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十年冬,刚刚熬死了东晋权臣王导的庾亮竟然跟随老对手一起死了,东晋朝廷出现了剧烈的变动,保守派开始反击庾亮为首的鹰派,而庾亮的四弟庾翼接过了父亲的大旗,主张继续联合大明北伐大赵。双方不断地争斗,整个大晋朝廷乌烟瘴气,大明和大晋的盟约也开始岌岌可危起来。

    庾氏家族可不可得了,颍川庾氏在汉魏六朝是一个功勋卓著的家族,对东晋门阀政治的形成奠定坚实的基础,同时又是东晋四大文艺世家之一。

    在楚云生活的这一段时间里,庾氏家族也达到了顶峰,庾氏五个兄弟都是高官厚禄,而庾氏的长女还是皇太后,同时他们也是皇帝的心腹,跟王导等代表世家利益的人相抗衡。

    不过王导不愧是王与马共天下的,超级政治强人,在他的压制下,庾亮等五个兄弟,背叛远离了都城建康,而庾亮也只能喊出北伐恢复故土,来拉拢北方逃难而来的落魄家族和市人。一直到去年,王导才好不容易被庾亮熬死了,庾亮也跟大明结盟,成为了大晋数一数二的势力。可惜这个倒霉蛋,没活多久,就死了,紧紧比起王导多活了一年而已。

    在庾亮死后,他的四弟庾翼上位,不过庾翼可没有哥哥的威望,虽然在庾亮死之前,把他推荐成了都督六州诸军事、安西将军、荆州刺史,接替庾亮镇守武昌。但是不管是能力还是威望都不足以压制朝廷,这就给了有心人机会。

    大明和楚云并不知道大赵已经派人联系庾翼,监察司和锦衣卫虽然厉害,但是并不是万能的,大晋将会出现让大明头疼不已的重大变化,当然这一些闭关中的楚云毫不知情。

    不过,让大明上下满意的是谢艾在草原上取得了绝大的战果,两位小将脱颖而出,在谢艾和王杰之后,成为了大明新一代的将星,崔悔和冉闵两个人大出风头,其中崔悔为五营禁军的后军统领,而冉闵则直接代替谢艾指挥征北军杀进了草原。

    两个人跟斗气一样,在大草原上搅得天翻地覆,代国、秃发鲜卑和柔然的联军一败再败,已经彻底远遁到大漠北边,彻底退出了铁弗的领地。

    楚云得知之后大喜,任命冉闵为五营禁军左营统帅,而崔悔则被楚云提升为了开过县男,也就是男爵,位于公侯伯子男中的最后一位,但是在大明爵位的含金量是很高的,大明开国十年,爵位也不过就是几十个,其中还有不少是追封的那些铁血军阵亡的老人。

    随着大明草原上的战斗结束,天下再一次陷入了平静之中,不过大明朝廷并不安稳,因此随着楚云闭关日久,大明朝廷竟然开始催促楚云设立太子,毕竟楚云动不动就闭关不见踪迹,这让大明上下心慌慌。没有皇帝,这群朝臣总感觉不安稳,既然皇帝老是消失,那么你立个建国太子也行啊,但是都被楚云强压了下去,开什么玩笑,老子还没死呢。

    楚云不搭理群臣的请求,一边转化内力为元气,一边试验融合两块神石,一边用谢艾送给来的战俘修炼魔源杀气,他现在恨不得把自己掰成两半用。

    魔源杀气虽然在楚云到了天阶之后攻击力大为减弱,毕竟楚云现在稳定了元气之后,随手一击都能调动天地灵气,攻击力比起魔源杀气强大的多,但楚云却觉得魔源杀气的潜力未必比不上元气的攻击力大。

    魔源杀气是楚云唯一一种能够影响敌人精神的功法,而这还只是魔源杀气最初级的使用,是魔源杀气自带的效果,并不是楚云赋予的。因此楚云觉得魔源杀气练到更高深处能够结合念力,成为一种能够极其强悍的功法,甚至超越天阶功法。天阶功法不过就是能够使内力实化,增强攻击,如果按照游戏术语说,就是天阶功法再牛逼也只是纯粹物理输出而已。

