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早就吩咐了下去,一旦来到虎牢关,军中的五百名暗卫立刻使用节云梯登上城墙,而其余的士兵在暗卫登上墙头引起混乱之后使用云梯紧跟其上,趁乱打开城门,一拥而入,彻底的占据虎牢关。(书屋 shu05.com)这个过程就需要一个“快”字。否则一旦对方扛住了第一波,那么王杰就绝不可能短时间破关了。

    暗卫距离虎牢关只有百米的时候,已经从马上跳了下来,这些暗卫都是些几乎没有思想的人,也就是靠着楚云的命令和身体的残余身体反应行事,这几百人都是能够自由骑马的,大明上万暗卫也就是两三千人还依靠身体本能骑马,他们被分配到大明八十万军队之中,每个军也就是几十个人,他们是要保卫那些品极高的将领的安全,现在楚云一次就给了王杰五百人,可见楚云对这一次攻势的看重。

    他们三个人一组扛着节云梯准备了起来,这些暗卫虽然脑子不行,但是身体素质远高于常人,每一个都有一千斤以上的力气,扛着节云梯如同玩具一样,毕竟他们可都是人境七层的武者。当然他们比起仙武大陆的人境七层差远了,仙武大陆的人境七层武者力气怎么也有五千斤以上。

    “进攻。”王杰看着暗卫准备好了,立刻开始发动,五百暗卫扛着节云梯快速前进,后来的士兵扛着云梯就有序的准备着。

    五百暗卫呼呼啦啦的跑到了城下,但是却没有遭受到一点的攻击,王杰邹着眉头,这不对啊,虎牢关上的守军为什么不放箭抵挡?就在暗卫跑到虎牢关之下的时候,虎牢关城门突然被打开了,王杰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有埋伏?

    “快,叫他们回来,快。”王杰立刻吩咐道,没有自己的吩咐,这些暗卫就跟木头桩子一样,前面是刀山火海也会往里跳。

    就在这个时候,虎牢关里出来了几个骑兵,他们举着白旗走了过来,领头的哪一个看起来满脸喜色。

    “王将军是你嘛?在下监察司梁坤,奉命献关。”王杰叫人扶起梁坤,心里大喜,他也没想到监察司竟然这么给力,省下了自己更多的时间,自己就能有更多时间接手关防,迎接大赵狂风暴雨一样的反击。在出兵之前,楚云告诉王杰监察司会帮助他们夺关的,本来以为监察司只是提供消息呢,没想到竟然直接献关,真是出乎意外。

    “梁兄弟辛苦了,我会在程杨面前给你美言的,这一次你立下了大功。”王杰说完,梁坤大喜。

    “将军,请立刻率领大军进入虎牢关,我只是副将,而主将还在关内,我害怕会出现意外。”梁坤说完,王杰点了点头,但是也没有贸然进入,他一个副将带着两万人先行进入,把城门彻底占据,才指挥大军一拥而入。

    五万守军基本上没有反抗便成了俘虏,这种情况在战争中真的很少见。说实话大赵的虎牢关守军都没搞明白出了什么事,任博被抓的时候还没清醒呢,他跟虎牢关的那些被俘虏的将领一起扔在了大牢里,估计这老小子要倒霉了,那些将领都对这个主将恨之入骨。

    虎牢关这么一个雄关,又有五万大军守卫,绝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攻破的,而最大的罪人显然就是任博,那些中高层将领恨不得杀了他,能有好果子吃才怪。

    王杰进了关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既要处理好俘虏,也要带人熟悉虎牢关,还要派人去迎接鲁忠的大军,另外还要派人通知崔悔和他手下的十万人返回虎牢关。总之事情非常的繁杂。

