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三年,楚云对天下发布了一则通告,今年五月初一,楚云要在长安城东面处斩罪大恶极的羯族杀人魔王石虎,并且历数石虎的罪责,这一消息传出,顿时整个天下暗流涌动起来。

    石虎是什么人?表面上他是后赵的亲王、太上皇石勒的侄子、现在皇帝石弘的大哥,为后赵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大将,如果真的任由大明把石虎处死,石勒、石弘和整个大赵都将成为笑柄。毕竟石虎都罩不住,谁还敢相信后赵的实力?

    石勒虽然没有出面,但是石弘还是不断地派人前往长安,起码也要做做样子,甚至后赵的使者还动用了战争威胁,但是楚云却毫不在意。当然石邃这家伙也派了使者,不过这一次他是真的希望自己父亲石虎回来了。真是风水轮流转,石邃逃回洛阳之后,他的几个弟弟竟然趁他不在掌控了洛阳大半权利,把石邃霍霍的够呛,要不是他的几个弟弟在压制了石邃之后,没有决定到底是谁继承石邃的地位,估计石邃都撑不住了。因此石邃跟自己几个弟弟的想法立刻反转了过来,变成了他希望石虎回来。

    石邃真是恨死大明恨死楚云了,不光拿他当傻子耍着玩,还击败了他的大军,现在自己不希望石虎死了,大明竟然反而要杀了他父亲,但是再怎么样石邃都要把石虎救回来,毕竟自己是父亲最喜欢的儿子,现在没了大军的石邃,如果再得不到新的支持,估计自己就完蛋了。

    不说石弘和石邃派出使者跟大明谈判,整个天下所有神石掌控者才知道楚云这一次的真正目的所在,他这是挑衅神石联盟啊。

    石虎是什么人啊,他是神石联盟三位创始人之一的亲儿子,也是唯一一位儿子,石虎这些年名声赫赫,不就是因为他能够随便使用神石的力量,却没有制止嘛?否则石虎的实力能够对抗他的并不少,但是为什么偏偏他打出了名气?

    从这里也能看出石虎的父亲对他的宠爱以及石虎父亲在神石联盟中的地位,除了石虎其他的人就没这么好的命了。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石虎能够肆无忌惮的动手,把楚云这个天敌招了出来,第一次被击败,不过好歹有人救了他。第二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直接被楚云生擒了。

    但是比起第一次,铁血军被全面拔除不同,这一次,神石联盟除了派人试图去牢里救石虎以及惠法和三个神力衍生者跟楚云打了一次之后并没有其他的动作,这就让楚云摸不准头脑了。

    楚云猜测,对方要么是不放弃石虎了,要么是谋划什么新的阴谋,当然也可能是怕了楚云,但是这种可能性太低。

    什么样的敌人是最可怕?是隐藏在暗处还未出手的敌人,因此楚云准备打草惊蛇,到底看看他们是真的放弃了石虎,还是有别的图谋,如果他们真的没放弃,自己要杀死石虎,那么对方肯定会出手的。

    楚云现在最薄弱的内力都到了地阶后期,神识更是扩大到三十丈,虽然比起仙武大陆时候,动辄上千丈的范围差得远,但是也让楚云欣喜了,三十丈差不多一百米左右,起码能给楚云足够的反应时间了,楚云这才会自信引蛇出洞。

    在圣武三年游子远终于如愿以偿的辞官回家了,楚云敕封游子远为秦国公,与大明休戚与共,这算是对得起这位老臣了。而马良回来了,这位与荀彧一样有经天纬地之能的大才回来了,楚云把莫含升为首辅大臣,马良成了内阁次辅,这下子楚云就不担心大明的朝堂了。这一次解决了石虎的事情,楚云就准备进兵前凉,彻底灭了这个二五仔,免得他时叛时降,给大明拖后腿。当然就算是灭不了前凉,楚云也准备把他打疼,然后按照游子远的战略,拿下并州,吞并整个司隶州,彻底有了跟后赵抗衡的资本。

    楚云这一次这么信心满满的对付前凉,是因为天下的战局,大晋和大成国在大明的挑拨下打的很热闹,而后赵石勒退位,石弘上台需要安稳,楚云再也没有牵制了,因此看起来又不听话又实力不弱的前凉成了楚云的目标。

    五月一日,天气晴朗,长安城外聚集了几万人观看这一次的死刑,当然很大一部分人来是为了看楚云的,楚云亲自监斩。楚云绝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不是心理变态,在自己力所能及之内,楚云还是愿意帮助自己的子民过更好的日子的。因此楚云以自己的眼界弄出了几样农具,又减少了对于农民的赋税,鼓励商业,鼓励百家,除了儒家那些人以及世家豪族,其余的人对楚云都很感激。

