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退开。”楚云大喊一声,浑身黑气涌动,魔源领域迅速释放出来,一瞬间就把附近十丈之内的范围笼罩了进去,楚云的身影一瞬间就消失在了领域之内。楚云开启魔源领域当然不是为了防御,魔源领域防御力比不上进攻,对方没有进入魔源领域,单靠魔源领域防御如此多道真气,说实话还不如归元罡气的防御力度,之所以这样,是为了掩盖楚云的功法,也是为了找出敌人。

    魔源领域内的楚云身体暴涨,短时间就到了两米,他直接开启了天地法相。只见他手里握着摩天赤血戟,长戟剁、刺、勾、片、探、挂掳、磕,全都是基础招式,射向自己的几十道天阶强度的血红真气全都被击飞了回去,顿时柔然人阵中一片人仰马翻,短时间就死伤了数千人,普通人面对天阶的攻击,脆弱的就跟纸一样。柔然统帅在第二道真气被击飞出去的时候就被炸成了碎肉,谁让这小子跟自己挨着这么近呢,何况还想抓自己,楚云真实之眼难道是摆设?本来楚云还想利用一下他,既然不臣服,那么就去死吧。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跟见了鬼一样,绝世猛将再怎么猛,也只能一招一式的杀人,什么时间见过跟造了炮击一样的情况,对于任何人都是强烈的冲击。

    楚云才没有管柔然人的死活,他的注意力放在寻找敌人上面,还真被楚云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楚云一个念头魔源领域就被收了起来,只见他身子一闪就来到了一个皮包骨头一样的柔然人面前,这个人浑身肌肉都已经干枯,就跟干尸一样,虽然还有一口气,但是却显然马上就要死了。

    几个侥幸活着的柔然骑兵看到楚云,畏惧震惊之下直接对楚云出手了,楚云赶苍蝇一样的摆了摆手,这七八个骑兵竟然连人带马倒飞了出去几十米,重重的摔在地上,眼看就是不活了。

    就这点时间,楚云面前干尸一样的人,就彻底失去了生机,他的身体如同彻底腐朽了一样,竟然化为灰尘消失了,一块失去了光泽的暗红色石块掉在了地上。

    “嗯?血石?不过彻底失去了能量,这就是攻击我的罪魁祸首?”楚云身子鬼魅一样的来到了另外一个柔然骑兵面前,这个人显然跟前一个一样,身子已经腐朽,只剩下了一块失去了光泽的血石。

    楚云仔细找了找,足足五十块这种血石,也就是说刚才这五十人激发了自己体内的血石攻击了自己?这些人全都是神力衍生者,但是为什么自己并没有察觉到?要对付自己的人是谁?难道就是那个掌控了天下神力衍生者的血佛?实在是太多的问题,让楚云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不管怎么说,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终于出手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好消息,这说明自己的动作再次触及到敌人的敏感神经了,他们藏不下去了,忍不住了,早晚就会跳到自己的面前,这正是楚云想要的。

    这一次敌人好大的手笔,五十名神力衍生者,而且还很可能是极为特殊的神力衍生者,竟然同时出手,说实话,如果不是楚云,换成任何一个土著武者,都会饮恨当场。如果楚云不是巩固了自己天阶的根基,能够调动天地灵气御敌,且不用担心元气消散,自己就算死不了,也会重伤。

    这些神力衍生者气息如常人一样,而且能够激发自身全部潜力发挥出不逊色于天阶的力量,如果是在十年前敌人就拥有,那么早就横扫天下了。看起来敌人也是才掌握了这种力量不久,楚云一时间在柔然阵中想了很多,他周围全都是柔然人,但是这群家伙却没有一个敢乱动,甚至看向楚云的目光里满是畏惧,可见刚才楚云给他们的震撼。

    许久,楚云才看向这些柔然骑兵,他声音清晰的传递到了每一个柔然人的耳朵中,“投降或者死。”

    楚云刚说完,大批大批的柔然骑兵跪地投降了,剩下的一万余柔然骑兵竟然没几个人敢反抗,楚云很是满意,实在是楚云给他们的震撼太大了,在很多见到了楚云手段的柔然人心里,楚云简直就是神魔啊。

    在远处观战的代国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没有楚云的眼力,只看到战场上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声,他们都以为是爆火箭造成的,也没有怀疑。他们只是担心大明军不会按照规定撤走而已。

    也不怪代国人担心,实在是大明伤亡并不大,虽然柔然人在首领缊纥拉提的带领下爆发出了最后的勇气,但是也仅仅给大明造成了几千人的伤亡。一场大战下来,大明十万铁血禁卫军仅仅死伤了一万人,这还要加上大明跟秃发鲜卑的六万大军激战,造成的两千余的伤亡。也就是说大明灭了六万秃发鲜卑骑兵和十二万柔然骑兵,仅仅死了一万余人,一比十八的伤亡率,在古代简直就是奇迹。

