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臣请求给皇长子楚谦封王。”郑捷犹豫了一会,咬着牙说道。不怪他这么犹豫,实在是这件事情太敏感了。

    凡是关系到皇子的事情都不是小事,大明本来就因为两位皇子分为了三派,两皇子身后各有一派,中立派更多,很多重臣都是中立派。大明朝廷和后宫也因为这件事情前一阵闹得有些乌烟瘴气,楚云震怒之下,凡是掺和立储两派人都没捞着好,被楚云一阵收拾。现在还没过去多久,郑捷竟然提议给皇长子封王,要知道皇长子楚谦才十岁,按照楚云闲聊中透漏的信息,楚云认为不到二十岁,且没有为大明立下功劳,皇子都不能封王。

    如果现在把皇长子封王,那么岂不是告诉大臣,确立了皇长子的太子地位?这件事对大明可不是什么好事,对楚云更不是什么好事。如果确定了皇长子地位,那么大明朝内的中立派和二皇子派都会不满,因为皇长子的母亲不是汉人,是鲜卑人,别看大明口号喊得好,入大明者不伦是否是汉人,都是大明子民,是华夏民族。但是这都是政治需要,楚云虽然不是标准的皇汉主义者,但是也有这个倾向,楚云一直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除非完全跟汉人融合。这些官员如果因为这件事闹起来,那就有乐子了,毕竟大明马上就要面临一场大战了。

    不光是大明朝廷会有波动,不利于这一次大战之前的稳定。而且也不利于楚云地位的稳定。为什么清朝在康熙之后不立太子,而是把继承人放在正大光明的匾后面?还不是害怕立了太子,太子实力做大,影响皇帝的地位甚至性命嘛。岂不见隋文帝杨坚是怎么死的。

    要知道楚云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一转眼楚云穿越都二十多年了,但是楚云却因为修炼有术,整个人的相貌看起来顶多也只有二十七八岁,要不是为了有威严留了点胡须,说他今年二十都有人信。而且楚云在天阶之后,丹田稳固,楚云开始修炼《不灭功》毕竟楚云没了右手,必须从新长出来,带着一个假手,虽然对楚云生活影响不大,但是如果遇到了同阶武者,始终是个隐患。而不灭功也是一种让人保持年轻的武功,楚云甚至有越活越年轻的趋势。

    这么着急封王,你是盼着陛下早死嘛?你到底什么居心?因此郑捷说的话,真的是没人敢说,但是偏偏看着郑捷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答应他还不去。楚云刚开始也是有些不满,毕竟他可是准备传位给自己真正的长子楚悔的。自己的另外两个儿子虽然不会亏待,但是也不可能成为太子。特别是有鲜卑血统的长子。

    不过静下心来想想,楚云就明白郑捷的意思了,他这是一招妙旗啊,郑捷让楚云把皇长子封王,就是明确的向大燕国示好,告诉大燕国,自己会让皇长子当太子,甚至未来的皇帝。而大燕国皇帝会怎么想?他肯定是认为这一次大明是认真的,是真的要跟他结盟,毕竟自己的亲侄子以后会是大明的皇帝,他还能对自己这个亲舅舅不好?两国的关系立刻就能进入蜜月期。大燕背叛大赵本来就对大燕国有好处,现在又有了这么明确的联系,大燕同意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可能有人问了,大燕背叛大明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自己亲妹妹是楚云的女人,这就跟古代的继承有关系了。除了皇后后宫里的其他女人都不是皇帝的妻子,皇后生下来的男子就是嫡子,除非没有嫡子,否则绝不可能成为继承人。如果皇后没有儿子,那么嫔、妃他们的孩子都可能上位,按照大明的嫔妃设计,皇后之下,是皇贵妃,再往下是八大正妃贤妃、淑妃、庄妃、敬妃、惠妃、顺妃、康妃、宁妃,其余的不管是有妃号的,比如说慕容氏这个艳妃,还是昭仪、婕妤、贵人、美人这些称号,都是嫔。

