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人再次聚首到武安殿,不过这一次多了一个人,监察司的新任首领程杨也被楚云叫来了,程杨看着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的周岩,牙齿都要要碎了,自己才是大明宫最大的监察组织的头头,但是你周岩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抢我的风头。本来程杨跟周岩闹的矛盾是表面的,想让楚云放心他们不会同流合污,但是现在程杨真的有些讨厌这个一手提拔他的周岩了,毕竟屁股决定脑袋。

    楚云来了之后,众人行礼。楚云也不废话,“周岩,你把你得到的消息告诉大家。”周岩站起身来眼睛不经意的扫了程杨一下,就把在天牢告诉楚云的事情说了出来,其他人都被这个消息吸引了注意力,而程杨却没有关注消息本身,而是在震惊,这种消息,一个新建的锦衣卫是怎么得到的。周岩有秘密的渠道,程杨瞬间就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心里大骂周岩的不地道,浑然忘记了他是怎么对周岩的。

    楚云看着程杨有些抽搐的脸,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这正是自己想要的。

    “程爱卿,监察司可是创立了几十年的核心机构,看起来程爱卿还要继续努力啊。”楚云随口说了一句,就不再理会面色更难看的程杨,转头跟手下商议了起来。

    所有人都同意派人去大成国宣示主权,不过派谁去这个问题上出现了分歧,谁都知道这可是一个立功的好机会,大成国就算是投靠了大赵也翻不起什么浪花,虽然征南军被楚云秘密调集前往了并州上党郡,准备突袭虎牢关,但是五万镇南军击败十万大成国军队是没有一点问题的。大明国的军队都是装备精良到了牙齿,但是大成国早就被大明搜刮的穷困潦倒了,没有钱你练什么兵?

    马良等人建议楚云派遣莫含前往,毕竟楚云可是亲口说过他要派莫含前往大成国公干的,马良想莫含从新回到权力核心,没有功劳怎么回来?但是游子远却想让自己的儿子游凌前往,这是他最争气的儿子,现在在大明礼部担任员外郎。礼部本来就是处理对外关系的,郑捷这个阁老尚书带着两位侍郎前去了大燕国,游凌这个员外郎应该就是最好的人选。游子远的长子也五十多岁了,再不往上爬爬,就差不多到头了。游子远舍弃了老脸,为自己儿子争取地位,马良也不想让,双方僵持了起来。

    楚云本来顺嘴说了一句莫含要去大成国,只是想在大战之前支开莫含,安慰马良而已。但是现在真出了事,楚云又不想让莫含参与了,楚云心里有些偏向于游凌。

    楚云刚想开口,神识就不经意关注到了马良的身上,马良眼睛满是祈求,让楚云心软了下来,毕竟莫含、马良等人是从自己微末就跟随自己的老臣子了,而且莫含也的确有才。这一次就给莫含一个机会把,哪怕他搞砸了,镇南军也不是吃素的。

    “传我旨意,让莫含作为钦差全权处理大成国的事物,游凌作为副使辅助。王杰现在应该快到上党了吧,这一次就要看他表现了。”楚云开口问道。

    “陛下,据监察司的报告,王将军已经到达西河郡了,明天就差不多到上党郡了。”周岩刚想说话,程杨就开口了。

    “嗯,程爱卿,锦衣卫初创就立下了两个大功,你监察司也要努力了,这一次你们负责隐藏大军的动向,如果做得好,那么就算是大功一件。”楚云开口说道,程杨脸色大喜连连表忠心。

    “陛下,我觉得单单靠监察司帮忙隐瞒并不能保证其他国家收不到消息,毕竟征南军和五营禁军中的三营,共二十万人的调动,不可能完全藏住。”周岩突然开口说完,程杨脸上怒气一闪。