    代国人不敢想想,如果大明不依不饶的想要对付他们,他们这十来万最后的兵力会坚持多久,能给大明军造成多大的伤亡,一万?两万?还是五万?哪怕他们跟大明军同归于尽了,大明顶多就是损失了十万人罢了,但是代国可就彻底消亡了。

    就在代国人提心吊胆的等待中,大明军迅速的收拾了战场,带着俘虏和俘获的马匹缓缓撤退,这一幕让代国人惊喜起来。

    楚云派人去联系代国人,告诉他们,自己要五万匹战马,然后就会撤走,代国人虽然恼怒大明坐地起价,但是为了尽快送走这些阎罗,还是咬着牙答应了。

    代国十二万大军,在进攻铁弗人的过程中死了几千人,现在还有十一万五千余人,他们带来了十四万战马,多出来的两万匹战马,就是为了预防意外。现在给了大明五万匹战马,他们有两万五千余人失去了坐骑,只能步行。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有九万五千余骑兵,现在柔然大军被歼灭,柔然王帐定了天也就是五万骑兵,他们近十万人,肯定能够扫平柔然王帐,实现他们的图谋,因此尽快送走大明军才是第一要务。

    楚云跟他们要马当然不是仅仅为了要好处,他就是要削弱代国人的实力,等他们进攻柔然王帐的时候,实力越小,就会损失越大。楚云就是为了让代国多死点人。当然这些马也是为了给铁弗人准备的,这群家伙被三股势力打的很凄惨,很多人连马匹都没有了。楚云准备等代国和柔然人打的差不多的时候,派遣铁弗人插手,最终三个胡虏三败俱伤,从而一举奠定草原上的安稳。不得不说,这个计划歹毒的很。

    看着大明军撤走了,代国人立刻召开了会议,大明强悍的战斗力深深震慑了他们,哪怕对大明最痛恨的拓跋寔君和杨霖都刻意的回避大明军,他们对于击败大明回归中原有些绝望了,这么强悍的军队,他们怎么抗衡?不过能够击败柔软占据整个草原,还是有些希望的,因此他们都再次商议起这一次的计划,一旦代王拓跋什翼犍答应了他们的计划,他们立刻挥兵北进。

    就在代国人等待命令的时候,九万余铁血禁卫军和不到三万的柔然俘虏撤回了铁弗人的地盘,铁弗左右单于亲自来迎接,他们这段时间凄惨的很,整个铁弗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万人,有十几万人被三股势力屠杀了,更惨的是他们的兵力也只有五六万人了,其余的不是老就是小,可以说要没有大明,铁弗就成为历史了,因此对于大明铁弗怎么巴结都不为过。当然其实他们不知道,整个铁弗变成这个样子,也是大明下的手,但是除了刘犬这个醉生梦死的夏国国主,其余的人并不知道,他们的盟友反而是坑他们的人。

    铁血禁卫军被铁弗人妥善的照顾了起来,楚云和十几位将领则被铁弗左右单于单独招待。虽然铁弗再没落,也是一个曾经的大势力,招待大明军吃一顿饭还是绰绰有余的。

    楚云一直闭关了好几天才出来,这几天当然是楚云故意的,就是为了给代国人充足时间动手,而且也是为了麻痹代国人,楚云不相信铁弗没有代国的探子,他一出来铁弗人就立刻宴请了楚云。几天的时间足够铁弗人打听出来了全部消息,他们已经知道大明军仅仅花费了几天时间就歼灭了十八万敌军,铁弗人彻底被镇住了,他们的态度更是殷勤。

    “两位贤侄。”楚云一直不怎么搭理两个人,他们一个是刘犬的儿子一个是侄子,年纪都四十多岁了,但是围着楚云就跟孙子一样,楚云也没怎么把他们放在心上,但是现在用着他们了就称呼他们为贤侄了,但是两个人却没有一点怪异,反而连忙出来弓着身子听楚云的吩咐。

    “你们铁弗的遭遇,也有我大明的责任,是我们救援不利,因此朕一直觉得愧疚,现在有一个机会给你们,可以让你们报仇,也可以增强你们铁弗的实力,算是当叔叔的一点补偿,不过这需要你们自己去选择,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啊。”楚云笑着说道,他马上就要坑人了,但是却还让被坑的人感激,楚云现在真是个合格的政治家了,一肚子坏水。

