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十年整整一年的时间,天下各国都在默默的舔舐伤口,不过各国的连横合纵却十分频繁。(书^屋*小}说+网)大明在游子远等人的主持下,跟大晋联盟,加上被大明玩坏了的大成国、夏国和辽国形成了一顾强横的势力。但是大赵一方也不示弱,大赵联合大燕国和代国,再加上默默联盟的大凉国,也形成了一股不逊色于大明联盟,甚至某些程度上更强的势力。

    要知道前燕慕容氏这么多年默默在辽东发展,从三十几年前就开始不断地吸收汉族豪门和各族势力,真打起来实力比起只会靠着长江天险晃悠的东晋强多了。否则也不会在十几年后把武悼天王冉闵击败了继承了大赵国的遗产。

    东晋看起来占据了南方地盘很大,但是这个时代的南方不是后世的南方,根本就没有开发多少,也只有江东等少数地方比较繁华而已。而且一直隐忍的大凉国实力也是极为不凡,别以为这几年看起来张骏很听话,其实他一直都在攻略西域,现在整个西域基本上都被他控制了。这个时代的西域可不是几百年后到处都是沙漠的荒凉地带。敦煌等地粮食产量并不低,而且是养马的好地方,所以说前凉甚至比十年之前大明建国时候的实力更强。而且他们还拉拢了秃发鲜卑和乞伏鲜卑实力大增。

    当然大赵联盟中代国就是个打酱油的了,但是大赵、大燕和大凉国的联合,真的不能小视。

    反观大明的联合,大成和大夏国跟代国一样都是打酱油的,大成国已经不是李雄时候的天下有数的强国了,反而被大明占据了汉中和剑门关,实力弱小的很。宇文鲜卑的辽国实力也够呛,前些年被慕容氏的大燕国打的几乎灭国了,可想而知实力有多弱,要不是大明支持,说不准他们就跟历史上一样了。

    也就是大晋这么一个稍微靠谱一点的盟友,怎么说大晋也是原来的老大,实力和民心还是有的,而且随着王导病入膏肓,庾亮这个也有才华也有些本事的鹰派上位,大晋还是值得期望的。不过也不能太指望,毕竟汉人政权反复无常楚云看得多了,而且内耗太重的很,很多时候还可能拖后腿。因此看来看去大明的处境还是很危险。

    毕竟大明处在四战之地,差不多就是天下正中,玩过围棋的都知道金角银边草肚皮,天下四个金角分别被大燕国、大晋国、大成国和大凉国占据,而大赵、夏国、代国、辽国等好歹都是银边。只有大明一个草肚皮,四战之地,四方都是敌人,实在不是个好地方。

    但是大明地理位置虽然不好,但是确实是天下最富庶的地方,因此大明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各国都在互派使者争取自己国家的主动,而楚云这个皇帝却已经一年没有露面了。

    楚云让五位阁臣和四位枢密使全权掌控大明的军政大权,自己则终于腾出时间闭关去了。

    一年的时间,楚云堪堪把自己体内的元气扩展到了整个丹田,也就是说楚云再怎么透支元气,都不会从天阶掉回地阶去了,楚云终于大松了一口气。剩下的就是水磨功夫了,等楚云把身体内的奇经八脉内的内力全部转化为元气之后,那么也就到了晋级宗师的时候了。

    而且,只要自己体内的元气转化为了三成,那么就是天阶三阶了,到时候武者就可以探索领域的使用了,少于这个数量,领域很可能不稳定,毕竟领域是武者调动天地灵气,根据自己掌握的天地规则构建的。如果掌握了领域的皮毛也就是正式踏入天阶四层了。跟地阶初期和地阶中期的巨大实力差距一样,天阶初期和天阶中期也有巨大的鸿沟。

    不过,每一个武者开发的领域都可能是不尽相同的,毕竟每个人掌握的天地规则可能不一样,而就算是相同的天地规则,也可能因为掌握的深浅,领域的力量不尽相同。

    楚云本来以为自己得到了自在活佛的那一块神石,就能掌握领域了,他还是想的太美,这是不可能的。不过自在活佛神石的空间类的能力也是一种极其强大的天地规则,如果能够掌握,一旦楚云构建自己领域之后,在领域中也会成为极其强大的存在。比起楚云在无边草原兽神墓地中遇到的那个迷幻类的领域强得多。空间可是天地规则中排的上号的强大规则之一,而且也是构建领域最基本的规则之一。

    当然楚云现在自己还不知道,他还沉浸在自己的美好幻想里,他准备找人试验一个人是否能够融合两块,甚至多块的神石,如果成功那么他就会使用自在活佛的神石,争取在天阶初期构建出领域。

