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楚云把自己刚刚得到的情报告诉手下将领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唯一一个没有惊呆的就是监察司现任副统领钱笙了,他不惊讶只是涨红了脸,感觉丢人丢大发了。楚云带着自己出来不就是为了利用监察司获得情报?结果为什么把这个至关重要的消息传递出来的却是锦衣卫的人?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为什么建立了几十年历史的监察司却不如仅仅建立几年的锦衣卫,难道是自己的首领程杨不行?钱笙心里翻江倒海,不过楚云和其余的将领却不在意钱笙怎么想,他们在意的是这个消息。

    杨霖这个人众人是听过的,他是刘琨当年左长史杨桥的弟弟,此人是弘农杨家的旁支,当年被代国的首领要了过去当了一个从事,后来代国内乱,但是杨霖却一直备受几代代王的重用,他的才能是毋庸置疑的,当然也只是在代国统治范围内,实际上他的才能也就是二三流谋士的程度,否则代国怎么可能衰败到这种程度。此人也是代王几个心腹谋臣之一,因此他的资料监察司都有。

    此人因为地位重要,监察司也接触过几次,但是每一次都无功而返,还因此损失了不少人手,可以确定他对大明充满了恶意。不过杨霖这些年虽然受到重用,但是却没有几次表现的机会,毕竟代国的没落是大赵和大明联手做的,代国先是被大赵收拾的欲仙欲死,然后又背叛大明,被大明彻底击败,天下最强的俩国家出手,杨霖有通天只能也没有办法,何况他只不过是一个三流谋士。

    不过三流谋士也会成长,也可能想出最顶尖的计谋,这一次显然就是杨霖超水平发挥了。杨霖的计划说起来也并不复杂,他提出假以跟大明结盟,让大明出营跟柔然骑兵野战,另一方面又联系柔然人告诉他们,他们立刻赶来,给柔然人底气。当双方交手的时候,他们作壁上观,杨霖判断大明必胜无疑,等到柔然战败,他们就出手跟大明一起击溃柔然。到时候大明苦战一场必定会撤军,他们提前联系代王,告诉他准备袭击柔然王帐,让代王做好准备。等十几万鲜卑大军杀回去,柔然人一定抵挡不住。到时候代国可以轻松吞并群龙无首的柔然势力,从新制霸草原。不得不说这个计划如果楚云不知道,实现的可能性很高,毕竟楚云带兵来草原,必须要速战速决,如果代国服软,楚云说不准就答应了,不过现在楚云既然知道了,事情就不能这么办了。

    楚云等人商量了一会,最终决定将计就计,不管怎么说,先把柔然收拾了再说,既然鲜卑人要利用自己,自己就让他们利用就是了。

    就在这一天的上午大明军刚刚吃完了早饭,一个鬼头鬼脑的鲜卑人就被铁血禁卫军的探子抓了回来,他要求面见大明军的主帅,受到了楚云的吩咐,他很快就见到了楚云。

    “大明帝国皇帝万福。”鲜卑人很识趣的跪在了楚云面前,这个家伙本来还想着什么维护鲜卑人的尊严什么的,但是见了楚云却只剩下敬畏这一种感觉。很快他就把自己的任务全部说了出来,都不需要询问。楚云爽快的答应了鲜卑人的条件,然后把他打发了回去,顺便还带着自己的亲笔信。信里楚云答应鲜卑人的条件,一起对付柔然人,并且答应了鲜卑人互不侵犯的要求,当然这么做也是为了稳住鲜卑人,至于鲜卑人想要坐山观虎斗,那就随他们得便,他们以为铁血禁卫军只会依靠武器装备?那么自己就让他们见识见识。

    “铁血禁卫军准备出击。”楚云迅速的吩咐了下去。

    在柔然人的大营之中,柔然统帅缊纥拉提也见到了鲜卑人的使者,他们告诉缊纥拉提他们将会立刻赶来,这让缊纥拉提很满意。不过缊纥拉提也有了一些警觉,因为他的使者楼链没有回来,鲜卑使者苦笑着告诉缊纥拉提,使者喝醉了,缊纥拉提想想楼链的性格,还真的有这个可能,要不是楼链是大王子的心腹,他肯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喝酒误事的家伙。

