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兄,为兄猜测上一次长安之变你插手了,因此我才会独自一个人把事情全部扛了下来,这几年我不止一次的旁敲侧击的劝说过你,为什么你还是如此?都督对我们如何,你心里有数啊。”莫含不由自主的喊起了楚云都督,他满脸的沮丧,马良和莫含两个人可是从铁血军时期就一同相互扶持的战友,现在马良自己都承认自己背叛了楚云,莫含知道楚云的手段,马良绝不可能被留下。

    “莫兄,我愧对你,我知道你体内出现的第二个性格,这都是神石的作用,而且我还跟他多次密谋过如何搞乱长安,我知道你是绝顶聪明之人,就算是昏迷也会有所察觉,我甚至想过把你彻底除掉,不过最后陛下回来得太快,我根本没有机会动手。我不配当你的好友,一步错步步错,我已经回不了头,求陛下放我马家后代一条生路,臣的儿子手上有一份名单,希望陛下看在老臣微薄的功劳份上饶过我的子孙。”一边说着,马良嘴里流出了一道黑色的毒血,看到这一幕莫含痛哭着扑了过去。

    “想死?没那么容易。”楚云浑身真气波动,莫含被轻轻推开,马良的身躯竟然浮在了空中,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吓坏了,这简直就是神鬼才有的手段。

    马良在空中旋转了起来,楚云手指连续点出,马良苍白的脸色竟然变得红润了起来,一口漆黑的脓血吐了出来,马良震惊的睁开了眼睛。楚云根本不给马良说话的时间,他摆了摆手马良就被站在楚云身边的胡铁柱带走了。

    看到当朝首辅被带走,每一个人都心有戚戚,马良担任阁臣一十七年,首辅也干了好几年,谁也没想到马良竟然是大明的叛徒。当然他们也都没想到楚云竟然一点旧情也没念,马家直接抄家,马家子弟全部被囚禁,马良的一些铁杆也全部下狱等待调查,屹立大明近二十年的马莫一党崩塌了一半,这让所有人有些兔死狐悲。楚云现在愤怒的恨不得撕了马良,被最亲近的人背叛的感觉再一次出现了,简直就是痛入骨髓。

    楚云没有管他们怎么想,现在大明人才济济,经过科举选出来的人才多得很,大明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当官的,楚云任命温峤担任首辅,莫含还是担任副首辅,这个任命一出惊掉了一地眼球。

    大明朝廷现在分为了明面上的四大派和暗地里的两小派,最大的一派是铁血军老臣马良、莫含、鲁忠、王杰、周岩等人都是这一派的人,他们靠着当年铁血军天然的联系,也是跟随楚云最早的元从派,横跨军政,权利最大,毕竟楚云也可以算作他们这一派的首领。但是随着马良倒台,这一党虽然实力还是最强大,但是也不能独自压服其余三派了,大明朝廷更加的均衡了。

    另外实力最强大的就是游子远、郑捷、游凌一党,他们属于前赵降人,不过刘东勇、杨昇、薄丙、赵奢等人武将,按说也是继承了前赵的一派,但是这些武将自成一派,紧紧跟随楚云,算是楚云的嫡系,反而跟游子远等人关系不比密切,但是他们天生亲近,朝廷上相互扶持,成为大明第二大派。单单游子远、游凌、郑捷这三个人就代表了大明近一半的大臣,虽然大明开了科举,但是短时间他们这些人还是占据要位,这一党的势力也很庞大。

    这两派人把持着内阁首辅和次辅的位置,整整十几年从来没有旁落过,但是这一次首辅竟然成为了温峤,这是不是代表第三派人的上位?温峤代表的是其他国降人一派的,他们跟第二派一样都是各国的降人,不过第二排占据先天优势跟随楚云最早,所以前赵降人自成一派。于是从大晋、大赵、大凉和其他势力投降的人形成了第三派,其中以大晋降人温峤和大凉降人谢艾为首领,随着大明的扩张,越来越多的降人加入大明,比如说张宾等人,他们对前两派人发动了强有力的冲击,占据越来越多的位置。现在温峤竟然成为了首辅,这说明楚云也原因支持他们。皇帝的喜爱对于他们这些势力的影响很大,因此很多人都觉得温峤的上台,是楚云调整朝堂的新一轮变动的前兆。