    楚云出关之后,内阁和枢密院的所有巨头立刻拜见,甚至于楚云都没时间去看看自己的妻儿。

    “陛下,草原发生了巨变,拓跋鲜卑联合秃发鲜卑和柔然共同对付夏国铁弗人,铁弗节节败退,向大明求援,我们拿不定主意,请求陛下圣裁。”鲁忠说完,楚云有些诧异。

    “秃发鲜卑?柔然?他们从哪冒出来的?”楚云开口问道。

    鲁忠等人立刻回答起来,秃发鲜卑跟拓跋鲜卑等一样,都是鲜卑六部之一,不过跟拓跋氏、慕容氏、宇文氏、段氏鲜卑不同,他们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进入过中原,所以名声不显。另外名声不显的还有乞伏鲜卑,现在跑到了前凉统治的范围去了,现在跟前凉张氏联合起来了。(这个秃发鲜卑后来建立了南凉,乞伏鲜卑建立过西秦)

    而柔然楚云当然听过,是南北朝后期的草原霸主,现在正是兴起的时候,他们可以说是匈奴的别部,并没有跟随刘渊刘聪等人进入中原,反而在大漠扎根,现在统一了大漠北部开始兴盛起来。他们向南开疆扩土遇到了拓跋鲜卑,双方大打出手,柔然竟然连一个残败的代国也打不过,代国看到对方实力不弱,就刻意交好跟他们联合了起来。

    不管是这一部秃发鲜卑还是柔然,都是生胡,也就是说根本没有沐浴在汉文化的光芒下,他们类似于野蛮人,崇信手里的弯刀和座下的战马,跟他们这些人根本没有道理可讲。而他们显然是要南下牧马,铁弗人就是他们的第一道阻碍,当铁弗人失败之后,占据了并州的大明国就要首当其中了,因此鲁忠、游子远等人才会这么重视。

    “区区一群茹毛饮血的野蛮人也敢奢望神州,传朕命令,命令并州刺史谢艾统帅征北军和五部禁军中的右军和后军去击溃他们,记住不能彻底消灭,要给铁弗人找点对手。另外让谢艾多给朕弄点俘虏过来,朕要用。”楚云立刻吩咐道,大明正愁没有练兵对手,现在几个蛮子突然跳出来,大明不用白不用。

    大明并不缺少战马,秦州和并州都有大量的马场,而且武器占据了绝对优势,一点都不畏惧所谓的草原民族,现在的草原民族可不是后来契丹蒙古那样压迫的中原王朝喘不过去来的统一民族,而且也根本没有吸取汉人的冶炼技术和其他文明,除非像晋朝这样脑残弄个八王之乱打个几十年,把自己的国家彻底打残了,白白便宜了胡人之外,汉人根本就不害怕所谓的草原人,胡人现在根本就是汉人嘴里的菜。楚云也是万幸来到了晋末,如果再过百年,汉人就会在骨子里怕了胡人,甚至于隋唐都是胡人血统的民族建立的,汉人甚至一直到明朝才彻底站了起来,想想真是悲哀。

    因此听到楚云的命令几个人没有异议,现在的中原人可不是后世那样畏惧胡人如狗,一点血性都没有的软蛋。他们为什么不肯自己做主出兵草原,只不过就是害怕不经过楚云这个皇帝允许,私自沾染了军权,让楚云生疑而已。

    楚云为了防止军权旁落,甚至剥夺了内阁的兵权,从新建立了一个新部门枢密院,甚至把首辅莫含都撤了,可想而知,游子远、马良这群聪明人怎么可能再私自做主。而鲁忠等人虽然掌握了枢密院,但是不经楚云同意,也不敢私自调兵,楚云一系列手段可都是集权的。

    商议完了草原的事情,楚云跟几个人探讨了一些天下形势,大赵国、大明和大晋这天下最强的三个国家都在默默的恢复实力。倒是大燕国和大凉国不老实,大燕国竟然趁着这段时间去攻打朝鲜半岛上的国家去了,还取得了大胜,把高句丽打的丢失了三分之一的领土,大燕国实力大增。原本历史上大燕国可是窥视中原的,不过现在大明和大赵都不是好惹的,于是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欺负朝鲜了。

    而大凉国也不老实,他们不光吞并了整个西域,还拉拢乞伏鲜卑和秃发鲜卑,实力大增。这个秃发鲜卑跟草原上那个秃发鲜卑是同种同源,不光大凉国境内的秃发鲜卑接受汉人文化,汉化的很严重,草原上的那部分是不肯汉化,分裂出来的。

    得到了两部鲜卑的支持,大凉国又蠢蠢欲动了起来,但是大明现在没工夫搭理他们,只能命令换防到西线的杨业和赵奢两个人率领的征西军和镇西军小心应对。

    “陛下,苻洪此人效忠陛下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况且此人能力不错,名声也极好,老臣看他在兵部担任区区的主事,实在是可惜啊。”说完了国外的事情,众人开始商议朝政,楚云感叹有能力的人实在太少,游子远就开口推荐道。

    游子远刚说完,马良也开口了:“陛下,姚弋仲此人刚正不阿,为官清理,深的百姓爱戴,他在武都郡担任了七年郡守,成绩有目共睹,陛下何不重用其人?”