    “周爱卿有什么注意?”楚云开口问道。

    “陛下,我们何不把敌人的注意力转移一下?让他们看不出我们真实的战略意图?”周岩说完,几个重臣对周岩刮目相看。

    “好,你很好。传命镇西军和征西军搞出点大的动作,哪怕中小规模的跟前凉动动手也行,让天下人把注意力都放在大明的西线。”楚云一锤定音。

    距离大赵、大凉等国发动全面攻明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大明必须在此之前争取成功拉拢大燕国,并且拿下虎牢关,如果做到这两点,危在旦夕的就不是大明,而是大赵国了,一旦大赵国被击败,那么天下第一强国就落到大明头上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大明跟大凉边界上风声鹤唳,大明不断地找大凉的麻烦,这可下了大凉一跳,他们做贼心虚,以为大明知道了他们跟大赵的约定呢。他们一边在边界上布制更多的兵力,一边不断地派人打大明求饶,毕竟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好几个月,如果大明跟上一次一样,先收拾大凉国,那么他们哭都没地方哭。但是大赵等国却高兴坏了,毕竟大明的注意力在大凉身上,他们岂不是能赚便宜?

    就在天下各国各怀心思的时候,郑捷这位大明的使者悄悄进入了龙城(今辽省朝阳市),他们一进入龙城就被大燕朝廷发现了,虽然他们是以商队的名义前来的,但是龙城毕竟是大燕国的国都。他们很荣幸的被隔离了起来,并且迅速通知了燕王慕容皝。

    慕容皝此人对大明来的使者十分愤怒,毕竟国仇家恨,大明做的也的确不地道,不过在世子慕容儁的劝说下,冷静了下来,慕容皝命令自己的儿子慕容儁去探探他们的口风,慕容儁欣然领命。

    其实对于大明前来,慕容皝父子都隐隐约约猜出是什么事了,毕竟他们父子不是凡人,早就对大燕的处境忧虑了起来。他们甚至已经决定这一次面对大明的时候不可尽全力,要让大明继续存在拖延大赵的精力,为他们争取时间。虽然早就决定帮助大明,但是心里那种憋屈很让人难受,现在大明竟然跑了出来,他们不去出出气都对不起自己。

    慕容儁悄悄来到了驿馆,也没有声张,他比起自己父亲想得更多,他想要两面讨好,就算是做不到,也要把他们的决定透漏给大明,让大明令他们的情,说不定弄点好处。

    慕容儁此人是大燕国兴国之主,在他当政时期,进入了中原,灭亡了武悼天王冉闵建立的冉魏,入据原本由后赵所占领的中原地区,并移都邺城,大燕进入鼎盛时期,终与南方的东晋和关中的前秦政权三足鼎立。

    他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但是他毕竟还年轻,而且郑捷可是个能把死人说活的职业外交官,两人一见面,郑捷就给慕容儁行了一个大礼,慕容儁吓了一跳,毕竟郑捷代表的可是大明皇帝,比起来他们大燕不过是个王国而已。

    “世子,我不是代表陛下的使者给您行礼的,而是代表自己的身份,您是主子,我是臣下,臣下给主子行礼是应当之该的。”一句话把慕容儁说蒙了,你是谁的臣子啊?这怎么说的?

    不等慕容儁开口,郑捷再次开口说道:“世子,我陛下已经昭告天下,封世子的姑母慕容氏为皇贵妃,封世子的表弟皇长子楚谦为安平郡王。您是贵妃娘娘的亲外甥又是安平郡王的表兄,那么您就是臣下的主子,我身为臣子给您行礼有何不可?”

    慕容儁被郑捷的话吓了一大跳,自己的亲姑姑成了皇贵妃?这可是后宫之主了,大明虽然两位皇后但是却都死了,皇贵妃相当于后宫之主啊,而且自己表弟成了第一个郡王,这不是代表着大明国的下一任皇帝很可能是有一半鲜卑血统的表弟?慕容儁对大明那点不满早就烟消云散了。

    郑捷趁机屏蔽众人,单独跟慕容儁谈了许久,无非是大明和大燕的亲戚关系,已经大燕国的危机,慕容儁深以为然,毕竟怎么说他们也是亲戚,而且大赵的存在限制了大燕国的发展。后者才是最主要的,亲戚关系不过就是为了缓和跟大燕的关系,是一块敲门砖,毕竟怎么说楚谦都是姓楚,不是姓慕容。

