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突然了,实在是太突然了。(书^屋*小}说+网)这怎么可能?”楚云有些不敢相信的嘀咕道,虽然神石掌控者并没有什么增加寿元的作用,但是怎么也不会这么年轻就去世啊。石勒今年都不到六十岁,虽然在这个世界不算是短命的,但是身为一个皇帝,又不好色又不喜欢随便吃仙丹,怎么这么年纪轻轻就死了?再说他可是神石掌控者身体应该很不错,突然就这么死了,怎么想怎么觉得怪异。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神石掌控者都没有增强寿元的作用,楚云修炼的《坐忘经》就有养生的效果,另外的一些道家佛家的功法也是有长寿的作用的。

    不过楚云还是接受不了自己认为的平生大敌死了。这也可能是一个世界的限制,楚云所在的仙武大陆,到了地阶之后,活个几百年是没有一点问题的,甚至天阶能够达到千年寿命。很多时候楚云一闭关就是十几年,但是在这个世界就是不行。但是再怎么样,楚云也没有听说过老死的神石掌控者,刘琨、刘曜、石虎等人的死亡都是死在别人手里,也没有老死的。哪怕是刘聪的死,从传闻看来,他死之前血色雾气弥漫皇宫,怎么看怎么像是被人害死的,也不是老死的。

    楚云初一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很失落的,毕竟两个人还没堂堂正正交过手。楚云还有些佩服石勒的,如果不看石勒是羯族人的话,石勒的崛起真的是很励志,年轻时候是奴隶,后来聚集了十八个弟兄造反,没想到真的让他成事了,他一步一步靠着自己的努力打出来的天下,试问天下能有几个?估计石勒跟朱元璋有的一拼,两个人都是最底层的小人物走到了九五之尊的位置上,光想想就很不容易。

    “孟孙公你怎么看?”楚云看向张宾,张宾寄身的神石是一块非常罕见的神石,这块神石有点像里那种养魂木、养魂玉一样的宝物,竟然能够让灵魂单独的存活,真的有点仙侠的感觉了,楚云当时知道之后心里还是有些恍惚。而且张宾这块寄身的神石中带着修炼的功法,只有这种灵魂状态的“人”才可以修炼,甚至练到高深之处,从新修炼出身体都有可能,还真是神妙。

    楚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仙武大陆上的十大隐门中的魂殿,据说他们中的人就是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看起来两者似乎有共同之处,仙武大陆的水还是深得很啊。

    张宾现在跟自己的关系怎么说呢,就是依附的关系,当年张宾因为对付铁血军,本来就重病的身体在铁血军败亡之后就撑不住了(原历史上,张宾死在公元322年),不过那个时候石勒虽然有不小的实力,但是前赵实力却仍不小于他,而且鲜卑人也不老实,石勒知道自己需要张宾,于是就用这块神奇无比的神石,把他的灵魂保存了下来。在张宾的帮忙下,后赵实力不断扩大,要没有楚云突然出现,前赵必定灭亡。

    狡兔死走狗烹,在石勒击败代国、段氏鲜卑和生擒了刘曜之后,张宾已经感觉到石勒对自己态度变化了,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他当时是完全依附于石勒生存的。但是没想到楚云强势崛起,石勒无奈又要用张宾,张宾这才又存活了下来。张宾的修炼需要每三天用一个壮年男子的心头血,石勒当时已经几个月没有给张宾用了,张宾灵魂当时已经快消散了,不得不说楚云出现救了张宾一命。

    但是即便是这样,张宾都帮着石勒想第二次弄死楚云,但是遇到了游子远,石勒的计划打了水漂。而石勒回来之后就病了,出现了一系列的事情,张宾又被石勒忽略了。要不是楚云点名要他,估计张宾这一次是真的挂了。

    张宾看出了石勒卸磨杀驴的冷血,再加上楚云找到了石东,知道了当年自己儿子死亡的真实情况,另外加上张宾自己的性命和他家人的性命都在楚云手里,于是张宾背叛石勒和楚云合作了。

    “陛下,我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虽然石勒的身体的确好像出了问题,但是他是非常谨慎的人,走一步看三步,我觉得他应该没死,就是连我都不知道他在搞什么。毕竟石勒死了,对于后赵绝对是个重大打击,特别是在跟我们大明僵持的时候。”张宾说完,楚云点了点头,毕竟石勒都能把张宾留下十几年,他自己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的死去?