    楚云听完才想起了这两个家伙,他们一个是氐族人的首领,一个是羌族人的首领,当年楚云占据了秦州之后,他们被迫投靠。但是楚云却一直没有重用他们,当年他们坐山观虎斗,让楚云和石虎拼命,没有帮忙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楚云忌惮他们两个人,毕竟楚云记着他们的后代可都是称帝建国的人,楚云一直防备。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早就融入大明国了,而且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反心。不过是金子总要发光的,他们两个在历史上都留名的人物,还是表现出了不凡。

    楚云还是有些纠结,但是转念一想,时事造就英雄,他们没有机会,也就没可能造反,毕竟他们手下的氐族和羌族人都成为了大明的子民,和那些汉人也不分彼此了,都是华夏民族。手下没人,没有威胁,又很有能力的两个人不用实在是浪费了,因此楚云点了点头。

    “蒲洪精通军务,姚弋仲素有贤名,既然如此,就让蒲洪去担任五营禁军的前军统领吧,而姚弋仲就让他担任吏部尚书,他们的资历也够了。”楚云说完几个人领命。

    “另外温峤这个家伙也闲置了好几年了吧,大晋和大明已经结盟,也不算是敌对国家了,让温峤去担任兵部尚书,这个人文武双全,不用实在是浪费了,另外让他兼任枢密院副枢密使,参与军务。这件事莫爱卿你去做,我只看结果。”楚云看了莫含一样,莫含点头领命。

    这一年时间,莫含倒是没有一点异常,楚云派遣清风亲自去监视他,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勤于国事,不过楚云心里对他仍有芥蒂,还是暗暗监视着他。

    处理完了正事,楚云才有时间返回了后宫,当楚云晋级了天阶之后,魔源杀气就几乎没有修炼过,因此也不需要找女人发泄自己意识中的副作用,因此可就苦了自己的这些女人们。楚云基本上已经两年没有碰过他们了,甚至很多女人都好久没见过自己了。

    这件事楚云也没有办法,毕竟修行是孤独的,楚云自从晋级了天阶,性命已经达到了千年,因此闭关几年跟玩一样,但是这些女人才几十年的寿命。甚至楚云都没有碰过从大晋来的那两位公主,不得不说楚云很可能耽误人家一辈子。

    楚云的回来,引起了整个大明宫的轰动,有地位的妃嫔都直接拜见楚云,而没有地位的就在各自的宫中翘首以盼。楚云思考再三,还是决定先见一下王贵妃和刘贵妃两个人,怎么说他们也是自己宫中地位最高的女人,帮助自己打理这偌大的后宫。

    楚云花费了几天时间安慰了一下这群可怜的女人,好吧,楚云毕竟也是一两年没有阴阳调和了,憋不住了。然后就一头扎进天牢之中,楚云还记得佛图澄能够融合两块神石的事。

    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死了一千多人,楚云也没有试验出如何让一个人同时使用两块神石,普通人使用一块神石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如果再给了使用第二块,那么这个人就会嘣的一声被炸成飞灰。

    “难道是他们境界不够?地阶以上才可以使用?”楚云看着眼前这个人境后期的试验品报废,自言自语的说道。

    “来人,给朕看好他们,出了问题全部诛灭九族。”楚云对着天牢的守卫说道。他准备培养这些家伙到了地阶,再看看是否能融合神石,把地阶武者当成小白鼠养着,估计也只有楚云了。

    楚云可能是这个世界拥有神石最多的人了,他现在一共三十七块神石,这还没算胡铁柱、清风和刘犬这三块随时能够拿到手的,这可是天下神石的一半了,要知道整个天下一共才九九八十一块神石。楚云准备培养这些实验品到达地阶,然后再试试能否融合。当然楚云也要别的办法,比如说把佛图澄的那个徒弟道安抓回来,佛图澄应该把融合方法告诉他的徒弟了吧。不过天下这么大,谁知道那小子跑哪去了,他现在又不是神石掌控者,楚云也没办法确定他的位置。而且那小和尚现在在大赵的地盘,楚云也没心思跑到敌国去溜达一圈。因此只能自己慢慢探索了。

    后宫楚云是不想多待了,说实话男人都羡慕皇帝的三宫六院,但是真的当了皇帝就知道了,后宫的这些女人哪里对自己有什么爱情,就算是有也都随着时间推移慢慢的消失了,他们反而更看重自己死后会把皇位传给谁。哪怕楚云后宫只有两个男丁,这种情况就很明显了,那些女人分为了两派人互相的争斗,甚至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也或明或暗的打听自己的想法,楚云跟她们相处,除了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其余时候就是一个累。

    两个儿子一个是慕容氏的那个公主生的,一个是一个汉人的嫔妃生的,大的十岁,小的八岁,两个人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了争宠,楚云心更累。她们根本不知道楚云早就选好了继承人,一个在象牙塔培养的继承人,怎么可能比起从基层一步步走过来的继承人?

    楚云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烦心事,他还是喜欢仙武大陆那种生活,只要实力够强,就不怕手下背叛,因此一个人顶百万军队可不是说笑的。

    楚云准备继续转化内力为元气,另外楚云也要摸索天地灵气的运用,虽然实力强了,但是却越觉得时间不够用啊。楚云再次选择了闭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