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楚云脸色不善的看着鲁忠、谢艾和薄丙三人,这三个人都算是一方大员了,各自指挥着大明数万军队,竟然还内斗起来了,楚云虽然试探出三个人对自己都忠心耿耿,但是还是十分不满,毕竟三军一番内斗,死伤超过了两万人。而且三个人被敌人当成提线木偶一样的耍着玩,楚云这个皇帝脸上也不好看。

    “陛下,您看,这是内阁给我们下达的命令。”鲁忠恭敬的把一份文书递给了楚云,薄丙也拿出了一份文书递给了楚云。

    楚云看完了之后,脸色不动,但是心里却有了不妙的感觉,内阁一共五个人,首辅是莫含,次辅是马良,剩下的三个人分别是郑捷、周岩和被楚云拉来充数的游子远,这五个人中除了被楚云弄回来当壮丁的游子远,其余的四个人都是自己的心腹。

    游子远人家都已经辞官归隐了,但是每到楚云要离开长安或者闭关,就把他抓壮丁一样的抓回来,游子远都跟自己抗议好几次了,但是楚云还是我行我素,这个老头都要气疯了。不过他可不敢尥蹶子,毕竟他们一大家子人,都在楚云手底下混,他的长子和大女婿都在大明当官。楚云为什么每次都要用游子远,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游子远的确是个一流人才,出则为将入则为相,是这个时代第一流的人物,再说内阁中的几个人只有他才懂军事。第二个原因就是楚云不满意大明官场上一团和气,要知道莫含跟马良好的穿一条裤子,周岩又是铁血军老人周斌的儿子,跟他们也天生亲近。只有郑捷自己是游子远一系的人物,他势单力孤,虽然莫含等人也对楚云忠心耿耿,但是朝廷上决不能都是一派人,否则楚云已经闭关几年,出来一看,大明姓了莫,姓了马,楚云岂不是很无语。

    因此楚云让游子远出来就是用来平衡朝堂局势,等郑捷一系人物成长起来,楚云就不会再找游子远了。游子远可是大明朝刚刚建立的时候的相国,因此他的地位可以说是大明官场的无冕之王,大明官场上一大半人都是出自他的门下,哪怕莫含和马良这两位都不如他的人脉。现在大明就出现了两派人共同为楚云效力,这也能让楚云通过控制两派,更好的掌握朝堂局势。

    不要以为一个国家有派系不好,什么事情都是相对的,当一个国家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时候,这个国家也就差不多到了灭亡的时候了。当然跟明末那样斗得你死我活的,也就过分了,这就需要当皇帝的自己掌握了。

    因为两派人同而不和,这也是为什么楚云自己能够随时代表出去,随时闭关的原因。双方“同”是因为都是真心为了大明,不和是因为,他们代表了不同利益的群体,莫含他们是代表铁血军老臣一脉,游子远就代表新人一脉,他们为了各自的利益肯定有争斗,但是却会在楚云规则之下争斗。

    楚云就是仲裁者,他们都是选手,楚云掌握绝对的权力,这才能随心所欲。有的时候武功再高也没什么用,楚云总不能因为他们不听话全杀了吧,或者跟任我行一样给他们服用三尸脑神丹?那么大明也就差不多完犊子了,什么事情都要在个规则之内。

    但是楚云设计的这么个完美的平衡结构竟然被破坏了,从内阁发出来的命令,就预示着大明内阁出现了重大的问题,而接下来谢艾竟然也拿出了一份文书。

    “陛下,我也收到了一份信,并不是内阁发来的,而是莫首辅给我的私信。”楚云刚刚觉得出现了问题,就有了新的证据,这封信虽然看起来像是莫含的笔迹,但是绝不是莫含写的,楚云一眼就看得出来,楚云看字看的不是字迹形态,而是看的字迹之中的神韵。因此再像的模仿楚云也不会看错。这封信是让谢艾小心鲁忠,字里行间就是挑拨谢艾和鲁忠的关系。不过也正为这封信,让谢艾躲过了鲁忠的突然袭击,谢艾一直都认为这就是莫含写给他的,心里还十分感激。

    但是楚云却不这么想,楚云瞬间就看出,这封信的真正目的,就是挑拨征东军和征北军的关系,让他们自相残杀,把他们拖死在函谷关。其目的也不难猜测,既能不让这十五万大军去救援楚云,也不会让他们去长安捣乱,而且又能让大明军力消耗,真是一举多得。

    楚云现在越来越担忧长安了,毕竟大明的几个将领被区区几封文书就玩弄于股掌之上,长安肯定更加的凶险,记得佛图澄曾经跟自己说过,自己的亲人子女敌人可能一网打尽,难道要再经历一次十几年前的痛苦?不,绝不。

