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知道鲁忠的才华,顶了天就是大将之材,带领数万军队冲锋陷阵没有问题,但是让他为帅,灭亡一个国家,这就是难为他了。(书=-屋*0小-}说-+网)但是这件事还不能明说,毕竟鲁忠是个老臣,对自己忠心耿耿,又是大明地位最高的将领,说出来不是打他的脸吗?几个内阁的阁臣和枢密院的枢密使显然都清楚这一点,他们利用楚云没有出关,拖延着不给鲁忠增兵,现在楚云出关了,就等楚云决定,他们两不得罪,真的一群老狐狸。

    “传令鲁大将军班师回朝,拿下了张掖郡已经基本上完成了目标,穷寇莫追,现在大凉国要跟我们玩命,我们没必要跟他们硬拼,等过一段时间他们的联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彻底破灭,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拉一方成为自己的盟友,大凉国轻松就能收拾。当然在此之前要安抚安抚他们,郑爱卿你派人去给他们签到一份新的国书,让他们臣服于我大明,他们不敢不听。给了他们退路,他们跟我们拼命的心思就会消散。不过在回来之前,让鲁忠构建好张掖郡的防务,让大凉国彻底死心。”楚云说完众人心里都一喜。

    “对了,郑爱卿派人去一趟仇池,咱们没招惹他们,他们还敢对付我们,看起来咱们这段时间太仁慈了。让他们对我大明称臣,否则就让鲁忠回师的时候去顺路灭了他们,区区弹丸之地而已。”楚云再次开口说道。

    “陛下圣明。”所有人都大声喊道。

    “你们啊,好了,这件事就算了,你们跟我说说其他的事情。”楚云摇了摇头看着下面的重臣,楚云不断地集权,皇权的地位大大提升,楚云甚至都成为大明活着的神,但是这群大臣却越来越小心,生怕自己怪罪。这可能就是集权的弊端吧,楚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毕竟自己时常闭关,不加强集权,万一大明内部再出什么乱子可怎么整?楚云这个人最怕麻烦。除非放一个太子监国,但是自己儿子崔悔刚刚转任文官,等他熟悉政务,起码要几年的功夫,这段时间自己尽力给他留一个安稳的天下吧。

    处理完了乱七八糟的政事,楚云难得的回后宫一趟,这一群女人也不好对付。别看他们围着自己,但是实际上没有几个真心爱自己的,不是为了想生个孩子,就是为了询问楚云心里的继承人到底是谁,实在是闹心得很。但是她们都是自己的女人,楚云总不能提上裤子翻脸不认账吧。

    而以前全心全意爱自己的王贵妃,现在天天吃斋念佛,也不怎么往自己跟前凑了。楚云知道她是觉得自己老了,也没生下孩子,现在容颜衰退,而自己却青春永驻,她心里自卑,但是楚云劝了她几次,她还是我行我素。虽然楚云对于佛教一点都不感兴趣,但是怎么说也是一个跟了自己二三十年的女人,她就行吃斋念佛为自己祈福,自己怎么能拒绝?不得不说佛教能够传承下去,还真的有它的用处,长安白马寺也成为洛阳一处著名的名胜。那一个被自己取了神石的和尚慧明小日子过得相当不错,反倒是自己这个胜利者,过得这叫什么日子,真是操碎了心。

    楚云回到后宫果然立刻就被围住了,毕竟他都几个月没来了。一群如狼似虎且带着各自目的的女人真是太可怕了,万幸楚云的体力不错,楚云直接不管这是在白天,一把拽过了跟自己问东问西,其实是旁敲侧击打探自己想立谁为太子的刘媚上了床,其余的几个正妃也都没跑了。楚云实在没心情跟她们废话,想让一个女人闭嘴的最佳方式就是上床,如果一次不行,那就两次。

    当第二天,楚云精神勃勃的离开后宫的时候,后宫内有头有脸的嫔妃都在沉睡,终于不用面对这一群鸭子一样的女人了。

    楚云准备趁着这个功夫外出一趟,并且不让任何一个人知道,反正他也要闭关几个月,这一次他要去击杀那些所有知道位置的神石掌控者。

    这件事倒不是多么难,难就难在不能让人家知道是自己动的手,否则以后神石掌控者都躲着自己,自己还怎么收集神石?

