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悔满脸的难以置信,这竟然是她最敬爱的母亲说出来的,让自己杀死自己最爱的女人和自己的孩子?

    “不,母亲,我爱蕾儿,母亲她肚子里可是有您的孙儿,我不可能杀了她,我绝不。(书^屋*小}说+网)”崔悔伸着手挡在了温怀蕾面前,满脸的坚决。

    “悔儿,娘也不想这么做,娘也没有办法,可是你的父亲会怎么想?未婚生子?你这是在挑衅他的权威,你应该记得你父亲跟你说过,他要把你培养成大明的太子,下一任的皇帝,你将会是这偌大的大明的掌控者。难道你要让他失望?你父亲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最恨人忤逆,万一你触怒了他,后果你是知道的,我死了不要紧,但是悔儿你怎么办啊?”崔宁的话说完,本来已经处在震惊中的温怀蕾直接惊呆了,自己的男人是陛下的儿子?大明帝国的接班人?自己的爷爷告诉自己崔悔贵不可言,他说的都是真的?

    可是现在怎么办?自己的确爱着崔悔,她是幸运的,能够跟一个爱自己的人,也是自己爱的人结婚,在这个时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而且崔悔的身份竟然是皇子,从崔宁的话里温怀蕾听看得出来,崔悔正在被陛下尽力培养,虽然他的身份没有公布,但是却从军队到文官精心培养,甚至崔悔是陛下的继承人,很大可能是真的。自己的男人是未来的皇帝,想想就让自己激动。

    更何况自己还有了这个男人的孩子,但是现在她却要面临一个抉择,自己和他的结合并没有得到陛下的许可,甚至还有了身孕。万一让陛下震怒,自己的男人失去了继承人的资格,这都是自己的错。

    自己愿意为这个自己爱的男人牺牲,但是她却不舍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孩子是无辜的,他都没有来到世上,他不能死。母爱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感情,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温怀蕾可以死,但是却不想害死自己的孩子。

    “夫君,我可以去死,求您放了我们的孩子。”温怀蕾哭泣着跪在了崔悔的面前,一边是自己的爱人和孩子,一边是自己的母亲,崔悔觉得心都要裂开了。

    崔悔求援的看向自己的母亲崔宁,却发现崔宁整个人看着温怀蕾愣住了。崔宁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嘛?不是的,她的心很软,就如同她的性格一样,温顺贤惠的性格是楚云当年宠信她的原因。不过人总会变得,她经历的剧变甚至比起楚云更大,对她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自己的弟弟出卖了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弟妹把自己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脏女人。不过为了自己的孩子他都能忍受。

    当她终于见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等待她的不是温柔的拥抱,不是情意绵绵的安危,反而是冷冰冰的杀意。自己的弟弟死了,那个欺负自己的女人也死了,自己虽然找到了丈夫,但是却永远的失去了丈夫的心。

    从希望到绝望,再从绝望到希望,最终彻底绝望,崔宁的一生绝对是跌宕起伏的。就在她为了自己儿子狠下心来做一回坏女人的时候,她竟然从温怀蕾的眼里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她难道要把自己的故事再让这个自己儿子喜欢的女人再发生一次?不,绝不。

    “夫君,啊,陛下。”崔宁就在下定决心成人之美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楚云,她立刻就跪了下来。而听到崔宁的话,崔悔和温怀蕾也都震惊的回头,一眼就看到了大明帝国的陛下,他们也连忙跪了下来。

    楚云的气势非常的强,他一出现,三个人竟然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当然这也是监察司和锦衣卫不断的宣言楚云就是活着的神,因此大明的子民包括官员,对于楚云越来越敬畏,甚至内阁的阁老都收到了影响,何况是他们。

    “你就是温怀蕾?邢国公温阁老的孙女?”楚云看向了自己的儿媳妇,长得果然是天生国色,怪不得崔悔这小子忍不住呢。

    “回禀陛下,小女子正是温怀蕾。”看到温怀蕾虽然有些颤抖,但是还是彬彬有礼的回答自己的问话,楚云十分满意,这女子有成为皇后的潜质。

    “嗯,你这个儿媳妇,朕认下了,我会尽快让悔儿迎娶你,不过我不希望你跟别人说悔儿的身份,哪怕是你爷爷也不行。虽然温峤那个老东西应该看出了点什么,但是还是不能告诉他。就让这个老家伙慢慢猜去吧。你先下去吧。”楚云笑着说道,温怀蕾和崔悔心里大喜,她恭敬的给楚云行了一礼就退了下去。

