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拷心录》,这个名字应该就是拷问自己内心的意思。楚云仅仅看了第一层就感叹不愧是顶级念力功法,功法绝对是楚云见过的最顶尖的念力修行功法,就是实在是太难练了。

    第一层《拷心录》就需要克服自己的贪、嗔、痴三念。这三念每一念都是人心灵的阴暗面,月有阴晴圆缺,只要不是圣人,怎么可能没有贪嗔痴三种情绪,这门《拷心录》恰恰就是需要克服才能够精进,楚云就是个俗人,让他无欲无求还不如杀了他。

    功法再高级楚云都认为自己能够轻易练成,不过修炼困难能够练成也有远超普通功法的强悍。这门功法只要练成第一层就比《坐忘经》练到圆满还要厉害,不光是念力的积累速度,就说练成第一层之后,就有念力的使用法门这就远超《坐忘经》。

    第一个法门叫做欲望之门,这个法门能够引动敌人心底的贪欲,从而产生相应的幻觉不能自拔,不管是对敌还是拷问都是一等一的法门。楚云利用念力侵入敌人识海当然也能够产生同样的作用,比如说这一次,但是一个武者的念力一旦离体就会产生很多不测,念力虽然有诸多妙用,但是脆弱的很。而使用欲望之门就没有这些危险,它直接引动敌人灵魂深处的欲望,只是个引子,不需要自己念力离体,确实没多少多危险。一旦用出会让人不知不觉中就说出一切,甚至于很多禁制都完全起不到作用,实在是一种妙用无穷的法门。

    第二个法门叫做烈火之殇,这个法门能够引起敌人的愤怒,欲望和愤怒是每个人都拥有的。烈火代表的是愤怒,对于那些脾气暴躁的武者简直就是克星,这个法门一旦用出,会放大自身的怒火。众所周知愤怒使人丧失理智,当一个人愤怒的时候,就离失败不远了,当然绿巨人除外。

    第三个法门叫做幽暗之路,这个法门更是变态,它的作用就是封闭一个人的五官六识,让对手看不见、听不着、闻不到就像是把一个人关在一间小黑屋子里,那一种让人崩溃的黑暗和寂静,足以让任何人崩溃。就算是稍微的让敌人的五官六识出现问题,也能在战斗中让楚云占据优势,高手过招,一个疏忽就是胜负之分,让一刹那的失神,楚云就能击毙对手。而且不提这个,这也是一个折磨人的顶级法门,足以让内心最坚强的人崩溃,在军队和监狱中关禁闭为什么这么有威慑力?孤独,是击溃一个人意志的最强对手之一。

    这三个法门分别对应《拷心录》的贪、嗔、痴,都属于念力四大作用强化、变化、操作、感知的最后一种感知,而且都是感知类中出类拔萃的法门。这还仅仅是第一层《拷心录》的法门而已,这门功法一共四层,楚云猜测它们分别对应的就是念力的四种作用,如果真的全部学会,楚云能够想象得出自己的念力绝对会十全十美,再也没有一点瑕疵,但是想归想,这门功法不是那么好练的。

    首先一点就是练习了这门功法就不能再修炼其他的念力功法了,万一楚云修炼的时候卡住了,那么念力就再也没有增长的希望了。要知道天下功法何其多也,楚云相信天阶功法甚至更高的功法也不是遇不到,这门功法是什么境界的功法楚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吊死在这一棵树上,楚云很难抉择。

    另外这一门功法太难学习了,比如说这门功法的第一层分为三个小阶段,光是跟贪念有关系的就有色、声、香、味、触五个小层,比如说色贪,这可不是说的颜色,而是女色、形色等,单说女色一项,需要练习就要戒女色,除非贪这一项能够大成,楚云又没有联系过,怎么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如果是三年五年,楚云没有问题,如果几十年上百年怎么办?楚云又不是和尚,他有一大票女人。而且如果没有练成就破了色欲,那么就再也没可能练成,楚云的念力就没可能增长了。念力不增长了,楚云的实力怎么提升?要知道领域可需要念力配合,否则绝不可能成“域”,让楚云一辈子实力不能寸进还不如杀了他。

    这还只不过是第一次三个小阶段中的小阶段,可见这门功法绝对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

    楚云难以抉择,于是准备返回大明再说,自己现在在什么位置都不知道,还是先找人询问一下,自己骑出来的马万幸不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一匹乌骓马,丢了也就丢了。他找人询问了一下,竟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交州,也就是后世的广东境内,这个年代的交州就是不毛之地,是犯人发配的地方,也没什么好看的。楚云还是找了个城镇买了一匹马赶路,虽然比起自己的轻功慢得多,不过自己念力消耗一空,身体也需要休息,楚云准备慢慢返回。

    三个月后,楚云返回了大明,在路上楚云就听说了大明出现了大事,因此在慢悠悠赶路两个月多月后,楚云直接舍弃马匹施展轻功赶路,仅仅花费了八天,楚云就走完了前两个多月走的路程。

