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我们完全可以率先出兵击败一个国家,然后在集中精力对付其他。(书^屋*小}说+网)”游子远说完其他人也都眼睛一亮。

    “秦国公,前凉已经涨了教训了,估计他们这一次不是仓促之下能够击败的,万一大军被前凉拖住,后果不堪设想。”王杰开口说道,王杰说完楚云在心里暗暗点了点头,这是个能思考问题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帅才。

    “王将军,我说的并不是前凉,而是这里。”游子远指着墙上的地图说道,王杰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拍案而起。

    “反其道而行之,游公真乃神人也。”王杰心悦诚服的说道。楚云比王杰多考虑了一会才想清楚游子远的意思,也笑着点了点头。

    “你们打什么哑谜呢?我怎么听不懂?”冉良说完楚云、游子远等人都笑了起来。

    要说游子远的计划,不得不说铁血军的发源地上党郡了,上党郡号称天下之脊,“俯瞰中州,肘臂河东、并州,则谓晋国咽喉也”,形势十分险要。如果按照晋末来看,上党郡就是并州、司隶州和翼州的战略枢纽。因为上党郡可以轻松的进入这三个地区,不管打哪个方向,都像是高屋建瓴一样,居高临下占据地利。也因为这个铁血军当年才会被匈奴汉国和石勒反复攻打,实在是地理位置太重要了,匈奴人和羯族人都想拿到手。

    刚才游子远点着上党郡壶关笑而不语,就是含蓄的跟楚云等人提出自己的意见,那就是打时间差不打前凉,而是依靠上党优越的地理位置,从壶关出兵攻击大赵虎牢关的背后,虎牢关是洛阳门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当年十八路联军打董卓都强攻不下来,可见其战略地位。现在大明占据洛阳,如果拿下虎牢关洛阳可以说稳如泰山。不打弱国,反而打最强的大赵,这完全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大赵绝不可能想到,很可能出其不意拿下虎牢关。

    楚云好歹活了着么多年,见识也不算低,也带过不少次兵,因此看了一会壶关的地理位置,也想出游子远是什么意思了,不像是冉良完全不知道游子远什么意思。

    当然游子远不明说这个问题,这也算是谋士的通病,提点建议总是云山雾罩的,不肯直接说出来,如果没点本事的主公还真的降不住他们。

    游子远全部的计划是,从上党郡壶关出兵,抢在大赵没准备好之前,绕路翼州,从背后拿下虎牢关。拿下虎牢关,洛阳的防御就算是彻底稳固了,哪怕大赵派出去几十万部队,大明也完全可以依靠虎牢关抗衡,不至于被大赵把大明占据的司隶州打个稀烂。

    而且一旦占据了虎牢关,大明就能节省出更多的力量去面对其余的几个方向上的敌人,这对大明十分重要,毕竟大明面对好几个国家兵力肯定不足。反而占据了虎牢关,大赵就难受了,空有一身本事,却使不出来,大明就会有更多回旋的余地,毕竟谁都知道大赵是唯一一个可以正面跟大明掰手腕的国家。

    不得不说,游子远这个人实在是太聪明了,这是个仅次于张宾这种一个人就撑起一个大国的一流谋士,也仅仅比绝顶谋士差一丝罢了。很可惜历史上刘曜得到了游子远,却疏远了他,以至于兵败人亡。而楚云却不是这样,即便是游子远不想出力,他都硬拉着他出主意,甚至于楚云每年还要用内力帮助游子远梳理身体,让他更长寿。楚云这么对他,游子远怎么可能不感动,怎么可能不全力相助。

    “拿下了虎牢关虽然能够让我大明压力小一些,但是还是不足以让我国转危为安啊。”马良开口说道,他虽然不是太懂军事,但是大势还是看的清楚的。自从楚云疏远莫含之后,马良越加低调,除了自己的职责,其余的很少插手,看得出来他是有些为老友打抱不平。楚云也没办法解释,总不至于说楚云怀疑莫含有问题,背叛了自己吧,他也没有直接证据。

    但是即便是马良再怎么不高兴,关系到大明国运的事情他还是要出一份力的,马良说完,其余人也都认可。毕竟拿下了虎牢关虽然作用很大,但是并不是说就完全扭转了大明的危机,只不过是把危机变得小一些了。

    “游公,您看?”众人再次看向游子远,游子远又不是神仙,面对这么复杂的情况,他能想出拿下虎牢关就不错了,其他的他还真的没多考虑。

    “陛下,老臣本事有限,仓促之下还没有别的注意。但是只要我们拿下了虎牢关,并州和西线就会成为主要战场,我们要提前准备,免得敌人的进攻时间有所变动,那么就被动了。”楚云听完点了点头。