    “我告诉你们,洛阳已经被我拿了下来,不过大赵很可能集结了几十万大军想要拿回去,而现在洛阳只有墨阳和五万铁血禁卫军防守,看似五万人很多,但是在洛阳铁血军可是没有根基的,因为他们得不到补充,还要面对充满恶意的民众,因此五万人很不保险。因此我命令鲁忠你带领征东军支援洛阳。薄丙,你带领镇东军给我驻扎在函谷关和潼关,如果这一次两关出现问题,你提头来见。谢艾,你带着镇北军立刻返回并州,如果并州乱了,我拿你是问。另外王杰在幽翼边界很可能遇到危险,如果你能够救援,那么就去把他救回来。告诉王杰就算是夏国人和辽国人都死光了也不要紧,我只要他平安回来。”楚云说完,三个人互看了一眼,才由鲁忠开口问道。

    “陛下,我们知道您要返回长安,但是现在长安是个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您还是带着我们一起啥回去吧,您自己去我们实在是不放心。”鲁忠说完,谢艾和薄丙连连点头赞同。

    “不用,长安是咱们大明的核心,如果我这个皇帝在长安都能出现问题,那我就太失败了,而且你们速度太慢,跟不上我。再说你们怎么知道就我一个人返回长安?我已经秘密调动征西军回师关中,有征西军,我的安全没有问题。”楚云说完,他们三个才点了点头。

    要说除了铁血禁卫军和禁军之外战斗力最强的得地方军队就是征北军,但是要知道四征四镇军队以前一直都是征西军战斗力最强,因为征西军和前凉经常战斗,打得多了自然最强,不过后来征北军战斗更频繁,所以征北军战斗力大大提升,征北军和征西军的确是最有战斗力的边军。

    征西军统领轮换过好几次,现在是楚云的铁杆狗腿子刘东勇带领,这个匈奴人比起绝对数人都更忠诚。很多时候就是这样,越是那些投靠中原王朝的胡人反而比起大多数汉人忠诚,比如说唐朝时候的哥舒翰、仆固怀恩等人都为大唐舍生忘死,而刘东勇就有些像这些人。刘东勇对于楚云言听计从,楚云也很放心他,才把他调到了征西军。因为凉国实力大减,镇西军独自就能够抵抗,楚云偷偷把征西军放到了秦州和雍州边境了,随时能够支援长安。前段时间楚云已经秘密派遣监察司头领周岩去联系他让他进兵长安,这是楚云在战前就安排下的后手。

    “陛下。”楚云离开了函谷关秘密来到了冯翊郡下邽城,监察司的首领周岩早就在此等候。楚云让周岩尽早离开,就是为了让他进入长安联系暗影卫和征西军。

    暗卫是楚云最信任的人,他们都被楚云的魔源杀气摧毁了神智,但是事情总有例外,一千个人里总有一个保存了一点点智慧,而让他们打探一下消息是没有问题的,楚云就是害怕监察司出问题,所以把这几个有智慧的暗卫留在了长安,现在果然用得上了。

    楚云看着周岩递给自己的消息,脸色难看了起来,现在长安的情况可以说是一团乱麻,征南军和留守的禁军打了起来,双方在长安城外打的难解难分,长安竟然成为了一座没有防御的空城。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防御,大明宫驻扎着一万铁血禁卫军,不过暗卫传来的消息,胡铁柱中了毒,而突然冒出来一群毫不逊色于暗卫的死士,正在攻打大明宫。这批人数量众多,仿佛突然从地底冒出来的,打了胡铁柱一个措手不及,甚至重伤了胡铁柱。要不是大明宫城防坚固以及胡铁柱的带伤抵抗,估计大明宫早就陷落了。

    而更让楚云震怒的是,整个长安爆发了大规模的瘟疫,在这个时代瘟疫代表什么,所有人都清楚。而长安城四门全部被封闭了起来,要知道长安可是近百万人,这么密集的人口,一旦发生瘟疫,很可能整个长安都变成死城。

    不过好在瘟疫刚刚爆发了没几天,如果多耽误一下,那么后果简直难以想象,怪不得佛图澄说自己没多少时间,自己真的不答应佛图澄放了他徒弟,跟他纠缠几天的话,那么长安城就彻底完了。

    “周岩,你去告诉刘东勇,让他把长安团团包围起来,任何人不要放过,禁军和征南军就让他们慢慢打,两个人的脑袋都是被狗踢了嘛?”虽然楚云这么说,但是还是让周岩派人带着印有自己玉玺的圣旨去阻止他们,谁如果不听,那么就地消灭。

    当楚云进入长安之后,才发现情况有多么的糟糕,整个长安秩序彻底崩溃,杀人放火完全就是末日的景象,而长安城的官府捕快早就被人处理了。长安城里的官员也都瑟瑟发抖的待在家里,楚云走了没一会就看到了数个官员的府邸被民众攻破了。

