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源百花杀》这门武功是楚云自己独创,这是一门利用自身杀气结合天地煞气和魔源赤血戟里面的魔气融合而成而强大武功,因为煞气和魔气具有强大的沾染性,能够沾染敌人的内力,因此楚云就以“百花杀”取名,这来源自“我花开尽百花杀”这句名传千古的诗词,楚云本来的想法是用魔源杀气跟敌人对敌,敌人的内力早晚会被自己沾染而败北。

    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对手并不见得有多强,楚云常用魔源杀气的实化能力,不怎么常用这门武功的沾染能力,因为这个世界的敌人几乎没有人能够逼迫楚云使用这一特性。再说在仙武大陆,只有魔教武者才会用此属性的内力,楚云虽然不是特别排斥,但是也害怕一旦用顺手了,回到仙武大陆成为人人喊打的魔门,毕竟仙武大陆正魔两派关系很尖锐,所以使用的更少。

    但是不用不代表这个属性不强,随着楚云魔源杀气的修炼日深,魔源杀气的沾染能力更强。而且楚云的魔源杀气一旦沾到了别人内力上,就如同跗骨之蛆,很难清除。

    清风等三个神石掌控者,还有大夏国铁弗首领刘犬都是被自己的魔源杀气控制,除非楚云动手,否则他们自己根本就化解不了楚云留在他们体内的魔源杀气,楚云相信这个世界都没有人能够接触自己的魔源杀气,因此可以说他们的小命完完全全的掌握在了楚云的手里。

    除了沾染性之外,魔源杀气有很强的吞噬性,也就是说如果其他武者沾染上了楚云的魔源杀气,那么对方的内力很快就能被楚云的魔源杀气吞噬,一个没有内力的武者,结果可想而知。如果对敌的时候,对方一旦不慎,楚云能够轻松靠着魔源杀气的沾染性和吞噬性击败对手。

    除此之外,它的另一个特性更被楚云看重,那就是能够影响敌人的情绪,甚至能够让敌人短暂的陷入幻觉之中,也就是说魔源杀气天生自带念力攻击。

    煞气本来就是天地间负面情绪的一种,楚云吸收了如此多的杀气,也相应地吸收了不少的煞气,当楚云用魔源杀气跟敌人对战,敌人的心智如果不坚定,那么就会被魔源杀气入侵心神,从而实力大减,甚至完全崩溃都是有可能的。

    楚云非常看重魔源杀气这种能力,这也是楚云最关心的的特性,因为这完全就是“念力”的范畴,楚云的念力还做不到能够得心应手的使用,但是结合魔源杀气,却能够自由使用,可见这门武功的境界之高。天阶武者才能堪堪掌握一点念力的使用方法,而这门武功能让一个武者在地阶的时候就能使用念力攻击,这比起一些所谓的地阶功法甚至天阶功法也不逊色。

    不过这门功法现在只能给被动的携带念力攻击,而且念力攻击的方法很粗浅,对于一些意志力强的武者没多少作用。楚云一直想晋级魔源杀气,就是为了让这门功法能够更强的结合念力,从而提升功法的威力,不过楚云却一直没有门路。但是有时候有心插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一次前去送别杀气滔天的鲁忠大军的时候,楚云突然心有所感,他回到天牢立刻就选择了闭关。

    楚云曾经吸收了小半个长安的杀伐之气,因为杀伐之气过重,竟然引来了天雷,楚云不知不觉的就进入了天阶。虽然这是件好事,但是却让楚云中断了对天道规则的感悟,使其魔源杀气的掌握陷入了瓶颈。这一得一失楚云自己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不过这一次被天雷打断的感悟再一次的重现了。

    楚云浑身的魔源杀气缓缓的从体内透体而出,楚云所在的密室很快就漆黑一片被黑色的魔源杀气彻底占据了,魔源杀气无形无相,慢慢的扩散到了整个天牢,天牢之内的罪犯和那些楚云的试验品感觉到浑身发寒,脸色时而狂喜、时而悲伤、时而暴躁、时而平静,他们显然都被魔源杀气的煞气引动了各自心灵深处的感情。