    “陛下,游阁老年迈,莫阁老为人老成持重,前几次大的战役都是他运作的后勤补给,镇守长安,从来没有出过纰漏,这一次是否也让莫阁老操作后勤?”马良连忙开口说道,楚云心里有些不爽,没出纰漏?莫含这个首辅差点把大明的家底败光了好不好。

    楚云怎么可能让莫含再次担任后勤大总管,上一次没有要了大明的小命,这一次难得继续?说实话上一次大明兵力损失十几万人,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莫含的不作为,虽然他解释为了找出内阁的内贼,但是显然内贼就是莫含自己,不过因为他一体双魂,楚云不确定他是否真的叛变,否则现在莫含处境会更糟糕。

    “嗯,马公,你的能力不逊色于任何人,而且你多次帮助莫阁老处理后勤补给,这一次你就全权处理大明的后勤,游公年迈,有事情可以去找他询问。至于莫阁老,我准备派遣他前往大成国,毕竟谁也不知道大成国是否会趁机背叛,也只有莫阁老这样的重臣前往,我才会心安啊。”楚云说完,马良眼光一暗,大成国哪里有个屁的问题,还不是楚云要把莫含调离出中枢,但是他并不知道莫含和楚云到底发生了什么,楚云他不敢问,莫含又不跟他说,他真是左右为难。

    “陛下,坐镇中枢事务繁多,还是需要莫阁老这样的老臣辅佐,微臣从来没有独当一面,就怕力不从心啊。”马良还是继续争取了一下,但是楚云显然不想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咱们先来说一下基本兵力部署的问题,另外让兵部派人训练十万新军,就让蒲洪去做。”一行人看到楚云不想再说莫含,立刻就转移了话题,跟着楚云讨论起军队的安排,马良暗暗叹了一口气。

    送走了几位心腹,楚云总觉得心情有些压抑,实在是大明这一次的计划并不是十拿九稳的,哪怕游子远献了一个绝妙的计划。大明这一次的对手可不是前几次,除了大成国和辽国两个不靠谱的小弟,大明就要独自面对整个天下群雄,压力太大了。楚云甚至都想直接前去邺城大杀一番,但是每次升起这个想法,心悸就十分严重,显然这有极大的危险。

    楚云到了天阶,能够模模糊糊的感受到一些天道信息,楚云觉得很可能是天道在警告自己,毕竟什么游戏都有一个规则,自己在这个规则内怎么玩都没有问题,超出这个规则,那么就会出事。楚云觉得还真是憋屈的很,本以为到了天阶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结果还有看天道的脸色,还不如干净返回仙武大陆自在。

    楚云把这些烦心事强压了下去,然后准备回后宫散散心,前凉为了麻痹自己,给自己送来几个大洋马,正好去放松一下,另外大晋送来的两个公主也是尤物,楚云十分喜欢。但是刚要抬腿,楚云又停了下来,最终楚云还是决定去看一下张宾这个老鬼。

    对于张宾楚云是又爱又恨,喜爱的是他的脑子,当真是绝顶聪明,楚云估计他多活几年,就没有楚云什么事了,石勒早就统一天下了。看看人家当年两次给铁血军下套,第一次就攻破了铁血军的大本营上党郡,要不是石勒当时想留着铁血军牵制匈奴汉国,顺便让铁血军和并州刺史刘琨闹掰,铁血军很可能就提前败亡了。

    第二次更是直接灭亡了铁血军,虽然当时还有其他的因素,但是在张宾的谋划下,铁血军败亡大赵国却是分到了最大的一块蛋糕,而匈奴汉国更是跟铁血军两败俱伤,没有得到多少好处,这就是差距啊。

    恨的当然是楚云得到了张宾的人却得不到他的心,张宾始终不肯全心全意的帮助自己,让楚云很是无奈。而且楚云还不能直截了当的去质问张宾,就像是楚云不能直截了当的去问莫含一样,这些聪明人大部分是玻璃心,他们追究刘备诸葛亮那样无条件信任的主公,如果去质疑他们,那么他们的忠心就很可能随风消散了。

    楚云来到专门为张宾准备的院落,这里不在大明宫内但是紧挨着大明宫,整个院落都有重兵把守,但是里面却没有一个仆人,只有胡铁柱定时前来给张宾送精血,不过随着前个月张宾晋级了地阶,胡铁柱就不用前来的这么频繁了。

    楚云进来的时候,正看到张宾和正常人一样坐在院外石凳上赏月饮酒,不得不说张宾这块神石的功法太神奇了,让一个人先死后活,凤凰涅槃的意思,只有死人能练,而死人练完之后却能成为重新活过来。楚云估计一旦这个张宾练到天阶,也就是完全融合神石,那么他就重新成为正常人,不过比起正常人来说,他的身体简直就是完美,他免疫一切物理伤害让他几乎成为不死之躯。不得不说楚云也是很羡慕张宾的身体的,不过楚云绝不可能去学,因为这个躯体也不是完美的,他不能跟正常人一样修炼武功,只能修炼神念,也就是说只能使用神识和念力手段,限制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休息的功法还没有,楚云听张宾介绍过,这块神石所带的功法都是很低等的功法,比起自己的《坐忘经》差得远。不过不管怎么说有这么个不死之躯也很厉害了。

    不过楚云的羡慕只是一闪而过,楚云的身体虽然不能跟他一样免疫物理攻击,但是张宾却也奈何不了他,反而楚云可以修炼武功也可以修炼神念,不管是带有神念攻击的魔源杀气,还是《坐忘经》的手段都能对付张宾,所以就算是他的身体免疫物理攻击又有什么用?