    当然楚云能够这么顺利的实行一些后世的制度是因为,雍州秦州的世家大族基本上都空了,要知道这几十年可是乱世,而大明统治的地盘正是战斗的核心之处,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大战,远的不说石虎攻破了上邽,把前赵的三千余贵族都宰了,而且还把秦州剩余的豪门大户送往了襄国,虽然石虎被楚云擒住了,但是这些豪门大家楚云却没有管,因此楚云才会这么顺利实行一些改革。

    因此楚云在民间的名声很好,楚云很少出现在世人面前,所以这一次虽然在石虎问斩的前几天才通知属下自己要来,还吸引来了几万人。

    当楚云的肩撵一出现,山呼海啸的呼喊声还是让楚云有些激动,楚云什么场面没见过,但是自己只是做了这么一点点好事,就得到了这么多人的尊重,这种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当然了,做好事只有不把自己搭进去做点也无妨,如果真的要自己去当一个少云继光那样的大英雄,楚云还真的不会做,哪怕用自己一个人的性命换取整个地球,楚云都不干。

    楚云坐在了座位上听着手下宣读石虎的一桩桩罪状,这也算是楚云重视律法的表现,不过楚云的全部心思却都放在了四周,他到要看看石虎这个亲儿子出了事,石虎的父亲到底会不会来救。

    冗长的废话终于念完了,虽然楚云很讨厌听这些,但是没办法,什么事都要有个规章制度,楚云必须表现出对律法的尊重,别人才能尊重律法,而不是成为有权有钱人的工具。

    刽子手拿出了准备好的大刀,楚云随时准备动手,附近藏着不下于三百名暗卫,而且自己手下唯一一位地阶中期巅峰的神石掌控者胡铁柱,楚云相信对方除非是三名神石联盟的创始人全部一起出现,否则对自己绝没有多少威胁。

    当大刀狠狠落下,石虎的脑袋滚在地上,整个事情顺利异常,楚云都有些惊呆了,石虎就这么死了?这一位废杀石弘,自称为居摄赵天王,生活荒淫奢侈,对百姓施行暴政,但是却安稳当了十几年皇帝的北方霸主就这么死了?

    楚云一直都把石虎当成一个对手,就算是现在楚云俘虏了石虎,马上就要处死石虎,楚云心里都觉得石虎命不该绝,肯定会被人救走,到时候自己还要再一次面对石虎,但是这么一位假想敌、气运之子石虎就这么轻易的被一位普通人一刀砍了?楚云自己有些接受不了。毫无疑问,石勒死后石虎就是那个时代的气运之子,什么是气运之子,就是怎么也不会死,反而会越挫越勇的就是气运之子,但是没想到石虎竟然这么简单就挂了。

    不过楚云一个愣神,就察觉出了不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让楚云瞬间催动起了归元罡气。让楚云惊讶的是,自己身边不远处的一个侍卫,突然暴起,杀向了楚云。

    楚云没想到对方竟然牺牲石虎,趁着自己愣神的功夫再袭击自己,果然够狠。自己的侍卫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而且选谁护卫都是临时通知的,所有人都没发现这个侍卫有问题,可见神石联盟这一次袭杀下足了功夫。

    袭击者使用的是一把制式长枪,但是楚云却看见长枪的枪尖上的漆黑,这是一把涂了剧毒的武器,而且袭击者几乎做到了人枪合一,浑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这一枪上面,再加上他突然出手,距离楚云又近,如果不是楚云实力大增,哪怕是地阶巅峰都不一定躲开这一枪。

    “来得好。”楚云手里突兀的出现了一把长剑,正是源泉剑,在战场上长兵器称雄,但是跟武林高手对敌,还是短兵器。

    楚云内力全部催动了起来,《坐忘经》虽然长于增长神念,但是也是道家武功,楚云的太极阴阳掌跟他并不冲突,因此道剑也能使用。楚云把浑厚的内力全部运转到源泉剑上,楚云的内力不光比起长枪客浑厚而且运用的更加纯熟,因此虽然袭击者拼尽全力,但是也奈何不了楚云。

    嘭,一声巨响传来,袭击者被震飞了出去,楚云身子一闪就来到了失去战斗力的袭击者旁边一把撕掉了男子脸上的人皮面具,一张苍白的脸露了出来。显然这个男子刚才的一击不光是透支了内力,还透支了生命,但是即便是这样都没有对楚云造成一点点的伤害。

