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勒此人就是楚云都不得不佩服,绝对是一位顶尖的枭雄,他从一位一文不名的奴隶成为了现在几乎雄霸整个北方的大国皇帝,其中的辛苦不是常人能够了解的。

    石勒曾经评价过自己的才能,虽然有些偏颇自大,但是也不算是太过离谱。石勒曾经当着群臣问过自己的心腹大臣徐光:“朕可以和古代哪一等君主相比?”徐光回答说:“陛下的神武谋略超过汉高祖,后代人没有可以相比的。”石勒笑着说:“人哪有不知道自己的!您的话太过了。朕如果遇到汉高祖,应当向他北面称臣,与韩信、彭越同列比肩。如果遇上汉光武帝,将会与他共同逐鹿中原,不知鹿死谁手。大丈夫行事,应当光明磊落,如同日月之光明亮洁白,终究不该仿效曹操和司马懿,欺凌他人的孤儿寡妇,靠不正当的手段夺取天下。”

    自比为光武帝的石勒运气虽然好,但是比起光武帝刘秀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人家光武帝有凌云阁,手下顶级人才一大堆,但是石勒就差远了,他手下文臣只有一个张敬一个张宾而已,可惜张敬的才能只是平平,因此一流谋士只有张宾一个。

    要不是张宾的几次一锤定音,就没有石勒现在的成就,不过张宾据说已经死去了。但是楚云却觉得事有蹊跷,毕竟这个世界可不是历史上的时候,连神石掌控者都出来了,张宾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

    而且这一次石勒突然从并州出兵极其隐秘要知道就是监察司都没有发现,要不是楚云和游子远看出了大明防御的破绽,来了个十面埋伏,石勒的计划说不定就成功了。不是楚云看不起石勒,石勒的带兵能力和领袖魅力绝对是一流的,但是让他策划出如此严密的计划,他绝不可能做到。而能做到这一点的,楚云觉得石勒手下只有张宾一人而已,因此楚云断定这一次计划很可能是出自张宾之手,也就是说张宾没死。

    所以楚云见到这个当年亲手杀死了张宾最宠爱侄子张程的石东才会这么感兴趣。楚云很是希望得到张宾,张宾在这个时代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他很可能是这个时代唯一一位战略家。

    战略、战术很多人都懂是什么意思,历朝历代战术家是很多的,那么多名将基本上都是出类拔萃的战术家,他们能带领军队所向无敌,但是很多时候能够决定最终成败的却只有战略家。

    古人云: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某一时。

    但是谋全局、谋万世的人才何其稀少,中国历史五千年,能够留下名字的战略家比大熊猫都要稀少,最有名的例如姜子牙、张良、刘伯温、***等人随便拿出一个就能够安邦定国。

    就说三国时期,人才辈出谋士如雨,但是也是没有一个人足以称为大成的战略家,就算是能够把眼光不局限在一地、一时的顶级谋士,也只有李儒、贾诩、郭嘉、周瑜、诸葛亮、司马懿寥寥几人而已。

    可惜李儒格局太小,被洛阳的花花世界迷住了眼睛,他也就是摸到了战略家的皮毛而已。而贾诩却只图保命,他的本事十成之中估计没有用出五成。而郭嘉前期的确表现出来非凡的眼力帮助曹操统一了北方,可惜英年早逝,在郭嘉死后曹操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周瑜跟郭嘉差不多,昙花一现,帮助孙家摆平了江东抵抗住了曹操,可惜也早早就死了,周瑜死了后,孙权可以说没取得半点成绩,当然除了坑死了关羽。只剩下诸葛亮和司马懿这一对冤家,他们俩的本事说实话也就是跟李儒差不多的水平,眼界并不高,哪怕是司马家后来得到了天下,也只是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但是这几位放到任何其他朝代都是一等一的人才,而楚云所在的晋末乱世之中,这种战略家尤为稀少,而张宾却正是一位,后来的还有一位王猛。说实话要不是历史上张宾跟郭嘉、周瑜一样早早就挂了,石勒真的很可能成为第一位统一王朝的胡人皇帝。否如果真的是那样,他的名声应该不逊色于张良、刘伯温他们。但是历史没有如果,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这就是给他们的盖棺定论。

    楚云得不到刘伯温等神人,因此对于能够帮自己迅速统一天下的张宾就很有兴趣了,说起来楚云身边的几个人,也就是游子远能够称得上战略家,可惜他已经老了,想回去颐养天年。这种无欲无求的人让楚云也没办法,而且游子远也只能算得上眼光比当代其他人高一点,他为什么不再接再厉,争取留下更大的名声?当然他年纪大了是一方面,另外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江郎才尽了,没有更多的本事拿出来了,因此埋伏石勒就是它的最高峰了,以后的他只会走下坡路,因此还不如急流勇退,在楚云心里留下个好印象。