    慕容儁完全被郑捷说的洗脑了,毕竟郑捷说的大燕国发展的瓶颈,的确是大赵国,郑捷又没有信口开河。当郑捷说出大明和大燕再次结盟的时候,慕容儁虽然说要去禀告自己父亲,但是看得出来他一定会劝说自己父亲答应的。郑捷又送给慕容儁一大堆金银珠宝,并且说这都是他的姑父和姑母给他的,姑父当然是楚云。慕容儁直接收下了,毕竟楚云给的东西可不少。

    慕容儁带着楚云写给他父亲的亲笔信和他姑母写给他父亲的私信以及大明送给陛下慕容皝的礼单返回了王府。慕容儁一字不差的把郑捷的话告诉了慕容皝,慕容皝都被大明的示好,震惊了。但是他身为一个大势力的国主,还是召集了几个心腹幕僚商议了一晚上,最终才决定了答应大明的条件。毕竟两国不挨着,大赵才是大燕的心腹大患。

    郑捷亲自和慕容皝见面,双方商议了数天,才决定了两国具体合作的细节,郑捷拜别了燕王慕容皝,急切的回长安了,慕容皝也不挽留,派世子慕容儁亲自送到了大燕国国境,双方才依依惜别。

    等到郑捷回到长安已经是一个多月后的三月下旬了,郑捷立刻把大燕国的条件禀告给了楚云,双方都知道一下子灭了大赵是不可能的,因此大燕国要大明帮他们全部占据幽州,以及答应大燕国称帝。前者不难办,毕竟除了大明的小弟辽国会不高兴,没有其他的阻碍。但是辽国毕竟实力太差,而大明也会有其他的补偿给他们,他们不敢不答应。但是后者可不容易,毕竟大燕国称帝,就有了正统的名义,跟大明真的可以分庭抗礼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大燕国名义上还是大晋的属国,如果答应支持大燕,那么,大明和大晋肯定要交恶了,这让大明左右为难。楚云还准备联合大晋、大燕等国三面夹击,彻底灭亡大赵国呢。

    “陛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而且大晋掌权的那些人是个什么德行大家都知道,他们为了自己家族和自己的利益卖国都做得出来,到时候无非就是多拿点钱打发就好了。大晋是不敢和我们翻脸的,再说大燕国名义上是他们的属国,但是实际上怎么回事他们自己都清楚。陛下没有必要为了这个事烦恼。”马良开口劝道,楚云也点了点头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毕竟大晋就算是不满意,也是以后的事情。

    “各位,这一次我们还是要依靠原先的策略,拿下虎牢关,也让大燕国看看咱们的实力,咱们越强大他们出力就会越多,咱们要给我们的好盟友一个信心。”楚云说完,众人都笑了起来。

    时间很快来到了圣武十一年的四月,各国表面上没有异常,但是实际上却都暗中行动了起来,监察司和锦衣卫都已经得到消息,不管是大凉国、代国,还是大赵国等势力都在暗中调集军队。按照他们的速度应该在一两个月之内调集完毕。

    而大燕国也跟没事人一样,跟随着大赵暗暗把军队调集到并州和幽州的边界,不过他们是准备联合大明的并州军团,彻底吞并大赵的这十五万先头部队,从而席卷幽州。

    大明的调动却早就完毕了,上党郡整整藏着二十万大军,王杰亲自统领,准备率先动手。而谢艾手下也有二十万大军,除了征北军和镇北军,五营禁军的剩余两个营都派给了他指挥。

    楚云则带着铁血禁军随时准备支援各地,哪个地方出现问题,楚云就会动手,这一次进攻虎牢关本来楚云是想亲自带兵的,但是所有大臣包括后宫所有嫔妃都不答应,楚云也只能放弃,不过他相信王杰的实力。

