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心情复杂的来到了天牢,现在的天牢经过大明不断地建设,真的可以说是让人插翅难逃了。整个天牢共分为三层,地上一层地下两层,最下面的第三层在地底三十多米处,每个牢房都是精钢打造的,厚越一丈,跟地面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就算是楚云进入也要花费一定功夫才能出来。

    楚云打造这一些牢房为的就是使用死囚试验神石的功效,毕竟每一块神石都有特殊的功法或者是能力,楚云怎么可能不眼馋。楚云不知道佛图澄那个家伙怎么融合的两块神石,因此楚云不至于用自己的小命去尝试,不过天牢打造出来楚云还没来得及使用过,没想到莫含竟然成为了第一个入住的人。

    楚云让胡铁柱离开,然后独自走进莫含的牢房。

    “莫公,没想到你还真的是本人,不过你既然一体双魂,那么你为什么不帮朕,反而要背叛,难道我给你的荣华富贵还不够?”楚云看着莫含开口问道,看着他仇恨的目光,楚云就知道这个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一个人格。

    “我真的是低估了你,没想到你在自己人面前也隐藏的这么深,你竟然彻底融合了神石达到了破神境,不过你还是要死的,你跟那个人作对绝对没有可能获胜,我当然要跟随胜利者,哈哈哈。”看着眼前的莫含疯狂又不屑的神情,楚云真的很想把他的嘴打烂,但是楚云最终还是忍住了,毕竟他们共用着一个身体。

    楚云封住了他的哑穴,冷静下来之后,楚云回忆他的话,还是有一些信息的。破神境?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武者说的天阶吧,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但是楚云对他说的那个人很感兴趣,难道那个人就是血石的始作俑者?

    楚云尝试着念力去勘察莫含的灵魂,但是尝试了几次,竟然发现莫含的灵魂相当脆弱,竟然稍微接触就可能碎裂,如果莫含的灵魂碎裂了,那么就成了一具没有思想的驱壳了,这不是楚云想要的。两个灵魂哪一个出了问题,都可能引起连锁反应,楚云停下了动作。

    “来啊,你有本事就来啊,我死了,他也活不了,哈哈哈。”楚云解开他的哑穴,想要在试探一下,这个人格竟然再次挑衅了起来,看他疯狂的样子,并不是装的,这个人格暴躁、狂妄、阴暗、疯狂,但是偏偏最很硬,楚云用物理方式折磨了他许久,他都没有一点软化。除非用魔源杀气玷污他的灵魂,或者直接用念力入侵,说不定能够得到一些信息,但是莫含肯定死定了。

    楚云再次封住了他的哑穴,又用念力再次试探了一下。

    “一体双魂是没有错的,还真是难搞啊,一个出了事,另一个估计也就死定了,莫含很重要,不能死。不过这个一体双魂这倒是有些像一气化三清那样的分裂之术,还真是神奇,也不知道神石是怎么出现的。不管他的双魂缺点太大了,是他的境界不够还是什么原因?我能不能尝试一下?”楚云喃喃自语道。

    “别以为老子没办法对付你,既然你想死,那么就成全你。”看着莫含讽刺的眼神,楚云冷笑道。

    楚云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在莫含的注视下摇了摇,在莫含慌乱的眼神里,楚云直接用匕首划开了莫含的腹部,一伸手就把莫含体内的神石取了出来。莫含的眼神黯淡了下去,楚云心里一喜,这果然有用。

    楚云小心翼翼的把莫含的伤口缝合,然后给莫含服用了伤药,静待莫含的醒来。既然楚云这个灵魂是神石催生出来的,那么楚云直接釜底抽薪,把神石拿走,那么莫含的而一切应该都恢复了。

    当然楚云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风险,但是楚云没有其他办法。楚云思索再三还是觉得有很大把握的。

    莫含对大明很重要,楚云不惜等着他清醒过来。楚云在旁边盘膝打坐,默默转化这丹田内的元气,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耳边传来了咳嗦的声音。

