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遐在和张骏谈妥之后,立刻行动准备返回邺城,张骏也没有亲自来送行,只不过是派遣了自己的长子张祚悄悄的把他们一行人送了出去。(书屋 shu05.com)倒不是说张骏不给程遐面子,实在是他们被大明国监察司神出鬼没的探查手段弄怕了。

    程遐也不在意,告别了张祚登上了马车,回头看了一眼大凉国的新都城酒泉,他的脸上满是不屑。大赵很明显又要坑大凉国了,付出的代价仅仅是一块神石外加一个质子,当然他们也约定了如何划分大明的地盘,大赵要司隶州,代国要并州,大凉国要秦州和雍州,大燕国则要幽州,大晋要扬州。光看这个分配就知道多么不靠谱,大赵怎么可能付出幽州和扬州这两块地盘,换取半个司隶州?他们又不是搞慈善的。程遐这么说只不过是把张骏彻底拉上战车罢了。

    而张骏也不是白痴,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大赵国绝不可能把秦州和雍州都给他。但是程遐有一点说的对,大明每年都要让前凉进贡物资,早晚把大凉国抽干,还不如跟大明拼了。

    另外张骏也有本来的羌族盟友和现在的鲜卑盟友,他觉得如果大赵和大赵动手牵制住大明国,那么他们不是没有胜算。张骏做梦都想把被楚云占据的凉州几个郡拿回来,毕竟河西走廊可是他们张家的根基。

    最让张骏动心的还有神石,他身为一个大势力的首领,怎么可能不知道神石是什么,但是很可惜,他偏偏就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并不偏爱他们,九九八十一块神石,基本上都落在了大赵和大晋境内。

    因此张骏对于一块能够让自己成为超人的神石垂涎三尺,而且他也早就决定跟大明战斗了,一年上百万担粮食和几万匹战马,让前凉根本就没法承受。再加上程遐还带来了质子,诚意满满,张骏很轻松就答应了。

    大赵怎么可能出力让大凉国赚便宜,大赵是想让大凉国先动手,牵制大明的注意力,然后再突然派人袭击大明,让大明顾此失彼。大赵和大凉国约定圣武十一年,也就是明年四月份一直出兵夹击大明。但是大赵却想学习前一次大明的作战手段,故意晚出兵一个月,让大明的注意力放在西线,然后再出兵攻击打大明一个措手不及,这正是大赵的计划,当然大赵是不会跟大凉国明说的。

    当然张骏也是不是个傻子,他认为自己能顺利赚下这个便宜,因为他恰恰也是这么想的,他们也想晚出兵一个月左右,让大赵和大燕牵制大明的注意力,再趁机赚便宜。

    毕竟这个时代通讯不发达,谁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出兵的,双方都以为自己是聪明人,觉得都能让对方中计,反而很可能真的成为一起出兵,让大明陷入被动,因此如果大明真的察觉不到,还真的很可能陷入危机。毕竟大明、大燕和大凉国三国加起来一百几十万部队碾压大明的全部兵力。真的让他们顺利实施计划,大明就危险了。

    长安城。

    周岩万分不情愿的卸任了监察司的首领,虽然成为了锦衣卫的首领,但是锦衣卫是一个新部门怎么比得上监察司这个庞然大物。监察司在全国各地都有机构,甚至于乡镇一级的都有专门的办事处,手下密探何止十万人。不过很可惜,这一切都跟周岩没有关系了,对于上一次大战监察司糟糕的表现,让楚云震怒,他无话可说,毕竟做错了就要受到惩罚。

    周岩并不怨恨楚云,他只是想找回场子,立一个大功,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也让那个白眼狼看看,到底谁才是大明奸细第一人。那个白眼狼当然就是监察司的新首领程杨,他跟随楚云攻略司隶州,立下了不小的功劳,也因此让楚云看重。