    楚云悄无声息的返回了闭关的天牢,然后光明正大的出来,连守卫楚云的胡铁柱都没有发现,楚云一出来就被内阁和枢密院的几个人围住了,这件事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内阁和枢密院都没办法做主。

    “鲁忠现在在哪?啊,他这个大将军真是给朕涨脸啊。”楚云听到了几个心腹的禀报,竟然发现事情比起路上听说的更为严重,再也忍不住怒火了。

    在楚云外出之前,楚云下令结束跟大凉的战争,因为大明占据了优势,张掖郡已经握在了手里,再打下去也没什么好处。于是楚云就命令鲁忠撤军,这也维护了鲁忠这个大将军的面子,因为大凉已经拼了命,鲁忠也占不到好处,他指挥能力有限,打下去很可能失败。

    楚云没想到自己已经够为鲁忠着想了,毕竟是跟了自己几十年的老臣,但是万万没想到,鲁忠竟然抗命不尊,违背了楚云的命令,带领十二万大军出征酒泉郡,结果被大凉国设伏大败而归,在这一战中,大凉、仇池、乞伏鲜卑、羌胡和秃发鲜卑两个国家五个势力都拼了命,三十万大军白埋伏了大明十二万大军。不过鲁忠还算是有点本事,双方愣是僵持住了,鲁忠相信大明的援军很快就会到来的,毕竟他安排刘东勇近十万大军为后援。他虽然被包围,但是粮草还能支持一个月,而且大明军训练有素,装备先进,不会轻易崩溃的。

    但是谁也没想到刘东勇出兵救援的途中被埋伏,一位绝顶高手重伤了刘东勇,楚云知道这个高手肯定是一位神石掌控者,要不是暗卫拼命救援,刘东勇估计就活不了。而且他们不光袭击了主将,还趁着混乱把援军的粮草一把火烧了。大明军不是一般的军队,就算是主帅死亡,也不会崩溃,而是副将顶上。大明军每一次出兵除了主帅都会设置两到五位副将,就是防止这种情况。

    但是粮草的损失却阻止了援军的救援,楚云决心停战之后,户部就没有给前线运送粮草,鲁忠这一次私自出兵把半个凉州的粮食都搜刮一空,因此援军无量可用,只能向中央求援,这一来一回,黄花菜都凉了。

    鲁忠坚守了一个月,最后弹尽粮绝,他率部突围,可惜外面的敌人已经构建了坚固的工事,最终十二万大军只有区区五万突围而出。鲁忠杀回了张掖郡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谁也没想到,他们竟然再次遇到了埋伏,一支精力充沛的鲜卑骑兵突然杀出,又累又饿的五万军队顽抗半天最终被击溃,鲁忠被冉闵保护着突围而出,大将杨业战死,五万军队最终只逃出来一万人。十二万大军几乎灰飞烟灭,杨业战死,刘东勇重伤。

    而大凉国没有停下进攻的步伐,他们反攻张掖郡,鲁忠被迫撤离,刚刚得手半年的张掖郡得而复失,这就是楚云离开半年多时间发生。而大明战败之后,大赵蠢蠢欲动起来,大明再次危机四伏。也怪不得楚云这么生气,大好局面被鲁忠的愚蠢毁于一旦。

    “陛下,鲁大将军现在屯兵武威郡,陛下一直没有出关,我们也不能强命鲁大将军返回,这是他送来的奏折。”马良把奏折递给大总管冯昭,楚云恼火的接了过来。

    “这个蠢货,还有脸让我给他派援军。下旨让他给我滚回来,撤销他的爵位,让他回家养老去吧。”楚云说完,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陛下,鲁大将军现在手下握有十几万军队,是大明西线的屏障,现在大赵频繁吞并边界,万一鲁大将军再次抗命,西线很可能因此糜烂,到时候...”游子远的儿子,也是阁臣游凌开口说道,还没说完,脸色就被楚云扔过来的奏折打了个正着,虽然楚云没有用多大力气,但是游凌还是被打倒在地。

    “你是说鲁忠会造反?哈哈哈哈,朕倒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来人,给朕派人前去就地逮捕鲁忠,把他押送回长安。”楚云说完,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特别是铁血军老臣,他们看向游凌的眼神里都带了杀气,这不是火上浇油嘛?

    “陛下,鲁大将军怎么可能造反,他从陛下微末之时就跟随陛下,就算被匈奴人关了近十年都没有背叛陛下,他对陛下忠心耿耿啊。这一次他是立功心切,不是故意抗命不尊的,求陛下息怒啊。”马良直接跪了下来求情,他一用感情牌楚云的怒火立刻就熄灭了不少。

    “陛下,鲁大将军是什么样的性子陛下应该知道,他曾经跟老臣说过,他没有给陛下立下多少功劳,却身居高位,他感觉惭愧,感觉对不起陛下,他才会这么珍惜这一次机会。鲁大将军有万般不是,也不会背叛陛下的。求陛下三思啊。”莫含也紧接着开口说道。

