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郡姑臧城。

    坐在正坐上的辅国大将军王杰看着手下的二十几位中高级将领满脸的跃跃欲试,所有人都很疑惑王杰怎么这幅表情。要知道大明军被击溃,死伤了近六万人,这还没包括叛逃的杨昇那一万人。而且在这些日子守城中,大明军也死伤了三四万人,总伤亡已经到达十万人了。这已经是他们“兵败”被围困在姑臧的第四个月,虽然他们不像是大凉认为的那样没有粮食,但是他们的日子也绝不好过,毕竟王杰不允许他们出全力,每一次只让三万人守城,这样一来,虽然大凉没有攻破姑臧,但是每一次都是险之又险,所有人都郁闷坏了。现在看到王杰竟然喜笑颜开的,他们更加郁闷。

    “诸位,我大明这段时间忍气吞声,我王杰更是牺牲了几万将士的性命和我自己的名声,制造了这一次的败退。但是我告诉你们这些都是我大明早就制定好的计划,无非就是为了制造巨大的包围圈把大凉国的军队和鲜卑人的军队引到这里,准备一举歼灭他们。前一段时间我压制你们就是为了做戏,现在反击的时机到了。陛下派遣了铁血禁卫军的五万铁骑和神武军十万骑兵已经到达了指定位置,咱们不必继续忍让,明天,我们就杀出城去,彻底击败大凉国等四个势力的联军,泼天之功就在眼前。”王杰说完所有人精神一震,他们早就被憋了一肚子气了,大明军缺粮根本就是假象,在他们看来姑臧城里的二十余万大军完全能够击溃城外的三十多万大凉联军,但是偏偏王杰就是不允许他们动手,没想到大明的胃口竟然是一句吞并这几十万大军,却并不是击退他们。不过大明的计划越大,他们这些当兵的越兴奋。

    另外大明军在西线不断战败还有一个原因,做是为了把大赵彻底引出来,若非他们不断战败在凉国人手里,大赵国怎么可能倾国而出?陛下早就准备把大凉和大赵一次就击败,估计他们开始动手的时候,司隶州也应该开始动手了吧,王杰暗暗想道。

    “大将军,这个神武军是什么军队?为什么冉闵我从来没听过?”跟其他将领不同,冉闵却有些疑惑的问道,王杰看着冉闵一脸的喜爱。这个冉闵完全有资格成为一军之帅,是大明最杰出的年轻将领之一,甚至很可能是第一。

    因此王杰开口说道:“冉将军,这件事是绝对机密,除了我们三位大将军和几位枢密使之外,其余人基本上不知情。现在神武军马上就要上场了我也就不瞒你们了。陛下在五年之前就建立了神武军,神武军拥有二十万大军,全部是骑兵,都是各军一等一的人才,比起铁血禁卫军虽然稍稍不如,但是也不会相差太多。而神武军的统帅就是你的父亲冉良将军,我相信冉将军很快就会升任大将军了。神武军建立的目的就是为了今天这一次的大决战。现在十万神武军骑兵和五万铁血禁卫军骑兵一起出手,你们觉得外面那些歪瓜裂枣还有机会嘛?不过这一次冉将军还有终于任务。统帅神武军的将领就是武威郡郡守南阳乡候崔悔崔将军,你们不是好奇他为什么没在城内嘛?告诉你们他是为了去接应和安排神武军。”

    王杰说完所有人都被震惊了,他们没想到大明竟然还藏着这么一只劲旅,要知道大明维持近百万的部队已经很艰难了,哪怕大明不管是人口还是粮食产量都暴涨。现在竟然听到大明还秘密组建了一支二十万的骑兵,他们都惊呆了,养一个骑兵就相当于好几个步兵,这可是烧钱的兵种。不管他们怎么想,反正是大明的军队这就够了,他们要复仇。