    说实话,程杨也是周岩的亲信,否则他怎么可能成为监察司副统领。但是程杨上台之后,立刻就大肆安插亲信,排斥周岩的嫡系,跟周岩的关系迅速恶化。而且程杨还仗着监察司设立的更早,得到的消息更全面,屡屡在楚云和朝臣面前露脸,周岩的脸被打的啪啪作响。

    周岩其实知道,程杨并不是过河拆桥的人,但是他却必须这么做,而且两个人关系越差越安全。毕竟哪个皇帝希望自己手下的两个情报部门好的穿一条裤子?那还搞什么两个,直接合并了算了。

    但是即便是这样,周岩还是很不爽,毕竟他以前才是陛下最信任的那个人,而且在整个大明,权势滔天,除了极少数人,其余绝大多数人都不敢得罪他。但现在,那些围在自己身边献媚的人竟然大都跑去了程杨身边,换成任何人都不会舒服。

    因此周岩才会决定要迅速用锦衣卫打开局面,从而获得更大的功劳,重新成为陛下面前的红人。

    周岩是有这个自信的,首先他当了近十年监察司的首领,那些嫡系遍布天下,很多人都从监察司跳槽到了锦衣卫,锦衣卫的架子很快就撘了起来。而且程杨并不知道,周岩手下有一些极其隐秘的耳目,这些耳目在各个国家的权利核心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周岩就是要靠着他们夺回自己的地位。

    大凉国国主张骏一共三个儿子,庶长子叫做张祚,世子也是嫡长子叫做张重华,小儿子叫做张天赐,这三个儿子都当过大凉国主,也算是挺有意思的。

    嫡长子张重华早早就成为了世子,而且这个张重华也很有才能,在历史上这个张重华在位的时期,前凉达到了鼎盛,那个时候前凉军力强盛,数次击败大赵国,而且疆域也达到了最大,秦州都是前凉的地盘,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继承人。

    不过让人无语的是,就在张重华在位前凉达到鼎盛的时候,这个张重华竟然驾崩了,年龄只有二十七岁,而原因一般人想都想不到,竟然是他的亲生母亲马皇后和自己的大哥张祚淫.乱后宫,而张重华劝了好几次,他的母亲都死不悔改,于是张重华被自己的母亲和大哥活活气死了,真是天大的笑话。

    在张重华死后,张祚叛乱废除了自己的侄子成为了皇帝,而且正式称帝,要知道大凉前几个国主可都是使用西晋最后一个皇帝的年号,虽然独立,但是名义上他们是大晋的臣子,这也笼络了很多忠于大晋的世家之心,因此大凉国上下一心很快崛起。张祚称帝之后,民心大失,再加上他自己作死,很快就被自己的大臣推翻了,张祚暴尸街头,前凉因为内乱一蹶不振,然后就灭亡了。

    周岩在大凉国最重要的一个耳目就是这个张骏的庶长子,气死自己弟弟,跟自己后妈乱来的张祚。

    这个家伙可真是个圣斗士,身为前凉的王子竟然勾结死敌大明,甚至不惜出卖前凉的利益,堪称大凉国第一卖国贼。当初周岩派人试图接触张祚的时候,张祚立马就答应了,把周岩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前凉的陷阱的,后来张祚不断地给监察司输送消息,周岩才知道这家伙真的就是个为了王位不惜一切的极品。当然如果周岩知道这个张祚历史上不光是偷了自己后妈,还把自己的十几个妹妹侄女全部偷了的话,他就不会这么奇怪了。这个张祚就是个疯子,不能以常理度之。

    就是这么一个人,在自己父亲和弟弟面前却表现得重视可靠,张骏非常倚重自己这个长子,在历史上甚至不顾群臣反对让他成为托孤之臣。因此张祚靠着自己的演技,得到了父亲的信任,亲身经历了大赵使者程遐前来的重要会议,而且去送别程遐的也是他,可以说这一次大赵和大凉国的交易他都知道。

    知道大赵的目的之后,张祚一方面嫉妒窥视他父亲的那一块神石,一方面准备从大明获得好处,也就是帮助自己上位。于是就在周岩头疼怎么做出成绩的时候,一份从前凉发来的情报引起了他的注意。