    鲁忠也没想到王杰竟然一天都没用就破了这虎牢关,但是他却没有嫉妒,毕竟他都快六十岁了,王杰是故人之后,就像是他的子侄一样,他心里只有高兴。他进入虎牢关跟王杰见了一面,然后带着所有俘虏返回洛阳,毕竟虎牢关马上就要面临大战,这么多俘虏在这里并不安全。而且鲁忠承诺会给他运送粮草和守城器械过来,王杰也很尊敬鲁忠,把自己态度放得很低。

    鲁忠带着俘虏走后,王杰又忙碌了起来,他并不知道自己派出去阻拦大赵援军的十万下属已经跟大赵军短兵相接了起来。但是即便是知道也不在乎,毕竟他本来就是存了牺牲这十万人给自己争取时间的心思。现在他已经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回来,能全员回来固然好,就算是出了意外,他也不会轻易除去救援,因为守住虎牢关才是第一要务。

    李农此人十分的有才华,要不然历史上在他投靠冉闵之后,短短时间就帮助冉闵掌控了大赵国,不过很可惜历史上李农因为功高盖主被冉闵杀害,冉闵没有了李农这位顶尖谋主,就算是神威盖世也阻挡不了失败,以至于冉魏短短时间就灭亡了。由此可见李农的本事,不过有的时候帮着别人出主意和自己亲自带兵可不是一回事情。李农的确带过兵,不过只是名义上带过,但是没有亲自指挥过部队。这一次的军队基本上是副手麻球指挥着,而李农只是拿个主意而已。

    李农带领十五万大军准备进入虎牢关,这是在为大赵夺回虎牢关的战事做准备。这十五万人中有十万骑兵,其中大半都是羯族铁骑,其中更有被石弘赐名为“於菟军”的大赵顶尖骑兵,他们一共两万人,浑身披甲,全部装备二石之上强弓劲弩,以骑射闻名大赵。别以为二石强弓很轻,能够在马背上轻而易举的拉动二石弓可不是简单的事情,能拉开的不能再马上射,能骑马的又拉不开。就是整个大明也没有几万人能够做到,这些人已经是各军的顶尖士兵了,更何况大赵可是把这些人凑在了一起,可见这一支军队的实力。

    当李农和麻球得到虎牢关背后出现了大明军之后立刻吓了一跳,他们实在没有想到大明军怎么会无声无息的做到的。这个时代的人还是低估了监察司这个机构,监察司早就把整个河内郡渗透了,因此河内郡这么快陷落,大明军才能这么迅速的来到虎牢关背后。

    虽然李农和麻球想不明白,但是也不妨碍他们迅速支援虎牢关的决定,两个人都知道虎牢关对于大赵代表了什么,这是洛阳的门户,何尝不是大赵的门户,一旦虎牢关陷落,那么大赵的翼州也将失去屏障。大赵的国都邺城也很可能随时遇到危险。

    李农命令麻球带领步兵随后赶来,而他则要带领十万铁骑先一步行动支援虎牢关。这一加速行动,正好就遇到了接到命令已经撤退的崔悔大军,崔悔大军以步兵为主,因此速度并不快,他们已经撤退了三天时间,不过还是距离虎牢关有几十里的路程,没想到这个时候大赵的追兵竟然到了,这让崔悔有些措手不及。想要从新构建阵地是不可能了,而没有阵地,步兵遇到骑兵只能等死。

    “监察司的人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崔悔勃然大怒,按说监察司应该早早探查到了消息,但是却没有通知,这让崔悔大军几乎就是毫无防御的暴露在对方的骑兵的刀锋之下。其实这还真的不怪监察司,他们早就把情报上报给了王杰,但是王杰却自有打算,这件事就被隐瞒了下来。

    李农怎么可能放过这一次机会,他立刻加速,争取尽快来到大明的阵前。而崔悔却立刻停了下来,崔悔知道步兵是怎么也不可能快过骑兵的,毕竟他们距离虎牢关还有几十里,如果继续逃跑,一旦被骑兵追上,那么迎接他的就是一场无可阻挡的溃败。除了三万骑兵可能逃走,其余的七万步兵必死无疑。如果自己把七万步兵丢了,那么在大明军中就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这将会是大明的耻辱,而自己就算是陛下不怪罪,也没脸当大明的太子了。想想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的母亲,崔悔一咬牙就准备硬抗大赵骑兵,他一面向王杰求援,一方面安排战阵。

