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十六年三月,大明再次对大凉国宣战,大明任命王杰为西线主帅带领大军三十余万人进攻大凉国。(书^屋*小}说+网)楚云把手里的三个地阶中期的灵石掌控者臭骂了一顿,上一次他们保护不力,竟然让刘东勇受了重伤,这一次楚云告诉他们三个人如果再次出错,就不用回来了。楚云仅仅用气势就把三个人完全压制了,三个人被吓坏了。楚云当面把三道魔源杀气输入他们的体内,三个人连连表示了忠心。这个世界虽然有神石这个奇物,但是说实话神石只能让一个武者在某一方面达到一定程度。比起仙武大陆上武功多种多样来说差得远,毕竟再厉害的武功也会有克制的功法,你只会一种能力,怎么跟一个会十种几十种的抗衡?

    大凉国一日三惊,彻底乱成了一锅粥,这一次他们的盟友可是少了一个,在去年大明对仇池动手的时候他们背叛了跟仇池国的盟约,没想到仅仅几个月后,就轮到他们自作自受了。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大凉国的国主张骏实在搞不明白,到底自己做错了什么,大凉国在他的手上竟然到了灭亡的边缘。

    在大明这几年的搜刮和打压下下,张骏虽然竭力的维持,但是大凉国依旧国力日衰,依附于他们的羌胡一大半都北迁草原,舍弃了大凉,大凉国前几代国主好不容易维持的西北霸权开始凋零。

    大明的打压只是一个方面,鲁忠第一次进攻大凉国也是个重要因素,甚至是决定性因素。别看上一次大凉国消灭了大明十几万人,但是大凉国的损失也达到了六七万人,两部鲜卑损失五六万人,羌胡损失八万余人,双方的死亡比竟然达到了一比二。这还是大凉国打赢了,这一次大明派遣了三十几万人,兵力比起上一次更多,而且主帅是大明最擅长带兵的大将王杰,他当年在幽州立下了赫赫威名,大赵等国损失了几十万兵力,都是王杰的战绩。因此面对这样的狠人和这样难啃的军队,大凉和其盟友都被吓坏了,这三十几万人,难道要再死上六十万?

    现在大凉国还没有恢复,大明就再次来攻击,虽然还有一部分的羌胡以及秃发鲜卑和乞伏鲜卑帮助,但是张骏以及对战胜大明绝望了。

    这不是张骏贪生怕死,毕竟张骏可是历史上把大凉国带入鼎盛的国君,才华毋庸置疑,但是这一次大凉国内外交困真的是没有一点希望了。大凉国当年的五十万大军,外加几十万的羌胡附庸,近百万大军,现在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万人,而这里面还有近半的已经吓破胆的羌胡,大凉国还有维持敦煌郡,也就是西域的安稳,毕竟这是他们最后的退路,因此能够拿出来的也就是十几万人。而乞伏鲜卑和秃发鲜卑对于大凉国的求援也都支支吾吾,没有直接答应。十几万残兵余勇对付火气正旺的三十余万大明军队,怎么看怎么都没有希望。

    而在此之前草原上已经迸发了大规模的混战,鲜卑和柔然两个民族三股势力,联合起来发动大军三十余万人号称百万,进攻大明的铁杆盟友夏国铁弗人。

    虽然在大战之前,大明的消息传递给了夏国的左右单于刘直力鞮和刘前地代,但是已经太晚了,铁弗根本没时间召集人手就被迫接战,结果三战三败,死伤军队三万余人,而且有十万妇孺被抓,铁弗短短半个月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军队和四分之一的人口。

    铁弗的两个最高统治者简直胆寒了,要不是敌人根本不接受投降,喊出了灭绝铁弗的口号,他们都想去投降了。他们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因此两个人商议准备退守并州,依靠大明的坚城抵抗。但是就在他们准备南撤的时候,他们收到消息,大明帝国皇帝楚云将会亲自率领十万铁血禁卫军援助铁弗,铁弗为之一振。