    “让我亲自去跟他谈?张祚要干什么?难道前凉有什么大行动?”周岩只思考了一会就准备动身前去前凉,毕竟张祚可是张骏的长子,这些年得到了大明的巨大的财力支持,不可能会轻易背叛。要知道张祚泄露的那些消息,足够让张祚这个庶长子跌入深渊了,张骏并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

    一个月后,周岩狂喜的从前凉回来,为了这个甚至没有参加一年一度的陛下赐宴,他从张祚嘴里得到了大赵等国的战略部署,这个消息足够让自己从新成为陛下眼前的红人。而代价不过就是大明全力支持张祚上位和大赵送给他父亲的那一块神石,这一点没有问题,毕竟大明短时间不会深入西域进攻前凉,不过有可能会把剩余的河西走廊彻底拿在手里,到时候支持张祚这个无能之辈成为龟缩在西域的前凉国主,反而符合大明的利益。至于神石什么的,周岩并不放在心上,神石掌控者是很厉害,但是再厉害能比陛下厉害?

    周岩怀着激动的心情拜见了楚云,正好楚云没有闭关,当楚云听到周岩的汇报之后,立刻召集了游子远、马良和两位在京枢密使商议,至于莫含、郑捷、温峤和蒲洪,被楚云忽略了。莫含毕竟有可能有问题,而郑捷这个阁臣只不过是楚云用来平衡朝政的,他虽然是阁臣,但是本事一半,搞外交还可以,还真的进不了决策层,温峤和蒲洪则是新人,还没有被楚云完全接纳。五位枢密使鲁忠、谢艾、王杰、冉良和蒲洪,只有冉良、王杰和蒲洪在长安,蒲洪是个新人,所以只有王杰和冉良两个人到了。

    当周岩把打探到的消息说给几位重臣之后,几个人心里一惊然后都静静的思考了起来。其实不怪他们都被惊住了,实在是大赵等国这一次玩的太狠。他们准备一次弄死大明国,心也太大了。

    大赵准备发动洛阳之战,最少二十五万大军围困洛阳,毕竟现在的司隶州分成了两半,洛阳并没有什么纵深,洛阳的门户虎牢关牢牢掌握在大赵的手里。因此只能以坚城防御,而且大明在洛阳的守军也仅仅只有十万人而已,大将军鲁忠亲自驻扎在洛阳。甚至于大明在司隶州驻守的全部军队也仅仅只有十五万人,毕竟司隶州也不仅仅只有洛阳一个城市。

    如果大赵国集结如此多的军队,洛阳城的防御并非不可攻破的。这还只是大赵国的一个进攻方向,除了洛阳将会爆发大战,大赵还派遣十万大军,联合大燕国十五万大军进攻上谷郡、代郡,甚至一旦大明和辽国抵挡不住,他们会从西面杀入并州。

    而且,大赵和大燕支援了代国、秃发鲜卑和柔然大匹的粮草物资,让他们继续牵制大明的铁杆盟友夏国,没有了大明的帮助,铁弗很可能不堪一击,到时候三个草原势力从北边杀入并州,很可能让并州的防御出现漏洞。

    也就是说这一次大明将要面对大赵和大燕联军五十万,加上倾国之战的大凉国、代国、秃发鲜卑部落和柔然部落。而且更糟糕的是,大晋得到了大赵的好处,大赵竟然拿出扬州买通大晋,还真是下了血本。因此大晋这个反复无常的家伙,很可能会袖手旁观,当然让他们出兵大明是不可能的,毕竟温峤的下场他们也看到了,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不过楚云很怀疑大晋会趁着这个机会去攻打大明的小弟大成国,从而牵制大成国的兵力。如果真的是这样,大明基本上是独自抵抗天下几个强国。