    楚云的灵魂仿佛飘了起来,在魔源杀气笼罩的范围内飘荡,他在这片领域仿佛成为了神一样,能够随心所欲的做着任何事情。楚云心里想着让一个犯人飘起来,他就真的飘起来了;楚云想着让牢门打开,需要四五道程序的牢门竟然不费吹灰之力的打开了;楚云想着苏锦,没想到苏锦真的出现了,还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楚云有些沉迷,在这个领域内自己简直就是神啊,言出法随不过如此。不过很快楚云就从沉迷中清醒了过来,这不是他的力量,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境界?楚云一把推开了苏锦,苏锦竟然消失了,楚云邹着眉头开始探索了起来。

    也多亏的楚云清醒的早,这种境界就是天阶中阶之后才能领悟的“领域”,不过一般的天阶中阶武者都有传承,他们需要服用大量的丹药,保证自己能够尽快的清醒,否则灵魂很可能沉迷在这种情绪中不可自拔,最终灵魂离体而出再也回不来了。仙武大陆不知道有多少天阶高手陨落在这一步,楚云还真是不知者无畏,不过楚云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也说明了楚云心思是多么的坚定。

    楚云开启了号称能看破一切幻觉和阵法的真实之眼,他眼前的世界一下子就变了。他的真实之眼看到这片领域中隐藏的肉眼难以发现的“节点”,楚云来了兴趣,灵魂飘来飘去,寻找着每一个节点,楚云在真实之眼的帮助下很快就找到了百十个,他发现这些节点似乎是有规律的排序,仿佛是蕴含着天地至理。

    楚云一边在心里记着这些节点的排序,一方面继续寻找着,时间仿佛停止了一样,在楚云的寻找下越来越多的节点被找了出来,三百六十五个节点链接在了一起仿佛是有了生命力一样,楚云沉迷于这绚烂的一幕中不可自拔。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才发现自己的灵魂回到了身体之内,而从体内涌出的魔源杀气也全部回到了体内。

    楚云一边回想着自己看的的节点,一边情不自禁的用魔源杀气构建起来,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楚云也不知道多久了,在似梦似幻中看到的三百六十五个节点构成的图案终于用魔源杀气构筑了出来。

    构建的图案陡然变大,竟然笼罩了不下于三十丈的范围,楚云在这个范围内,好像是又找到了那种虚幻中感觉,楚云觉得在这个范围内自己无所不能。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才把情况搞了个清楚,实际上只有自己的魔源杀气才能够无所不能的在这个范围内游动,楚云一个心思,数百道魔源杀气就出现在了自己身前十几米的地方,然后又一个念头,这些魔源杀气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他们仿佛从虚空中凭空出现的,他们能在自己构建的范围内出现在任何一个位置,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能感应的到。

    而且自己魔源杀气中的煞气也增强了数十倍,这些煞气能够瞬间引动一个敌人最薄弱的情绪。你害怕黑暗,你就如同置身于漆黑;你害怕鬼怪,你就如同置身于地狱;你畏惧背叛,你的一切亲友就一个个出卖。

    他们能够引起一个人心底最畏惧的那一点情绪,随着楚云的试验,他几乎把天牢里的人屠戮一空,除了根本没有任何情绪的暗卫不受影响,其余的人简直无往不利。

    楚云一个念头,这个按照节点排序构建的空间被楚云收到了体内,这片空间依附于楚云的身体,仿佛给楚云穿上了一层衣服一样,楚云心里一喜,难道还有防御的作用?

    楚云回过神来突然发现这个空间会不会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领域?”,楚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自己的魔源杀气大大进化了,不管是攻击力还是所附带的念力攻击,引动情绪可不就是念力的一种作用?楚云越想越觉得正确,大喜之下的楚云就把它命名为了“魔源领域”,这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的实力不逊色于天阶中阶了?没想到自己的内力还没有构建成功领域,反而魔源杀气先构建成功了。