    也就是说,皇后下面的皇贵妃和八位正妃的子女,天生就更有继承皇位的资格,毕竟他们可以算作平妻,她们之下的嫔生的孩子都算是小妾生的,要知道“小妾生的”这个叫法可是比现在的国骂恶毒百倍。他们根本就没啥继承权,小妾嘛,玩物而已。

    楚云有两个儿子,慕容氏生了一个,楚云仅仅封她为艳妃,虽然看起来像是妃子,但是实际上不是八大正妃,还是嫔,是小妾。而楚云另一个儿子,是大明治下一个小县令的女儿,生下楚云的小儿子之后,楚云直接把她从贵人提升为了宁妃,这是什么概念,八大正妃之一,一步登天啊。

    这下子你让慕容氏娘家人怎么想?这摆明就是看不起我们啊,直接不能忍啊,而且你大明不光坑我们大燕,还看不起我们燕王的亲妹妹,老子直接反了。所以说大燕国上下仇恨大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郑捷让楚云封皇长子为王,这一下子就能把双方从新拉成了亲戚的关系,郑捷才会自信的说,如果楚云答应,那么就万无一失。涉及到皇子的事情,所有人都不说话看着楚云,自己拿主意。楚云既然明白了郑捷的意思,那么他虽然不喜,但是还是回去做。毕竟大燕国如果肯跟大明恢复关系,背叛大赵,那么大明可以说赢定了。

    “光把谦儿(慕容氏的儿子楚谦)封王怎么够,朕立刻下旨封慕容氏为皇贵妃。”楚云说完郑捷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但是其他几个人脸色就很不好了。

    比如说王杰,他姐姐可是楚云的皇贵妃,楚云规定后宫只能有两个皇贵妃,现在突然把慕容氏弄成皇贵妃,这不就在削弱自己姐姐的地位?虽然自己姐姐不能生育了,但王杰还是有些不高兴。

    而再比如说马良,楚云为了拉拢他,把她的一个侄孙女封为了贤妃,可是八大正妃中排名第二的,而且他还为楚云生了一个女儿。在马良的心里,既然能生一个就能生第二个,万一有个男孩,他如今的地位,岂不是能成为太国丈?现在慕容氏成了贵妃,她儿子被封王了,那么岂不是没戏了?

    再比如游子远,虽然他没什么后代被楚云糟蹋,但是那个为楚云生了一个儿子的宁妃的父亲就是他们一系的,他虽然为了不让楚云担忧,没有成为二皇子派,但是心还是更加偏向二皇子的,但是现在怎么搞?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楚云虽然善纳人言,也不是太蛮横霸道的皇帝,但是他决定的事情一般很少更改,何况是关于自己接班人的,谁敢多嘴?

    慕容氏今年才二十六岁,她十五岁就嫁给了楚云(古代可没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可别说我xx未成年少女举报我,呜呜),当年就怀上了楚云的龙子,然后就被楚云封为了艳妃,被称为正妃之下第一人。但是也就是这样罢了,在宫中的地位可以说只是个小透明,上面几位都不是善茬,不管刘媚这一位皇贵妃,还是呼延氏、东晋兴南公主这两个正妃都是权利欲很高的主,两方人闹得昏天黑地,但是慕容氏却独坐钓鱼台,什么都不管。

    当然她不是什么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自己儿子楚谦,他为楚云生了长子,这可是事实,而且她的儿子比起二皇子大着六七岁,从小就是神童,聪明好学,深的楚云的喜爱。她幻想着自己儿子快快长大,成为陛下的臂膀,未来未必没有登顶的机会。陛下可是亲口说过,他不要只会吃喝玩乐的皇子,他不会限制自己儿子的发展。慕容氏觉得这是楚云隐晦的提醒她,只要儿子有本事,那么什么都有可能。当然他理解错了,楚云只不过是不想让自己儿子混吃等死,跟历史上的明朝那些王爷一样。