    而且魔源杀气还是一种不同于内力的能量,跟内力并不冲突,而且这是一种因为杀戮产生的能量,在任何情况下,只要存在杀戮就可以使用,不像是内力会有很多限制,比如说在这个世界一开始的时候,楚云就根本无法修炼内力,智能修炼内劲。如果楚云早得到《魔源百花杀》的话,楚云可能十几年前就有现在的成就了。魔源杀气很可能成为自己的底牌之一。

    还有一点就是,魔源杀气有着跟天阶功法一样的实化作用,能够实化出任何东西,虽然不能跟天阶功法一样,能够实化出有“生命”的物体,但是继续修练下去,并非没有可能。仙武大陆的云家老祖能够内力实化出一头坐骑,楚云现在虽然靠着魔源杀气做不到,但是未来未必不能。

    当然魔源杀气不是没有缺点,一是能够影响楚云的心性,楚云现在性格弑杀,而且在天阶之前需要女人抚慰自己心里的狂暴。随着魔源杀气的精深,未必不好再次出现问题。

    另外魔源杀气是自己创造出来的一门功法,而且是一门不完整的功法,楚云也不知道练到最后是个什么样子,楚云要一边修炼一边探索。

    但是即便是有缺点,楚云还是准备继续修炼,毕竟魔源杀气怎么看都是优点大于缺点,一门几乎等同于天阶功法,甚至说不定还更强的功法,楚云怎么也舍不得不练,楚云现在还没有一门天阶功法呢。当然在黄飞鸿世界哪几门号称残破的天阶功法,估计还没有仙武大陆地阶功法厉害呢。

    就在楚云继续闭关的时候,前凉召开了一次异常私密的会议,张骏和几个重臣听着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侃侃而谈,张骏等人脸色阴晴不定,时而狂热时而阴沉。

    “凉王(张骏没有称帝),我知道殿下为何犹豫不决,大赵国前代国主的确曾经利用过陛下,让陛下单独面对大明,河西(不是西河郡,而是河西走廊)之地丢失了一半。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大明犹如战国时期的暴秦,不断吞并各国的领地,大赵都因此丢了洛阳和幽州两郡,他们现在跟大凉国一样,也是深受其害。因此他们断然不会做出再次一次的背叛,毕竟如果大凉被大明击败,大明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力向东了。而大凉对于大明的威胁就犹如义渠国对于秦国的威胁。天下有识之士不会坐看大凉败亡的。现在大凉虽然臣服于大明,但是每年都需要运输大批量草战马,就如同蚂蟥一样不断地吞噬着大凉国的精血,大明会越来越强大,大凉国就会越来越弱小,难道殿下要眼睁睁看着祖宗的基业毁于一旦?”男子侃侃而谈道。

    “成国公,寡人何尝不知道大明的威胁,但是前车之鉴,寡人实在不相信贵国的承诺啊。”张骏还是缓缓摇了摇头。

    “凉王,我国派遣我来,就足以看出我皇对大凉的重视。而且这一次不是大凉国独自发难,而是我大赵联合大燕国、代国,还有大晋同时发难。”男子笑着说道。

    张骏听完心里一愣,大晋国?难道大晋背叛了晋明同盟了?

    男子看到张骏的表情就知道张骏在想什么。他自信的开口说道:“殿下,不错,大晋国背叛了大明,我大赵答应把扬州还给大晋国,继承了兄长庾亮地位,急于稳定朝政的庾翼,已经答应了跟我大赵结盟了。”听到这里张骏眼睛里精光一闪。

    “程国舅,那不知道我大凉能得到什么?”张骏看着男子沉声问道,原来这个男子是现在大赵国君石弘的亲舅舅,曾经出使过匈奴汉国为石勒争取到极大利益的程遐。他现在的职位是尚书左仆射,地位相当于宰相,是朝中的第一人,他竟然出使大凉国,可见大赵国这一次的重视。

    “殿下,我大赵皇帝承诺把整个关中之地(秦州和雍州)全部送给殿下如何?”程遐说完张骏哈哈大笑了起来,程遐脸色一僵,当然他知道张骏在笑什么,毕竟关中之地虽然诱人,但是那里可是大明的地盘,大赵拿着大明的地盘做交易,这就是空手套白狼啊,怪不得张骏笑声中夹杂着不屑。

    “哈哈,当然这还不是我国的全部条件,殿下何必心急?既然是结盟我们自然要共同获利,您看我这些条件如何?”程遐声音慢慢的低了下去,张骏和心腹听完,脸上浮现出微笑。

    (算是加更吧,写出来就顺手发了骂我也没啥存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