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李农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已经是两三个时辰之后了,大赵八万骑兵逃回去的只有一半,当李农通过逃回来的将领知道刚才的战况之后,他不由得对大明的指挥官暗暗敬佩了一下,毕竟换做是谁也做不到靠着步兵对抗骑兵取得了这么大的战果。而且他也对大明指挥官的心狠手辣吃了一惊,为了胜利当真是不择手段,不过再怎么样,大明都输定了。他也知道自己的指挥出现了失误,但是它却并不惊慌,自己手下还有两万最精锐的於菟军以及四万其余的骑兵,这些骑兵休息一会又是生龙活虎的即战力。死伤四万人,覆灭大明十万大军,怎么想怎么都是赚了。

    大明一方虽然取胜,但是死伤比起大赵更加惨重,大明一方的十万部队,残余连一半人都没有,也就是剩下不到五万人,而且骑兵也损失过半,别以为大赵国的骑兵都是待宰的羔羊,他们在绝境发挥出来的战力,让大明军也受到了重创。而且大明剩余的这四五万人也都人人带伤,可以说他们的战斗力已经基本上没了,大赵只要再冲击一次,大明军就彻底崩溃了。能够用四万人换取大明十万伤亡,他李农就能名扬大赵国,想想还是很激动的。

    大明一方也都在崔悔的指挥下聚在了一起,三万骑兵死了一万多,只剩下不到一万七千人,还都人疲马倦。而步兵更惨,七万步兵死的只剩下了三万余人,减员了一半还多。

    崔悔也看出来了,只要大赵再冲击一次,那么大明剩余的将士就真的完了,崔悔也已经无计可施。被砍了一刀的张赟默默走到了崔悔身边,“崔将军,你撤吧,我老张留在这里。趁着大赵军还没发起最后的攻击,咱们的骑兵还能逃回去,你去跟王大帅汇合,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您是大明新一代的将星,年纪轻轻就成了后营统帅,看得出陛下很器重你。而且你这一次的指挥,我老张服气了,换成是我指挥,早就失败了。我老张深受陛下的大恩,但是我老张却没多少本事,现在能为陛下马革裹尸,也是我老张的荣耀。你快走吧。”

    看着张赟真诚的目光,崔悔十分感动,自己的父亲竟然有这样的人格魅力,能让一个将军以战死为荣,他感到骄傲。他张了张嘴就想让张赟离开,自己留下,但是最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崔悔没有说出一句话。

    “张将军你保重。”泪水在崔悔眼珠里面转了一圈被崔悔硬生生忍了下去,军人流血不流泪,这也是大明军人的口号。张赟拍了拍崔悔的肩膀,立刻调动去安排最后的防御,崔悔一跃之下跳上战马,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崔悔带着骑兵撤退了,而赵国人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们朝着大明军冲了过来,不过他们显然发现的太晚了,而且也低估了大明步兵的意志力,他们大都被舍生忘死的步兵拦住了,崔悔等人这才能够带伤逃出来。否则一旦被赵国人缠住,哪怕他们骑兵都跑不远了。

    “为什么王将军不来救我们?”策马奔腾了十几里后,众人停下来歇息一下,马匹不是汽车,它不可能一直奔跑下去。

    “对啊,这么长时间,王将军手下都是骑兵,只要三万人就能逼退赵国人,王将军到底在干什么?”

    “张将军,估计已经...呜呜。”

    崔悔听着手下人的抱怨没有说话,他其实在心里也抱怨王杰不来救他们,不过就是三十多里的距离,骑兵想来早就赶来了,只要派几万人来接应他们,大赵国绝不敢跟大明轻易决战。自己的这十万人绝大部分都能撤回虎牢关的,为什么他仅仅下达了一个撤退的命令,却不派人来接应?不过崔悔也不敢贸然的开口,毕竟王杰是这一次的主帅,大明军规不能在大战中随便质疑上级的命令。在战前什么意见都能提,但是战时却只需要一个声音。