    楚云可是号称不败战神,一生大小战役基本上没有失败过,不光是大明的保护神,还是令群雄为之胆颤的魔王。得到这个消息的铁弗士气大振,竟然在草原上跟三股势力的三十余万大军僵持住了,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奇迹。

    圣武十六年四月中旬,楚云率领十万铁血禁卫军出兵草原,早就被憋坏的铁血禁卫军杀气震天,近几年,楚云很少直接指挥战斗,铁血禁卫军作为楚云的嫡系禁军,也根本没多少机会出动,只能出动一小部分保护一些大将,比如说灭亡仇池的时候,他们就出动了两万人。但是这对于有十五万大军的铁血禁卫军来说一点都不过瘾。他们本来就是大明最优秀的部队,只有在战场上他们才能显示出自己存在的价值。而现在他们的神,他们的陛下,终于要带着他们上阵杀敌了。

    在楚云带兵离开之后,内阁和枢密院才知道楚云竟然出兵了,他们立刻就慌乱了起来,楚云离开的太仓促,在之前没有任何人知道,现在竟然直接带兵离开了。要知道楚云可是大明的定海神针,如果出了事,他们都不敢去想会有什么结果。

    首辅马良立刻召集了几个重臣,虽然他们不敢抱怨,但是心里肯定是埋怨楚云的。但是楚云做的决定他们也不敢不听,再说楚云已经离开了,想阻止也阻止不了,现在只能尽力弥补了。

    大明在凉州部署了大军三十余万,其中镇西军和征西军十万人,另外大明的前营禁军、后营禁军和中营禁军十五万人,再加上三万铁血禁卫军的步兵,也就是陌刀兵,以及三万西北军,一共三十一万大军。

    而南部布置了十万人也就是镇南军和征南军,十万人防守大晋。东边则有征东军、镇东军和刚刚被调过去的左营禁军,他们刚刚灭了仇池,被调到司隶州一方面为了加强防御,一方面就是为了修整。

    而并州更是重兵云集,除了镇北军和征北军,还有右营禁军和东北军、东南军,一共二十一万大军。不过他们的压力也很大,大赵和大燕在并州边境部署了二十余万大军。

    因此内阁和枢密院发现,大明现在竟然无兵可用,长安也只有两万铁血禁卫军防卫,而且他们只是步兵,就算是把他们调集去支援楚云,等他们走到,估计黄花菜都凉了,而且他们也不敢让长安无兵可用。

    他们只能以内阁和枢密院的名义发文书给谢艾,让他务必保证楚云的安全,但是谢艾在之前早就接受了楚云的命令,紧守并州,不允许他支援。谢艾可是楚云的铁杆心腹,他对楚云的信任是盲目的,因此内阁和枢密院的命令,对他根本没有用。

    既然增兵不行,那么他们调集粮草总行了吧,但是偏偏,大明在并州囤积的粮草足够二十万大军消耗一两年,因此他们根本没必要给楚云运输粮草,这些重臣竟然发现,他们除了干等着没别的办法,真是无语了。

    楚云才不管他们怎么想,骑着已经十几岁进入暮年的神俊乌骓马走在草原上的楚云那是心情愉悦,身边都是朝气蓬勃的将士,天是蓝蓝的天,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楚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仙武大陆无边草原的日子,也不知道敏敏郡主怎么样了,自己在无边草原的日子还是很愉悦的。特别是血脉之力能够跟战神诀结合,威力倍增,不过这具身体没法用血脉之力,不知道回到仙武大陆,自己这两种秘法结合,威力是不是能毁天灭地,想想自己的这些,楚云真是巴不得快点回去,不过这个世界也有自己的羁绊。

    “跟我冲。”楚云很快就把这些抛到脑后,因为他们已经在监察司和锦衣卫的情报下,绕道到了秃发鲜卑六万大军的右侧。楚云不准备用自己的武功改变战局,否则他一个人磨也能磨死数万军队,甚至十几万军队。但是他准备享受战场上的乐趣,不准备过分依靠自己的武力,他对铁血禁卫军有信心。实在不行自己再动手也没什么损失。