    “另外我还告诉你们,杨昇将军的叛变也是假的,他是我大明派到凉国联军中的钉子,明天他会配合我们出手,搅乱凉国联军,这一次我们内外联合团团包围,大凉必败。”王杰说完,就开始安排起来,所有人都起身领命。

    圣武十七年九月末,伴随着一声巨响,三十万凉国联军的粮草顿时被全部烧毁另外联军的马匹也被巨响惊的到处乱跑,凉国联军乱成了一片。杨昇和他手下的近万将士引爆了他们藏在身上的黑火药,这是大明研究了多年研究出来的秘密武器。在他们烧毁了粮草之后,又把剩余的火药点燃,几十万匹战马受惊,四散而逃,起码有一半的骑兵没有了坐骑。

    凉国联军的统帅、大凉国皇帝张骏震怒,调兵围困杨昇,杨昇以身殉国,但是却拖住了凉国人反应的时间。

    与此同时,坚守了数个月之久的王杰大军杀了出去,而没等大凉国联军反应,崔悔统帅的十五万大明骑兵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大凉国联军一溃千里,近十万人战死,十万人被俘,剩余的十万人仓皇逃走,但是大明的骑兵却不依不饶,一直追杀,除了区区两三万人逃了回去,其余的不是被杀就是被俘。大凉国的皇帝、秃发鲜卑的首领、乞伏鲜卑的首领和羌胡的首领全部被杀,哪怕投降,大明也没有放过,四个势力既没有首领,也没了大军,顿时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王杰和崔悔统帅大军重新占领了张掖郡,并且进军,在没有多少抵抗下,就拿下了酒泉郡。他们停止了进攻,让四个势力的残余大松了一口气,大凉国残余势力被迫逃到了到处都是沙漠戈壁的敦煌郡。因为张骏被杀,张骏的庶长子张祚在大明的支持下成为了新一任的凉国国主,并且对大明称臣。

    张祚为了自己的小命,带着剩余不多的人直接对乞伏鲜卑和秃发鲜卑动了手,三个势力半斤八两,全都损失惨重,但是大凉残余势力稍微雄厚一些,因此大凉带着羌胡打的两部鲜卑节节败退,但是却没有彻底消灭鲜卑人的实力,整个西域被打成了一片白地。

    这都是大明计划好的,派大军进入西域,这里物资输送困难,短时间根本拿不下来,还不如扶持张祚让他们像草原人一样争斗。

    而就在这个消息还没有传播出去的时候,大明军另一位战神谢艾突然撕下了伪装出现在了司隶州大明军面前。司隶州大明军上下顿时士气高昂准备反击,谢艾的带兵才能是大明公然的第一人,与此同时神武军十万人在冉良带领下已经沙向了虎牢关。

    虎牢关几个密室之中,数百浑身黑衣黑甲的大明军突然杀了出来,他们全都是一等一的猛将,杀得大赵军难以抵抗,这当然都是藏起来的暗卫。突然杀出来的暗卫在虎牢关制造了巨大的混乱,石兴这个大赵主帅竟然弃关逃走,大赵军丧失了最后反抗的机会。暗卫趁着打乱直接打开了城门,十万神武军杀进虎牢关,虎牢关短短一天就失守了。虎牢关一失,进入司隶州的三十万大军彻底成了孤军。

    司隶州本来就坚壁清野,没有多少粮食,而且现在粮道被断,他们根本就抢不到多少粮食。想走走不了,也没东西吃,就算是铁打的也扛不住,三十万大军在洛阳城外就跟无头的苍蝇一样彻底崩溃了,谢艾带领防守司隶州的十万大军杀了出去,鲁忠命令并州镇北军从上党郡杀了出来,冉良带着五万神武军从西边虎牢关杀了出来,三路合围之下,三十万已经饿了好几天的赵军顿时崩溃了。