    楚云又看向了崔悔,“臭小子,比你父皇厉害多了,竟然先上车再补票,不过眼力还是不错的。这一次朕让你从巴郡回来是有重要任务交给你,我准备让鲁大将军灭亡仇池,你在汉中待了一年对哪里的情况应该很熟悉,我会任命你为副帅,协助鲁大将军灭亡仇池,你好好干,争取立下功劳。不过我不会让你回军中的,你还是要去武威郡上任。到了之后你一方面要管理民生,一方面要协助刘东勇刘将军稳定西线。朕在一年之内会二次进攻大凉国,王杰将会是统帅。你一定要把功课做好,争取立下功勋。到时候朕会任命你为凉州刺史,不过朕还是不会帮你,一切要看你自己。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助手,此人叫做张蚝,身强力壮又很矫捷,能够拽着牛倒退行走,城墙不论高低,都可翻越而过。他跟游良辰一文一武辅佐你,就算是朕作为父亲给你的一点点支持。不要辜负了朕的希望,你去陪你的女人吧,等你们结婚之后,就让她留在长安吧,等她生下了孩子再去陪你。不过在这段时间朕不会让你孤单的,我已经给你找了几个侍妾,他们都是大明的中低层官员的子女,是不会对朕的儿媳妇产生威胁的,你让她放心。好了你去看看她吧,好好办事。”楚云这一次对崔悔的态度很和善,让崔悔受宠若惊,他可是没有享受过一点父爱的,他昏昏沉沉的,连怎么出来的都不知道。

    屋子里只剩下楚云和崔宁两个人了,楚云没有开口,崔宁也一直跪着,屋子里的气氛几乎凝固了。

    “崔宁,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么狠辣的时候。”楚云看着这个曾经自己最熟悉的女人感叹了一句,自己在她面前也不比装作高高在上的皇帝,朕都懒得说,他知道在这个女人面前没有一点必要,她甚至比自己还了解自己。

    “夫君,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崔宁就要解释,但是楚云却摇了摇手打断了,他们两个再也没有可能了,楚云可以容忍一个女人嫁过人,但是绝不会容忍自己女人被不知道多少男人上过,哪怕她不是自愿的。每每想到这里,楚云都想亲手杀死她。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都是为了悔儿,我也体谅你的心情,但是你要知道大明帝国下一代皇帝允许跟自己的皇后未婚先孕,这说不定还能成为一段佳话,但是却决不允许一个被无数野男人玷污了的皇太后。”楚云冷冰冰的说完,崔宁颓然的坐在了地上。

    “陛下,我知道我该死,我也早就该死,现在悔儿也大了,也有人替我照顾她了,我弟弟做下的错事,我这个姐姐也应该为他还账。”崔宁说着就要去撞墙而死。

    楚云一伸手就把她凌空拉住,楚云想扔垃圾一样的把她扔在了地上,“你是想让悔儿痛恨我一辈子?”

    楚云说完,崔宁就想明白了,如果自己真的死在这里,崔悔是绝不可能原谅楚云的,到时候父子两个人肯定形同陌路,再想想楚云的性格,崔宁浑身打了个寒颤。崔宁知道楚云心狠手辣,绝对会把危险的萌芽以最快的速度消灭的,哪怕这个威胁是自己的儿子。但是虽然崔宁知道出动性格,但是在自己自杀未成之后,楚云只是关注在崔悔是否怨恨这个父亲身上,却从来没有哪怕一点关心过自己,崔宁还是充满了凄凉。难道楚云就真的一点都不念旧情嘛?

    “陛下,您就告诉我怎么做吧。”崔宁低着头说道,楚云仿佛看到了二十几年前崔宁的影子,心里一软,但是立刻就强硬了起来。

    “你是博陵崔氏的子弟吧,这个家族虽然只是个中等家族,但是却怎么说也比你的名声更好。(姓崔的别吐槽我,五姓七家的博陵崔氏在这个时候真的不算是大家族)我已经把他们都擒来了,我要你从中选一个合适的死人成为悔儿的母亲,而你不过就是一个旁系的姨娘你可明白?如果没有合适的就去编造也要给我弄出一个。另外你要劝悔儿答应,你明不明白?你只是抚养崔悔成人的姨娘,这一次悔儿的大婚,我会让崔氏的族长安排,你就以姨母外加养母的身份参加就可以了。我会给悔儿再给悔儿十年的时间培养他,你自己想个办法在十年之后病故吧。”楚云说完,崔宁眼里竟然闪动着感动,崔宁不光是感动楚云给她留下了十年时间可以陪伴自己的儿子,而是感动楚云真的是为崔悔着想,甚至连他的出身都安排了,他是真的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接班人,这才是崔宁感动的地方。

    “谢陛下,妾身知道该怎么做。”崔宁再抬起头来,发现楚云已经不见了。

    楚云回到天牢独自呆了好一会也没有练功也没有做任何事,就是独自坐着。今天对于崔宁命运的抉择楚云心里其实也不是滋味,对于崔宁楚云的感情很复杂,她对自己的爱绝对不掺任何杂质,在这个世界可以说是最爱自己的女人,楚云也投桃报李,把她捧上铁血军后宫第一人的宝座,就算是救了自己一命的苏锦也没有她的实权,而且对她的弟弟也极为信任重用,可以说他们苏家当年就是铁血军最有实权的家族,但是他们回报自己的却是背叛。楚云虽然知道崔宁没背叛自己,但是想想她这些年为了崔悔活下去,而被无数的男人糟蹋,楚云心里就有一股恨意,恨不得杀死天下所有人。