    楚云并不知道领域的构建需要符合自己内力的天地规则和念力的结合才能成功,而魔源杀气自带念力手段,被楚云找到了代表着天地规则的节点之后,楚云竟然误打误撞的领悟了领域。不过楚云的领域并不是太强,在天阶武者掌控的领域中排名下游,毕竟魔源杀气携带的煞气,不是楚云的念力衍生出来的手段,只不过是煞气,并不属于楚云自己领悟。但是不管怎么说,楚云也是领悟了领域,在天阶中阶之下,楚云的实力就是无敌的。不知道多少精彩艳艳之辈被困在天阶三层难以突破,既然如此,楚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传朕的命令,让胡将军来见我。”楚云迫不及待的想找人试试手,而胡铁柱显然就是最好的人选,他经常和自己交手,手上功夫十分的强。而且他也是个武痴,听到楚云找他,他兴致勃勃的就赶来了。

    两个人一起来到了长安城外的皇庄,楚云把这里打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演武场,在长安城内,两个人交手一个不慎就能造成巨大的破坏。

    “老胡,动手吧。”楚云悄无声息的把魔源领域放了出去,胡铁柱虽然察觉出了异常,但是也不知道楚云再搞什么鬼,两个人动手,他也不会藏拙,大刀一横就朝着楚云冲了过来。

    哐当,胡铁柱绊了一个狗啃屎,原来楚云心思一动,胡铁柱的脚下就出现了一个魔源杀气实化的木桩,胡铁柱根本就没发现,一下子就被绊倒了。

    “陛下,你这是作弊啊。”胡铁柱一个鹞子翻身站了起来,他一点没给楚云面子,朝着楚云大喊了起来,楚云毫不在意哈哈笑了起来,看起来这个领域里,魔源杀气真的是随想随到。这么看起来只要自己体内的魔源杀气充足,那么自己岂不是无敌?

    “老胡,你小心点,我攻击了。”楚云大声说道,胡铁柱也不是没有见过楚云的魔源杀气,不过以前都是从楚云身上射出,这一次突然出现,没有一点征兆,他才中招的,他满以为自己小心,应该没事,但是他刚刚这么想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嗖嗖嗖,数道魔源杀气凝聚的短刃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他吃了一惊,挥舞着大刀想要击飞这些短刃,但是这些短刃就跟有了灵性一样,再次消失了,这让胡铁柱的大刀击了个空。抬眼看去,胡铁柱就发现那几把短刃齐齐的停留在自己身前身后的致命之处,两把在自己的脸前,一把在自己的脖子,一把在自己的心脏处,一把在自己的后背,一把在自己的命根。胡铁柱汗都下来了,这还怎么玩?楚云想杀了自己,岂不是根本不用费什么劲?

    “哈哈哈。”楚云看着胡铁柱的样子笑了起来,不愧是领域啊,杀一个地阶中期巅峰的武者,估计用不了一秒钟,这让楚云满意至极。

    “老胡,别愣着了,来试试我最强的一招——魔源无形刃。”楚云说完,胡铁柱身边不断的出现一把把的断刃,密密麻麻的有成千上万跟,把胡铁柱的身躯都完全遮挡了,胡铁柱看到这一幕头破都开始发麻了。不过更让胡铁柱魂飞魄散的是,这成千上万的断刃朝着自己激射而来。

    “我命休矣。”胡铁柱吓得反抗都不反抗了,直接抱着头蹲在了地上,能让一个单纯的胡铁柱吓成这样,可见这一招的威慑力。不过射向胡铁柱的短刃都变得透明了起来,他们仿佛没有实体,从胡铁柱身上不断地穿过,倒是真有些万箭穿心的架势,不过胡铁柱身上却没有一点伤痕,这是楚云化实为虚,发动了念力攻击。

    这一招魔源无形刃攻击可实可虚,是楚云领悟出来的最强一招,实在是一个大杀器,楚云其实已经把这一招的威力降到了十不存一,但是在看胡铁柱,他抱着脑袋撅着屁股还是蹲在地上不起来。

    突然胡铁柱呜呜的哭了起来,越哭越伤心,看起来魔源无形刃开始起作用了,能让胡铁柱彻底失去了抵抗的心思,可见这一招的厉害,简直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啊,胡铁柱的毅力可是顶尖的,他单纯,而且从小在从来与虎豹为敌,毅力不强早就死了。

    “陛下啊,我老胡对不起您啊,您一直让我勤加练功,争取突破现在的境界,可是老胡我沉迷于女人堆里不能自拔,我辜负了您啊。我每一次想去好好练功,那些小浪蹄子就来勾搭我,我对不起您啊...”听着胡铁柱呜呜的讲着自己的罪过,楚云真的绷不住了,再次笑了起来,这个胡铁柱还真是太可爱了。