    “陛下,老臣让您操心了。”莫含终于醒了过来,看着老泪纵横的莫含,楚云心情大好,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莫含怎么说也跟了自己这么多年。

    “莫公,你受苦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楚云关心的问道。

    “陛下,老臣虽然有些虚弱,但是却没什么大碍。从昨天晚上开始,我整个人突然就像是进了一间黑屋里,虽然神智清醒,但是却怎么也出不去。不知道在里面待了多久,小黑屋竟然破裂了,我的灵魂仿佛在一条大河里漂流,遇到了很多带信息的碎片,竟然发现跟我有关系。后来我就醒来了,真是怪哉。”莫含说完楚云心思一动。

    “莫公,那些碎片有一些什么信息?”楚云问完,莫含慢慢说了起来,楚云边听边思考,根据莫含的话楚云总结出大体的信息。

    莫含在楚云离开之后,在一次吃饭的时候,无意间吃下了一个东西,然后就陷入了昏迷。楚云猜测他吃下去的应该就是神石,如果莫含没有撒谎,这应该是有人特意设计的。而在楚云昏迷之后,他的第二个灵魂就出来替代了莫含,这也跟莫含出现了一系列问题的时间相符合。而莫含就这么似梦非梦,似醒非醒的渡过了好几天,期间他清醒的时候发现内阁出了问题,于是就像调查清楚,于是就开始了之前的计划,一直到昨天,清风去找他,他才开始出手,之后又陷入了晕迷。而莫含记忆里的碎片,大都是无用的信息,但是给莫含很深刻印象的是碎片里有一个很可怕的人,莫含看到这个名字都会不由自主的畏惧,这个人的名字叫做血佛。

    楚云把这个名字记在心里,就把莫含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都告诉他了,当他知道自己竟然分裂出了另一个性格,还做了这么多错事之后,心里大惊,不过莫含就是莫含,他很快镇定了下来。

    他立刻请求楚云治罪,并且跟楚云请辞,不再担任首辅。楚云竭力挽留,莫含还是固执的不答应,最终楚云诚心挽留之下,莫含才答应担任阁臣,但是却还是让出了首辅的位置。

    楚云让胡铁柱把莫含送回去,毕竟楚云为了对付莫含的另外一个灵魂,动了刑,而且莫含的精神状态也不好。

    就在莫含离开之后,楚云觉得莫含并没有完全跟自己说实话,首先一点,莫含说他只是楚云离开之后这几天时间才出现的异常,但是怎么解释他的实力已经到达了地阶初期?要知道楚云也是花费了好些年才达到这个地步的。莫含说他清醒过来好几次,但是他难道察觉不出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而且莫含说他发现了内阁的问题才做出了后面的计划,甚至不惜让禁军和征南军内斗,甚至不惜让长安瘟疫爆发,甚至不惜让人围攻大明宫,但是莫含那段时间被神力衍生者囚禁了,而且清风去联系他的时候,并没有说长安内外的情况,那么问题来了,莫含是怎么知道这些情况的,而且还根据这些情况制定了后面的计划。甚至于楚云都没发现在长安制造瘟疫的幕后黑手,但是莫含竟然知道他在刑部尚书的府内,他难道比楚云还高明?

    另外刚才莫含对自己解释的时候,楚云的真实之眼不止一次的探查到莫含话语里的犹豫,楚云完全不相信一个被楚云拿走神石的普通人莫含能够感受到楚云的真实之眼的探查,因此莫含心里的犹豫就是真的。是什么让莫含犹豫不决?很可惜,楚云的真实之眼并没有探查到什么确切的信息,但是楚云却确定,莫含对自己隐瞒了。

    这也是为什么,楚云听到莫含推辞首辅之后,勉强答应的原因。楚云是重视莫含,而且也不希望他出事,但是如果莫含真的有问题,甚至于真的背叛了自己,楚云也绝不会手软。

    这一次敌人的图谋真的是很凶猛,要不是自己突然回来,说不准长安真的出现大问题,不过好在大明虽然损失惨重,但是还是撑过去了。但是莫含的怪异、牛哑巴的叛变,还有那个叫做血佛的幕后黑手等等的事情都让楚云不敢轻易的放松警惕,楚云的实力还没有到达无视一切的程度。