    “陛下你来了,喝两杯吧,这酒是胡将军送来的还不错。”张宾见到楚云也没有起身,他平淡的说道,楚云也没有不悦,他从空间拿出了一壶酒递给了张宾。

    “试试我这壶酒,味道应该更好。”楚云笑着说道,这酒当然味道更好,这是从仙武大陆带来的酒,是仙武大陆特有的一些灵果酿造的,灵气十足。楚云不怎么喜欢喝太烈的酒,反而喜欢喝些果酒,就准备了一些。

    “嗯,当真是不凡。”张宾只是闻了闻就大喜,他迫不及待的倒了一杯,一口就喝了下去,只见他眯着眼露出非常享受的神情品味着果酒,看起来非常喜欢。

    许久,迷恋的神情消失,遗憾的神情浮上脸庞,楚云看着他的表情以为不满意呢,自己拿出一壶喝了一口,味道很不错啊,于是就开口问道:“张公,难道你对这酒不满意?我可以让人给你送一些御酒过来。”

    张宾摇了摇头,苦笑道:“陛下说笑了,我不是不满意,而是担心我以后喝不到这么好的酒了,才会遗憾啊。”楚云听完哑然失笑。

    张宾又倒了一杯轻轻抿了一口才看向楚云:“陛下这一次前来是否大明又要面临战争了?”

    “何以见得啊?我难得就不能来看看张公?”楚云笑着说道。

    “陛下,上周胡将军来访,说起去岁大战的结局,我就知道今年大明必定不会消停,果然,今天陛下竟然来老夫这里,看起来我猜测的没错。”张宾说完,楚云笑了笑也不否认。

    张宾继续开口说道:“陛下,这一次大明和鲜卑人估计要出全力了吧,不知道陛下是准备如何应对?”

    看着张宾智珠在握的从容样,楚云还真的感觉诸葛青衣来到了自己身边呢,两个人真的是太像了,当然不是相貌而是气质。楚云也不矫情,把刚才讨论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楚云不害怕张宾泄密,毕竟他的小命都在楚云手里,楚云怕的是他隐瞒自己,不肯给自己出全力而已。

    “游公真的是人杰啊,他的策略真的是出人意料,佩服佩服。”张宾听完游子远的计划,立刻赞叹起来,但是楚云却不是来听他赞叹的,而想想问出更多更好的策略,否则大明这一次就算是扛过去也会元气大伤,虽然有楚云在灭亡不了,但是一时半刻是甭想有什么动作了。这根楚云的计划严重不符,他可是准备尽快统一,用天下之力寻找神石,然后传位给自己儿子,自己闭关练功的。

    楚云真正成为一方首领之后才知道争霸天下是多么的困难,哪怕他有着天下无敌的武力和一些后世人的眼光。在上学的时候学习历史,以上帝视角看历史,都会觉得失败者怎么怎么就这么蠢,连这都能失败。而看到那些成功者,也会有些不以为然,认为秦皇汉武也不过如此,换成我也能做到。但是真到了这个地位就会知道,以前多么的幼稚,古代人不比现代人笨,比你聪明的人有的是,换成你在那个位置说不定做的更蠢。眼高手低的人多了,别以为穿越者就是万能的。

    因此楚云从来不会高估自己,也不会低估对手。因此对于一些个大才,楚云是要多尊重有多尊重,但是偏偏大才们就是这么高冷,心情好了就指点你一下,心情不好就给你挖个坑,有时候楚云掉里面都不知道怎么掉的。比如说莫含,楚云对他不好吗?他可是楚云之下第一人,结果呢,狠狠地坑了自己大明一次。温峤楚云对他怎么样?当然如果不是铁血军时期楚云囚禁了他几年,光看大明时期,楚云对他还是很好的,要钱给钱要人给人,甚至许诺他只要归顺就是尚书的高位,这不是直到大明和大晋和谈,他才堪堪答应?另外就是这个张宾,楚云供他吃供他喝,甚至还给他提供精血,要知道一个普通人体内只有心头血才是精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楚云为了杀了起码几千人了,但是人家还是不肯和你交心。

    “张公,游首辅他说过他的计划虽然有效,但是却并不足以逆转大明的劣势,张公您是整个天下数一数二的谋士,我这一次来就是请张公教我该如何去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