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运此人在慕容一族中的名气估计连前十都排不进去,甚至前三十都够呛,但是此人绝对是一个慕容氏崛起的关键人物。此人是慕容部首领慕容涉归之子,辽东公慕容廆的弟弟。东晋太兴三年(321年),慕容廆被晋元帝封辽东公时,封慕容运为西平公。

    晋朝这一手也很黑,他们这是为了故意让慕容鲜卑分裂,如果慕容运但凡有一点野心,那么慕容氏崛起就很可能就断送了。不过晋朝的阴谋没有得逞,慕容运此人性格内敛,能容让哥哥慕容廆,从没想过争位。他把手下的人全部交给了哥哥慕容廆,慕容氏才能在没有内斗的情况下韬光养晦积攒实力,然后就顺利崛起了。

    因此此人可以说是慕容鲜卑崛起的一位关键人物,此人是慕容廆的弟弟,现在也有七十多岁了。在慕容廆死后,他就销声匿迹了,楚云以为他已经死了,没想到那个家伙竟然藏在了幕后,成为了神石联盟的三位创造者之一。

    凉国的这三位神石掌控者根本不是凉国人,全都是慕容运的手下,怪不得监察司怎么都打探不出来。现在想起来,此人能够隐藏这么久,势力肯定不小,甚至于二十年前的铁血军剧变,就是出自于他的手。

    当年石勒在世,石勒也是个枭雄,铁血军强横,当时的石勒拿铁血军没有办法。南边是有长江之险的大晋,东边是大海,石勒只好不断地向北攻击扩大地盘,先后击败段氏鲜卑和拓跋鲜卑,他们慕容氏岌岌可危。于是慕容运设计了铁血军大败,让后赵石勒和当时的匈奴汉国双虎争锋不是没有可能的。实际上事情真的就这么发展了,铁血军被灭,石勒和匈奴汉国再也不能共存,一直延续到匈奴汉国刘聪死亡,儿子刘桀上位不到三个月就被岳父靳淮篡位杀害,后来刘曜继承了匈奴汉国的皇位建立前赵,石勒独立建立后赵,双方一打就是近十年。这段时间充分给了慕容氏发展的时间,现在成为了天下数得上的强国。

    一般来说看阴谋诡计,得利最大的那个就是幕后黑手,铁血军败亡,最终便宜了慕容氏,因此慕容氏的嫌疑很大。至于现在大燕和大明联手不过就是跟大明合作是利益最大的选择,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是永存的,因此不能因为现在大明和大燕合作就否认当年不是他们下的黑手。如果楚云真的确定大燕国是幕后黑手,那么楚云绝不放过一个慕容氏的族人,当年铁血军的血不能白流,哪怕自己的儿子有慕容氏的血统。

    “来人,把此人带下去交给程统领,把他知道的一切都问出来。”楚云把他体内的神石取了出来,然后就把他扔给了程杨。自己的念力并没有多高,因此无法把他识海里的记忆全文出来,但是程杨却可以,这家伙刑讯是个高手,因此天牢的一层和二层都是监察司掌控着。锦衣卫掌握的叫做诏狱,不过因为楚云经常在天牢闭关,所以天牢的名声远高于诏狱。

    楚云看着手里的四块神石,这几年自己已经得到了五十六块神石了,只有监察司和锦衣卫查到神石掌控者的消息,自己就会亲自出手,天阶武者的速度比起战马快着几十倍,哪怕楚云的轻功收到了天地规则的限制,因此去一趟东晋都城建业一天就是一个来回,比起地阶时候快着十几倍。而且楚云手下还有清风等四个忠于大明的神石掌控者,以及张宾和刘犬两个神石掌控者,他们的神石想拿回来,也就是抬抬手的功夫。楚云现在一共有六十二块神石了,距离九九八十一块神石,也只有十九块的差距。这一些估计都带各国政权的手里,起码楚云肯定大赵、大燕和大晋就有十几块,楚云也不着急,他还没想离开这个世界,虽然这个世界天地灵气稀疏,但是有神石的帮助,楚云的修炼速度也不慢。

    楚云这么多年的研究虽然没有研究出怎么融合第二块神石,但是却让楚云研究出怎么吸收神石里面精纯的灵力,灵气浓郁到化为了灵力,可见神石的神奇。而且楚云吸收了里面的灵力之后,神石还会自动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慢慢恢复,简直就是万能充电器啊,如此一来这方世界天地灵气稀薄对自己没有半点影响。

    楚云一边吸收灵力增强自己实力,一边把体内内力转化为元气,楚云体内的真气足足比刚进入天阶时候多了一倍,这就算是在仙武大陆也需要起码二三十年,但是自己在这里却仅仅花费了几年的功夫,楚云早就下定了决定,不把自己修为提升到天阶中期,绝不会考虑回去。自己寿命已经达到了上千年,楚云不缺这一点时间,而且每提升一级,寿命还会增长,增长得比消耗的更多,这个买卖太值了。