    “王将军有更多的东西要考虑,咱们赶紧休息一下,继续走吧。”崔悔劝说了起来,所有人虽然不再开口,但是气氛却沉闷了下来。

    “报,报告,赵国骑兵追上来了。”斥候从远方冲了过来,崔悔等人脸色凝重了起来。

    “怎么可能,我们已经跑出来这么远了。”崔悔身边的一个副将说道。

    “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打不过,咱们撤。”崔悔立刻下达了命令全军上马。跑了几里地之后,赵国的骑兵终于赶上了,他们有大约四五千人的数量,不断的朝着大明骑兵射箭,他们的箭非常的准,基本上每射三箭就能射中一位大明军,大明骑兵不断地掉下马来,短短时间就已经死了上千人。

    虽然也有大明骑兵反击,但是却远不如大赵骑兵射的准,大赵仅仅只有百十人伤亡,现在距离虎牢关还有十几里路,估计到不了虎牢关,这一万七千的骑兵就能死伤一半。

    “掉头,给我杀回去。”崔悔大喝一声,早就被激出了火气的大明骑兵纷纷掉头,但是没想到大赵的骑兵看到这一幕也纷纷掉头,但是他们一边逃跑,一边继续射箭。大明骑兵根本追不上他们,反而再次被他们射死了几百人。

    “这TM什么部队?只会骑射嘛?”崔悔大骂一声,他并不知道追他们的这几千骑兵正是大赵军的王牌於菟军,他们以骑射为主要进攻手段,十分的难缠。他们就像是草原上的狼群吊在猎物的身后,趁猎物不注意就咬上一口,猎物一旦反击,他们就掉头撤退。这种不断的袭扰,能让所有敌人崩溃。这很可能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个战略的源头之一了,游击战不就是草原人发明的嘛?

    崔悔被搞得烦不胜烦,看着自己身边的大明骑兵被当成猎物一样的杀死,自己却没有半点办法,崔悔眼睛都红了。拼命人家逃走,不跟你打。不拼命人家就一直跟在你身后,慢慢的耗死你。

    “将军,给我三千人,我拖着他们,你们快走,否则咱们一个都跑不回去。”崔悔的一个副将策马来到崔悔的面前说道,崔悔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难受点了点头,副将拱了拱手就策马朝后跑去。

    “后营禁军第一营第三营的弟兄们跟我冲。”副将喊完,剩余的不到一万五的骑兵中跑出了三四千人,他们脸上都带着坚定,跟着副将就朝着赵军冲了过去。

    崔悔狠狠的看了一眼赵军,然后大手一挥,就带着剩余的万余人继续撤离,他的心都在滴血,先是张赟,后是自己的副将,他们前仆后继的留下,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逃走,自己不能辜负他们。但是崔悔心里已经下了决定,自己有生之年一定要灭亡了赵国,为他们报仇。自己还要问问,王杰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派人接应?为什么不接应?

    当崔悔带着一万残兵败将跑回虎牢关之后,他们立刻被迎了进去,崔悔把手下都安定好了,然后直接怒气冲冲的前去寻找王杰,来到了王杰的指挥所,崔悔就被拦住了。

    “崔将军,主帅他带大军出关了。”五营禁军的前营统帅杨昇开口说道,杨昇和他哥哥杨业是跟张赟一起投靠楚云的老人了,崔悔还是很恭敬的。

    崔悔强把怒气压下了下去,对着杨昇行了个大明军礼,大明军中不需要跪拜,只需要右手前伸,左手按住胸口,高声喊一句圣皇万岁,就可以了,这当然也是楚云发明的,有些像二战德国的军礼。

    “杨将军,请问主帅去了哪里?卑职有事情问问他。”崔悔脸色还是很不好。

    “崔将军,在下只知道主帅带领数万大军出关去了,具体去干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奉命守卫虎牢关,其他的并不清楚,难道主帅不是去接应将军的嘛?”杨昇疑惑的问道。