    大赵第一副主帅李农投降,麻球带着数万大军突围不成被大明击杀,另外两个副主帅被俘虏。大赵三十万大军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就烟消云散了。说起来也多亏了大赵君臣帮忙,石弘暗暗嘱咐石兴三天运输一次粮草,这是为了控制大军,但是没想到这成了大赵军短时间崩溃的原因,根本没多少粮草的大赵军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大赵也来不及救援,因此败亡如此之快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大赵的齐王石兴,他这么做可都是奉命行事啊。不过逃回了大赵的石兴肯定要面对大赵皇帝的怒火的,这个黑锅石兴背定了。虽然赵国大军被击溃,但是到处逃窜的小股逃兵还要收拾,因此司隶州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安稳下来的。

    大明强势出手第一战歼灭大凉三十余万大军,第二战团灭大赵三十多万大军,彻底轰动了整个天下。得到消息之后的大晋,就跟被狗追一样从南中撤退了,他们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他们立刻派人联系嫁给楚云的两位大晋公主,想让她们吹一下枕头风,现在大明把大凉和大赵收拾了,他们也打过大明,下一个被收拾的岂不是他们?因此大晋现在虚得很。

    而大燕上下知道了大明竟然这么快战胜了大凉和大赵全都高兴坏了,他们没有白等,大赵调集了全国一半的兵力去打大明,现在全都被歼灭了,大赵肯定极端虚弱,这个时候,他们自己就能收拾一下大赵,现在马上就到了收获的季节,他们怎么会不高兴。

    正在大燕做客的大明阁老郑捷被慕容皝立刻召见了,慕容皝盛赞了大明的实力,然后就迫不及待的询问郑捷大明什么时候跟大燕一起出手对付大赵。郑捷早知道了大明战胜了两大强国心里大喜,他按照密探传递给他的消息,告诉慕容皝两个月之后一起进攻。慕容皝立刻答应了,他去调兵遣将,整个幽翼边界风声鹤唳。你说你这个时候在边界高处这些动作,不就是明摆着告诉大赵,我准备对付你嘛?郑捷都无语了,不过这么做也好,大燕吸引了赵国的目光,到时候大明就更顺利了。

    双方约定,大燕从北向南攻击大赵的翼州,而大明兵分两路一路进攻大赵的豫州,一路从并州出兵攻击被大赵占据的半个幽州,如果顺利联合大燕一起杀入翼州,大燕上下大喜过望,但是他们不知道这可是大明给大燕挖的一个大坑,我出了力让你大燕国占便宜?你想得美。

    大明长安。

    大明获胜的消息像一阵风一样传遍了天下,大明的都城长安当然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满城的子民像是庆祝节日一样,载歌载舞。大明治下的子民安居乐业,没有饥饿也没有过分的压迫,比起来算是最幸福的子民了。而且因为监察司和锦衣卫的宣传,大明上下对于大明的认可是很强的。

    这两战可以说是奠定了大明鲸吞天下的战役,大凉的失败让大明再也没有后顾之忧,可以专心争霸中原。而大赵的失败代表着阻止大明东进的最后一个强国已经衰落。此战的意义可以看做是大明的长平之战,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大明最强大的对手也挡不住大明了。甚至偏居一隅的大燕也不行。虽然大燕兵力也很强大,但是他们却没多少人口,而且战略地位太偏,绝不可能成为第二个赵国,除非大明给他们机会吞并大赵国的翼州、青州、兖州和徐州才可能跟大明抗衡,但是大明可能让他们得到这几个州嘛?开玩笑呢,大明又不是雷锋。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这么高兴的,就在有人欢喜有人愁时,楚云召集了几位阁老和所有在京的枢密院枢密使,很快马良、莫含、温峤、姚弋仲、游凌等五位阁老和张宾、符洪、刘东勇三位枢密使以及周勇和程杨两个掌管情报的人全来了。当然还有郑捷这个阁老和好几位枢密使都在外带兵去了,无法前来。