    楚云停下了思考,他整理了一下心情来到了马良的监牢,马良被几个暗卫贴身看护着,倒是没有寻死觅活,看到楚云亲来,马良脸色变换了起来,时而惭愧,时而怀念,时而欣喜,时而沮丧,楚云却根本没管马良的心情,摆了摆手暗卫都退了出去。

    “马公,我最后叫你一声马公,你是不是该把所有事情跟我说清楚?”楚云看着马良,眼中的怀念一闪而过,而这稍稍的感情流露,就被马良看到了。

    马良颓然的坐在了地上,没有一点的形象,他可是从小受了严格的礼仪教育的,平时不会有一点点的失礼,但是现在竟然毫无形象的坐在了地上,可见他的心已经彻底乱了。

    “都督,我还是叫你都督亲切啊。都督,老夫对不起您,对不起铁血军的老弟兄们,我真的不想背叛,我也是迫不得已,没想到当年那么一点点的退缩,竟然让我再也不能回头。他们那我的家人威胁我,我不怕,没有永不衰败的家族,哪怕是我家人都死了,我还算是跟随老弟兄们一起踏入黄泉,也不会寂寞,我心甘情愿。但是他们却拿我的名誉威胁我,让我成为铁血军的罪人,我不愿,我真的不愿啊。我只能听从他们的命令,从新回到都督身边,我觉得以我的聪明才智,我完全能够摆脱他们,只要来到都督身边,我有这个自信。但是谁知道我越陷越深,我摆脱不了,我只能一步步错下去,我该死啊。”马良抱着脑袋,快七十的他哭得就像个孩子。楚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脑袋,就像是在安慰小孩子,马良一边哭着一边断断续续把他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原来当年马良有感于铁血军的善举,投靠了铁血军,后来在西河郡担任县令表现出了很高的才华,于是被楚云任命为了西河郡郡守,当时马良真是踌躇满志,一心想要做出一番成绩。

    当时马良做的真的不错,很快就成为了仅次于王廉、房卿、莫含、张彤的铁血军第五人,甚至某些方面说,他比王廉和房卿的地位都要高,毕竟他更有本事。

    不过就在马良雄心壮志做出更大的成就,而铁血军南征北战不断扩大地盘的时候,马良收到了让他如同晴天霹雳的消息,他的儿子勾引了楚云内定的女人,也是崔宁的贴身丫鬟凝露,马良简直就是被吓坏了。当时楚云虽然没有称帝称王,但是也是独霸一方的诸侯,他后宅的女人都感动,马良不敢相信自己会迎来什么。

    不过后来崔贞亲自前来问责,马良承认错误,但是崔贞却安抚他,没有追究。马良以为这是楚云的意思,毕竟崔贞是楚云的小舅子,这一下子就上了贼船。就是楚云都没想到崔贞背叛了自己,何况马良。

    后来崔贞请求自己私下做了几次事情,出于对崔贞的感激,马良都照做了。但是马良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都是背叛铁血军的把柄啊。其中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在当年铁血军最危急的关头,那个时候楚云已经中招,铁血军重军集结在北地郡,前线的消息通过信鸽不断传递到当时铁血军的中心离石城。当时前线不少将领已经看出了铁血军不对劲。

    结果马良却插手,让当时负责防卫离石城的方大山把所有消息都送到了自己手里,并没有传递给当时负责铁血军军政大权的莫含,让莫含很晚才从崔宁的管家嘴里得到了消息。那个时候铁血军已经不受控制了,莫含只能带着几个心腹逃走,铁血军烟消云散。

    可以说崔贞当时是铁血军败亡的最大内鬼,而马良就是那个帮手。在铁血军越来越不对劲的时候,马良终于看出了崔贞的不对劲,可惜当时楚云已经被擒获,莫含出走,马良知道自己犯下了弥天大罪。他也是聪明绝顶之人,一边跟崔贞虚与委蛇,一边带着家人出走,崔贞当时的注意力都在北地郡铁血军主力身上,还真的被他逃走了。

    马良躲在代国惶惶不可终日,眼看铁血军覆灭,马良心里满是罪责,后来莫含跟他联系上了,两个人一通信,马良才完全知道了自己在铁血军败亡中担任了什么角色。

    后来,马良就在这负罪的自责中生活了十年,后来楚云竟然再次出现,他登高一呼,铁血军竟然再次崛起,马良欣喜的同时心里也担忧了起来。随着莫含的回归,莫含一次次邀请自己,可能是为了赎罪,马良竟然真的回来了。

    可能是崔贞的忏悔,当楚云找到崔贞的时候,崔贞把所有罪恶都自己扛了下来,没有说出马良,因此楚云从不知道马良背叛了自己。马良就在这种煎熬里再次成为楚云手下的重臣。

    不过回来之后的马良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楚云对他很看重,而且马良自己干的也很舒心,一年年过去,马良都忘了自己背叛的事情了,一直到上一次的大战,有人找到了马良。

    马良一下子就崩溃了,这些年马良成为国公,大权在握,他不想失去这些权力,但是他有把柄在对方手上,马良也不知道为什么崔贞死了,还有人知道当年的事情。马良想过直接禀告楚云,但是最终还是屈服了,他答应完成对方三个条件,让对方不要来纠缠自己。但是一旦陷进去,对方怎么可能让你再出来?

