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啊,你要好好干,不要担心娘。”侯爵府中,崔宁正在给崔悔准备衣物。崔悔在家的时候,母亲崔宁希望他能够出去帮自己的父亲做事。但是要走了,当娘的又舍不得。但是崔宁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已经快五十岁的崔宁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美丽,如果她跟楚云站在一起,说是母子都有人相信。崔宁这些年一直生活在悔恨和自责中,这让她老的更快,要不是担心自己儿子,她早就不想活了。

    “我知道了娘,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崔悔看着日渐苍老的母亲说道,母亲就是他的一切,为了自己母亲他什么都愿意。要不是为了自己的母亲,上一次大战,他说什么也不会率先撤离的。

    “娘就不去了,娘已经老了,折腾不动了,希望儿子好好干,早回来看娘,娘就知足了。”崔宁当然也舍不得自己儿子,但是他知道自己丈夫的性格,楚云绝不会允许自己离开长安的。崔宁本来性子就软,她不想让自己儿子为难,也不会让楚云为难的。

    “对了悔儿,你父亲他还好嘛?”突然崔宁开口问道,楚云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她了,她知道自己不配见楚云,但是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那个父亲挺好的,他看起来比我都年轻。”崔悔似乎是不想在母亲面前说太多。崔悔恨自己父亲嘛?他以前是恨的,他以为楚云是抛弃了自己母子,让自己母子受了那么多的苦,还杀死了自己最爱的舅舅。但是现在长大了,他也知道自己的舅舅当年背叛了自己父亲,让自己父亲差一点就一蹶不振,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报仇的,因此自己父亲做的并没有错。而且自己的母亲的遭遇他也慢慢知道了,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自己父亲杀了自己的母亲都没有错。更何况自己父亲为了自己放过了自己的母亲。而且又这么培养自己,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崔悔也不知道换成自己该怎么做,对于父亲从不看自己的母亲,崔悔也能体谅。所以母亲问了起来,崔悔只能敷衍。

    “那就好,那就好。”看着自己母亲眼睛里的思念,崔悔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导。

    崔悔告别母亲去拜别自己的老师游子远和温峤,就要踏上前往巴郡的路。游子远已经很老迈了,楚云虽然用内力给他维持着生机,但是估计也活不了几年了。除了大朝会等重要的节日,他也根本不会上朝。不过游家却并没有衰落的迹象,因为他的长子游凌进入了内阁成为了大明的重臣,今年游凌不到六十岁,起码能保证他们游家十年的荣华。一个家族两个阁老可见游家的兴旺。

    游子远拉着崔悔的手,很是亲近,并且他命令自己的孙子游良辰跟随崔悔,当做崔悔的幕僚一起前往巴蜀。虽然崔悔和游良辰都不知道游子远什么意思,但是他们却都不敢违背,游良辰只能跟随崔悔一起准备前往巴郡。

    游良辰已经通过了大明的科举考试,有资格进入大明官场,但是突然成了一个小太守的幕僚,还是让他很不满。但是游子远亲口教训了游良辰,并且告诉他不好好干,就直接开除游家族谱,游良辰只能委屈的答应了。游凌也不知道自己老子发什么疯,但是他也不敢多说,只让游良辰好好干。游家第三代只有游良辰看起来最有前途,但是即便是不舍得,游凌也没办法。几年之后,游凌才知道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

    而温峤在崔悔来了之后,也是热情的招待,温峤已经彻底的投入了大明的怀抱,毕竟他的家人子弟都在大明当官,他再怎么心怀大晋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又不是圣人。

    面对崔悔他是有点想法的,毕竟崔悔是楚云扔给他的第一位弟子,并且楚云命令自己必须要好好的教,虽然后来冉闵、王升(王家子弟)、莫言(莫含的孙子)、游良辰(游子远的孙子)、鲁战(鲁忠的小儿子)、马赫(马良的孙子)、刘琛(刘东勇的儿子)、谢荣(谢艾的儿子)都被楚云硬塞给了自己,但是温峤还是对崔悔最感兴趣。

    至于要问原因,那么就要看看这些子弟的身份,除了崔悔之外,自己的这几个弟子都是些什么人,都是大明一等一的家世,但是偏偏出了崔悔这么一位特例,这太怪异了。大明有姓崔的大家族嘛?没有。那么楚云为什么这么看着崔悔?作为一个聪明人的温峤不得不考虑。

    而且随着自己跟崔悔的接触,崔悔长得越来越像楚云,这倒不是相貌,崔悔的相貌更像自己的母亲崔宁,而是说的气质。崔悔是楚云的儿子,他会不经意的模仿自己的父亲楚云,而且从小就是听楚云的故事长大的,他的母亲崔宁更是时常提起楚云,他不管从行为还是动作上都喜欢模仿楚云。而且他毕竟流着楚云的血,所以儿子像爹也没什么奇怪的。