    不过楚云还是低估了魔源无形刃的威力,胡铁柱呜呜哭了一个多时辰才慢慢的停了下来,要知道这段时间他可是没有一点抵抗力,随便一个人都能宰了他,而且这才是魔源无形刃十分之一的威力啊,楚云心里大喜。

    “滚起来,别丢人,你把你跟你那些侍妾的床事都跟我说,就不怕我趁你不在去你家找你媳妇。”楚云跟胡铁柱在一起也不讲究什么皇帝的威仪,笑着开起了玩笑。

    不过胡铁柱却当真了,他老脸一紧,小声的跟楚云商量道:“陛下,你想去我也拦不住,不过小桃红你可不能跟我抢啊,俺老胡舍不得。”楚云听完脸色一黑,一脚踹了过去。

    楚云这一次闭关已经三个多月,他必须要处理朝政了,胡铁柱有气无力的跟在身后往回走,看起来还是担心楚云抢他的女人,楚云又好气又好笑。

    “好了老胡,朕不会跟你抢的,我后宫的女人都没事去管,等我回去,再给你送十个美女去,朕跟你说,他们献给我二十个西域大洋马,朕都没碰过,给你一半。”楚云说完胡铁柱小声嘀咕道:“俺还是喜欢小桃红。”楚云直接不搭理这个混人了。

    “先等等,你现在全力攻击我一下。”楚云突然想试试这个领域的防御力,不过为了安全,楚云还是在领域里面布置了一层归元罡气。胡铁柱也实在,他挥舞着大刀朝着楚云的胸口看了过来,破空声传来,胡铁柱真的没有受力。

    哐当一声,胡铁柱被弹飞了出去,大刀脱手而出,自己也受了重伤。而楚云却连一点事都没有,楚云心里大喜,这领域真的防御力不错,就算是归元罡气的防御被胡铁柱砍一刀,自己也要晃一下,但是领域却稳如泰山。楚云大喜过望,再给胡铁柱疗伤之后,楚云就准备回宫了,毕竟很多事情还要处理。

    楚云回到皇宫马良等人立刻来了,他们早就等着楚云出关了,这一次大明和大凉国的战役陷入了僵局,开始的时候,大明靠着绝对的实力攻陷了整个张掖郡,但是却依旧不依不饶,想要攻击凉国的酒泉郡,这下子大凉国真的急了,酒泉郡如果丢了,那么他们就真的没希望了,整个西域的粮食根本不足以让大凉国的军队吃,何况还有平民要养活,再加上依附于他们的胡人,他们实在是不能放弃酒泉郡。

    而且不光是大凉国张骏拼了命,就是乞伏鲜卑和秃发鲜卑以及羌胡也开始拼命,一旦大明彻底占据河西走廊,那么他们就要恢复到去草原吃草的日子,过惯了好日子谁还想去草原放牧?因此四方势力凑出了四十万大军牢牢地把鲁忠的大军拦在了酒泉郡外面。而且仇池国这个偏安一隅的国家也出兵三万帮助前凉,双方唇亡齿寒,看起来仇池国还不是太傻,知道一旦大明占据了整个河西之地,他们也会危险,于是就出兵帮助前凉了。

    两个国家五个势力联合起来,鲁忠用了数种办法,又是策反又是新武器又是强攻,怎么也无法突破大凉国的防线。现在距离出兵已经过了好几个月,鲁忠除了拿下了张掖郡全无作为,他不断的上表求援,但是楚云却没有出关,内阁和枢密院不敢擅自做主,因此鲁忠的要求一直没有被答复,双方就陷入了僵持。

    但是大赵权衡利弊之后却没有选择动手,这让大明和大燕都十分失望,毕竟大燕国还想踩着大赵国上位呢。大明这一次攻击大凉,虽然陷入了僵持,但是却没有损失多少人,而且拿下了对大凉国性命攸关的张掖郡,大赵除非是疯了,怎么可能动手?大明也不想双线作战,所以两个国家维持了平衡,但是西线战役却必须要提前下决定了,要么增兵,要么换帅,要么就停止,这都要看楚云的决定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