    他决定要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的同时,顺便去挑拨神石掌控者的关系。他准备伪装成其他人,给天下神石掌控者制造出一个敌人。然后自己再以正面形象出面,提出保护神石掌控者,让天下神石掌控者自己来大明避难,这就不需要楚云自己寻找,就送上门来了。

    当然这就是人喊抓贼,不过这个方法成功的可能性的确不小。现在天下的神石掌控者本来就失去了神石联盟的保护,又被楚云手下三个神石掌控者杀死了十几位,本来就是风声鹤唳的时候,再出现一个公敌,会让他们更心慌,到时候自己发布求贤令,不愁天下神石掌控者不来大明避难,到时候楚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另外楚云还准备去探查一下长江边上那个寒潭,楚云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并且也像是有东西吸引自己过去。楚云现在身居真实之眼,能够看破一切幻觉、伪装和阵法,而且实力也到了天阶,有了自保之力之后,楚云觉得去看一下应该没有危险。

    楚云跟往常一样,吩咐胡铁柱自己要闭关,遇到什么事情就让内阁和枢密院做主,不要打扰自己。反正大明现在也没有什么战事,跟大凉国的战事现在也没有任何的变故。

    楚云出了长安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他来到长安城外二十里处的一个小村子骑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马就朝着大赵赶去,这里是暗卫的看守的一处秘密据点,暗卫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什么都不懂的机器人,像是大明宫的大内总管冯昭,就看起来跟常人一样,不过就是看起来冷冰冰的而已,其余的也没什么破绽。跟冯昭相似的还有三四个,其中一个就在这个小村子里。这个小村子全都是暗卫构成的,有男有女,地理位置偏僻,是楚云的一个秘密据点。

    楚云之所以会建立这么一个秘密据点就是为了执行一些秘密任务,毕竟作为一个皇帝也不是万能的,而一些黑暗面的事情,哪怕交代给了监察司和锦衣卫,还是可能泄露的,这个时候,暗卫就是最好的行动人员。

    楚云骑上马朝着大赵驰去,清风等人这几年查到了二十几个神石掌控者的位置,地阶之下的都被击杀了,但是地阶之上,楚云害怕几个人失手,所以就没让他们动手,楚云不想承受哪怕万分之一的失败。

    大赵国经历了一次次的失败之后,对于监察司也有了深刻的认识,楚云进入大赵也遇到了严格的盘查,不过楚云的身份文牒很齐备,易容术也毫无破绽,再加上楚云实在不行也能使用念力,对付普通人一点问题也没有,所以楚云很轻松就来到了第一个目的地。

    中岳嵩山估计在后世华夏没几个人不知道,这里有少林寺,当然这个时候少林寺还没有建立,少林寺是北魏年间(公元495)年建立的,还有半个世纪少林寺才能出现,当然楚云改变了这个世界的历史,少林寺能不能出现还是个问题。现在的嵩山毫无名气,而且四周都是原始丛林荒芜得很。

    在这里却有楚云的第一个目标,后世那些高人喜欢隐藏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些地方的天地灵气都比其他地方浓厚一些,不过也有限得很。而且不管是练武、修仙还是做学问,都需要清净,很多时候决定一个人上限的可能不是资源,而是心境。

    不过这么个清净的环境对于心怀不轨的人也是有好处的,毕竟方便下手,楚云正是这么一个坏人。

    楚云变换了一下相貌来到了此人隐居的草屋面前,浑身的气势不经意的波动了一下,屋内的人立刻就感觉到了。一个浑身麻衣的老者走了出来,此人看起来不修边幅,胡子头发又长又脏,但是气息却一点都不弱,看起来也是地阶中期,他的气息如同明月一样的明显,显然没有隐藏自己的神石气息。

    “阁下是何人?”老者眼光不善的看向楚云。

    “送八核所涵盖噶啥。”楚云说完直接冲向了老者。

    “原来是鲜卑狗,找死。”老者冷笑一声,因为楚云说的正是鲜卑语,楚云要塑造的这个大魔王,正是鲜卑人,如果能把剩余神石掌控者的注意力引到神石联盟的三大创立者之一的慕容囚龙身上就更好了。

    这个慕容囚龙、自在活佛和郭象正是神石联盟的创立者,郭象是唯一一个被世人熟知的,其余的自在活佛和慕容囚龙都隐藏在暗处,不过楚云因为和自在活佛敌对,所以知道他是羯族人,并且是石虎的父亲、石勒的大哥,并且已经杀死了他。但是慕容囚龙这个人更隐秘,楚云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其余的都不知道。不过从名字楚云看出,此人很可能是大燕国皇族的人,这是极有可能的。毕竟大赵国因为有自在活佛的支持,才成为了天下第一强国。大晋有郭象的支持,才能偏安南方。而大燕国迅速崛起,成为了天下强国之一,他们身后有支持者,这是极为可能的。

    这个老者练得是一种很高深的道家功法,真气凝练的十分浑厚,由内致外发功,防御力和攻击力都极其强悍,看起来就像是外家功夫一样。不过实际上他练的是内家功夫,不过功法特殊而已。这种功夫一定等级极高,最差也要达到地阶后期以上,是一门极强悍的功法。看起来这就是老者自信的来源了,可惜他遇到的是楚云。

    楚云只用了三成的外家功夫就跟他打成了平手,要不是楚云想要见识见识老者的全部功法,他一招就能杀死老者。

    两个人打斗了大半个时辰,老者气息不乱,攻击依旧刚猛,这让楚云高看了一眼,这门功法后劲真的不凡,这可不是仙武大陆,天地灵气浓厚,武者可以从身边补充内力,因此俩地阶武者一打打几天都没事,这个世界可是天地灵气稀薄,武者只能依靠自身的内力补充。

