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一回来就把所有事情安排妥当了,当然不是他比别人聪明,而是他是皇帝,其他的人不敢随便的下决定,楚云不断集权效果可是很明显的。

    这一次大明战败酒泉,很可能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毕竟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相通之处,两个人打架,你比别人凶狠,另一个就会不由自主的产生畏惧,战斗力就会降低。但是你突然软弱了,那么对手就会变得凶狠,倒霉的就成了自己。

    大明现在就相当于跟几个敌人打群架,对方大哥还没有动手,自己就被对方的小弟收拾了,这样一来,对方肯定要继续收拾自己,甚至那些中立的人也会想对自己动手。毕竟人都会不由自主的站在强者一方。

    大明想要解决这个尴尬的状态,就必须短时间拿出一场大胜,震慑各国,大明不就是靠着一次次的胜利,才确定了第一强国的地位嘛。

    仇池这个国家就出现在了楚云的目光中,说起仇池这个国家,不是专门研究十六国历史的人还真的不一定听说过,不过这个国家可是长寿的很,国运足足有三百年,要知道在华夏历史是超过三百年的国家并不多的。

    当然实际上仇池国历史是有中断的,应该是有五个政权,但是都是一个血统的统治者,所以都叫仇池,他们分别是前仇池国、后仇池国、武都国、武兴国、阴平国五个政权。仇池国建立是在公元296年,而灭亡的阴平国一直延续到580年,这个胡族政权生命力之顽强,让人叹服。

    现在的仇池正处在前仇池国的统治下,东晋建武元年(317年),前仇池分裂,杨茂搜长子杨难敌继位,号左贤王,屯下辨。其弟杨坚头号右贤王,屯河池(今徽县),今陇南地区大部都在其控制范围之内。其后兄弟内斗,国力日弱。

    现在仇池的国主叫做杨初,因为仇池羸弱,所以也没什么威名,不过这一次竟然出兵帮助大凉国对抗大明,还取胜了,从而获得了天下人的瞩目,不过很可惜,这个瞩目带给他的会是灭国之灾。

    楚云准备把这个机会给鲁忠,虽然鲁忠的愚蠢让大明十几万大军灰飞烟灭,但是鲁忠毕竟对自己忠心耿耿,有些时候,一个皇帝不是不知道人才的宝贵,但是重用的却永远是对自己最忠心的亲信。

    从鲁忠的角度想想,鲁忠这些年除了跟敌军僵持就是僵持,他被楚云用成了一个不能打胜仗的大将军,这对于一个军人来说就是耻辱。何况鲁忠还是爵位最高(开国县候)以及位置最高的大将,他的压力可想而知。大明的爵位有五级,王爵不算,因为大明规定非皇族且立下大功,否则不准封王。这五级是公侯伯子男,每一级别为三级,一共十五级爵位。当然每个级别也可以说六级,比如说侯爵有县候、乡候和亭候,但是这三级分别可以加上开国两个字,比如说鲁忠就是开国县侯,虽然只是见王不拜,但是这是地位的象征。凡是开国的爵位,见到王爵都不需要跪拜。

    这一次楚云准备让鲁忠带兵攻破仇池,成为第一个拥有灭国之功的大将,大成国可是被莫含用计谋征服的,这也是为什么楚云重新接纳了莫含。仇池全国只有三十几万人,不过是两郡之地,整个国家顶天也就是凑出六七万人,只需要让鲁忠带领十来万人,耗也能耗死仇池。楚云准备把符洪这个副枢密使派给他当副手,这个符洪本人军事才能不错,而且他的几个儿子个个都不凡,毕竟是出过皇帝的家族。不过现在他们完全没机会称帝建国了,毕竟楚云这座大山压着呢。楚云又不是苻坚这个蠢货,大明不可能跟大秦国一样崩溃的。另外楚云还准备让崔悔参与这一次的行动,自己的儿子需要这一份功劳,而且他本来就是出身军队的。

    灭了仇池之后,楚云就会调集鲁忠镇守司隶州,替代王杰。司隶州有虎牢关,因此没什么危险,如果让鲁忠去替代谢艾坐镇并州,他就没那个本事了。

    楚云准备让王杰带领大军第二次攻击大凉国,把张掖郡和酒泉郡彻底攻下来,也让天下人看看跟大明作对的下场。没有了整个河西走廊的大凉国就没什么威胁了,只需要扶持张骏的长子张祚和世子张重华内斗,等时机成熟彻底占据大凉就可以了。

    楚云并不准备大张旗鼓,因此才会调集鲁忠回来,毕竟大凉国的战败让楚云看清楚了监察司和锦衣卫也不是无敌的,否则这一次大明怎么会中埋伏。

    楚云准备大张旗鼓调集大军支援西线,让所有人认为是要二攻大凉,然后突然让鲁忠带兵进攻仇池,彻底占据这个跟自己作对的小家伙,也算是斩断大凉国的一个重要帮手。

    处理完了一些重要的事情,楚云就选择了闭关,这一次自己的念力被抽空对自己影响还是很大的,起码精神上就有了影响,以前楚云几个月不休息都没有感觉,但是现在楚云仅仅一两天没有休息就产生了疲惫。

