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二十一年,《大明史》记载,这是大明最后一次封闭都城长安,在大明的八百年历史中,就算是大明末年长安危在旦夕,长安都没有被这么彻底的戒严过。所有长安子民全部只能待在家中,街上满是大明军士和衙役,凡是不听命令的民众都被毫不犹豫的斩杀。

    剧烈的爆炸声和厮杀声不断地传来,几天都没有听过,所有人都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恐惧。爆炸声和厮杀声持续了四天四夜,当饥寒交迫的长安人民终于能出门之后,他们看到的是无数的尸体,这些尸体如同干尸一样骇人,但是却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就是几百年后的《大明史》记载的这一次长安变故,关于这一次长安到底发什么了什么,所有人都忌讳如深,就是很多大明的皇帝不去查找最隐秘的史料都不清楚。当然很多年后,这些史料被调查了出来,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假的,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破坏力?

    长安城百万人口,死伤了十分之一,这还不算是大明军的伤亡。长安城中大明军有近三十万人,死伤超过了一半,这在大明早年鼎盛时期是很少见的。

    不过长安之变几个月后就被大明军攻破邺城的消息掩盖了,除了在长安之变中死伤了亲朋好友的民众,所有人很快就把目光转向了大明的大胜,每个人都知道这意味什么。邺城是赵国的都城,一个国家的都城被攻破就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灭亡。大明这个第一强国灭了第二强国,天下一统这个天下人盼了几十年的美好愿望,再次出现在所有人的脑海。

    不过楚云现在还不知道这些几个月后的消息,他现在正站在长安城东门二十里之外,等待着敌人的到来。这个距离让楚云进可攻退可守,如果长安有麻烦,自己能迅速回去,如果在这里大战,长安也不会受到损害。

    随着对方距离越近,楚云越感受得到对方的强大,但是楚云却满是激动,多少年没有好好地跟境界相同的人动过手了?真的是很期待啊。

    对方除了一个天阶高手之外,还有起码三位地阶后期武者和几位地阶中期武者,看起来这绝对是一个大型实力,甚至可能是数一数二的大型实力才有的底蕴,比起自在活佛当年的势力也不逞多让啊。

    楚云身边有一千暗卫和五万铁血禁卫军,他们全都带着强弓,这个世界的地阶武者能力单一,真气也不是特别充足,一个地阶武者也扛不住成千上万的强弓聚射,哪怕这些强弓都是普通的百炼钢箭头。换成仙武大陆的武者在普通的弓箭下,来去如风,根本就不会有一点问题。

    楚云准备的这些军队是为了牵制住敌人,给自己争取消灭其他人的时间,甚至楚云早就下了决定,准备把这五万人全部搭进去都在所不惜。

    长安大道是这个年代最平整的大道,楚云的视力虽然也远不如仙武大陆时候,但是几里的距离还是能看到的,楚云看着眼前的一幕挑了挑眉毛,这倒是有点生化危机的感觉。几万行动僵硬面目挣扎的干尸跟在几匹马的后面朝着长安城赶来,倒是给人惊恐的感觉。楚云知道,这些家伙应该就是被血属性功法的武者控制了,有些像自己的暗卫,都是修炼武功的附属品,不过显然他们比起暗卫可差远了,这群家伙的实力也就是比起常人厉害一些,连人境四层都不到,楚云不知道这群家伙带着这群拖油瓶有什么用?

    在最前面的一个武者骑着一匹干尸一样的马匹,他面目红润,看样子也就是三四十岁,倒是长得很雄壮。此人应该就是对方的首领,虽然楚云没看出他身上的天阶气势,但是其余的人都围在他的身边,应该是没错的。他不是光头,但是偏偏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袈裟,打扮成了一个和尚的装束。楚云瞬间就反应过来,此人应该就是那个血佛,不过看起来他的相貌倒是有些熟悉,不过以楚云过目不忘的本事,还真的想不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了。

    而在他身边三位地阶后期的武者豪没掩饰自己的气息,其中竟然有一位女子,这个女子年纪是不小了,看起来应该四五十岁了,但是气质高贵,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公主。很多时候一个女人的魅力并不仅仅是在相貌上,气质也是魅力的一种体现。她浑身散发着浓重的水属性内力,看起来是一位水属性功夫的高手,水属性三大特质至柔应该就是她功法的最大特点。

    另外两个地阶后期的武者一个是个和尚,楚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代的和尚都这么吊?你在庙里吃斋念佛也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这么高的武功?这个世界佛门功法的特点就是那么几种,楚云见多了,因此还不被放在眼里。