    楚云通过石东这个知情人得知了当年石勒为了让张宾死心塌地,而嫁祸给了楚云自己的一切。说起这个张程的身份,看起来是张宾的侄子,但是实际上是张宾和他的弟媳妇的孩子。不光是儿子,而且聪慧异常,是张宾所有的希望,所以说张宾才会这么仇视楚云,千方百计的帮助石勒对付铁血军。但是现在如果张宾没死,楚云把石勒派人杀了张程的阴谋透漏给张宾,那么自己岂不是很可能得到张宾这个大才?有此人的帮助,楚云就能更快的统一天下,争取找到天下所有的神石。

    没错,楚云身上这个该死的系统终于给楚云下达了任务,就是集齐天下九九八十一块神石,这样楚云才能够离开这个世界,楚云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系统带有深深的戒备,真当所有人都是白痴呢,你一普通人突然从天上掉下了馅饼,绝大多数可能是陷阱。

    但是楚云别无办法,毕竟系统是自己能否回去的关键。楚云虽然没见过系统到底是什么,但是楚云猜测这个系统应该是一个有自己思维的类似于“法宝”的东西,而且看他的能力很可能是那种最顶端大能才能拥有的,毕竟掌控时光的宝物,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普通货色。

    当然楚云现在再怎么想都改变不了,楚云在系统面前没有反抗力的事实,楚云只能给走一步看一步,这种感觉让楚云非常不爽。

    “陛下该歇息了。”一个三十来岁浑身散发着成熟魅力的女子走了进来,此人是楚云当年娶的寥寥几位女子当中的王姓女子,他是王廉的侄女,王道的妹妹,王杰的姑母,当年铁血军大乱,他被那个小仙翁葛洪救走了,当年楚云把葛洪击败,让他两年之内,治好王夫人的不孕,葛洪失败了。但是他却出手保住了之王夫人的命,也算是给了楚云一个交代。

    王惠妍回来之后,楚云待她很好,封她为皇贵妃,和刘媚同级,不过刘媚知道王惠妍不能生育,因此也没有针对她,此女性格跟崔宁一样,温和如水,楚云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她负责,毕竟怎么说也是一位等了自己十年的贞洁女子。

    “妍儿来了。”楚云从愣神中回过神来,一把拉住了王惠妍的手,此女在冰天雪地的北国待了十年,身体被寒气入体,十分虚弱,楚云虽然用内力帮她祛除了体内大半寒气,但是还是无法根治。因此她的性命估计也就是能活五十多岁,虽然在这个年代已经不算是短命了,但是楚云还是觉得很亏欠她。

    “陛下,妍儿新学了一个按摩手法,我来给你按摩一下吧。”王惠妍走到楚云身后,楚云享受着王惠妍的按摩,心里不由得想起了崔宁,自然而然就想起了他的儿子,楚云叹了一口气。

    “妍儿,今天我还有其他的事情,你先回去睡吧。”楚云缓缓站了起来,走出了大殿,王惠妍想要喊住楚云,最终还是颓然的放下了手。

    长安一处很普通的民宅,一个穿着朴素的女子正看着自己的儿子大口大口的吃着饭,而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则跟自己的母亲说着在学堂的趣事,母亲只是微笑的听着,并不插话。

    但是小孩子说着说着情绪就低落了下来,看着自己儿子,母亲立刻就知道儿子想起了什么,她已经不止一次的见到过自己儿子浑身是伤的回来,因为他们都骂自己的儿子没有父亲,为此自己的儿子没少和他们打架,但是儿子这么瘦弱怎么打得过其他孩子。

    小孩子的话最直白,但是也最伤人,但是这个女人却根本没法跟儿子解释,她对不起自己的丈夫,不该活在世上,但是她放不下自己的儿子,她只是个柔弱的女人罢了。因此女子抱着自己的儿子只能哭泣,倒是她的儿子很懂事,安慰着自己的母亲。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这狭小的房间里,正抱着自己儿子流泪的女子一下子就睁大了眼。

    “都督。”女子不知所措的站了起来,此人正是当日被楚云救回来的崔宁。崔宁的动作让他的儿子也看到了屋子里的来人,他当然知道这是自己的父亲,但是他还是用仇视的眼光看着楚云,毕竟楚云可是杀了很疼爱他的舅舅,又对她们母子不闻不问。

    “叫爹,快叫爹。”崔宁有些慌张的拽着自己的儿子说道,浑然没有发现自己儿子眼里的仇恨,她的一颗心都放在了楚云身上。

    “算了,不叫就不叫吧,这么久了我对你不闻不问,也没尽一个父亲的责任,甚至都不知道你叫什么,我也不配做一个父亲。”楚云摇了摇头,他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儿子,虽然的确是自己的,但是楚云总觉得不敢面对,因此这些日子,楚云基本上没有来过一次。这一次因为王惠妍,楚云想起了崔宁,才过来看看。当然崔宁和自己已经回不到过去了,楚云虽然没有洁癖,但是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没必要把崔宁找回来给自己找不痛快。