    大明朝廷无声无息的换了一位首辅,除了大明朝堂上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波动,老丞相游子远走马上任成为了大明新一任的首辅,而马良依旧是次辅,莫含、马良和周岩三个人依旧是阁臣。

    大明调集征东军、征南军两只大军支援洛阳,大赵围攻洛阳的军队缓缓后撤,看样子是默认了洛阳的沦陷。但是大赵依旧占据了司隶州东部的几个郡,并且开始构建阵地。大明占据了洛阳以西的数个郡,稳定了司隶州的形势。

    而冉良终于有消息了,他带领的五万铁血禁卫军被大赵十几万大军围剿,这也是为什么大赵拿不出更多军队反攻洛阳的原因。冉良拖住了大赵集结在司隶州的一半军队。在坚守了一个多月后,只剩下两万余人的冉良终于找到机会突破了包围圈,在谢艾的接应下返回了并州上党郡。

    大明在洛阳一代集结了十五万大军,而在楚云和冉良先后打击下的大赵在司隶州也只剩下二十余万人,因此司隶州的战火平静了下来。

    而在幽翼边界,大明、大赵、大燕、夏国以及辽国也爆发了大规模交战,大赵和大燕集结了三十五万军队,大明、夏国和辽国也集结了二十二万军队,双方进行了大规模的会战,最终大赵和大燕取得了胜利,王杰指挥的三国军队死伤过半,夏国的十万铁弗骑兵死的只剩下两万余人,大明和宇文辽国也死了数万人,最终三国把幽州除了代郡和一部分上谷郡之外的地盘全部丢失了。夏国更是一蹶不振,十几万铁弗骑兵短短半年时间就死的只剩下了两万余人,刘犬欲哭无泪,带着这点人手黯然的返回了草原。

    当然大赵和大燕虽然取得了胜利,并且几乎占据了大半个幽州,但是也没有讨到多少便宜,在王杰的指挥下,两国死伤的人数几乎和大明三国对等,十几万人死在了这场大决战里。而比起大明三国死伤的都是背叛过大明的铁弗骑兵不同,他们两国死伤的可是自己国家的主力。

    在这次战役之后,五国各有损伤,估计短时间内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再次发动攻势了。

    王杰的失败也在楚云的预测之中,毕竟大明只派出去三四万部队,主力是铁弗人和宇文鲜卑。楚云可是给王杰下达了命令,要他想方设法的消耗铁弗人的实力,他这算是完美做到了。而且还重创了大赵和大燕,让他们短时间没办法在幽州发动新的攻势,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刘犬想要默默回去舔舐伤口,但是楚云却不答应,楚云下达了圣旨,命令刘犬出兵对付被大明赶到草原上的代国拓跋鲜卑,本来拓跋鲜卑跑到草原就是跟铁弗人争夺地盘,刘犬肯定会对付拓跋鲜卑,现在又收到了楚云的命令。小命掌握在楚云手里的刘犬于公于私只能带领大军跟拓跋鲜卑打了起来,双方都损失惨重,实力大减,估计不是一时半刻能分出胜负的,这正随了楚云的愿。

    圣武九年持续了大半年的战斗终于结束,天下主要强国基本都卷入了纷争,先是大晋进攻大赵,被按在地上摩擦。后来大明跟大赵在司隶州混战,以及大明、大赵等五国在幽州两场大混战,死伤了几十万人,各国都实力大损。

    大明朝也因为内斗和战争死伤了十几万人,禁军十万人只剩下了一半,铁血禁卫军也死了四万人,征东军、征南军和征北军也减员不少。大明六十万部队,一战就消失了五分之一,战争的残酷性可见一斑。而这还没有计算平民的伤亡,要知道光王杰带领铁弗十几万大军扫荡翼州的时候,大赵就有数万平民死亡,数十万平民无家可归,成为了难民。