    “杨将军,主帅出城多久了?”崔悔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什么,脸色更是难看。

    “四天前就出城了,崔将军,难道你真的没见主帅?那你们是怎么回来的?对了,张赟张将军?”杨昇也看出了什么连忙问道,他跟张赟可是好弟兄,毕竟一起投降的楚云,这都已经十几年了。

    “杨将军,两天前,张将军为了掩护我突围,现在估计已经战死了。”崔悔脸色黯然的说道。

    “什么,不可能,王主帅四天前就已经出城了,难道不是要去救你们?张将军怎么可能出事,除非...”杨昇说不出话来了,他脸色阴沉不定,显然也想出了什么。

    “杨将军,在下有些劳累了,先告辞了。”崔悔整个人仿佛被抽去了精气神,一步步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

    几天之后王杰率领大军得胜归来,大赵十五万大军只有区区三四万人逃回了翼州,被大赵占据的一半司隶州全部被大明攻占,王杰的大名震动了整个天下。大赵准备了大半年之久的洛阳之战还没有发生就落下了帷幕,有将近二十万的赵军被大明消灭,大明仅仅损失了十万人,这可是妥妥的大胜。

    而随着大明强势的占领了虎牢关和全部的司隶州,天下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大赵准备发动的幽州战役无疾而终,而且草原上的几个势力也连忙收兵,不敢继续对大明和他的盟友动手。大凉国也迅速的得到了这个消息,大明的西线战场又恢复了平静。而崔悔和他死亡殆尽的十万大军像是被刻意忽略了一样。

    大明一下子转危为安,王杰为最大的功臣,受到了楚云的重赏,王杰直接被封为了三级侯爵中的县候(县候、乡候、亭候),楚云任命王杰代替鲁忠成为了东线主帅,全权管理司隶州一切军事大权,手下拥有征东军、镇东军和五营禁军中的前营禁军十五万大军。成为了跟并州谢艾一样的镇守一方的大将,威震中原。

    而且大明还派人去联系大燕国,让他们继续和大赵虚与委蛇,准备下一次彻底击败大赵国。大燕国显然也知道短时间大赵不会继续动手,因此乐于隐藏起来。他们成为大赵身边隐藏的毒蛇,一旦发动就会给大赵致命一击。这也给了大明充足的底气。因为王杰在司隶州的大胜,整个大明第一次彻底压过了大赵国,成为了天下第一强国。

    崔悔、张赟等人也有封赏,不过张赟却已经死了,张赟因为牵制大赵主力有功,被正式封侯,可惜人已经死了,封侯还有什么意义?而崔悔也被封为了乡候,算是在地位上正式进入大明的高级将领了。他在绝境之后击杀了大赵四万骑兵,为王杰争取了胜利的机会,这是他封侯的主要原因。

    王杰眼睁睁的看着崔悔的十万大军基本覆灭,一直等到双方两败俱伤的时候才出手攻击大招军队,时机选择的真的是好。但是对于崔悔和被抛弃的十万大军太残忍了。崔悔以养伤的命令回到了长安选择闭门不出,他实在是没脸接受自己近十万弟兄死亡换取来的侯爵高位。

    圣武十二年,腊月。崔悔在休息了半年之后,不得不参加朝廷的大朝会,毕竟他是大明帝国的侯爷。崔悔低着头一点都不关注朝臣在说什么,他实在是有些心灰意冷,哪怕这段时间他的母亲一直劝他他都接受不了半年前的事实。

    莫含从新回到了大明的权力中心,他在大成国做的非常的好,在大成国国主李都死后,他挑拨李都的几个儿子内斗,最终他们竟然意外的同归于尽,当然明眼人就看得出这肯定是莫含的手段。大明作为宗主国只能“勉为其难”的出兵彻底占据了大成国,把大成国纳为了大明的领土,毕竟大成国的继承人全都没了,大明总不至于看着大成国自生自灭吧。

