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把态度放得很低,而且也丝毫没有提起上一次张宾故意坑自己的事情。当然上一次楚云在司隶州遇险也不是张宾坑自己,而是他没有告诉自己此行的危险。

    上一次张宾拿下司隶州的计划绝对没有问题,不过就是没有给自己说清楚这个计划的巨大漏洞,这个漏洞就是如果大赵全力围剿自己,把这个大明皇帝围困或者是围杀在了司隶州,那么大明的战略就会全部崩溃。甚至于大明帝国都有灰飞烟灭。要不是自己全力反抗,打破了大赵的包围圈,那么大明就真的栽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张宾出的这个计划是很有眼光的,起码他的计划让大明赢了,而且除了他,别人根本就没有这么全面的计划。楚云这一次准备听完张宾的计划,然后去跟手下讨论漏洞,争取得到最完美的方案,但是所有一切的前提就是张宾会给出点子。

    “哈哈,老夫没想到陛下竟然还敢来问张某,上一次老夫的计划让陛下身处险境。这次既然陛下敢问,那么老夫就敢说,游首辅的计划很好,完全可以去执行,不过如果陛下想要取胜,就需要这么做。”楚云边听边点头,等张宾说完,楚云整个人都大喜起来。

    “张公,你放心,朕不会亏待你的。你的长子我将会授予他侯爵的高位,而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跟我说。甚至等张公恢复了身体,朕任命张公为首辅都没有问题。”楚云大肆许愿。

    张宾却神色淡然,“陛下,一切等您这一次取胜再说吧。”楚云深深看了张宾一眼,点了点头,他把自己剩下的几瓶果酒拿了出来,放在了石桌上,然后拱了拱手转身就厉害了。张宾看都没看楚云一眼,反而是迫不及待的拿起了一瓶果酒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从张宾这里出来,楚云也没有回后宫的心思了,他直接去了冉良的家里,两个人好久没单独在一起了,楚云跟他小聚了一番。即便是冉良这个老臣子又是自己的徒弟,现在的关系也没有以前亲近了,楚云发现冉良面对自己的时候虽然极力的表现出跟以前一样,但是心底其实还是十分拘谨,楚云有真实之眼,怎么会感觉不出来。

    冉良的实力卡在了人境圆满,楚云估计他是本土世界不用神石的第一高手了,当然也是最可能突破地阶的武者。不过这一卡就是好几年,连冉良对自己也是没多少信心,这个世界的灵气低得很,没有神石提供灵力,真的很难突破,除非有天材地宝。当然楚云有地武丹和地灵丹都能够帮冉良,但是楚云有别的心思,现在并不是施恩好时候。

    而冉良的儿子冉闵也靠着几次大战出头了,不愧是武悼天王,还是很猛的,在战场上数次身先士卒,号称大明第一猛将,当然这都是普通人的看法,那些厉害的大将都很少再身先士卒了,比如说谢艾、王杰和冉闵的父亲冉良,大多数时间都在幕后。而且冉闵凭借着楚云赐予冉良的《战神诀》上半部分已经达到了人境七层,看起来比起自己的父亲天赋更高。

    楚云特意来冉良府邸,就是想要再次审视一下冉家的忠心,因为楚云要对他们有大用,他们父子现在正值壮年,是楚云留给自己儿子的左膀右臂,楚云怎么可能不在意。

    所有人都不知道,那一个新任五营禁军后营统帅,小将崔悔正是楚云的长子楚悔,这件事整个大明就楚云自己知道,连楚悔的母亲崔宁都不知道。他真的很争气,虽然楚云帮他洗精伐髓,而且甚至不惜用地灵丹帮他升级境界,亲自出手帮他护法,并且把自己最精通的《寒冰软绵掌》传授给他。但不崔悔后面的发展,楚云并没有插手过,崔悔的升官都是靠着自己努力得到的。