    而第四派是胡人一派,虽然楚云规定入华夏则华夏,全都是炎黄子孙,都是华夏一族,但是实际上汉人和其他胡人还是有区别的,因此鲁忠(匈奴人)、刘东勇(匈奴)、符洪(氐人)、姚弋仲(羌胡)这些人自成一派,不过鲁忠天然倾向铁血军旧臣一派,而且他不认为自己是匈奴人,而刘东勇却不结党自认为是楚云嫡系,因此这一派实力最小。不过随着符洪和姚弋仲崛起,而且他们俩都太能生,儿子也有本事,所以在军中占据了不小的势力,也算是自成一派。

    而小派系大明还有铁杆保皇党和科举一派,前者只跟随楚云,楚云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这一派特点就是,他们大都是各军主将,很少参与朝政,但是谁也不敢小看他们。后者科举派全都是文官,不过还没有形成一个进入内阁的大佬,因此还没有成长起来,而现在他们都选择依附于前四派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必定成为大明最大的文官一派。

    楚云让温峤担任首辅,就是为了扶持新势力,抗衡莫含一党和游子远一党,后面楚云还准备让后三派分别上台,也算是给自己的后代平衡朝廷局势,给他们留下一个相互牵制的铁血江山。楚云为了后代真是操碎了心。

    不过现在处理朝廷这只是其中一个要事,现在最大的事情是消化大凉国的领土和准备入侵大赵国,这一次大明和大燕两个强国对付大赵,甚至大晋也会为了增强实力插手,大明要趁着这个机会,吞并大赵的一大块领地,让大赵实力降低到再也没法跟大明抗衡的地步。至于灭亡大赵,现在是不可能的。别看大明消灭了大赵四十万大军,但是大赵还是能凑出几十万大军,惹急了凑出百万大军也不是不可能的。大赵国占据了冀州、豫州、兖州、青州、徐州、荆州部分地区、幽州部分地区,实力还是很强悍的,人口也仅次于大明,想要一口吞下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不过吞下半个幽州,以及吞下一部分豫州,大明还是没问题的。至于大燕国能拿下多少地盘,就看他们自己本事了。真以为大明这么好心,把天下最富裕的翼州白送给大燕国?让他们去进攻试试,不把大燕国的牙崩下来才怪。大明坑队友的名声难道是白来的?

    至于大晋国,哈哈哈,真以为大明忘了你们这些龟孙?还想赚大明的便宜,你们等着,等腾出手来就收拾你们。

    圣武十七年十二月,大明联合大燕国杀入大赵,大赵一边派人谴责大燕国背信弃义,不得好死,一边派人抵抗。大赵连续征战多年,老兵数量高达十几万,这些人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却战斗经验丰富,是天下最好的基层将领。有了这些人的帮助,外加大赵近千万的人口,所以大赵迅速就扩展出了二三十万大军,加上大赵剩余的二三十万大军,大赵军队很快就弄出无十万大军,不得不说大赵的底子被石勒打造的真的厚实。

    大燕国国主慕容皝亲自带领大军从幽州杀进了翼州,开始很顺利,大燕国很快就打下了翼州最北边的中山郡和河间郡的大片领土,不过他们一头撞上了大赵的二十万大军,大军由石弘的舅舅程遐亲自率领,因为大燕国目标是赵国最核心的翼州,等于打到了大赵的命门上,所以这二十万大军可算是大赵最精锐的部队,大燕国虽然比大赵多了十几万人的兵力,但是双方愣是谁也打不过谁。慕容皝气的哇哇大叫,但是却没有半点办法。慕容皝此人虽然打了不少仗,但是每一次都是靠着绝对实力硬打下来的,他的每一战都是如此,不会变通,也听不进建议。他最讨厌的哥哥慕容翰建议慕容翰回军打东幽州,在大明之前拿下整个幽州,让大明啃下这块最难啃的骨头,结果慕容皝不光不听,反而说慕容翰长他人志气,狠狠打了慕容翰二十军棍,这下子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