    崔悔的大军没有防御工事,因此只能结成了战阵抗衡大赵的骑兵。因为主帅王杰追求速度,很多武器都没有带过来,比如说大明赫赫有名的巨盾和长枪,这可是专门破骑兵的神器,而陌刀兵只有铁血禁卫军才有,崔悔只能依靠为数不多的爆火箭、弩箭和标枪对抗大赵的骑兵。

    崔悔灵机一动把七万大军铺开了十里多远,稀稀拉拉的看起来十分松散,李农带着大军冲到了大明阵前,看到这一幕,大赵一方欣喜若狂,大明的战阵摆明了一冲就散,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步兵,这可是上天给他们立功的机会啊。

    李农看到大明的军阵也大喜过望,两国交手数次,大都是大赵一方战败,现在说起大明都有些不自觉的畏惧了,看大明的军队应该接近十万人,如果能够一举击败,哪怕是虎牢关丢了,也能够跟陛下交代了。不过李农还是有些疑虑,大明军队素质是极高的,每一个将领都不可小视,但是这一次怎么可能露出这么大的破绽?但是随着请战的手下越来越多,而且战场上战机稍纵即逝。李农最终还是决定出击,不过他还是把两万於菟军留在了身边,只让其余的八万骑兵进攻。不过李农虽然把握住了机会,但是却还是因为没有亲手指挥过大战出了一些问题。比如说他并没有给这些冲阵的骑兵任命总指挥,这些骑兵来自不同的部队,各自为政下出现了一些慌乱,但是都被势如破竹的攻击掩盖了,不过这个致命的失误,很可能就会造成战局的转折,这些都是李农没想到的。

    大赵军势如破竹,很快就冒着箭雨冲破了大明军最前面的盾牌兵,主要是大明军这一次带来的箭矢并不多,因此没有给大赵造成太大的伤害,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大明并没有使用他们闻名天下的爆火箭。盾牌兵根本就没有携带自己的巨盾,而他们带着的圆盾根本就扛不住冲锋的骑兵。因此一触即溃,大赵军很快就杀进了大明军阵的腹地。

    看到这一幕李农虽然有些不敢相信大明军竟然如此无能,但是还是狂喜起来,骑兵一旦冲破了步兵的军阵,那么对方就再也没有回天之力。

    在大明军后方的崔悔脸色凝重的看着大明军的将士靠着血肉之躯冲击着对方的骑兵,不过在对方骑兵的冲击下,他们的英勇看起来毫无作用,大明军被肆虐的骑兵撕裂。短时间大赵军就突破到了大明军步兵的中心。

    “将军,动手吧。”崔悔身边的副将不忍的劝说道,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了,崔悔还有什么手段。

    “不行,现在对方骑兵的势头还没有彻底缓下来。”崔悔眼里不忍一闪而过,但是却还是坚定的拒绝了。崔悔的几个副将看到这一幕有的甚至忍不住闭上了眼。

    而在大明军阵最后的三万骑兵正是征南军的主帅张赟统领,他刚刚被调任为征南军的统帅就遇到了这一次大的战役。不过虽然他的军龄更长,职位更高,但是这一次王杰却依然任命五营禁军后营主帅崔悔为统帅,张赟也只能听命。

    崔悔命令张赟把步兵交给自己指挥,而征南军和后营的三万骑兵统一了起来,全部交给了张赟指挥,张赟顿时感激不尽,因为统帅骑兵一旦大军失败,他们是最有可能逃走的。因此被一个小将统帅的不满,随之散去,毕竟他感受到了崔悔对自己这个老将的尊重。