    对方的第一个条件很简单,就是在兵部安插一个人,但是马良知道兵部掌握大军的供给,军粮的调动就能看出大明军行动的方向,但是最终马良还是屈服了。他身为阁老在兵部安插一个人绰绰有余。

    后来他再次陷了进去,上一次大明进攻司隶州时候的长安之乱,就是马良一手操纵的。莫含的另一个人格和马良两个人,一个首辅,一个次辅,差一点就把大明的弄崩溃,要不是楚云出其不意,拿下了洛阳,并且突然回来,大明说不准再次崩溃了。

    马良很后悔,但是回不了头了,他越来越害怕,但是却强自镇定,催眠一样的麻痹自己,认为楚云发现不了,对方也不会放弃自己,毕竟自己可是大明首辅。但是没想到,最后马良还是落网了。楚云看得出来马良精神已经崩溃了,他痛哭流涕的忏悔自己的罪过,楚云心里也是一片唏嘘,没想到啊,真没想到竟然是马良。

    马良还觉得自己是个聪明人,竟然到现在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就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不过楚云从马良的话里倒是得到了不少信息,首先马良猜测跟自己联系的人不是汉人,虽然那些人蒙着脸,但是马良却从口音听出,他们应该是东北那边的鲜卑人,中国地域不同,口音有很大的不同,就算是同样说着汉话。这个时代的汉话就是洛阳话,有些像后世的河南话,当然还有很多不同,想想岳云鹏穿着大明官服,嘴里说着“打死你个龟孙”还是挺有意思的。

    这个发现让楚云很大程度上肯定了慕容运这个老小子很可能就是隐藏在暗处的黑手,联系马良的人肯定是幕后黑手的高层人物,起码也是个高级打手,就如同被楚云抓住的那个神石掌控者,那个家伙说起来也是在东北发现的神石,后来才被组织吸纳进去的。

    另外楚云也认定了自己的“真实之眼”不是万能的,比如说马良这种自我催眠的高手,楚云就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楚云本来对自己的真实之眼还是很满意的,现在才知道局限太大。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继续升级,连个普通人的心思都看不出来,何况那些实力强横的武者。

    不过马良知道的额太少了,连莫含什么时候中的招都不知道,楚云到了现在还是不能完全的把莫含的嫌疑摘出去,这让楚云心情不好。马良和莫含可是自己老班底仅存的几个人之一了。

    “都督,老臣自知罪该万死,但是请陛下看在老臣往日功劳的情分上,给我马家留一下点血脉吧。”马良不断地给楚云磕头,看着快七十的老臣,楚云最终还是没有说一句话就离开了。

    “周岩,你去按照马良的话抓人,这些年他安排的人全部都找出来,顺藤摸瓜,把他们一网打尽。另外让刑部以叛国者等罪名尽快给马良等人定罪,马家所有嫡系全部处斩,至于那些女人和旁系就流放吧。”最终楚云还是没有把马家赶尽杀绝。

    就在长安城中纷纷议论,大明第一个被处死的国公马良的时候,大明军势如破竹,短短几个月就拿下了东幽州和大半个豫州,赵国豫州刺史张遇投降,大明停下了扩张的步伐,而此时大赵的使者也来到了长安。

    石弘愿意割让豫州和幽州,并且送上了十位赵国宗女求和,大明欣然接受,开始退兵。随着大明的退兵,大赵腾出手来击退了大燕国,并且击败大晋桓温大军,桓温六万人只逃回去不到三万人。大燕慕容皝大骂大明不讲义气,并且准备撕毁和大明的盟约,跟大明开战,最终还是被手下大臣劝住了。

    开玩笑呢,现在大明手握雍州、司州、秦州、益州、凉州、梁州、豫州、并州、东幽州,西晋当年的十九个州,大明占据了一半,手下兵强马壮,想打谁就打谁你跟我呲牙,我弄死你。而且大燕国也不是一无所获,好歹占据了翼州的中山郡,得到了几十万人口。你自己非要去打翼州,结果失败了,你怪谁?怪你自己不行呗。大晋就苦逼了,派到长安的使者被大明赶了回来,大晋上下简直就是战战兢兢,生怕大明从益州出兵,沿着长江从上往下进攻大晋。以大晋的实力根本无法抗衡。

    当然大明现在准备消化得到的地盘,军队也很疲惫,也不会再次发动大战,不过等下一次战争开始,大明的胃口就不是一两个州的问题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