    一旦前凉也动手,那么大明就要面临三线压力,洛阳、并州和西线,这一次可不会是跟上一次一样,各个国家都不想损失过大,因此相互之间拖后腿,最终被大明一个个击破。这一次很可能几个国家都会出全力,特别是大赵国和前凉这两个老对手。

    “陛下,让我去带人先把凉国给灭了,这群可恶的叛徒。”冉良第一个说话了。

    “那你需要多少人?需要多久?”楚云挑了挑眉问道。

    “陛下,我只需要带着征西军和镇西军十万人就可以了。我甘愿立下军令状,正面交手的话他们绝不是我们的对手,半年之内,就灭了凉国。”冉良自信地说道。

    “半年?他们大凉国虽然不比以前,但是也能轻易凑出三四十万部队,这还不算是他们的盟友乞伏鲜卑和秃发鲜卑。就算是你能够以一敌十有正面击败他们的实力。但是如果他们不跟你打决战,而在西域跟你绕圈子呢?到时候你的后勤怎么保证?万一他们断了大军的后勤你怎么办?”楚云一个接一个的提出问题,所有人也都随着思考了起来。

    不说大凉国实力不是短时间能够灭亡的,就说他们如果不跟你打的话,你就根本没法玩。西域虽然不是跟后世一样全是戈壁沙漠,但是已经有那个苗头了,如此荒芜的地方,真的要打起来,大军很可能全部交代在西域。清朝时候康熙集合全国之力亲自带人攻打大小准格尔,都差点把国库打崩溃,而且还失败了多次。虽然说有康麻子水平差的原因,但是地理问题也不可小视。何况前凉比起噶尔丹实力强多了。

    冉良听完脸色尴尬了起来,他虽然有些脾气暴躁,但是却也是一位统兵多年的大将,他怎么会不知道楚云说的是对是错。楚云也没有怪他,毕竟是自己的亲信,而且心意是好的。楚云压了压手,冉良坐了回去。

    “游公,您怎么看?”楚云看向游子远,楚云真的是有些尴尬,因为手下并没有专业的谋士,特别是针对军事的,怪不得郭嘉当年死了之后,曹操哭得跟死了爹一样,那是真的重要啊。当然也不能说没有,温峤就是个,但是这一次大明和大晋闹掰了,而作为忠诚于大晋的温峤什么个态度,楚云不知道,因此这件事不能告诉他。

    至于张宾这个死老鬼,楚云经过了上一次被坑之后,也产生了一些不信任,这个家伙可是当世一流的人物,难道他看不出上一次大明进军方案的危险?反正楚云是不相信的,楚云不相信张宾会看不出来,但是他偏偏没说。

    但是即便是这样,楚云还是要供着他,现在张宾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实化,实力也到了地阶初期,楚云还是很羡慕张宾现在的身体的,虽然惧怕念力手段,但是却免疫大部分物理攻击,这可比楚云的不灭体牛多了。要知道他的功法可以说是完全无视天阶以下的手段,毕竟地阶武者除了少数人哪有有人会使用念力?

    当然楚云也不是没办法对付张宾,毕竟他的小命在自己手里,但是随便威胁这群谋士可不是什么好事,这群家伙阴险得很,说不准就给你挖个大坑,你掉进去都不知道怎么掉的。

    “陛下,老臣认为如果真的按照他们的计划行事,我们大明危矣。”游子远说道这里看了楚云一样,楚云点了点头,他又不是听不进坏话的昏君。

    “大赵和凉国对我大明仇深似海,他们绝对会拼尽全力,更何况还有大燕国和草原上的几个势力,如果我们被动防御,那么最终失败的一定是我大明。因此我们一定要出动出击,就跟上一次击败各国的联军一样。”游子远自信地说道。

    “游公是说打时间差?”楚云眼睛一亮,上一次大明被各国围攻,大明就是先击败了大凉国,再回身对抗的大赵、大晋和大成国。天下几个国家竟然想到了一起去了,大赵想打个时间差,大凉国也想打个时间差,大明也准备这么做,就是不知道谁的计划能够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