    柔然、代国拓跋鲜卑和秃发鲜卑的战阵呈现品字形,相距大约十几里,看得出来他们之间也不是那么和谐,都在防备着对方。而秃发鲜卑就在品字形的左下角,他们轮流攻击铁弗的防线,铁弗依靠着从汉人哪里学来的拒马木鹿顽抗他们的攻击。也多亏的刘犬当年贪图享受,在草原上建了一座乡镇一样的固定国都名字就叫做夏城,也就是大夏国都城的意思。那里的房屋都石块泥土建造的,而且也储存了不少的粮食,因此铁弗人才能够依靠这一座国都支撑了两个月。

    现在正是代国攻击铁弗,其他两个势力在他们身后养精蓄锐,而大明选择了实力最弱小的秃发鲜卑下手。秃发鲜卑一分为二,一部分留在了大凉国,一部分流窜到了草原和代国跟柔然联合了起来。他们的实力也是最弱的,因此出兵也最少,只有六万人,但是这已经是他们全部的所有实力了。一旦这六万骑兵被消灭,这一部秃发鲜卑也就代表灭亡了。草原上的势力一个部落男人都死光了,绝对会被人吞的渣滓都不剩。

    当大明的日月星辰旗和代表大明皇帝的五爪金龙旗出现在秃发鲜卑骑兵视线里的时候,已经晚了,铁血禁卫军一人三骑,分别携带着连弩、强弓、爆火箭、冲锋长枪、铁盾、腰刀等物资,他们早就已经穿戴整齐,铁血禁卫军如风一样来到了他们的大营之外。

    这个时候秃发鲜卑的首领仓木吾儿都没有来得及集合军队,十万骑兵的奔驰,让整个秃发鲜卑陷入了混乱,仓木吾儿的命令更是没机会下达了。

    十万支爆火箭覆盖了鲜卑大营,本来就不防火的帐篷被全部点燃,而且剧烈的爆炸和马匹的暴动,让整个鲜卑大营雪上加霜,乱成了一团。

    十万铁血禁卫军团团包围住了秃发鲜卑的大营,第二轮爆火箭被射出,整个大营成了一片火海。数万人四散而逃,根本没有了建制,铁血禁卫军的连弩开始发威,这些人刚出了虎口又进了狼窝,没有一点防御的骑兵,在无遮无拦的草原上,成片的倒下,剩余的骑兵靠着同伴的尸体苟延残喘。

    数轮连弩过后,铁血禁卫军全部弃弩持枪,朝着那些看到大明停止了弩箭想要趁机逃走的残敌杀了过去,十万铁血禁卫军就相当于十万重骑兵,敌人被包围了包围圈内,根本没有挪移的余地,结果可想而知。当一轮冲锋之后,残存的两万余人几乎被全部杀死,有的大明将士长枪上穿着好几具尸体,很多的秃发鲜卑骑兵踩为肉泥,估计明年的时候,这片草原的青草一定更加的茂盛。

    短短两个时辰,六万毫无准备的秃发鲜卑骑兵几乎全军覆没,只有寥寥的幸运儿逃出了生天,不过他们的大军已经被灭亡,这些单独的骑兵,绝对会成为草原上中小部落的战利品。

    这个时候,柔然的十二万大军和正在攻击铁弗的拓跋鲜卑大军才收到了消息,柔然大军第一反应就是带兵支援,他们本来就是生胡,根本就看不起汉人,在他们看来只有草原上的战士才是天下最优秀的战士,其余的所有民族都会是他们的奴隶。包括战败的鲜卑人,要不是他们需要鲜卑人的消息,他们都准备先吞并鲜卑人。至于秃发鲜卑的死活他们不在意,他们已经知道大明是中原第一强国,他们的统帅缊纥拉提准备在大明身上确立他们柔然的威名。其实柔然的计划就是灭亡了铁弗之后,一起吞并拓跋鲜卑和秃发鲜卑,因此秃发鲜卑被灭,他们还觉得是大明在帮他们的忙。