    楚云走了出来,几个人连忙拜见,楚云坐在王位上一直没有说话,几个人也不敢询问,楚云在击败了草原上的敌人以及连续击败大凉和大赵,现在几乎呈现出吞并天下的姿态之后,威望越来越高,基本上没有人敢跟楚云平等相交,如果非要说一个人也就是快要死了的游子远敢和楚云开两句玩笑了。

    虽然有楚云的帮助,但是九十多岁的游子远还是快走到生命的尽头了,就算是楚云也没有办法了。楚云很感激这个在大明立国之初帮助自己站定脚跟的老臣,因此多次去看望,还赏赐游家一个三代之内公爵之位不降爵的赏赐,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要知道游子远的秦国公可是开国国公,是公爵第一等,三代不降爵,就能保持秦国公府百年之内不衰败。哪怕以后降爵,秦国公府的后代都是混日子的纨绔子弟,公侯伯子男每一级别都是三代,也能保持十几代人都是贵族,这个赏赐真的很高了。

    “诸公都请坐吧。”楚云看到几个人都拱手站立,最终还是让他们都坐下了,一群五六十岁的老头子站着太不人道了,几个人谢恩之后纷纷坐下。

    “诸公,我大明在战场上取得了大胜,本来朕是很高兴的,但是你们之中竟然有人背叛了朕,背叛了大明。朕是那么信任你们,你们诸位都是身居高位,子孙荣华,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朕,朕哪里亏待了你们。难道还要朕亲口说出来?”楚云说完,十个人全都勃然色变,他们都是大明最核心的掌权者,楚云竟然说他们中有叛徒,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心思大变了起来。

    就在所有人都在怀疑身边的人的时候,大明首辅马良走了出来,深深的跪在了楚云面前,“陛下,老臣有罪。”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惊了,其中跟马良交好的莫含最惊讶,“你,你竟然背叛陛下?难道这是真的?”莫含就像是想清楚了什么,颓然的闭上了眼。

    “马良,朕对你怎么样?你应该知道,不管是在铁血军时候,还是大明,你马良拍着胸口说一下,朕对你怎么样?你竟然如此对朕。”楚云看到马良站了出来心里的怒火真是压都压不住了。马良脸色越来越苍白,他的眼角流出了两条浑浊的眼泪,也不知道是悔恨还是在害怕,但是他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什么。

    这段日子,楚云一直重点监视长安城中的群臣,务必要找出那些蛀虫,在大明看起来快被大凉和大赵击败的那些日子里,群臣和各国的密探交流频繁,楚云却一直当做不知道,毕竟都是些三四品的小官,楚云这一次要抓出最大的那一条鱼。

    一直到楚云竟然发现马良跟一个外来的神石掌控者秘密接头,楚云性子多疑而谨慎,马良虽然楚云很信任,但是还是安排了监视,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了收获。

    楚云没有惊动马良,出手擒住了那个地阶后期的神石掌控者,地阶后期的神石掌控者实力非凡,他一身鬼魅的身法,竟然有一丝天地规则的影子,楚云亲自追了他一天一夜才把他抓住。楚云从他嘴里抠出了马良背叛自己的事情,但是此人却不知道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也不知道马良在跟什么人联系,只知道自己是属于一个秘密组织,连他都不知道幕后的大老板,可见这个组织的神秘,从他嘴里得知,马良和那个秘密组织起码联系了有几年的时间了,当然勃然大怒。

    “老臣有罪,罪臣对不起陛下的信任,请陛下治罪。”马良脸色越来越苍白,他竟然直接认罪了,看着马良这么痛快的认罪,楚云不光没有欣喜,反而更怒,这个马良是自己一手提拔的,当年从一个一郡之地的小世家提拔成为了一郡之长,后来又重新回到自己身边直接提拔为了阁臣,又被任命为内阁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自己哪里对不起你?楚云感觉自己被最信任的人捅了一刀,简直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