    当然也得力于楚云帮他请的游子远和温峤两位老师的教导。楚悔和冉闵同时师从于两个人,他们的武功境界和官阶也几乎一样,他们两个是很好的兄弟,这是楚云乐意看到的。

    等到大明基本上获得天下霸权地位,楚云就准备传位给楚悔,那个时候冉良肯定还是难以突破,到时候楚悔把地灵丹赐予冉良,让他晋级地阶,这个恩情足以让冉家效忠于楚悔,有冉家父子的支持,楚云也就放心的放权了。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虽然灵气不足,但是有一点比起仙武大陆强多了,那就是晋级地阶比起仙武大陆简单,而且也没有心魔侵扰,只要灵气足够,那么晋级地阶很容易。楚云在仙武大陆蹉跎那么多年才到了地阶,而且九死一生,但是在这个世界,水到渠成就到了,不过两个地阶的差距可以说是天差地别,在这个世界的地阶武者能被仙武大陆的地阶虐成渣。

    楚云在冉家全军的恭送下离开了,他回到皇宫立刻召集群臣商议,对于张宾的计划,所有人都心服口服,不得不说绝顶谋士和一流谋士眼界上的差距是天差地别的。

    而且众人不断地推算张宾的计划,如果真的成功,那么不存在对手翻盘的希望,楚云等人实在是没有察觉出张宾计划的陷阱。

    张宾的计划就是策反大燕国,这个计划能不能实现?完全可能实现,因为楚云明天以上的长子有一半慕容鲜卑的血统,而且叫大燕国现在的皇帝慕容皝舅舅,这可是亲舅舅,因为嫁给楚云的慕容氏跟慕容皝都是前一代鲜卑手里慕容廆的儿女。

    本来大燕国跟大明国可是很友好的关系,为什么大明跟大燕闹崩了,还不是因为大明为了遏制大燕国把幽州分成了好几快,最富裕的代郡、上谷郡、北平郡、燕国(只是一个郡国,名字就叫燕国)等地都被大明给了当时的辽国和代国,因此没得到多少好处的大燕国跟大明闹掰了。

    大燕国的背叛一定上有大明的因素,大明怎么可能不知道三分幽州肯定让三个鲜卑部落分裂,不过这也是大明的阳谋,大明就是想让暂时插不进手的东北部越乱越好,实际上也的确达到了这个目的,东北部几个国家在大明的挑拨下达成了一团乱麻,代国几乎灭国,虽然是大明动的手,但是要不是代国被大明坑的太狠,他们也不可能背叛大明,孤注一掷的来跟大明死磕。

    而宇文鲜卑的辽国倒是获利不少,毕竟他们当时差点被慕容鲜卑灭国了,楚云支持他们搅乱东北这一滩浑水,虽然也被大明坑的死了几万人,但是毕竟在大明的支持下获得了一块地盘,实力也大增,暂时没有亡国之忧,不过他们跟随大明的步伐太紧,已经不可能背叛大明,只能当大明的小弟,否则他们前景堪忧。从一个将要灭亡但是独立的大势力,变成了一个灭亡无忧,但是再也发展不起来的的小势力,也不知道他们是赚是赔了。

    至于大夏国,虽然没有代国看起来惨,毕竟自己的地盘都没有消失,代国的地盘可是全部没了,这可是几十年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但是实际上比起代国大夏国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虽然保住了地盘,但是却没人了,大明跟用奴隶一样的使用他们,在幽州死了十几万,又在草原跟代国、柔然和秃发鲜卑大打出手死了几万,他们现在拼了命的压榨自己名下的小部落,把下到十岁,上到六七十岁的男子全部征集起来,也就是六七万骑兵了。他们不光是要亡国,甚至快要亡种了。