    而崔悔把骑兵都交给张赟当然不是为了让他逃走,而是命令他一旦大赵骑兵冲击速度缓了下来,他就要带领骑兵冲击,一切需要听自己的命令行事。当然如果大赵骑兵顺利的把大明步兵凿传,那么崔悔也允许张赟带兵逃走。

    张赟看着不断被杀害的步兵,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好几次都想带着骑兵和大赵军拼了,但是想想大明的军规,他还是忍住了,张赟不是一个野心太大的人,也不算是一个顶尖的统帅,但是他却最听令,很得军中那些高级将领的喜爱,这也是为什么王杰让他听从崔悔命令的原因,哪怕他的职位比崔悔更高。这也是崔悔让张赟带领骑兵的原因,他也害怕换一个人统率骑兵,会直接带着骑兵跑了,那就成笑话了。

    终于在突破了大明一层一层的防御之后,大赵国的骑兵终于缓缓的降速,马的力量不是无穷无尽的,崔悔布制的散乱的阵型延绵了近十里,而且大明步兵悍不畏死的阻挡大赵的骑兵,虽然损失惨重,但是也的确起到了效果。

    而一直注意着大赵攻势的崔悔眼睛一亮,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传我命令,弓箭手把我军所有的爆火箭全部射出去,然后让张将军带兵反击。”崔悔冷酷的下达了命令,哪怕他知道这样集火射击会造成大明军的误伤,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若非跟大明军纠缠在了一起,大赵骑兵怎么可能会不断地降速。

    “是。”几个副将最终张了张嘴还是没有把阻止的话说出来,他们都知道,这可能是大明唯一的一次反败为胜的机会。

    骄狂不可一世的大赵骑兵顿时被飞射而来的火箭射了个正着,在最接近胜利的时候被迎头痛击这让大赵骑兵一阵慌乱,有些人想要停下来马,有些人想要继续冲击,而有些人却像掉头,顿时大赵军慌成了一团。

    而且爆火箭爆发的声响和四散的火苗以及耀眼的火光可都能对战马造成极大的影响,虽然大部分战马都是训练有素,但是还有很多的战马慌乱了起来,顿时大赵的阵型彻底乱了,而李农这个主帅却并没有跟随他们一起,也没有任命前军主将,因此群龙无首之下,大赵军都迷茫了起来。这是李农的失误,也是大明军唯一一点反败为胜的依仗。

    我是谁?我这是在哪?我要怎么办?大赵军都有些发懵,实际上大明军的爆火箭并不多,而且杀伤力有限,八万大赵骑兵,也不过就是死了几千人而已,根本无足轻重。

    就在这个时候,隐藏在最后的三万大明骑兵终于收到了崔悔进攻的命令,他们带着愤怒的心情,朝着大赵骑兵冲了过去,他们本来藏在大明步兵的后面,延绵七八里的步兵挡住了大赵军的视线,大赵军根本没想到大明这一次竟然有步兵。

    而且他们的战马早就力竭,但是大明的战马却力量十足,因此当大地的震动声响起之后,那些经验丰富的大赵骑兵立刻就准备掉头逃窜,但是八万人挤在一起,是想走都走了的,大赵军更是杂乱无章起来,这个时候李农就算是在这里也无能为力了。

    含恨的大明骑兵沙向了大赵骑兵,虽然数量只是大赵军的一半不到,但是一方是冲起来的骑兵,一方是力竭的骑兵,结果可想而知了。

    当大赵军四散而逃,大明的步兵也有机会报仇了,大明是个新兴的势力,而且因为楚云注重对他们的思想教导,所以大明军可能是这个时间意志力最强的部队了。他们面对大赵骑兵舍生忘死的进攻都不怕,何况痛打落水狗。所有残存的步兵也在崔悔的亲自带领下发动了反击,崔悔一马当先,不断地击杀着敌人,大明军看到主将如此英勇,顿时干劲更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