    得到了天府之国的大明,实力更上一层楼,现在要人有人,要粮有粮实力大增,大明现在拥有司隶州、秦州、雍州、梁州(汉中)、益州(四川)、并州和一半凉州,天下最富裕的六个半州握在了手里,整个天下十九州,大明已经占据了三分之一。

    因为莫含的这一次功劳,楚云再次接纳了莫含,这让马良十分高兴,毕竟他认为楚云和莫含这一对君臣再次恢复了亲近,不过他并不知道,楚云对一个人心里有了戒备,不会这么简单就消除的。

    大明的各个重臣不断地发言总结着大明过去一年的得失,以及新的一年的工作,崔悔的心思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崔悔。”直到自己身边的杨昇碰了碰自己,崔悔才回过神来。

    “陛下叫你。”杨昇小声说道,崔悔才发现圣武殿内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自己的身上,崔悔立刻出列跪在了大殿上。

    “崔悔你在做什么?大朝会关系到大明新的一年的发展重心,你身为大明的侯爷,竟然神游物外,你知罪嘛?”坐在皇位上的楚云厉声说道,所有人听到楚云的诘问,都心思各异了起来。

    有的人幸灾乐祸,毕竟崔悔年纪轻轻就被封侯,这让他们眼馋。而有的人却担忧起来,毕竟崔悔在军事上的能力有目共睹,特别是鲁忠等提拔崔悔的人,都担心他收到楚云的重罚。而有的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毕竟崔悔怎么样,不管他们的事情。

    鲁忠、杨昇、冉闵等人立刻就站了出来为崔悔求情,但是楚云的怒火却丝毫不见减弱。

    “崔悔你太让我失望了,这半年朕都在等你来找朕给我一个解释,但是你却没有来。你以为朕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朕愿意看着自己的子民死伤?你以为王将军愿意看到自己的军士死亡嘛?我们还不是为了让能够让战争更早的结束,让大明的子弟更少的伤亡?如果大战真的开启了,死亡的就不仅仅只有十万人,很可能几十万人,上百万人,你知道嘛?这会是一场席卷天下的大战。王将军背负恶名,是为了什么?你难道自己想不明白嘛?我们大明真的准备好了嘛?你就不会动脑子想想?朕对你很失望,你以后也不用进入军队了,你的后营伤亡惨重,这半年时间,是他们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在家中自怨自艾,你对得起他们嘛?从今天开始,你的后营主帅由薄丙将军担任。而你,你去巴郡担任郡守吧。”楚云说完所有人都脸色一变,没想到楚云的处置竟然这么严重,一位前途无量的将领,就成为了一个郡守?

    别看后营禁军的统帅跟郡守平级,但是地位不可同日而语。后营禁军五万人,而大明一共才十几位能够带领五万人的将领。而且现在是开国之初,武将的地位可是远高于文臣。而且整个大明郡守有多少?大明六个半州,郡守可是有好几十位。

    就连王杰都忍不住跳了出来,“陛下,崔将军潜力非凡,是大明军界最好的后起之秀,臣请求陛下再给崔将军一次机会。”王杰说完,其余的武将也纷纷求情。但是楚云却铁了心然后崔悔转职为文官。

    崔悔低着头眼色黯然了下去,他知道父亲的意思,他在武将上面已经差不多发展到了顶峰,该成为文臣,熟悉政务了,这是父亲跟他的约定。想想自己最喜欢的军队生涯就要结束,崔悔差一点就流下眼泪,他知道他这一辈也可能没机会再指挥军队了。而当过崔悔老师的游子远和温峤两个人互视了一眼,他们像是想起了什么,但是却又不太敢确定,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崔悔从一个前途无量的将领成为了一个小小郡守的事情很快就被人遗忘了,因为在圣武十三年的正月,大明宣告天下,准备对大凉国动手,大凉国联合大赵国背叛大明的事情被抖了出来,这再次明凉之战引起了整个天下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