    但是第三个地阶后期的武者引起了楚云的注意,此人身上都是鼓鼓囊囊的袋子,楚云还看到他身上游弋着两条筷子粗细的小蛇,一条浑身碧绿,一条洁白如雪,一看就是有剧毒的,楚云瞬间就认定他是一个用毒的高手。这类人可不简单,江湖人都知道,用毒的人可是能够越级挑战的,一个天阶武者也可能被普通的一杯毒药干倒。楚云当年不就是这样?被囚禁了整整十年,真是不堪回首。能达到地阶后期的用毒高手,显然在用毒上的早已颇高,楚云甚至怀疑当年给自己下毒的就是此人。

    至于其他的几位地阶中期的武者楚云都没放在心上,毕竟楚云跟他们的实力相差太大,楚云一击就能杀死他们,这群家伙连抵抗自己一击的手段估计都没有。

    楚云决定等到对方来到自己跟前,先出手解决了所有地阶武者,再跟这个天阶武者单挑,倒不是说楚云害怕他们围攻自己,而是楚云担心这群家伙会进入长安,在长安没有任何人能挡住他们,哪怕楚云有不少后手,又有王杰负责指挥,这些人也能给普通人造成巨大伤害的。

    这群人的速度很快,楚云没等多长时间,这群人就在了楚云的跟前,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楚云看着对方为首的和尚,对方几个人也在看着自己。这么近的距离,楚云完全感受得到此人身体之内蓬勃的血属性内力,楚云肯定他们后面这几万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就是他弄出来的,楚云还发现此人的血属性内力竟然有些异变,里面竟然带上了不少生机勃勃的血气。

    这个血气和血属性内力可不是一个概念,血属性内力是一种内力,他是一种内家真气,虽然有不少神奇的特性,比如说沾染别人内力、腐蚀等特性,但是也仅此而已,他只是一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真气。而血气却是外家武者修炼的必备条件,楚云的归元罡气、《战神诀》都是靠着自身血气修炼出来的,也就是说血气是修炼外家功夫必不可少的条件。仙武大陆楚云没见过几个顶级外家武者,可见修炼出血气的武功之少,一般的外家功夫也就是能够锻炼自身,让自己身体属性更强而已,很难修炼出血气。可见血气的少见,现在这个人竟然身居血属性内力和血气,难道也是一位内外兼修的武者?这可就不好对付了啊。

    “阁下就是大明国皇帝楚云?果然是人中龙凤啊,看到陛下,朕都觉得自己老了啊。”对方领头之人开口了,楚云听到他的话,完全认可了自己心中的一些事情。

    “阁下是赵国开国皇帝石勒?还是血佛呢?”楚云安抚了一下身下的战马,他的乌骓马已经老死,这匹马叫做爪黄飞电,是楚云第一次骑出来,传说曹操座下就是此马。此马通体雪白,四个黄蹄子,平时气质高贵非凡,傲气不可一世,但是今天它显然感受到了自己性命的威胁,竟然有些想要逃离此处,不得不说一些有灵性的动物有着非同一般的灵敏,他们趋利避害的本能是不逊色于人类的,甚至更强。

    “不错,正是朕,楚云,当年朕想了无数的计划来对付你,但是没想到你竟然一一破解,挺了下来。也怪刘曜那个蠢货,他想要从你身上得到你那一块神石,结果不光没有得到,还被你跑了出来。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要不是朕练功练到紧要的关头,无法亲自出手对付你,你怎么可能取得现在的成就?听说右候(张宾)彻底投靠了你?呵呵,也是你们汉人都是不能相信的,何况他的性命还在你的手里。好了不说他了,你竟然把朕逼得提前出关,这笔账朕要好好跟你算算了。”石勒看起来不想多说,他朝着身边的几个人摆了摆手,所有人都朝着楚云围了过来,楚云心里一喜,难道石勒就不知道这群家伙对自己根本没多少的用?