    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楚云就去休息了,他搂着刘媚好好睡了一觉,精神感觉好了许多。这个匈奴公主也已经快三十岁了,正好是女人最美丽的年纪,也不知道这些胡人女子是怎么想的,楚云杀死了他们家所有男子,她都没有记仇,反而庆幸自己跟了天下最有权势的男人,爱楚云爱到死去活来,楚云都不好意思疏远她了。

    睡了一觉之后,楚云神清气爽,楚云也没法再次闭关,毕竟那天只是处理了一些大事,除此之外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虽然楚云已经能推就推了,但是身为皇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还是要拿出三分之一处理各种事情,这让楚云坚定了尽快培养崔悔的想法。这小子在巴郡太守位上做的还不错,他跟巴郡的土著斗智斗勇压住了场面,不过现在才担任了一年,就被楚云调到了酒泉郡,实在是楚云没有更好的人手,而且在酒泉郡他更容易立功。

    楚云准备两年之内把他培养成为一州刺史,大明一共六大刺史,成为刺史就是封疆大吏了,这是进入内阁的绝佳跳板。楚云早就下令没担任过刺史的文臣不准进入内阁,楚云不想弄一些什么民生都不懂,就光会玩手段的家伙成为阁臣。

    当然大明的刺史和大汉的刺史有本质区别,大明的刺史没有军权,光这一点就限制了地方的权力,根本没法跟中央抗衡。不过这已经是文官的顶级高位了,一州刺史和六部尚书平级都是正二品大员,要知道除非是楚云下圣旨特许,文官顶峰就是从一品,而且还是虚职。内阁阁老楚云安排的跟历史上的明朝一样,都是正六品小官而已,名义上是楚云这个皇帝的秘书。

    等崔悔在郡守位置上干两年,然后让崔悔再担任几年刺史,就把他调到六部尚书的官位上,再干几年,楚云就光明正大的宣布崔悔为大明太子,自己给他站两年的桩,就退位成为太上皇,楚云就可以有无数条件闭关修炼了。这一培养就需要花费十几年,其实已经算快的了,毕竟是为一个帝国培养皇帝。

    说起来,楚云这个父亲也真的很粗心,崔悔今年已经二十六了,他的婚事还没有解决,不过私下跟温峤那个家伙的孙女好了,自己等有时间就下旨让他们结婚吧,温峤是个好帮手,但是作为外戚,他们温家的实力又一般,十年之后,楚云估计温峤不在了,那个时候温家也就是二流家族罢了。这个外戚不会影响皇权,正好符合楚云的要求,否则崔悔跟温峤的孙女再怎么愿意,楚云也会棒打鸳鸯。

    在通往长安的一座马车上,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在写着什么,马车的颠簸让他的书写断断续续,但是这已经是大明最好的官道了。不管比起后世最普通的水泥路都要颠簸,这不是楚云这么一个穿越众能改变的,穿越者也不是万能的,如果问楚云水泥、沥青怎么制造?楚云只想说:哈哈,今天天气不错。

    在马车在靠里面一些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子,不过女子的腹部有些凸起,看样子好像是怀孕了。

    “夫君,我们已经有了骨肉,咱们回去之后是否立刻成亲?妾身害怕成为长安城的笑柄。”温怀蕾小声的哭泣了起来,他跟崔悔还没有结婚,未婚生子在古代可是犯罪,哪怕怀的孩子是自己未婚夫的。但是她每一次问起崔悔,崔悔都会推辞,这让温怀蕾这么一位才十七岁的女孩子忐忑不已,她以为崔悔是瞧不起她,不想要自己呢。其实温怀蕾怎么知道,崔悔也为难得很,他怎么会不喜欢温怀蕾,两个人朝夕相处,干柴烈火,结果没想到怀孕了。虽然两个人在温峤的强硬主持下定亲了,但是他的父亲楚云却一直没有说话,他比起温怀蕾更加的忐忑,他并不知道楚云已经在心里答应了他们的婚事。

    不过,他已经下了决定,这一次一定要去找自己父亲坦白,他这一次来长安是来述职就是最好的机会,否则一旦吏部拿到了官印文书他就必须要去武威郡赴任了。这些事崔悔没法跟未婚妻说,他安慰了几句,就出了马车,幕僚游良辰策马来到了崔悔的身边,游良辰和崔悔呆了一年时间,对于崔悔,游良辰很是看好,这一次他被调任到武威郡就是个好兆头,这说明崔悔简在帝心啊。不过对于他却有点为温怀蕾鸣不平,毕竟他跟着崔悔一年了,和温家的姑娘也早就认识,现在孩子都有了,崔悔竟然不提结婚,这就有点混账了,温阁老的连往哪里搁?

    “崔兄,不是为兄说你,你真的应该尽快迎娶弟妹了。”游良辰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崔悔脸色一阵黯然。

    许久他才抬起了头,“游大哥,你不知道,我的婚事我自己坐不了主,我只能尽力不会辜负蕾儿。”

    听到崔悔不确定的话,游良辰有些怒了,什么叫做自己作不了主?还尽力,你早干什么去了?