    但是慕容氏却心里认定了楚云是看才华选择太子的意思,暗暗发狠重点培养自己儿子,这个慕容氏心机深得很,有的时候不争才是争。

    历史上她可是代国拓跋什翼犍的妃子,跟她的侄女掌控代国后宫的女人,怎么能够小觑。当然历史上代国的这一位一代雄主拓跋什翼犍,能跟苻坚掰掰手腕的顶尖实力的国主,现在成了可怜虫,被大明坑的跑到草原上去了。拓跋什翼犍是上代代王拓跋翳槐的弟弟,也就是在大明混了多年,好不容易被大明扶持为代王的那个家伙。在背叛了大明之后,捅大明刀子,被谢艾灭了十万人,活活吓死的可怜蛋。拓跋什翼犍就成了新的代王,现在跟铁弗人打得不亦乐乎。不过能够串联起秃发鲜卑和柔然,也算是这小子有本事。

    慕容氏严厉的监督着楚谦做功课,在楚谦看来楚云是慈父,自己的母亲反而是严母,小小的年纪肩负着巨大的压力,楚云劝过好几次,但是慕容氏虽然表面答应,但是还是依旧如此,楚云也没办法强求。楚云并没有跟历史上的皇帝一样,让孩子不跟随母亲居住,楚云害怕自己孩子没有母爱会成为变态的,因此楚谦还是居住在大明宫,不过等到孩子十二岁就只能出宫了,否则闹出个丑闻,楚云脸往哪里放。

    “冯公公您怎么来了?”突然艳妃收到了丫鬟的禀报,楚云手下第一宦官冯昭竟然来了,她立刻迎了出去。这个冯昭可不一般,深受楚云的信任,权力极大,只听从楚云的命令,其余的连两位皇贵妃的话都不搭理。他当然只听楚云的,因为他只不过是楚云的暗卫而已,不过他比较特殊,还有一点简单的思维,虽然不多,但是比起木头人一样的暗卫好多了。楚云带着他也就装装样子,毕竟其他的宦官楚云都不怎么相信。

    冯昭不苟言笑的进了屋子,根本没有搭理艳妃的问话,艳妃有些尴尬,但是倒不是生气,毕竟冯昭就是这个样子对谁都爱答不理的。艳妃跟着冯昭进了屋子,他连忙把自己的儿子楚谦,艳妃认为冯昭是来找自己儿子的,毕竟楚云有时间,经常陪伴楚谦一起玩耍,她都习惯了,只不过冯昭却从没来过而已。

    “冯公公,是父皇叫你来接我嘛。”楚谦高兴的说道,他很喜欢和楚云在一起,楚云对楚谦十分的好,楚谦也很敬爱自己父亲。

    “艳妃慕容氏,皇长子楚谦跪下接旨。”突然冯昭手里拿出了一份圣旨,艳妃连忙把楚谦拉着跪在了地上。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艳妃听到一半的时候已经懵了,她跪在地上心思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自己成为了皇贵妃?儿子被封为了安平王,成为了大明第一个王爷,虽然只是郡王(一个字亲王俩字郡王),但是这是第一个啊,难道陛下要封自己儿子为太子?幸福来得太快了,艳妃直接魔怔了。

    直到楚悔推了推自己母亲,艳妃才反应了过来连忙谢恩,冯昭摆了摆手,皇贵妃和郡王的服侍和一些仪仗都被送了进来,足足堆了一堆,冯昭做完了这些转头救走了,一点没有跟新晋的皇贵妃和郡王面子。

    “儿啊,我们娘俩熬出头了。”慕容氏抱着自己儿子就哭了出来。

    楚悔娘俩的封赏在整个大明引起了轰动,慕容氏所在的宫殿差点被那些妃嫔踩烂了,毕竟楚云给出的消息,几乎就是要立楚谦为太子了,这个时候不去巴结什么时候去?