    作为绝顶聪明人的游子远和温峤看出点什么也就不奇怪了。温峤没有跟游子远那样把自己的孙子扔在崔悔的身边,但是他却有漂亮孙女啊,于是他拉着崔悔,不断地向着崔悔推荐自己的漂亮孙女,整的崔悔都尴尬了。

    说起来崔悔已经二十多岁了,但是却没有成亲,这本来在古代就很奇怪,不过楚云不发话,他也没有办法,崔宁是不敢给崔悔做主。楚云其实也是忘了这事了,毕竟他也没当过父亲,认为儿子该自己追求幸福,再说二十几岁还年轻,用得着自己操心嘛?于是就耽误了。

    温峤把自己的孙女叫了出来,要知道在古代不是通家之好,是绝不可能让未出阁的女子随便见一个男子的。温峤还很大度的让他们自己说会话,他就离开了。没过一会温峤的长子温放之就知道了,怒气冲冲的去找自己的父亲,他女儿国色天香,还准备寻摸一个乘龙快婿呢,怎么能随便见一个未婚男子?还是一个刚刚触怒了陛下的失势之人?

    这个温放之也挺有意思,历史上他继承了自己父亲温峤的爵位始安郡公,还担任了交州刺史的大官。在担任交州刺史的时候,他听人说王士燮的坟墓有怪异的现象,墓上常会有雾罩着,盗墓者不敢盗。他就不信邪,非要打开看看,结果回去的途中从马上掉下来摔死了。

    他见到温峤刚抱怨了两句,就被温峤一巴掌打在了脸上,古代人对于孝道看的出奇的重,他不敢怪罪自己的父亲,只是愤怒的离开了。

    温峤听到下人说崔悔和自己的孙女很是融洽,心里大喜。他直接想要敲定两个人的婚事,崔悔不敢擅自答应,但是温峤却以老师的名义,强硬的把两个人的婚事定了下来。并且让孙女跟随崔悔前去上任,名义上是去照顾崔悔,实际上就是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啊。崔悔欣喜若狂的带着温峤的孙女温怀蕾离开了。

    这也就是在晋末这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如果在其他时候,他们温家能成为笑柄。即便是这样还是差点把温峤的儿子温放之气死,也让他成为了同僚中的笑柄。不过几年之后,他就深深佩服自己父亲的眼光了。

    崔悔的离开没有掀起任何波澜,大明通告天下准备进攻大凉国,这才是最轰动的事情。大明直接通告天下,大凉是自己认大明为宗主国的,现在竟然背信弃义,而且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大明给你机会,但是你又背叛,这是不把我天下第一强国放在眼里啊。我大明打你是名正言顺的,其他的国家只要敢帮忙,我就掉头收拾你。大赵国正在默默地舔舐伤口,被灭了二十万人,让大赵伤筋动骨。而且虎牢关一丢,邺城也不安全,他们现在正在忙着商议是否迁都,没空帮助大凉国。至于大燕国不说暗地里是大明的盟友,就算还是敌人,他们跟大明又不挨着,我凭什么帮大凉国啊。

    至于大晋国,他们正在装鸵鸟,帮你大凉国?哈哈哈,别逗了,现在大明吞并了大成国,跟我大晋紧挨着,他不来惹我们就烧高香了,还去找死?至于代国这些家伙更不用指望了,大凉国竟然发现自己再一次的成为了孤家寡人,这是被大赵坑了啊。

    他们不断地派使者去大明求饶,甚至愿意加大每年的上贡数量,但是面对大明狮子大开口的要求大凉国割地,他们还是接受不了。整个凉州一共八个郡,其中能够耕种的也就是河西走廊的金城郡、西平郡、武威郡、张掖郡和一部分的酒泉郡,大明本来就占据了其中的金城郡、西平郡和武威郡三个,现在再割地,把张掖郡给了大明,那么大凉国的子民还不都饿死?他们怎么可能同意。

    当然大明也没想让凉国同意,他们准备自己拿下来,大明当然不可能想着一次灭亡凉国,而是准备拿下凉国的张掖郡和酒泉郡,把他们彻底赶到西域去吃沙子。

    大明这一次可是占据了天时和人和,虽然凉国占据地利,但是也没什么用。因为大明的实力本来就比大凉国强,更何况还有张骏的长子张祚这个超级内鬼,凉国不可能赢。凉国的所有计划和部署大明都知道,请问大明怎么可能输?