    “石皇帝,不知道你是怎么能修炼的这么快的,我听说你是在十几年前才开始修炼的吧。我实在是很好奇啊。”楚云一边观察着身边的对手,一边看向石勒。

    石勒看着楚云,老于谋略的石勒瞬间就看出了楚云的想法,楚云是想在动手之前,更多的询问一些信息,比如说事情的真相,再比如说他们的能力。不过石勒最终却点了点头,这可不是什么反派死于话多。而是石勒也想通过近距离观察了解楚云的更多能力,说实话,他对于楚云还是很陌生的,楚云基本上没有在众人面前用出自己过多的能力。石勒就心想,你想知道一些消息没问题,那么就一边跟自己手下动手,一边的听我说。你想知道的更多,就需要面对我手下更多的攻击,不得不说石勒此人真的是老奸巨猾。

    “好,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不过他们中死伤一个我就会停下来。你如果被打死,那么就不管我的事了。你觉得如何?”石勒笑了起来。不如何!楚云心里当然是想把他们灭团,但是还是忍不住好奇心想知道更多的事情,楚云这是对自己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楚云拿出了源泉剑画了一个圈圈,这是准备用道剑来对付敌人了。

    几个人瞬间就开始动手,最先动手的是一个身材壮硕的大汉,此人身高两米有余,浑身肌肉满脸的暴掠,他身上只批了一件兽皮,浑身都是野性,楚云猜想胡铁柱如果在这里,两个人应该会很有共同语言的。

    此人手里是一个巨大的铜锤,楚云源泉剑和他碰了一下,竟然发现铜锤竟然有一千多斤,比起历史上李元霸的八百家的巨锤还要重。此人不是一个外家武者,竟然能运用如此重的武器,真可谓是天生神力。

    此人是土属性内力的武者,浑身内力极其扎实,防御力十分不错,配合他的天生神力,攻击力也不算弱,真是最好的配合,不过对楚云来说也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水平,楚云不需要开《战神诀》一脚也能把他踩死,这是绝对力量上的压制。他天生神力,也就是能够用上千斤的武器罢了,楚云现在身体力量达到了几万斤,楚云地阶的时候在仙武大陆,力量已经突破了百万斤,不过很可惜,在这方世界,对楚云压制太多,不过也碾压这个壮汉。

    这些地阶武者也不是楚云想象的那么没用,看起来他们不愧是石勒这么多年精心隐藏起来的后水,他们中有水火土金四个武者相互配合,水属性的女子地阶后期武者和一个地阶中期的火属性武者主攻,这个壮汉和一个金属性的武者主防,四个人相当默契,四个人联手不逊色于地阶巅峰武者。

    另外的几个地阶武者也不是随便找的,这个用毒的地阶后期武者就不说了,另外几个武者一个精通念力攻击,能让人瞬间陷入幻境;大和尚不断的能够发出佛光增强所有人的防御,虽然其他手段还没显露,但是这个奶妈的本事已经很让人恼火了。还有一个能够控制漫天飞针,看起来比绣花的东方教主牛逼多了,东方教主的飞针也只是速度快罢了。但是这个家伙的飞针就跟隐形了一样,根本找不着痕迹,楚云身上短时间就被扎了好几下,不过楚云防御力根本不是这些飞针能够破防的,但是看起来也跟刺猬一样好笑得很。

    另外的两个地阶中期的武者一直没有出手,但是出手的这六个人已经很不好对付了,而石勒却还没有说话,楚云知道他是故意的,这孙子绝对是故意的。楚云恶狠狠的看了他两眼,眼里凶光毕现,那个意思就是老子给你面子,你想拖延时间看老子的武功我也答应你,但是你不知好歹,想要玩老子,那么就别怪老子杀人了,石勒瞬间就懂了楚云的意思。

    他仿佛没看到楚云的目光一样,风轻云淡的开口了,不得不说此人虽然穿着袈裟,但是也没剃度,看起来倒像个位高权重的高官,很是风度翩翩,要不然他也不能从一个奴隶混成一国皇帝,起码很多地方都有过人之处,别的不说这个相貌就是一等一的,本来楚云以为他是一个长着满脸大胡须的彪悍男子。嗯?楚云突然想起了监察司根据石勒描绘出来的石勒相貌可不就是个满脸胡须的大汉?但是现在这个石勒却不是这个相貌,他把胡子剃了!楚云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但是这个时代的羯族人可不会剃胡须的,难道是他练功练得?这有没有可以利用的?

    就在楚云一边用最简单的道剑应对着对手的攻击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石勒终于缓缓开口回答起楚云的问题,当答案一出口,楚云就震了一震,没想到匈奴汉国都灭亡这么多年了,还能听到关于他们的劲爆消息。

    ps:不好意思,这段最精彩的时候,发烧,从昨天开始断断续续的高烧不退,现在还是41度,这都是迷糊中码出来的,为了全勤混口饭吃,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