    说实话要不是崔宁生了自己的儿子,楚云都不会留下她的性命,别怪楚云心狠,楚云并不是什么好人。

    “都督,我是我们崔家对不起您,您杀了我弟弟,我不怪您,因为是他不对在先,我的命您也可以拿去,不过悔儿是您的儿子,只希望您能够照顾好悔儿。”说着崔宁就想撞墙自尽,但是楚云怎么会让她去死。楚云这么多年的生涯就见到这么一个儿子,楚云准备把他培养成一个好皇帝,继承自己的地位,给他荣华富贵。但是如果他母亲被自己逼死了,那么自己儿子肯定就会心理扭曲,这不是楚云想要的结果。

    “好了,你不用寻死觅活的了,你给我生了一个儿子,以前的都一笔勾销了。”楚云说完就不再搭理崔宁。

    “你叫悔儿?很好,人做错事情不可怕,只要肯悔改就行。悔儿我是你的父亲,以前我不来见你,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但是我现在想清楚了,我们毕竟血脉相连,你是我的儿子,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悔儿,你知道为父的身份嘛?我是大明帝国的皇帝,将来更是整个天下的皇帝,我现在只有你这么一个孩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这意味着你会成为这庞大帝国的继承人。但是我不要一个只会躲在我阴影之后的继承人,我想好好培养你,让你成为不逊色于秦皇汉武的一代明君。不过在此之前,我要你能够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你要从小兵坐起,一步步的增强自己的能力,一直到我认为你合格的那一天,而你的母亲也会因为你成为大明帝国的皇太后。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另外一种活法,你可以跟我回皇宫,我也会封你为太子,但是你的母亲却必须去死,因为大明国不会允许你母亲成为太子的生母,两条路你可以自己选择,我不会逼你的。”楚云说完,楚悔愣住了,毕竟一个十几年没见过父亲的少年,突然出现了一个父亲,并且告诉他自己是皇帝,不是一般人承受的住的。

    “悔儿,你跟着你爹走吧,娘自己能照顾自己。”不等楚悔说话,崔宁就急切的开口了,楚悔看向自己的娘,又看了一眼楚云。

    “我选第二条路。”楚悔坚定地说道,楚云点了点头。

    “好孩子,你过来。”楚云手掌涌出了一股黑色的气团,他一掌打在了楚悔的后背上,楚悔痛哼了一声但是却没叫出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悔感觉自己浑身都麻木了,楚云才停了下来。

    不等楚悔松口气,楚云又一掌打在了楚悔的后背上,豆大的汗滴从楚云和楚悔的脸上滴落,能够让地阶巅峰的楚云都如此吃力,可见楚云真的是用心培养自己的儿子。

    楚悔身上被人下了禁制,这个禁制能够吸收楚悔的生命力,让楚悔的身子越来越不好,如果没有施法者解除,楚悔绝对活不到十八岁,而且随着年龄增长,楚悔的身子骨会越来越差,长得越来越瘦小。否则楚悔可是跟着崔贞这么多年,崔贞的武功可是楚云传授的,怎么可能不传授给自己外甥,但是楚悔跟其他小孩斗殴却经常被打,这一切都是楚悔体内禁制惹的祸。

    楚云正是凭借自己强悍的魔源杀气给楚悔把体内的禁制强行破坏,这股禁制破坏之后,楚悔十几年积攒的生命力喷涌而出,楚云再以内力给他洗精伐髓,楚云可算是拼了老命,一个不慎楚悔这柔弱的身体估计就会被撑爆了。

    许久,楚云缓缓地收功,楚云觉得自己比跟天阶武者打一场都累,实在是自己儿子这个小豆芽一样的身体太差了,一点疏忽估计自己就没儿子了。

    “悔儿,你觉得怎么样?”楚云站了起来,虽然知道楚悔绝对没问题,但是身为父亲还是忍不住问道。

    “我的身体,娘我的身体好了。”楚悔没有搭理楚云,径直跑向了崔贞,楚云也没生气,毕竟自己亏欠了儿子。

    “好了,悔儿,你的身体既然已经恢复了,那么你就自己选择你自己的路吧。为父给你三个选择,一是锻体功法,练到最高处,能够移山倒海,万法不侵。二是魔源杀气,主杀伐,无坚不摧,杀伤力极强。三是内力,可攻可守,千变万化,练到高深之处攻击可比魔源杀气,防御不下锻体,乃是为父最依仗的手段。你自己考虑想要选什么。”楚悔听到楚云的话,眼睛里面闪烁着惊喜的光芒,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不想要练武。

    “我可不可以都选?”楚悔紧紧的盯着楚云,楚云心里一笑,还真是个贪婪的小子,可惜不行,楚云不准备给楚悔神石,这几门功夫都是楚云花费了无数年才取得的成就,在这个时间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全都掌握。

    “悔儿你要知道贪多嚼不烂,你先选一个,如果你能超过为父,那么我就会都交给你,如何?”楚云也没有直接否定,他给楚悔留下了一个念想,也算是给楚悔增加一下动力,但是楚云绝不认为楚悔能在任何一个方面超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