    而跟柔然立刻出兵对抗大明不同,拓跋鲜卑的统帅、代王拓跋什翼犍的儿子拓跋寔君竟然立刻结束了,马上就要取得胜利的攻坚战,带领十几万大军后撤了二十里才停了下来。

    当然畏惧大明军队是一个方面,毕竟他们代国可以说是被大明击败退出中原的,但是另一个方面拓跋寔君也是为了保护住拓跋鲜卑最后一点实力。当年雄霸北方的草原之主,数次击败匈奴汉国的超级势力,总兵力近百万的巨无霸以及完全没落,这十二万人就是他们最后的底蕴。

    他们怎么会不知道跟柔然这个民族联合就是与虎谋皮,但是他们想要发展,想要重塑荣光只能借助外力,而大赵和大燕两个国家抛弃了他们,他们只能借住柔然这个北部草原新霸主。不过拓跋寔君很警惕柔然,因此在听到大明出现之后,他们迅速撤离战场,然后寻找着战机。如果大明出现颓相,他们绝对会扑上去,狠狠的咬下大明的一块肉。如果大明胜利,那么柔然的死活跟他们有个毛的关系,死了正好。他们早就对柔然待他们如臣仆不满了。而且拓跋寔君知道,柔然还有三四十万军队,如果他们战败,那么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他们肯定会找大明报仇。这就是他们的机会,说不定运作得好,他们能够再次入主中原呢。

    拓跋寔君这个人野心勃勃,在历史上他为了获得权力,把自己的父亲拓跋什翼犍都杀了,可见他的胆大包天,不过这样无所顾忌的敌人也是最可怕的。

    “报告大丞相,秃发部已经全军覆没。我得到消息之前,柔然距离大明的军队已经只要几里的路程,估计现在已经相遇了。而且我遇到了一个突发部落的逃兵,他告诉我,大明的皇帝也来了。”拓跋寔君听到这个消息精神一震,他没想到大明的皇帝竟然也在这里,如果能够生擒或者杀死大明的皇帝,那么大明绝对会崩溃,到时候他们岂不是有了机会?

    “再探。”不过拓跋寔君却没有立刻挥兵,他需要等大明和柔然交手之后,才决定是否参战。

    而在秃发鲜卑的大营残迹之外,大明铁血禁卫军已经安营扎寨,铁血禁卫军连日奔袭,一日八百里,虽然铁血禁卫军的将士是最精锐的,而且也是一人三骑。但是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并不是机器人,在一场大战之后,还是会劳累的。楚云虽然想尽快的解决敌人,但是也不会冒险。

    就在柔然前来的这一段时间,铁血禁卫军已经开始开挖战壕,一座牢固的大营已经快要完工。楚云准备依靠大营消磨柔然骑兵的战意和体力,然后等铁血禁卫军休息一段时间,再发动反击。

    一半的铁血禁卫军已经开始休息,他们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危睡得很香甜,他们相信在陛下带领下,剩余的一半弟兄绝不会让他们陷入险境,这是对楚云和军中弟兄的绝对信任。

    “来人,把秃发鲜卑首领的尸体立在大营之前,让草原人看看跟我们大明作对的下场。”楚云吩咐道,铁血禁卫军欢呼着动了起来。

    当柔然骑兵到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一座壕沟、拒马组成的坚固营地让全是骑兵的柔然人傻眼了。他们在草原生活,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营地,他们就是骑战、骑战和骑战,除了这段时间攻打过铁弗的国都之外,再也没见过这样的营地。

    “那个不会是秃发鲜卑的首领吧?”有人指着大营之前的尸体喊道,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汉人都是胆小鬼,击败了虫子一样的鲜卑人根本不能让我们畏惧,汉人不动手,我们也会杀死他们,鲜卑人根本就不配成为我们的朋友,就让所有人都看看咱们柔然勇士的英勇,勇士们给我踏平他们。”柔然首领缊纥拉提马鞭一指,五万柔然骑呼啸着发动了第一波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