    楚云又打了一会就不想跟他玩了,毕竟只要把老者的神石拿到手,这门功法有的是时间研究。楚云这些年试验神石虽然没取得多大成绩,但是却得到了不少的功法,虽然有很多不全,但是也给了楚云很多的启迪。

    楚云加大了自己的攻击,手上功夫虎虎生威,老者渐渐陷入了下风,老者顿时慌乱了起来,看起来想要逃走,楚云怎么会让他如愿,楚云一掌拍出,老者反手一挡,却被楚云巨大的力气打飞了出去。老者吐了一口鲜血,双手撑地整个人弹向远方,一点没有高手的风度,打不过就想跑。楚云一脚踢向脚下的一块脑袋大小的石头,速度极快,老者避无可避只能反身双手交叉想要硬抗。石头打在老者双臂上应声而碎,老者被这股距离打飞了出去,再次收到了重创,双臂齐断,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战斗力。

    楚云一步就来到了老者跟前,手臂直愣愣抓向老者的腹部,老者一脚踢出,目标正是楚云的命根。楚云冷哼一声,手迎向老者的腿,一把抓了个正着。咔嚓一声,在老者的惨叫中,楚云抓碎了老者的腿。楚云再次抓向老者的腹部,一块血淋淋的神石被取了出来。

    “哈就是的好的撒点卡。”楚云说了一句鲜卑语转身就走,没有再看老者一眼。

    楚云走后,老者挣扎着坐了起来,看得出来神石丢失,他的身体迅速垮了下去,他强撑着身体,用那一根唯一没有受伤的脚在地上写了一行字,然后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楚云从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老者显然听得懂鲜卑话,刚才楚云不经意说出了两个名字,一个是血佛,一个是慕容大人,这两个人被老者写在了地上,如果有人看到把这俩名字传播了出去,那么楚云的目的就达到了。

    这个血佛正是那个一直隐藏在暗处对付自己的幕后黑手之一,而慕容大人显然就是说的慕容囚龙,这个家伙显然也是个很好的背锅侠,而且自己装成鲜卑人,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他。楚云这么做,正好就是转移别人实现,好从中得利,这个老者真的是很配合自己。

    楚云轻轻一跃就消失在了原地,第一次就是开门红,让楚云心情很是不错。

    接下来的日子,楚云从大赵到大晋,连续击杀了八个人,清风他们查到的十几个人有几位并不在原处了,而且他们也学习了隐藏神石气息的功法,楚云并不是那么容易找到。但是楚云已经很满意了,楚云在大晋转悠了一阵,他对于这个汉人王朝还是很感兴趣的,当然他还想顺便找一下赵象这个神石联盟的创立者,不光要取得他的神石,还有事情要询问他,比如说慕容囚龙到底是谁。

    不过稍微转了一圈,楚云很失望,这个扭曲的朝代,豪门大族醉生梦死,而普通民众却饥寒交迫,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而且北方逃难来的难民实在是太惨了,让楚云更没有看下去的心思。楚云就不明白,这些逃过了的难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心怀故国,拖家带口的来到了自己的国度,却被大晋当成了奴隶压榨。他们做着最脏最差的工作,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家人饿死,妻女卖身成为奴婢,他们自己在饥寒交迫中死去。稍微好一点的被招入军队,他们连家人都养活不了,却还要为这么个朝廷卖命,当真是讽刺。

    大晋最厉害的部队北府军,就是这群难民为骨干建立的,当然现在北府军还没有出现,但是东晋的权臣桓温依靠他们已经开始建立桓家军,而他的首选兵员也是他们。怪不得东晋越来越熊,皇帝被一个个权臣当成玩物,最终被出身北府军的刘裕取代,实在是他们身在宝山而不自知。如果以这些逃回来的汉人挑选军队,以他们对胡虏的仇恨,稍加训练就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部队,大晋怎么会处在这么个尴尬的位置?

    楚云朝着寒潭赶去,心情有些不太好,连寻找赵象的心思都淡了,不过这一份经历却也让他重新拾起了统一天下的信念。其实楚云已经对争霸什么的有些厌倦了,毕竟太浪费自己的时间,楚云绝对是个利己主义者,在他看来练功才是自己最根本也最喜欢的生活。

    不过楚云虽然不是个好人,但是看到自己的老祖先们的悲惨生活还是接受不了。这让他再次下定决心统一天下,这可不单单是为了获得神石,而是朴素的希望自己的先辈们有更好的生活。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楚云起码能给大部分人和平的生活,晋朝之后的南北朝时间长达六百年,这期间到底有多少冤魂?稍微考虑一下就让人不寒而栗啊。

    “嗯?”当楚云来到寒潭附近的时候,自己的神识中竟然发现了几个人正在寒潭边上,当楚云的神识扫过他们,其中的一个老者竟然立刻发觉了,他转头看向了楚云所在的方向,楚云知道,自己也被他们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