    看相貌此人明显是个汉人,楚云实在想不明白,这么一位地阶中期的高手,怎么会为了一个救一位汉人的敌人拼命,楚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一个汉人,何苦为了石虎这么一个杀人魔王拼命呢?你能修炼的今天这个地步,相比没少吃苦,你这么做值吗?”楚云问完,男子撇了撇嘴,楚云看得出他是想对自己笑一下。

    “陛下,没想到你的武功这么高。我也不想来刺杀您,但是我的家人都被人控制了。如果我杀了您,我的家人或许因为我还有些用不必死。我也是没办法。陛下您宅心仁厚,我求陛下救救我...”还没说完,男子就死了,楚云一伸手就把男子体内的神石掏了出来。

    楚云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一抬头看向了正要要走的石虎和一个背着他的黑衣男子。他已经看出来了,刚才石虎被砍头全都是自己的幻觉,石虎实际上并没有死。

    “高手,竟然有人用念力让我都出现了幻觉,比那个闯刑部大牢的念力武者强多了,那个人只能够对普通人使用念力,但是此人竟然能让我中招,这是天阶才有的手段吧。”楚云看着逃走的人,就像看到了宝藏一样。《坐忘经》虽然会增长自己的念力,但是速度及慢,但是看看人家,都已经能够用念力影响自己这么一位地阶巅峰的高手了,这才是真正的念力运用啊。楚云对此人的神石都出现了一丝贪婪,念力就算是对天阶都不是什么容易掌握的事情,如果自己得到这块念力神石,自己岂不是提前体验一下念力的作用,等自己回到仙武大陆,自己可以剩下多少事?

    不过黑衣人带着石勒已经快跳出包围圈了,暗卫的确悍勇,但是面对地阶武者就没什么用了,除非能够出其不意把地阶武者堵在绝境之上,就像是那个可怜的郭象的弟子去大牢救人,结果被暗卫堵在了牢里,要知道大明刑部大牢可是楚云亲自参与建造的,就算是地阶后期武者想要逃出去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更别说地阶初期的了,所以那个倒霉蛋逃不了,只能对着暗卫用念力攻击,稀里糊涂就搭上了自己的小命。

    胡铁柱早就冲了上去,不过突然从人群中蹦出了另一个黑衣人缠住了胡铁柱,而石虎则被带着逃走了,楚云冷笑一声,手里出现了一把漆黑色的长弓,对着两个人逃走的方向射了出去。正带着石虎逃离的黑衣人大吃了一惊,一把把石虎推了出去,立刻翻身拿出了一把金刚杵运足内力朝着漆黑的箭矢挡去,楚云魔源杀气划出来的箭怎么可能是一个地阶初期的人挡得住的,此人被击飞了出去,在地上撞出了一个深坑,黑衣人挣扎了几下竟然发觉自己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而胡铁柱和对手打得也兴起,不过那个黑衣人只是地阶初期的木属性神石掌控者,很快就陷入了下风,楚云不再看他们,胡铁柱应该很快就能获胜了。

    暗卫和禁卫军迅速就把黑衣人和石虎抓了起来,楚云不慌不忙的被抬着走了过去,楚云再等那个念力高手,这种人太危险了,楚云准备一举擒杀,因为楚云都不确定自己是否不中招。但是只要那个家伙不动手,隐藏在这几万人之中,楚云还真的不好找,只能等他自己出来。

    楚云终于走到石虎身前,石虎的舌头早就被割去了,现在被暗卫押着只能咿呀咿呀的说不出话,但是他的眼里对楚云的恨意却犹如实质,但是楚云岂会怕他,想杀自己的多了,你算老几?

    “给我把它的四肢打断,去找一个普通人来打。”石虎虽然神石被楚云拿走了,但是常年练武身体还是很强壮,一个普通人想打断他的四肢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楚云这么做一是让石虎多受一点罪,一是给藏在暗处的人时间救援石虎。

    看着石虎扭曲的脸,可见他疼到了什么地步,失去了神石,石虎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楚云一直观察着四周,但是却没有看到什么敌人,足足半个时辰,石虎不知道晕过去多少次,都没见有人出手,看起来楚云的计划失败了。而胡铁柱也击败了对手,把那个黑衣人的神石递给了楚云。

    楚云收起神石,缓缓走到石虎面前准备亲手结束他的性命,石虎对于楚云已经没多少用处了,虽然石虎做的事不比畜生好多少,但是楚云还是要给他一个体面。

    楚云抬起了手里的源泉剑,就要斩下去,这个时候一句非常经典的台词出现在楚云耳中,楚云立刻停了下来。

    “刀下留人。”一个看起来极其普通的中年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