    但是偏偏铁弗夏国跟辽国一样不敢不听大明的话,他们已经因为背叛了大赵上了大明的船下不去了,甚至于现在还有拼命依附于大明,获得大明的支持,抗衡来自草原的压力。更何况他们的首领刘犬小命还在楚云的控制下,刘犬现在得到了整个部落的仇视,他更是不敢背叛大明了。刚开始刘犬是他们铁弗人心里的神,现在人憎狗厌的他都不敢回部落了,现在正在并州楚云赐予他的国公府醉生梦死,门都不出了。雄心勃勃的刘犬成了这样,可见大明坑的他们有多么惨。

    当然除了代国、辽国和夏国这三个最大的倒霉蛋之外,大燕国和大赵国也被坑的很惨,赵国在幽州扔进去了不下于三十万人,否则这一次他们倾国之力也不会仅仅凑出来五十万人,要知道在大明没有插手幽州之前,大赵可以调动的兵马不下于百万人,他们的实力跟巅峰时期的匈奴汉国不相上下。大明宫虽然从六十万人扩展到了八十万,但是很多部队都要驻扎在地方上,而且四面皆敌,因此能动用的部队也就是四十万,大赵被大明坑成这样了,还能调动出五十万人,可见大赵不愧天下第一强国。

    大燕国被大明逼反之后,不光嘴边的肥肉宇文鲜卑没有彻底吞下去,反而差点崩了牙。而且这一次王杰率领的大军在幽州造成了数万鲜卑铁骑的死伤,虽不至于元气大伤,但是也并不好受。毕竟辽东虽然不穷,但是也不是什么富庶之地,供养三四十万大军就是极限了。一下子死了五六万人,慕容鲜卑也不好受。

    要不然这一次大战联合其他国家,不管是深受大明伤害的前凉、大燕、代国等都是鼎力相助,实在是大明的对外政策太操蛋了,不管是盟友还是敌人,都照坑不误。

    因此大明也从来没去想过从新拉拢大燕国这类的事情,毕竟大明有些心虚,坑的太狠了。不过经过张宾分析之后,楚云等人才知道自己的眼力狭隘了。如果大燕国真的帮助大赵灭了大明,那么他们得不到多少好处,试问现在大赵已经和大燕国接壤了,大赵怎么可能拿出自己的地盘送给大燕?西边的并州大赵一定会握在手里,毕竟地理位置太重要了。他们可能会送一点地盘给代国,但是绝不可能再给大燕国了,因此大明灭亡之后,大晋和大燕就会成为大赵的敌国,到时候,两国的盟约必定会撕毁。大燕绝不是大赵的对手,毕竟大赵才是天下第一强国,比起大明都要强大,最好的结局就是退回辽东,祈求大赵放他们一马。

    大燕国在前世得以击败大赵国进军中原,那是因为石虎死了之后,冉闵发动了叛乱,大赵内部分裂了,但是这个时代大赵可是团结的很,皇帝石弘为人宽和,得到了大赵境内胡汉所有人的支持。因此大燕国必败无疑。

    大燕国的皇帝慕容皝虽然不如他的父亲那么雄才大略,但是也是一位眼光很高的帝王,他绝不可能看不出大燕国的危局,但是处于大明坑队友以及大明强硬的态度,只能跟着大赵对付大明。

    但是如果大明回过头去大力拉拢大燕国会怎么样?楚云等大明的高层商议一番之后,一致认为大燕会从新回到大明的怀抱。毕竟双方根本没有利益纠葛,除了幽州之外。现在大燕国占据东幽州,根本就不和大明接壤,而且双方根本没有解不开的仇恨,还是亲戚,又有共同的最佳扩张目标大赵国,简直就是天然盟友。

    所以说当张宾告诉楚云,只要大明拉拢住大燕国,这一次战斗万无一失之后,楚云恍然大悟,有的时候,一个国家的战略可不仅仅是在军事上。当年秦朝灭亡六国靠的可不仅仅是武安君白起等武将,宰相范睢的远交近攻的左右起码要占一半的功劳。大明上下就是太重视军事实力忽略了外交,这可是不好的。