    秩序混乱还不是最紧要的,最可怕的是,在这些暴民里,混有很多浑身都糜烂的病人,这些人看起来就是瘟疫患者了。瘟疫在古代并不是特指一个兵,而是指有传染性的疾病,楚云观察了一会,这种病应该是接触性传染,楚云亲眼看到有人碰到他们,没一会身上就开始痒了起来,然后神石的皮肤也开始溃烂,其时间只有短短半个时辰。

    楚云看到传染性如此之强,就想尽快控制,而控制的方法就是让暗卫出手隔离这群病人,估计也只有这群没有思想的暗卫敢去处理了。而长安城内,只有大明宫才有数量众多的暗卫。

    当楚云来到大明宫外的时候,顿时被惨烈的攻防战吸引了,数千神力衍生者正在跟铁血禁卫军拼命,楚云也没想到,竟然出现了这么多的神力衍生者,难道全天下的神力衍生者都出现在了长安?

    楚云一直怀疑,神力衍生者是一位绝顶高手制造的鼎炉,这些神力衍生者体内的血石就是种子,一旦所有神力衍生者被这个人全部吸收之后,这个人的实力估计估计很可能突破天阶。楚云一直都很想知道这个发明神力衍生者的家伙到底是谁,不过随着大明日益强盛,而神力衍生者却越来越少,楚云慢慢忽略了,但是现在看到这么多神力衍生者蹦出来,楚云才知道,人家这是憋着一口气,要弄死大明啊。

    楚云在整个长安只感受到了胡铁柱和青城子的徒弟清风两位神石掌控者的气息,当然整个大明也就是他们三位神石掌控者。胡铁柱是在驻守大明宫,气息忽明忽暗,一看就是受了伤,而清风则隐藏在了长安城,他有自己的任务,胡铁柱是保护后宫的,清风就是保护内阁的。除此之外,楚云没有在长安城内感受到任何一个其他神石掌控者的气息。

    “难道我感应不到?或者长安真的没有一个神石掌控者?怎么可能。”楚云并没有急着进入大明宫,虽然大明宫被围困的很急,但是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楚云现在不想打草惊蛇,楚云想要尽快找出长安城瘟疫的源头,而一旦杀死了这些神力衍生者,让下毒的人跑了,楚云肯定会后悔莫及。

    楚云在整个长安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楚云到了天阶之后,神识虽然只有几百米的范围,还不如自己在仙武大陆地阶初期时候大,但是楚云的轻功却很厉害,因此多跑几趟,查看整个长安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却什么都没发现,如果说异常,那么几位铁血军重臣都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并没有试图恢复长安秩序算是唯一的异常了。细看之下,才发现他们都是被人控制了,几十个神力衍生者就能控制他们,虽然楚云在他们身边放上了十位暗卫保护,但是如果真的是有心人针对,十个暗卫也不是无敌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鲁忠等将领收到了内阁的命令,他们都被人抓住了,内阁就掌握在敌人手里了,想要从内阁发布命令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有一点想不通,为什么敌人没有杀死他们?难道他们还有利用价值?如果真的杀死他们,那么大明绝对会瘫痪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敌人既然没有杀死他们,就是楚云的幸运,毕竟他们都是难得的人才,看起来就算是打草惊蛇,也要先救出几个人,他们可能知道比常人更多的消息。

    楚云刚要行动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一个事情,会不会这几位阁臣中间出现了叛徒?敌人没有杀死他们,就是为了掩护叛徒的身份?楚云越想越觉得可能。

    毕竟长安乱局,肯定有人指挥,而且内阁发布的命令,有特定的流程和规范,且只有五个阁臣全部盖章才能实施,除了楚云和五位阁臣,这个消息其他人觉不知道,就算是有人假冒阁臣,也不可能把内阁文书模仿的这么像。楚云从空间拿出了两份文书仔细看了起来,果然这是得到了五位阁臣全部盖章的文书,绝不是假的,这么看起来,这五个人肯定有叛徒。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看起来跟上一次一样,又是高层出现了问题啊。楚云身子无声无息的进入了莫含的府邸,很快,楚云又离开了,仿佛没有来过一样。

    只用了一个时辰,楚云已经在五位阁臣的府邸转了一圈,楚云从最后一位阁臣家里出来,脸色异常难看起来。

    “清风,你就是这么保护几位阁老的?”楚云出现在了清风的府邸,当清风看到楚云之后吓了一跳,他连忙给楚云行了一个大礼。这个家伙已经在楚云帮助下到了地阶中期,把他和胡铁柱放在长安也是楚云的底气,但是现在长安竟然乱成这样,楚云不找他们俩找谁?

    这个清风跟他师父青城子可不一样,这小子贪图享乐和权力,楚云把他封为侯爷,给他锦衣玉食就把他收买了。

    “陛下,您可冤枉小臣了,小臣已经拼了全力保护几位阁老的安全了,陛下您看。”改名为李青莲的清风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楚云,楚云冷哼一声接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