    “陛下,我们愿意,我们就知道陛下仁慈,是不会让我们这些忠心耿耿的人吃亏的。”两个人对视一眼,立刻说道。

    “嗯,很好。我告诉你们,代国人和柔然人闹翻了,代国准备代表袭击柔然王帐,你们跟柔然人交过手,也知道他们的实力,虽然柔然人被我大明消灭了十几万人,但是起码还能够凑出二三十万大军。但是代国人狡诈,肯定会趁着这一次柔然大军败北,袭击柔然王帐,把柔然可汗杀死,到时候,柔然群龙无首,代国必定会称霸草原。你们想想如果代国人称霸了草原,下一个动手的会是谁?”楚云说完,刘犬的儿子和侄子就吓坏了,他们连忙跪下,求楚云做主。

    “嗯,你们放心,朕不会不管你们的。你们都是草原上的民族,也知道我大明虽然强盛,但是不可能跟你们一样,说出兵就出兵,就像是这一次,我大明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还花费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因此我准备给你们找一个盟友,这样你们也不会被人随便欺凌,又能掠夺其他部落增强实力,你们看如何?”

    楚云问完,两个人眼里惊讶一闪,但是还是很自觉地答应了。

    “嗯,你们现在就派人去联系柔然人,当然柔然可汗死定了,毕竟代国人已经行动,但是柔然大王子木伍赤却在北部草原带领十几万军队,你们派人去通知他代国人的阴谋,然后联合柔然人对付代国人,代国人欺辱你们的仇,你们就可以自己报了。而且代国曾经独霸北方,虽然被我大明赶到了草原,但是还是富甲一方,你们从他们哪里得到的金银财宝足以让你们铁弗从新恢复实力。又得到了柔然人的感激,再加上我大明的支持,你们铁弗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你们觉得如何?”楚云说完,两个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这件事他们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对他们有利。

    其实楚云这个家伙阴得很,如果真的为了他们好,楚云就应该在代国人计划没实现之前,统治柔然可汗,而不是什么大王子木伍赤,这样他们也会得到柔然人的感激,还不需要出什么力气。但是偏偏楚云假借闭关了几天,这个时候代国的人已经接到了代王的命令,开始返回北边准备对付柔然王帐,这样当柔然王帐被灭,柔然可汗死了。柔然的实力必定会大减,而代国实力会大增,这个时候让铁弗人去参合到柔然和代国的战争里,三股势力就会跟三国时候一样,最弱的柔然和铁弗对付最强大的代国,草原就会陷入混乱,草原上的势力就再也不会出现统一的势力,这么一来大明的北边就没有危险了。

    就让三股势力狗咬狗,等着大明把中原统一,再对付筋疲力尽的三个草原势力,把草原纳入大明的地盘,到时候大明的地盘就算是比不了元朝,也会不逊色于明清的地盘,楚云给儿子崔悔留下的家底算是很丰盛了。

    圣武十六年八月,大明帝国圣武皇帝楚云率领大军南返,楚云一战灭亡秃发鲜卑一部,再战灭亡柔然十二万大军,震慑了整个天下。而随着楚云的离开,草原上柔然、代国和铁弗三方势力激烈拼杀了起来。

    这个时候代国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被大明坑了,否则柔然大王子怎么可能知道柔然王帐已经被攻破,柔然可汗战死的消息,而且铁弗得到了五万匹战马和三万俘虏,实力大增。但是就算是知道他们被坑了,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把怒火咽了下去,大明实在是太强大了,而且他们现在还有敌人要对付。

    虽然代国吞并了柔然王帐,得到了大量的物资和战俘以及柔然属下的一些中小部落的效忠,实力膨胀到了二十万人左右,但是柔然虽然连续失败,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有十几万大军,铁弗得到了大明的支持,实力也有了近十万人,双方奇虎相当,杀得难解难分。特别是柔然跟代国有杀父之仇,铁弗又是大明的小弟,根本没法拉拢,代国只能硬着头皮对付双方。

    楚云从监察司和锦衣卫哪里得到了这些消息,很是满意,不过让他有些惊讶的是,西线王杰对付西凉却陷入了僵持。按照楚云的想法,西凉已经没落,王杰又是及有才华的大将,应该很顺利,但是偏偏,双方就僵持住了。也不知道西凉的秃发鲜卑和乞伏鲜卑怎么想的,他们竟然从迟疑,变为了坚定的支持大凉,这么一来三方势力联合起来就有四十几万军队,这还不是他们的极限,而王杰只有三十一万人,双方实力差不多,又是大凉国的主场,因此双方僵持,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楚云一回来就面对了阁臣和枢密使的责怪,当然他们不敢明说,但是话里话外也是楚云再这么不顾危险,私自离开,他们就全部尥蹶子不干了,楚云也跟他们保证,自己再也不这么干了。说实话,楚云还是有点感动的,毕竟他们这样也是关心自己。

    处理完了一些政事,楚云下令监察司和锦衣卫首领前来,楚云倒要看看大凉国的变故到底是哪位神仙干的,这简直就是耽误自己的时间,楚云本以为把大凉国赶到西域去,就准备对大赵发动最后的攻击了,现在竟然僵持住了,这绝对不正常。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