    如果大明联合大燕灭了大赵国,那么大明的实力必定大增,虽然大燕实力肯定也是大涨,但是大明得到的好处是更多的。比起限制了自己发展的大赵国,大明国才是最好的结盟对象,大燕国不可能拒接大明的橄榄枝。

    众人商定之后,楚云立刻把郑捷郑阁老叫来了,这个郑捷出使过大燕、大成、辽国,还跟签订了跟大夏国的盟约,是个杰出的外交人才,一想起使者,楚云就想起了他,这个郑捷可以说是大明国的冯·里宾特洛甫。他也是靠着这些出使的功劳成为阁老的,在大明强盛之后,他就一直没有了用武之地,现在正是他再次出马的时候。

    郑捷被传了过来,他心里兴奋异常,因为他知道自己虽然是阁老,但是还是进不了大明的权力中心,这一次楚云召见自己的心腹,自己并没有机会参与,而今天楚云竟然找他前去,他怎么可能不高兴。

    来到大明宫的安武殿,郑捷更是兴奋的找不着北了,大明宫内各个大殿都有各自的用处,比如说楚云上朝是在圣武殿(相当于金銮殿),赐宴是在神武殿,大婚是在龙武殿。这个安武殿是楚云和心腹商议军国大事的宫殿,以前莫含、马良、游子远等人被人戏称为“武安殿大学士”,这是楚云绝对心腹的意思。当然莫含现在失宠了,但是鲁忠、冉良、王杰、周岩等人却成了新的武安殿大学士,可惜并没有郑捷。

    郑捷进了大殿,余光看到了马良等人,他心里更是高兴,果然他们正在商议军国大事,郑捷行了跪礼之后,楚云让他坐下,郑捷有些颤抖的坐在了最末的位置,比起王杰等人还靠后,但是郑捷却并不妒忌。他小心翼翼的坐在了楚云发明的太师椅上面,不过只坐了半个屁股,

    “郑爱卿,你跟随我有十年了吧。”楚云开口问道。

    郑捷条件反射一样的站了起来,“陛下,微臣跟随陛下有十二年了,当年我跟随恩相游公投靠了陛下,这是我这一生最正确的选择。”

    看着郑捷说着说着眼泪都要留下来了,楚云虽然知道他在拍马屁,但是还是心情大好。

    “坐下说,郑爱卿,一转眼十二年了都,记得当年你跟随我去上郡的时候,你还很年轻,现在须发都花白了,岁月不饶人啊。”楚云感叹了一句。

    “陛下却风采依旧,真乃神人也。”郑捷连忙说道。

    “郑爱卿,朕知道你们这些人说马公是安武殿大学士,游公是安武殿大学士,鲁大将军是安武殿大学士,他们几个都是。你想不想也成为安武殿大学士啊?不过可没有俸禄啊。”楚云说完,郑捷激动的站起来快速跪在了楚云面前,他的行动就代表了他的态度,楚云点了点头。

    “郑爱卿,朕交给你一个重要任务,这个任务关系到大明的安危,如果你能顺利完成,那么朕不光让你成为安武殿大学士,还要给你封侯,爱卿意下如何?”

    “臣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郑捷眼都红了,大明除了寥寥几个文臣被封爵,其余的根本没有几个,听到侯爵的高位,郑捷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完成。

    “好,很好,朕要你替我走一趟大燕国,说服大燕国的国主跟我大明结盟。你告诉我那个大舅子慕容皝,我跟他平分大赵国。详细细节你去跟游公等人商议。你有没有信心?”楚云问完,郑捷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耐心思考了起来,楚云看到他的动作心里更是平添了几分把握,这个郑捷虽然喜欢拍马,但是是个干实事的人。

    “陛下,臣有一个条件,如果陛下答应,那么我确信这次任务一点万无一失。”郑捷说完,楚云眼睛一亮。

    “你说,不管是什么条件朕一定答应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