    从这里能看得出来,楚云还是爱崔宁的,但是楚云必须要把崔悔的身份改为别人,选一位崔家的女人作为崔悔的生母,这能最大程度的让大明帝国的人接受这位太子,崔家嫡女作为崔悔的母亲,这会让他身份上没有一点点的污点。如果是崔宁的话,就算是楚云答应,那么马良、莫含、鲁忠等等的铁血军老臣都不答应,他们恨崔家姐弟,他们绝不会接受崔悔是崔宁的孩子,这也是为什么崔宁从来不外出,也很少见客的原因。而且崔宁的经历会成为崔悔一生的污点,也会成为楚云一生的污点,虽然楚云杀了如此多的人,几乎把当年的知情人灭绝了,但是谁又能保证不会有风言风语传出去?而且当年对付铁血军的知情人并没有全死光。

    楚云准备把大明帝国的皇帝塑造成类似于日本的天皇制度,皇帝就是人间的神,但是神的生母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这很可能成为天大的笑话,甚至动摇大明统治的根基。

    楚云就是一个俗人,什么共和制度、君主立宪制都滚的越远越好,楚云准备给他的后人留下一个****的强权制度,前几代如果强势,那么就牢牢握住帝国的权力。就算是没落了,他们还因为是神权的象征,起码不会被人赶尽杀绝,哪怕如同日本皇族那样也是楚云能够接受的。因此丑闻是楚云绝对不能允许的,只不过要苦了崔宁了,楚云只能说天意弄人。

    “陛下,鲁大将军回长安了。”胡铁柱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禀告道。

    “让他给朕跪在大明宫外,没有我的吩咐不准起来。”楚云冷哼一声,他当然是为了惩罚鲁忠,毕竟他打了这么大的败仗,但是他这也是为了掩人耳目,让所有敌人降低对鲁忠的看重,好实现灭亡仇池国的计划。大明重视情报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就,其他国家也不是傻子,他们也越来越重视情报,以前楚云对监察司和锦衣卫很信任,但是这一次兵败大凉之后,楚云也想明白了,没有什么万无一失的情报网,因此一些事情就需要格外小心。

    整个大明第一个大将军,也是现在大明三位大将军之一的鲁忠跪在了大明宫外成为了整个长安的话题,很多自作聪明的人都觉得鲁家要倒了,鲁家在大明虽然不是最顶尖的家族,但是也是一流的家族。要不是他们鲁家子弟太少,他们家族绝对能排进前三。鲁忠身为大将军,位高权重深的楚云的信任,鲁忠失散多年的长子鲁敖现在担任铁血禁卫军的都统,虽然仅仅是四品武官,但是却是陛下最嫡系的部队,比起外面的武官天生就有优势,如果外放肯定是一军统领。而小儿子鲁战拜游子远和温峤为师,能文能武前途不凡,现在在枢密院新兵房管事,掌握一定的练兵大权。可以说他们鲁家也是跺跺脚能让军队抖一抖的角色,要不是他们家族没人担任文官,他们家族绝对会更上一层楼。不过这也可能是鲁家聪明,他们文武都有强大的权力,楚云会怎么想?所以只在军队发展才是最适合他们的。

    鲁忠这个人性格直爽心直口快,很多时候不讲情面,公事公办,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在以前他们不敢得罪鲁家,但是现在鲁忠战败,天恩不在,很多人就开始落井下石。鲁忠跪在大明宫外就是被这些人传播的沸沸扬扬的,不过长安令、监察司、锦衣卫这些掌握舆论的机构却没有任何行动,所有人都认定鲁忠真的失宠了。

    鲁忠整整跪了一下午外加一晚上,这彻底做实了他失宠的传言,这个消息当然很快就被传送到各国了。其实别看鲁忠没打多少胜仗,但是他不是没有战功。他多次带领大军跟大赵抗衡,在大明建国后十几年的时间里,他大部分时间都坐镇一方,让大赵没有在他身上取得一点便宜,数位大赵的大将都没在他身上捞到一点便宜,这就是本事。因此虽然另外两个大将军谢艾和王杰能打胜仗,但是鲁忠也绝对是大明数得上号的大将,他如果真的倒台了,那么其他国家肯定弹冠相庆,不说别的大赵的统治者肯定笑掉大牙。

    第二天早上,楚云才召见了鲁忠,楚云的咆哮声连几百米外的内侍都听得到,这些人很多都是各大臣和其他国家的眼线,这都是监察司和锦衣卫故意留下的,目的当然就是要他们送假消息出去。随着消息传送出去,很多国家已经确定,大明的第一武将真的要下台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