    “孟孙公,石勒到底在想什么,我们以后总会知道,只要我们自己谨慎不走错路。不知道孟孙公觉得,现在大明下一步该怎么办?”楚云看向张宾,楚云费了这么多功夫把他弄过来,还不就是为了尽快统一,好让自己借着国家之力找到所有神石。

    “陛下,秦国公(游子远)的计划是不错的,拿下了并州,后赵的腹地就对我们敞开了,不过上党郡并没有拿下来,所以拿下并州吞并司隶州的可能性并不大,因此这个计划我们要修改一下。”楚云不说话等着张宾继续说,张宾才想起来自己换了老板。

    楚云性格跟石勒真的不一样,楚云一点都跟手下抢功,而是很耐心的听着手下把自己的意见说完,而石勒就不是这样,石勒心机太深,他会不等手下把事情说完就开口打断,然后自己把剩下的说出来。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告诉手下,别在他跟前耍小心眼,他什么都知道。这么做有的时候让张宾觉得石勒有些小家子气,但是仔细想想就知道,石勒是逼不得已的,他出身低微,有一些骨子里的自卑感,只有表现出自己的强大,才会让手下敬畏,不过楚云却不在意。

    张宾继续开口说道:“陛下,前凉已经被我们打残,但是他们绝不会这么轻易的服软,我认为我们最好把前凉打死,得到了完整的凉州和西域,咱们的纵深也就有了,如果实在不行,咱们也能有个退路。”

    张宾说完,楚云盯着张宾看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孟孙公,看起来你还是不太看好我啊。怎么你觉得我不是那些人的对手?”楚云听得出张宾的意思,张宾知道自己和楚云绑在了一条船上,现在石勒又“驾崩”,他只有靠楚云,才能保持三天一滴心头血,否则他就死定了,因此他才会给自己出这么一个保守的计划。先干死前凉?等后赵石弘整合了石勒的实力,自己要跟他们打多久才能统一全国,一年?还是十年?二十年?

    “孟孙公看起来你还是不清楚我的实力。”楚云也不废话,二十多块神石扔在了张宾的面前,张宾怎么会不知道天下有多少神石掌控者,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二十多块神石代表什么意思。

    几年之前,称霸辽东的慕容鲜卑和称霸辽西的段氏鲜卑闹僵了,双方大战一场,段氏鲜卑一败涂地,无奈之下,段氏鲜卑投靠后赵,后来段氏鲜卑首领)段日陆眷的孙子段辽又背叛后赵,说起来也有楚云的原因,因为当时后赵再跟前赵争斗,段辽以为有可趁之机才会叛乱的。结果石虎虽然被楚云擒获,但是石勒大军却没有出兵救援,反而安慰国内,段辽自己找死,于是被石勒派大将孔苌击败,段辽被杀。这个本来历史上还能活几年的家伙,就成为了楚云这一支大蝴蝶的炮灰。段氏鲜卑余部从新跑回辽西,依附于宇文鲜卑。慕容鲜卑首领慕容廆称霸辽东和一部分辽西,力压拓跋鲜卑和宇文鲜卑成为当时草原霸主。

    慕容廆此人可以说是慕容鲜卑崛起的关键人物,他在为期间政事修明,爱护人才,故士大夫和民众多归附之。从当年的幽州王王俊败亡到现在十几年的时间里,慕容廆不断地吸收汉人势力,发展壮大,刺史慕容鲜卑取代了内乱不已的拓跋鲜卑成为了北方霸主。

    不过在石勒驾崩的同时,这一位北方霸主也紧随其后的去世了,一时间在这一年里两位枭雄人物一起死了。慕容廆死了之后,二儿子慕容皝嗣辽东郡公,以平北将军的官职行平州刺史的权力,督摄部内,统治平州。这个慕容皝可是野心勃勃之辈,他上任之后,立刻就抛弃了东晋朝廷册封的辽东郡公,自称燕王,建立大燕国,追慕容廆为武宣王,夫人段氏为武宣后,立世子慕容儁为王太子。慕容鲜卑彻底登上了跟大赵、大明、大成、大凉、仇池、代国平级的争霸舞台,露出了他的勃勃野心。

    而就在慕容皝称帝之后,大明国的使者以祝贺的名义来到了大燕国国都襄平城(后世的辽阳)。对于大明国使者的来访,大燕朝廷还是很惊讶的,毕竟大明国可是继承了前赵的地位,而且这几年东征西讨战无不胜,可以说跟后赵并立的两大军事强国,因此慕容皝压下了那些要求处死大明使者的意见,第一时间接见了大明的使者。慕容鲜卑历代都是尊大晋朝廷的,因此跟大晋不对付的大明不受很多老臣待见,但是慕容皝却知道国与国之间不能凭善恶交往。

    大明的使者是升为了礼部尚书的郑捷,楚云派此人前来,可以看得出对于这一次外交的重视,谁也不知道两个人谈了什么,在几天之后慕容皝召开了盛大的宴会招待了大明使者之后,郑捷就告辞离开了。

    圣武四年春,公元三三五年。东晋咸康元年;大成玉恒元年;前凉建兴二十三年;后赵建武元年。

    本来就动荡的天下再一次震动了起来,前凉最先发动了攻势,不过目标却是整个西域,前凉被大明国狠揍了一顿,但是实力太弱没法报仇,只能准备拿下整个西域,作为他们的后备基地。张骏亲自带军八万进入西域,龟兹、鄯善等西域诸国联合起来对抗前凉,整个西域都笼罩在了战火之中。

    而大晋和大成国这对冤家却偃旗息鼓胡了,据监察司探查的消息,大成国国主李雄已经病入膏肓,楚云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开战准备部署跟后赵的大战。因为前凉和大成国已经构不成威胁,这可是天赐良机。