    楚云在战争结束之后,并没有急着闭关。楚云先是因为监察司战争期间的失职把监察司分为了两个机构,分别为监察司和锦衣卫。监察司没有察觉到大赵的军事部署以及没有发现长安的巨变,原因竟然是洛阳的监察司机构高层被大赵拔除。洛阳监察司没有了领导,楚云这个皇帝竟然在司隶州成而了睁眼瞎,周岩这个监察司统帅也没有收到一点消息,这是监察司的巨大漏洞。

    楚云任命监察司原副首领程杨担任监察司的首领,替代了周岩,也算是对周岩的惩罚。而周岩则成为了锦衣卫的首领并且兼任刑部尚书,由他负责建立一个新的情报组织锦衣卫,刑部和锦衣卫两者加起来足以跟监察司形成竞争。

    另外楚云成立了枢密院,专门负责大明的对外战争,而朝廷中的兵部只是成为了战争中的后勤部门。枢密院的最高长官为枢密使,直接对楚云这个皇帝负责,一旦发生战争,楚云这个皇帝就会授权枢密院进行指挥,枢密院相当于后世的最高参谋部。

    枢密使楚云任命鲁忠担任,冉良、谢艾和王杰分别是副枢密使,内阁不再有军权,只是主管大明的政治、经济。

    另外楚云察觉到大明的军队数量不够,这一次占据了半个司隶州,以及扫荡了半个幽州之后,大明的国民数量达到了一千多万人,因此楚云准备把军队扩充成为八十万人。

    四征四镇军不变,只是把人员补充完整。但是禁军却有了极大的变化,禁军改名为五营禁军,设立前后左右中五部分,每营五万人,跟四征四镇军相当,一共二十五万人,算是中央直属部队。这也避免了跟这一次战争一样,楚云最后甚至无兵可用,长安只剩下几千铁血禁卫军和不到两万的禁军这种尴尬的地步。

    而铁血禁卫军也扩充到了十五万人,铁血禁卫军在这一次的战斗中没有给楚云丢脸,楚云带领的五万人先后击败了数支大赵军队,占据了几十座城池和乡镇,又攻占了洛阳,可以说是立下了赫赫战功。

    而冉良指挥的五万人也不逊色,在大赵十几万人马的围困下,坚持了数个月之久,成功吸引了大赵的注意力,拖住了大赵对洛阳的反扑。而且最后竟然逃了出来,甚至比起楚云最好的想象的还要优秀。

    这一次大战之后,楚云给冉良和王杰授予了侯爵的爵位,整个大明除了游子远、莫含、马良三位国公之外,也就是鲁忠、谢艾、胡铁柱和清风四位侯爷,而后两位是因为个人实力,可见侯爵的珍贵。鲁忠就不用说了,谢艾是靠着并州的攻略封侯的,不过很可惜在这一次打战里并没有机会表现。顺便说一句,那一个鲁忠手下的小将崔悔凭借着这一战的功劳成为了五营禁军之中的后营主帅,晋升的速度如同坐了火箭一样,不过却没有任何人反对。不说他的战斗力和以前战斗的功劳,就是他平息了鲁忠、谢艾和薄丙三军的内斗,就赢得了大明上下的好感,他成为后营禁军主帅正是鲁忠和谢艾两位侯爷的力荐,他今年才二十多岁而已,不过大明谢艾和王杰两个最耀眼的名将也不过才三十多岁,因此没有人大惊小怪,军中的职位都是靠实力赢得的。

    在楚云掌握完大局之后,手下开始有条不紊的行动起来,而楚云则又选择了闭关,楚云并不担心长安再次发生上一次的劫难。楚云建立了两个情报部门对天下消息掌控更进一步不说,而且楚云把兵权和财权分开了,内阁掌握着后勤,枢密院掌握着军队,除非两方一起出了问题,否则大明绝对稳如泰山。

    而且天下各国都需要修养,起码一年半载不会发生大战,因此楚云觉得不彻底稳固了元气,绝不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