    就在大燕把大赵最精锐的部队拖在了翼州的时候,谢艾带领大军二十万人从虎牢关杀进豫州,而鲁忠则带着十万并州军杀入了东幽州,与此同时,辽国宇文鲜卑也杀入了东幽州配合大明。三路大军根本没有遇到多少抵抗就纷纷占据了大片领土。这些地方都是大赵国战略性放弃的地盘,因为他们知道无法多线作战,而且他们被大明杀怕了。

    就在这个时候,大晋也出来捡便宜,大晋权臣桓温率领六万大军号称二十万,从扬州杀入了徐州(现在的江苏),希望赚点便宜。他们派人星夜赶往长安商议和大明结盟的事情。

    整个天下的战火在圣武十八年风向一变,从大明烧到了大赵身上,痛苦的被天下围攻的变成了大赵国。

    大明长安城外,楚云亲自出城迎接西征大凉国的大军,终于在半个时辰之后,王杰大军浩浩荡荡的回来了。除了征西军和镇西军继续驻守凉州,其余的三部禁军、五万铁血禁卫军和十万神武军都回来了,不过走的时候还是满员,回来的却只有一部分,不得不感慨古代战争的残酷。特别是杨昇的前营禁军五万人只剩下一百余人,其余的全部壮烈殉国。连杨昇这个老将都死在了战场上,杨家继杨业死后,另一位擎天之柱杨昇也为国尽忠,他的两个儿子也死在了战场之上,真是一门忠烈。

    在民众的欢呼中,王杰、崔悔等人终于到来了,他们隔着几百米就下马步行来到楚云身边山呼万岁,像是功高盖主什么的,楚云根本就不怕,楚云大小战役从未一败,军中威名如同神祗,他会怕手下造反?

    楚云让两人连同杨昇的三子杨庆上了楚云的肩撵,在所有人欢呼下进入了长安城。这一次大战西线战场是重中之重,他们要按照计划战败把前凉大军引出来,又需要掌握好分寸,演了几个月的戏,把大赵坑进了舞台。最终还有围歼大凉国联军,可以说稍微计算错一点都是致命的,但是王杰等人做得很不错。

    楚云大宴群臣,并且大肆封爵,这是大明开国以来,第二次超大规模的封爵。其中功劳最大的王杰被封为了开国县公,成为武将中第一位封公的大将,虽然县公是公爵第三等,但是也是绝对的荣耀,要知道鲁忠、谢艾等人也不过是侯爵罢了。不过这一次等谢艾和鲁忠攻打赵国结束,两个人应该也能封公,众所周知,楚云是不会让一个人单独站在最顶峰的,这不是御下之道。

    而崔悔则从开国乡候提升到了开国县侯,成为仅次于王杰的侯爵,要知道他可是一个文臣,即便是这一次带兵配合王杰围歼了大凉军他也是个文臣,他的功劳主要是帮助王杰大军处理好了后勤。

    而歼灭大凉军的大功,被送给了他的副手张蚝,此人是楚云精挑细选给自己儿子的,楚云不知道他一送就把十六国前期能排进前五的超级猛将送给了崔悔。此人在这场战役里指挥若定,帮助崔悔迅速掌握了铁血禁卫军和神武军,并且亲自带人俘虏了大凉国的张骏,立下了赫赫战功。不过虽然张蚝功劳很大,所有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楚云把崔悔的功劳都给了张蚝。这也不是楚云限制自己的儿子,而是不想开文臣带兵获得重赏的先例,看看宋朝的疲软,还不就是文人带兵闹得。楚云要的就是各司其职,文臣管理朝政,武官带兵杀敌,楚云这么做也是用心良苦。