    崔悔看到游良辰的脸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对于游良辰很看好,一直把他当做自己最好的帮手,自己不能让他寒心,因此他决定透漏一点:“游大哥,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跟任何人说,哪怕是老师都不可以,你能做到嘛?”

    崔悔的话把游良辰就要脱口而出的气话咽了回去,他郑重的对着崔悔点了点头,崔悔知道游良辰的性格,他说一不二,说了不会跟别人说就一定办得到。

    “游大哥,我其实还有父亲健在的。”游良辰听到这一句脑袋就嗡嗡作响,他的爷爷游子远说过,崔悔的身世绝对大有来头,不过他只听说崔悔和一个母亲一起生活,没有别的亲人,实在看不出背景。现在听到崔悔有父亲,而且还从来没听崔悔说过,看到崔悔说道父亲两个词眼神里流漏出来的那种敬仰绝不会作假。崔悔年纪轻轻就曾经当过后营禁军的统帅又转任了文官,成为一郡太守,能让崔悔这么崇敬的,他的父亲岂不是职位更高?是马良?莫含?鲁忠?还是谁?崔悔在游良辰心里更加神秘了。

    “我知道了,父亲在世,婚姻大事你的确坐不了主。”游良辰不再说这个话题,不过他心里决定,等回到长安一定要从自己爷爷那里打听一下,能让自己爷爷巴结的人,游良辰心里还是很好奇的。毕竟自己爷爷把自己扔在了崔悔身边做个幕僚,这是典型的巴结。

    游良辰跟崔悔聊起了路上的风景,他们都是名家教导,所以很能谈到一起去,聊着天长安很快就到了。崔悔不准备把温怀蕾送回温家,准备先把她带回自己家里,自己家里只有母亲,能掩人耳目,但是送到温家,那么温家还要不要脸了,自己只能独自前去跟师傅温峤解释,至于是杀是剐崔悔都认了。

    当崔宁见到崔悔,虽然只有一年,但是却觉得儿子离开自己好久好久,她这一辈剩下的时间就是为了儿子活着了,她的那个高高在上的丈夫已经不要她了。崔宁拉着崔悔的手不断的嘘寒问暖,崔悔连插话的时间都没有,游良辰和温怀蕾尴尬的陪着站着,崔宁实在是太在乎自己儿子了。

    “母亲,这是游良辰,我写信告诉过你,他是我的老师秦国公的孙子,在巴郡都是他在帮我,我们已经义结金兰。”崔悔看到母亲终于看到自己身后的两个人,连忙介绍了起来。崔宁毕竟是清河崔家出来的的人,而且还在铁血军时期统领过楚云的后宫,因此也没有失去礼数,连忙的跟游良辰说了几句话,没有一点失礼。游良辰心里有些吃惊,他看得出来崔宁身上那种气质绝不会是小门小户能培养出来的,他对摧毁的身世更加好奇了。

    游良辰也没有多待,很快就告辞离开了。崔宁送走了游良辰,才看向温怀蕾,她走过去拉起温怀蕾的手,“这就是温姑娘吧,悔儿每一次写信都会提起你,老身谢谢你照顾悔儿了。”看得出崔宁很喜欢温怀蕾,这让崔悔和温怀蕾都松了一口气,看到他们一家子在说话,游良辰很自觉的告辞了。

    崔悔看着母亲心情很好,于是就小心的开口了:“母亲,蕾儿她怀孕了。”崔宁不敢置信的看向温怀蕾的肚子,果然细看之下有些显怀,她满脸都是兴奋,毕竟这是她的孙子,是她儿子的孩子,儿子已经二十六岁了,已经是晚婚晚育了。但是突然她想起了了楚云,她不知道楚云到底会怎么想,会不会因此对儿子不满,从而影响儿子在楚云心里的位置,如果因此让楚云对悔儿起了不满,者又该如何?崔宁脸上的笑容迅速凝结了,这让崔悔和温怀蕾心情忐忑了起来。

    她永远忘不了当年楚云杀死了自己亲弟弟崔贞后看向自己的眼神,没有一点的眷恋,有的只是冰冷的杀意。她知道自己对不起楚云,虽然这都不是出自自己的意愿,但是背叛了就是背叛了,她不奢求楚云原谅,也从来没有跟楚云再续前缘的想法,她不配。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抚养自己的儿子,其实她把对楚云的愧疚全部寄托在了儿子身上,只要尽心照顾儿子,就是对自己丈夫的报答,这是她心底最朴素的想法。但是现在儿子却没有经过楚云同意,就订婚还有了孩子,楚云会怎么想?会不会失望,甚至放弃自己的儿子?她不敢去想,再看向温怀蕾的眼神已经有了一丝的疯狂和决绝。

    “悔儿,杀死这个女人。”崔宁眼神里满是癫狂,她是柔弱的,心也很软,凡是认识她的人没有一个人不说崔宁的好。不过涉及到自己的儿子,崔宁却从来没有这么心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