    楚云任命鲁忠为征西大将军统帅二十万大军进攻凉国,鲁忠这个大将军除了资格老,在大明的多次战役中并没有什么大的功劳,因此他亲自找楚云请命,楚云本来想调集谢艾回来的心思也不得不放下,这些老臣子必须要安抚,哪怕楚云知道谢艾才是最佳人选。

    楚云调集新一代的将星冉闵帮助鲁忠,并且把谨慎全面的杨业和刘东勇派去担任副将,楚云不相信他们四个人还打不下一个小小的前凉,哪怕前凉全国的兵力还有三十万人,但是能够抽调出来的也就是十几万人,前凉不断地征服西域,那些胡人可并不安稳。就算是加上羌族和鲜卑人,他们也就是三十万人,但是前凉境内的胡虏可不是匈奴和羯族这样结合了胡汉优势的硬骨头,而是连装备都没有的穷人,他们很多人除了有一匹马,连武器都没有,大明骑兵一个打他们三个,他们并不占据优势。

    大明早就切断了对胡人的物资和武器的供应,他们又不敢来大明抢,只能依附于前凉,但是前凉年年给大明上贡,也是穷的很,他们自己的军队都快养不起了,哪里还能支援这些胡人?

    圣武十三年五月,大明出动大军进攻前凉,整个天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里,如果大明出现了意外,不能迅速的击败凉国,那么大赵等国不介意给大明找找麻烦,反之,如果大明势如破竹的击败大凉,那么大明的地位就彻底巩固了,哪怕大赵国都要像大明服软。

    “又失败了。”楚云把手里已经死透的试验品扔在了一边。这几年楚云除了把握大明的大政方针,其余的时间就是闭关练功和实验如何能够融合多块的神石。不过前者是水磨工夫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出成绩的,被楚云寄予厚望的后者却不断的失败,这都不知道是多少次了。

    不过楚云却不气馁,毕竟佛图澄能够成功,自己为什么不能?楚云并不认为在各个方面比佛图澄更差。要不是楚云担心自己出现意外,大明可能不稳,他都准备自己亲自尝试了。

    “主人。”就在这个时候,三个面貌各异的武者走了进来,他们每个人都气势强横,实力不逊色于地阶中期武者,他们正是投靠楚云的神石掌控者,为首的一个正是青城子的徒弟清风。

    “嗯,有什么收获?”楚云收了这三个人的目的就是为自己确定天下神石掌控者的位置,如果实力差的神石掌控者就顺便杀了,把神石拿回来。不是所有的神石掌控者都无欲无求的,楚云作为天地第一强国的掌权者,有的是人想要给自己卖命,楚云就选了这三个人。

    清风是怕死,也贪图享受,早早跟了楚云,在楚云的帮助下,他到了地阶中阶,更是被楚云控制了生死,他不可能背叛。而另外两个人也都差不多,贪图享受,或者是为了自己家族的崛起,反正都不是无欲无求的人,楚云最喜欢这样的。当然也不仅仅是他们三个,还有几个地阶都不到的神石掌控者都被楚云直接杀死,取得了神石。神石联盟自在活佛死了之后名存实亡,楚云也到了天阶,他从不害怕有人找自己麻烦。

    这几年楚云通过他们三个人已经收集了六块神石,并且确定了十几个神石掌控者的位置,这已经很不错了,毕竟天下一共才八十一块,而楚云自己手里就已经有一半还多了。

    “朕让你们前来是有事情要让你们去做,这一次鲁大将军出兵凉国,我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而且凉国荒芜的地方实在太多,到底有没有神石掌控者藏着谁也不知道。一号你去保护鲁大将军和其他的几位将军,你是明面上的保护者。二号,我要你在暗地里保护,跟一号一明一暗,应该万无一失。三号,你的轻功最好,你先行一步去凉国查看一番是否有什么异常,如果没有发现什么,那么你就跟二号一起暗中保护。如果这一次你们做得好,那么朕不光会重赏你们,还会让你们的实力更进一步。”楚云说完,清风等三人大喜,看着他们离开,楚云的嘴角挂上了冷笑。

    自己需要收集天下所有的神石,他们也是自己的目标而已,现在不过就是需要利用他们。等到前凉平定,他们的最后一点利用价值也就差不多了,自己就能使用地阶中期的武者试验一下融合神石了,死了的话算他们活该,如果成功了,那么就留着他们继续试验,这可是绝好的试验品。至于胡铁柱,楚云是不会动他的,除非自己收集完天下所有神石,毕竟这么忠心耿耿却无欲无求的手下不好找啊。

    五月初一,楚云中断了自己的修炼亲自出城送大军出征,楚云的威望越来越高,所有人都对几年没有露面的楚云欢呼着,但是楚云却见多了这种场面,心里没有任何波动。大赵等国约定去年五月初一进攻大明,楚云今年就反过来就在这一天攻击大凉,这是在跟大明的敌国玩心理罪,让他们彻底从心里对大明有敬畏,当然这也是张宾建议的。

    看着大军离开,楚云立刻返回了天牢,因为他感觉自己数年都没有突破的魔源杀气出现了异动,这让楚云兴奋不已,现在的楚云除了自己的实力,基本上对于任何的东西都没多大的兴趣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