    “陛下,微臣愿意以性命担保鲁大将军对陛下绝对忠心耿耿。”冉良也跪了下来。

    随着他们几个为鲁忠开脱,其余的几个重臣也都纷纷求情,就是游凌都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也立刻开口解释。楚云的怒气也慢慢的消散,他怎么会不知道鲁忠不可能造反,不过就是对鲁忠太失望了,没想到鲁忠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竟然抗命不尊,你说你抗命就抗命,你能打赢也行啊,你还打了个大败,甚至把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张掖郡都丢了。

    “刘将军伤势如何?”楚云不再提鲁忠的事情,几个臣子都大松了一口气,他们知道楚云是念旧情,准备从新发落了。

    “刘将军被一剑穿胸,伤的不轻。不过我们已经派遣太医过去,现在病情已经稳定,不过完全恢复起码要一年时间。”马良说完楚云点了点头。

    “冯昭,把这一瓶药给刘将军送过去,内服外用一天两次,一周就差不多能够恢复。另外拟旨告诉他接任西线主帅,征西军和镇西军的缺额朕会给他补齐,让他以防守为主,等待命令。”

    “另外拟旨给鲁忠,让他跟刘东勇交接一下,就返回长安,他的处置回来再说。”

    “拟旨给冉闵,让他出任刘将军的副手,他的五营禁军的前军损失最小,让他留在西线,帮助刘将军守好大明的西大门。”

    “拟旨给杨家,敕封杨业为南阳侯,特旨杨家传承三代不降爵,传令杨昇将军回家奔丧,以国公之礼厚葬,马首辅带朕去传旨,出殡那一天朕会亲自去的。”

    “冉爱卿你跟苻洪符爱卿两个人全权负责把缺员的几支部队重建,新兵已经训练了数年之久了,应该可堪一用。”

    “传令并州谢艾、司隶州王杰,让他们做出点大动作,威慑大赵国,不要以为大明在西线失败他们就有机可乘,必要时候可以出动大军,不需要跟朕禀报。”

    “武威郡地理位置太重要,需要一位懂兵的郡守配合刘东勇将军和冉闵,传我命令,巴郡郡守崔悔,一年之内肃清匪患,功绩卓越,命他迁任武威郡郡守之位。”

    “周岩、程杨你们两个人加大对大凉国的渗透,竟然连大凉出现了神石掌控者都不知道,这一次敌方出动了三十万人埋伏鲁忠你们什么都没察觉,要你们何用?你们两个部门难道要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嘛?三个月之内给朕调查清楚整件事的始末,否则你们俩滚回去种地去吧。”

    “郑爱卿,你受累出使一趟大燕国,告诉他们这次只是意外,坚定他们跟我们的盟约,另外你可以告诉他们,两年之内,大明将会开启对大赵的全面战役,以前的约定没有变。”

    “姚弋仲姚爱卿,你为人刚正不阿,在大明清名远播,朕要你全权负责这一次功过考核,有功者重赏,有过者处罚,另外对于阵亡重伤将士的抚恤你也兼任,务必不要让将士们心寒。”

    “莫公,你负责调集天下粮仓囤积在汉中,大凉国可以放过,但是仇池算是什么玩意?以前懒得搭理,竟然出兵攻击我大明,朕要灭了他们。不过这件事情不能传扬出去,囤积粮食就按准备赈济灾民的名义准备,益州不是出现了小规模旱灾嘛,就有这个名义。”

    “马首辅,你总揽全局,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过问。对了温阁老去巡视益州快回来了吧,他回来之后,你让他负责这一次的官员考核,不合格的直接裁撤,哪些做得好的就要大力提拔。现在内阁几位阁老年纪都有些大了,要大力培养年青一代了。”楚云开口说道。

    也不怪楚云这么说,游子远已经彻底退出去了,他现在已经八十好几快九十了,在这个年代就是绝对的高龄了。而莫含和马良虽然年轻一些,但是也有限,他们两个莫含已经七十六岁,马良也已经七十有五,在已经迈入了老年。另外的几个阁臣温峤、姚弋仲、郑捷、游凌分别是六十四、六十六、六十六、六十九,四个人就没有一个少于六十的。楚云害怕万一七个人一个不小心,死伤两三个,大明就要出事,这可不是楚云杞人忧天,这个时候的人超过四十死了就不算是夭折。

    “陛下,科举三年一次,让寒门子弟和士族弟子一样都有了跃龙门的机会,去年开了一次,天下英才汇聚长安,实在是千古盛事。不过因为消息传播的太慢,很多士子都来晚了。他们大多数都是寒门子弟,有一些是靠着乞讨从天下赶来的,现在在长安生活窘迫,依老臣看来,是否增设一次科举?”马良说完,楚云立刻就答应了。

    “今年十月再次开一次科举,算是恩科吧,让监察司和锦衣卫统传天下。现在才四月,半年时间足够那些寒门子弟赶来了。另外凡是进入长安的士子吃住都由皇家供给,就从内库拨钱吧。建立一座士子馆供他们休息。”

    “陛下此举犹如燕王铸造黄金台也,天下英才尽入陛下之股掌。”马良说完所有人立刻交口称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