    不过楚云却稳坐钓鱼台,他知道回到后宫肯定一大堆人想要找自己打听消息,自己懒得回去,就来到了天牢,他觉得自己的魔源杀气在自己不断的修炼下,好像是有点晋级的苗头了,楚云正要趁热打铁。《魔源百花杀》在如此犀利,虽然比不上自己天阶的真气攻击,但是一旦晋级,说不准就会给自己惊喜。

    楚云为了练习这一门功夫可是杀了不下于十万人,不过楚云却并不认为自己做得不对,因为他杀的都是胡人,五胡乱中华最后汉人杀的只剩下了几百万,凭什么胡人能杀汉人,自己不能杀胡人?楚云还嫌自己杀得不够多呢。在他心里胡人算人嘛?而且还能产生暗卫,楚云手下的暗卫第一次超过了万人,已经达到了一万两千余人,楚云自信带着他们能够横扫天下,这也是楚云面对这个世界不惧怕普通的战争的原因,他会越来越强,不管是自己的实力还是军队的实力。楚云如果这一次战争不顺利,就把他们集中到一起使用,要想把这一万多暗卫剿灭,大赵是原因拿出十万人还是二十万人?哪怕暗卫缺点不少不知道运用兵法,甚至大部分都不会骑马,绝大多数都跟木头人一样,但是这也是一万人境七层的高手。冉闵现在也只是人境七层,就被称为战神了,他们相当于现在的武悼天王冉闵一万多个,就问你怕不怕。

    就在楚云准备动手的时候,冯昭走了进来。

    “主人,周岩求见。”冯昭面无表情的说道。

    “周岩?”楚云放下了心底的不快,周岩管着情报,这一次又立下了这么大功劳,而且他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这一次找自己肯定有大事。

    “让他进来。”楚云没等多久,周岩就被带了进来。周岩走进屋子里,让人难以呼吸的压力让周岩脸色涨红了起来,楚云在这个屋子里杀死了不下于两万人,这些人临死之前产生的负面情绪难以消散,这种负面情绪是一种念力残留,楚云需要用他们磨砺自己的念力,因此没有驱散。这点念力残留对楚云不算是什么,但是对于普通人绝对是极大的考验。

    楚云看着周岩虽然颤抖,但是还是极力的表示镇定,压制着自己身体和心理上的恐慌,楚云十分满意,这个周岩只有人境五层的实力,实力弱小的很,毕竟他已经过了练武的最佳年龄。一个人境五层的人在这个环境下,能够靠自己压制一分多钟,说明他的心理素质极好,当然再多也不行了。

    楚云左手探出朝着周岩虚空一抓,周岩浑身的颤抖都停了下来,他立刻跪在地上,感谢楚云的帮忙。

    “周岩,你也感受到了吧,你的实力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之后要突破了吧,你的资质太差,没有刺激,你的实力终生也就是人境五六层的样子,你是朕手下最看重的人之一,朕不希望你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等你稳定了人境六层,随朕在此修炼一段时间,朕让你晋级到人境七层就不会再管你了。”楚云说完,周岩大喜,虽然刚才的感觉,让周岩恨不得去死,但是比起实力提升,这些都是浮云。

    “陛下,臣这一次前来是得到了一个重大的消息。大成国李都命不久矣,大成国很可能会出现变故。”楚云听到这个消息脸色不动,但是心里却也是警惕起来,大成国第二代基本上被大明国和李都联手杀光了,特别是李雄的几个儿子,大明只留下了听话的李都和他弟弟李玝,但是李玝在前年纵欲身亡,现在李都又要死了。新一代的李氏弟子对大明只有仇恨,却没有多少敬畏之心。一旦李都死了,大成国还真的可能出现变故。大成国虽然被大明削弱的很惨,但是还是有不下于十万的部队,真的给大明捣乱,大明也要手忙脚乱一阵。

    “传几位重臣到武安殿等我,周岩你很不错,你先下去吧。”周岩恭敬的告退。

    “看起来又要大杀一番了,天府之国啊,还真是让朕都眼馋的地方。”楚云自言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