    “今晚上,王杰就应该动手了吧。”四月初二的晚上,楚云站在大明宫城墙上看着西方,楚云虽然觉得王杰能成功,但是毕竟这是战争,很可能出现意外的。胡铁柱陪着楚云也不说话,他知道自己的能力,从不插手军政,这也是楚云最放心他的原因。

    夜晚的河内郡在当天夜里被打破了,二十万大军从上党郡蜂拥而出,有计划的杀向了一座座城池,监察司和锦衣卫早就把河内郡渗透的跟自家后花园一样了,当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河内郡的郡城野王陷落之后,河内郡彻底的没有了抵抗。河内郡的郡守早就被监察司重金收买,并且许诺让他成为大明的侍郎高位,在他的帮助下,河内郡的四万守军直接投降了,也不是没有反抗的,但是反抗的人都被宰了。

    王杰大军乘坐河内郡郡守为他们准备的渡船渡过了黄河,直接朝着虎牢关的背后杀了过去,虽然虎牢关有五万赵军守卫,而且在半个月后还有一支二十万的赵军进驻虎牢关,但是大明选择这个时候,正是找了一个赵军最不认为大明会动手的时间,当大明军突然出现在虎牢关的东边,大赵很可能自乱阵脚,让大明一战而下。

    虎牢关的守将是大赵皇帝的老师任播,这个家伙谈论兵法口若悬河,不过没带过兵,连小规模的战役都没有指挥过,但是却深得石弘的信任。任播屡次请求,石弘碍于情面,才会把这么重要的一个位置交给他。石弘此人是个难得的仁义之主,得到了手下几乎所有人的支持,不过他的性格作为守成之主绰绰有余,但是在这个乱世不知道是好是坏,石勒曾经跟人评价过自己这个儿子,说他“大雅愔愔,殊不似将家子。”也就是说他喜欢文学,不喜欢军事,不像是我石勒的儿子。

    当然石弘虽然年轻,却不是傻子,他也害怕自己的老师不靠谱,因此任博虽然是虎牢关守将,但是这一次跟大明的大战,他却要受到大赵名将李农和麻球的统领。

    这个李农就是历史上跟武悼天王冉闵一起把石虎的后代统统杀死的那个家伙,他的才能很不错,因此跟历史上一样,他也成为了石弘的司空。而麻球就是历史上那个三次统兵攻击前凉,成就了谢艾威名的家伙,他跟随他的主子石邃跟大明打过,虽然被大明击败,但是却还是逃得了性命。在石邃死后逃出了洛阳,想为石邃报仇,成为了石弘手下的将领。他的本事很扎实,因此石弘让麻球辅佐李农进行这一次洛阳的战争。

    不过很可惜,在他们距离虎牢关还有十几天路程的时候,大明军先来了,王杰亲提十万骑兵杀向虎牢关,而副将也是后营禁军统领崔悔则带着另外的十万大军开始布防,他的任务就是阻挡李农和麻球的二十万大军支援虎牢关,这个任务可以说是十分艰巨,因此王杰一天拿不下虎牢关,那么崔悔就需要坚守一天。

    虽然他手下也有十万人马,但是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有后勤支援,也没有防御工事,面对大赵的二十万人,可以说危险至极。但是这些问题王杰一股脑扔给了崔悔,他只看结果,哪怕崔悔的十万人全军覆没,他能拿下虎牢关也是大胜。当然如果他知道他把未来的皇帝扔到了这么个险境上,他还会不会这么轻松的下决定。

    王杰也不是孤军奋斗,鲁忠率领的十万大军会从正面攻击虎牢关吸引虎牢关的火力。双方二十万大军围困虎牢关这一座孤关,不知道石弘的这个老师任博会不会创造奇迹。

    如果任博能够坚守到大军击溃了崔悔,那么王杰的十万大军就会被反包围,王杰就是有通天之能也只能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迎接失败。如果大明打输了,二十万军队被消灭,那么大明即便是不亡国,也一时半会的发展不起来了。因此这一次战役,大赵国不是没有机会,所有的关键就在于任博此人到底是夸夸其谈的赵括,还是善守的名将郝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