    不过就在缊纥拉提等待鲜卑人到来的时候,他竟然接到了探子禀报,大明军出营了,缊纥拉提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还是大喜了起来,野战什么的,最喜欢了。

    铁血禁卫军七万骑兵井然有序的列阵在大营之前,楚云会因为鲜卑人所谓的联盟就对他们没有防备?显然这是不可能的,还有三万骑兵在防备着鲜卑人出手,准备随时拦截。而柔然却乱糟糟的出现在大明阵前,他们只是以万人为单位,粗糙的划分为了十一个战阵,当然实际上他们的人手已经不到十万人,有好几个万人阵根本没有一万人。

    如果换成中原上任何一个势力,看到大明整齐的骑兵战阵都要重视起来,毕竟骑兵跟步兵不一样,能把骑兵练到如臂指使的程度,可见这一支军队必定是一支精兵。但是柔然人却不是这么想的,他们觉得骑兵就是看的勇气以及人数,至于排列整齐什么的有什么用?只是好看罢了。

    大明军和柔然军的情报源源不断的送到了鲜卑人的手里,对于大明人对自己有防备,他们并不在意,毕竟最亲密的盟友都可能背叛,何况代国背叛过大明,大明对他们防备是很正确的,反而没有防备才会让他们怀疑呢。

    现在看起来柔然必败无疑,这也符合了他们的预测,只需要保证这十余万柔然骑兵全部被消灭,那么他们的计划就算是成功了。大明和柔然人的争斗他们不会参加,在他们看来就算是大明军胜利了,也起码伤亡不小,到时候大明肯定会撤走,这就方便他们进行下一步动作了。

    楚云才不管鲜卑人怎么想的,他清楚的知道鲜卑人就藏在东边十几里之外,但是自己也留下了三万骑兵,楚云自信就算是鲜卑人对自己动手,这三万骑兵也绝对能够缠住鲜卑大军,直到自己消灭柔然人。他们手里可是聚集了铁血禁卫军所有的连弩和爆火箭,足够鲜卑人喝一壶,对于柔然人还不需要浪费。

    “变阵。”楚云有条不紊的指挥着手下的军队分为了左翼、右翼的中军,楚云准备三路齐飞,每一路都是尖刀,彻底穿透柔然人的军阵,把他们切割成三段,让他们收尾难以相顾,一战击溃柔然人。

    就在大明军缓缓变阵的时候,柔然人竟然也开始变阵,他们三个万人队变为左翼,三个万人队变成右翼,另外的三个万人队和两个不完整的万人队变为了中路。显然柔然人想要以彼之道还治彼身,想把一对一把大明军击溃。

    看到这一幕楚云笑了起来,还真是无知者无畏,楚云大手一挥,三路铁血禁卫军每一路都在几十位暗卫的带领下沙向了柔然人,楚云根本就不需要亲自动手。

    飞矢如蝗,杀声震天,鲜血四溅,残肢断臂在空中飞舞,绿油油的草原变换了新装,到处都是血红色。

    楚云仅仅带着几十个人在后方观战,柔然败局已定,大明三路全部快要凿传柔然人的军阵了,只要凿穿了,柔然必定被大明军分割,他们回天无力。

    显然柔然人也看出了这一点,缊纥拉提把自己身边的几百侍卫都派了出去,但是依旧没法阻挡铁血禁卫军的攻击,缊纥拉提这才知道为什么大明能够在短短十几年里成为了天下第一强国,原来他们的实力这么强,自己悔不该不听鲜卑人的提醒。

    “对了,只要鲜卑人能够赶来,我们还有希望。”缊纥拉提病急乱投医,竟然把希望放到了鲜卑人身上,难道他就不想想,他们的联盟本来就是很脆弱的,他们柔然人想吞并鲜卑人,鲜卑人怎么可能会一点防备都没有?

