聪最宠爱的靳氏、樊氏、武氏,也就是其他的几个皇太后都弄到了刘桀的床上,这个刘桀也真是色胆包天,要知道他爹还没死呢。

    于是在练功最紧要的关头,刘聪被自己儿子气的真气暴走,挂了,随之石勒联合刘曜灭了匈奴汉国,把屎盆子扣在了靳准头上,灭了他九族。

    刘曜成了前赵皇帝,石勒得到了神石,又得回了美人,还彻底独立了,成了后赵皇帝。这才是当时的真相,反而人们知道的所谓历史都是假的。有人说过,历史就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句话应该算是大实话。

    “住口,你给我去死。”承平公主暴怒了,而与她一起开口的却是石勒,他的身躯变得跟气泡一样开始膨胀了起来,瞬间就把衣服撑破了,变成了一个高达三米的大肉球,这个大肉球浑身像是长满了红色肿瘤,皮肤透明里面流动着鲜血,看起来恶心无比,但是他的气势却十分惊人,竟然让楚云都觉得棘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