    楚云派大将军鲁忠带领大军五万出潼关攻击司隶州,石邃这个可怜孩子跟以前一样,一边派人抵抗一边向石弘求援,似乎这已经成为一个惯例了。石邃还真的是有才能,才几年功夫,就把他老子石虎给他留下的家底打光了,而且当年石邃战败之后,大明军从司隶州带走了不下于八十万的民众,现在司隶州这块富裕的天下正中之地很多地方都千里无鸡鸣。

    而在并州,楚云派遣王杰带领大军五万攻击上党郡,大赵依靠上党郡险要的地形节节抗击,双方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而在并州和幽州交界的地方,谢艾带领六万大军枕戈待旦随时准备行动。楚云跟大燕国结盟,而目标就是整个幽州。双方约定以大明从西往东进攻,而大燕从北往南进攻,以各自打下来的地盘为分界线,瓜分整个幽州。

    为了让代国不插手,大明跟代国签订了协议,并州最北边的两个郡划给了代国,毕竟并州最北边的五原郡等地方根本没有汉人居住了,只是空壳而已,大明占据这里还要浪费兵力,还不如卖个人情。拓跋鲜卑虽然内乱,但是实力仍旧不可小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拓跋鲜卑还是能轻易的凑出二十万骑兵的超级势力,实在是不能不拉拢,否则后赵石勒也不可能放着他们不管,实在是打他们得不偿失。

    “大明国动手了没有?”慕容皝一日三询问,他已经在军营中住了大半个月了,但是大明一直按兵不动。慕容皝初登大宝就称王建制,他迫切的希望取得能够让人信服的成就。而且他的庶兄建威将军慕容翰为人骁勇,有雄武之才,一直得到国内很多人的爱戴。而他的同母弟征虏将军慕容仁、广武将军慕容昭都受到其父慕容廆的宠爱,慕容皝心中也愤愤不平。慕容皝的地位并不安稳,所以他才会答应大明的盟约。

    但是谁先出兵,谁就要面对大赵国幽州刺史的全力抵挡,大赵对于鲜卑人可是防范甚严,幽州重兵防御,又有大赵国的悍将赵鹿镇守幽州,赵鹿可是当年石勒十八骑的成员之一,这些年虽然一直当文官,并不受重用,但是石弘上位之后,却立刻起用为幽州刺史,手握雄兵对抗几部鲜卑。他上台之后,立刻一张长城构建了防线,因此从北向南进攻十分困难。慕容皝一直想等大明先动手吸引火力,他再出兵捡便宜,但是楚云又不是傻蛋,他怎么可能便宜大燕。

    何况大明王杰大军进展顺利,去年,大明军仓促之下并没有带攻城器械,所以才被上党郡守军挡住,但是这一次王杰准备充分,带足了工程械具。况且当年石虎破上党郡之后,把平金谷等上党郡的防御全部摧毁了,这可算是坑死了石弘,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他们怎么可能从新修建起坚固的阵地。

    王杰手下的小将冉闵出尽了风头,冉闵勇猛无比多次身先士卒冲入敌军,擒杀大赵军数位将军,让大赵军闻风丧胆,要知道他现在才十几岁而已。在这把尖刀的带领下,王杰三战三胜,差一步就攻进了上党郡的腹地。因为这个楚云才沉得住气,一直没让谢艾动手,要知道如果王杰拿下了上党郡,以上党郡的位置就能够时刻威胁到洛阳。楚云完全可以吧谢艾的大军调集到上党郡,进攻洛阳,完成游子远当年的计划。到时候雍州、秦州、司隶州、并州、一部分凉州在手,大明就会成为不逊色于大赵的庞然大物,完全没有必要帮着大燕国拿好处。

    圣武四年四月,大燕国慕容皝终于忍耐不住,他集结大军六万杀入幽州境内,不过迎面就撞上了幽州刺史赵鹿,双方兵力几乎持平,可算是将遇良才,本来双方就是死敌,因此二话不说就开始大战起来。但是谢艾的大军却依旧按兵不动,楚云也没有乱指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楚云对于谢艾信任的很。因此不管是他出兵帮助王杰还是楚云占据幽州,楚云都给与他绝对支持。

    “陛下,监察司收到情报,李雄死了。”楚云刚刚出关,周岩就跑了过来,楚云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李雄是谁,李雄是大成国的开国皇帝,统治大成国三十余年,在位期间吞并了整个益州后来又吞并了汉中和南中,把三国时期蜀汉政权的领地全部占据了,这么一位牛人没想到在石勒和慕容廆死后紧跟着挂了。他的死代表着大成国的内乱马上就要爆发了,毕竟即位称帝的是他的侄子,不是他的儿子,而他的几个儿子都不是安分的主。

    但是他死的却不是时候,毕竟大明正在跟大赵国开战,而且是准备三线开战,这个时候大明国已经不能支持第四路了,打仗打的是后勤,而大明虽然经过几年发育,但是却仍旧不富裕。

    “李雄这个混蛋,就不能晚死一会?大晋有什么动作?”楚云又开口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