    就在缊纥拉提派人去跟鲜卑人求援的时候,鲜卑人的首领拓跋寔君却早已经潜伏到了战场周围,不过只有区区几十人罢了,人太多了,很可能引起交战双方的警觉。

    看着铁血禁卫军只花费了区区一个多时辰就基本上奠定了胜局,鲜卑人的脸色都不是太好,实在是大明军太强了,他们原以为大明军最后就算是胜利,但是也会损失惨重。但是没想到双方实力会相差这么多,铁血禁卫军全都身披铁甲,这可是重骑兵的装备,虽然楚云知道历史上的重骑兵最后都被轻骑兵耗死了,但是那是在特殊情况下,在两军冲锋的碰撞下,重骑兵完胜轻骑兵。

    等铁血禁卫军凿穿了敌人之后,就会立刻卸甲,然后以骑射消灭敌人,这样一来损失真的是微乎其微。看着大明砍瓜切菜一样的杀这柔然骑兵,鲜卑人的脸色也很不好。他们觉得把柔然骑兵换成自己也不见得能好到哪里去,这让鲜卑人有些绝望。他们都处心积虑的找大明报仇呢,现在看来,就算是他们一统草原,这个仇也不是那么好报的。不过他们却没有一点插手双方战争的想法,柔然死定了,他们才不会去救他们,而大明还有三万骑兵防备他们,他们也没必要去找死,他们只需要大明把柔然人消灭,然后撤军就可以了。

    战争的时间出乎了楚云的意料,柔然人能够崛起还不是偶然,这群家伙虽然装备不行,战术更不行,但是却有野性,哪怕陷入了绝对的劣势,也都死战不退。特别是柔然军的首领缊纥拉提也的确是个狠人,他不断的给手下打气,并且宣扬援军就要到来,给铁血禁卫军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战斗一直持续到中午,近三个时辰的大战,让双方都有些筋疲力尽,但是铁血禁卫军却依旧牢牢的掌握了局面,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优势越来越大,柔然人的中军虽然还在顽抗,但是左右两翼却已经彻底崩溃了,大明军不去杀那些逃走的,只是朝着人多的地方冲锋,把所有可能集结起来的柔然骑兵全部冲散。至于那些逃走的,铁血禁卫军才不去管,楚云知道鲜卑人是不会让他们安稳的逃走的。

    铁血禁卫军终于解决了左右两翼,把柔然的中军团团的包围了起来,任谁都看出来柔然人大势已去了,铁血禁卫军也遵从了楚云的号召,高喊投降不杀,并非所有柔然人都是悍不畏死的,因此很快大明军就俘虏了一万多人。对于大明喜欢抓俘虏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当然他们不知道楚云以前抓俘虏是为了练功,现在楚云的《魔源百花杀》已经到了天阶,不需要用活人练功了,这一次楚云抓俘虏是为了去给鲜卑人捣乱。

    楚云策马来到了剩余的二万多人的柔然残余骑兵的前面,不得不说这群家伙意志力还真是不错,要不是不能收复,这群人都是好兵啊。

    “柔然人听着,你们已经失败了,我陛下仁慈,准许你们放下武器投降,我军绝不会肆意杀死你们,说不定柔然可汗还会派人来救你们呢。”几个懂柔然话的将士不断地高喊着,所有人都看向了柔然主帅缊纥拉提。

    缊纥拉提心里十分的凄凉,这一次他在大王子帮助下好不容易获得了带兵的机会,竟然败了,而且还把十几万大军都扔在了这里。其实他不是没想过带着人突围,但是大明的骑兵却反应迅速,突围了几次都失败了。他们眼睁睁看着左右两翼崩溃现在就要轮到他们了,缊纥拉提把腰刀上的血迹在袖子上擦了擦,就准备横刀自刎,只是希望可汗不要迁怒自己的家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楚云策马来到了他的不远处,“缊纥拉提,你难受是准备像懦夫一样自杀嘛?你就不去管你的可汗的死活?眼睁睁看着你们的王庭陷落?柔然消散?”

    楚云的话让缊纥拉提放下了刀,他刚才听到了什么?可汗的死活?

    “你是大明的皇帝?你是什么意思?不要以为你们赢了我就能让柔然勇士屈服。”缊纥拉提蠢蠢欲动起来,他突然想到如果抓住了楚云是不是就反败为胜了?缊纥拉提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但是楚云却早就看出了他的想法,他毫不在意,刚要说些什么,突然心悸起来,数十道血色真气朝着自己激射而来,楚云脸色狂变,这些真气的强度竟然都不下于呕吐天阶的一击?这怎么可能。

    ps:休息了一天码子状态有些找不回来了郁闷,这一段就快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