    张蚝一战从武威郡的郡尉变成了开国亭候,五营禁军的前营主帅,一跃成为了手握重兵的大将,不过他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重建被打残的前营禁军,现在前营禁军被楚云封为了铁血前营禁军,成为仅次于铁血禁卫军的功勋部队。

    冉闵也被封为了开国乡候,比他老爹冉良的爵位还高一级,他在这次大战里的左右也十分巨大,楚云都看在眼里。冉闵成长为了一个比他父亲更优秀的战将,楚云准备重用他。

    杨昇战死之后,楚云封杨昇为开国县公,以开国县公之礼下葬,他的儿子降爵一等,成为了开国县侯,杨家一门双侯,并且获得了楚云亲赐的一门忠烈的牌匾,三代不降爵,也是荣耀一时。而杨昇唯一剩下的成年的三子杨庆被楚云任命为了铁血禁卫军的都统,过几年就能成为张蚝这种手握重兵的大将,可见楚云对他们家真的是很好了。

    另外的所有将领和士兵都基本上官升一级,甚至很多人官升三级,其中被封为侯爵的有三人,伯爵七人,子爵三十五人,男爵一百七十六人,另外获得大明帝国勋章的准贵族赏赐除去了一千九百人。这帝国勋章就死功勋章,不光能够获得更多的奖赏,而且见官不拜,晋升的时候第一时间考虑,是大明军人的最高荣誉象征。另外一级勋章、二级勋章、三级勋章赐出去了五万余人,这些勋章不光是荣耀,也象征着土地和金钱,等退伍的时候一起赐予,这可是妥妥的实际利益。

    大军大部分都开始修整,崔悔也成为了新任的凉州刺史前去上任,而冉闵却被楚云提了出来,这个冉闵就是个战争狂人,听到楚云让他带兵高兴坏了,楚云命令冉闵提五万铁血禁卫军支援鲁忠大将军,三天之后他就屁颠屁颠的离开了。一路有谢艾和冉良,一路有鲁忠和冉闵,楚云彻底放下了心。

    “人带来了吗?”楚云处理完了大事,就前往了天牢,一方面他是准备去找马良谈一下,一方面他要去看看大凉国的三个神石掌控者,楚云把晋升到地阶后期的胡铁柱派了出去,联合清风等三个地阶中期的神石掌控者出手,在大凉国的大军里击杀了两位,俘虏了一位。大凉国的神石掌控者只剩下张祚这个二货有一块了,大赵为了拉拢大凉,咬牙给了张骏一块,结果张骏没来得及使用大明就开始攻击,他就把神石交给了自己的儿子张重华,后来张祚在大明支持下杀死了自己的弟弟,成为了大凉国主,这块神石就被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拿到了。这个家伙当真是精虫上脑,上位之后就露出了淫棍的本色,自己的后母和父亲其他的女人一个都没放过,然后又带兵去跟自己以前的盟友秃发鲜卑和乞伏鲜卑打仗去了,在大凉国名声还不如臭狗屎,当然这都是大明背后运作的。

    “回禀陛下,人带来了。”一个大约六十多岁的男子被扔在了地上,此人仅仅才地阶初期,可能也就是这几年晋级的,可见他的资质有多么差劲,毕竟神石晋级是没有瓶颈的。也多亏了这个原因,胡铁柱等人才能生擒他,另外两个人都是地阶中期,胡铁柱等人无法生擒只能出手击毙了他们。

    “你们辛苦了,下去领赏,你们四位爵位都提升一级,另外良田美婢朕都给你们送到府邸去了,去好好享受一番。”四个人全都大喜,就是胡铁柱也是如此,毕竟他们在西边凉州一待就是一年多。

    等四个人退下,楚云直接提起了此人,念力如水侵入了此人的识海,他只是刚刚进入地阶初期根本无法阻挡。虽然楚云不能获得此人的全部记忆,但是一部分也足够了。

    楚云把死狗一样的神石掌控者扔在了一边,嘴角挂上了冷笑,嘴里狠狠的吐出了三个字“慕容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