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围攻大明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了,整个天下除了大晋和大成国时常爆发一下战争,其他的国家竟然全部陷入了诡异的平静。(书^屋*小}说+网)当然如果不看大明和前凉对垒的那近二十万人马,也不看大赵和大明在各自防线上的铜墙铁壁,天下还真是很安稳的。

    大赵都城襄国皇宫。

    “陛下,该喝药了。”石勒的皇后程氏端着药走了过来,石勒兵败回来之后,就大病了一场,几位心腹手下和儿子的死亡就是石勒这个枭雄也心痛不已。不过石勒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神石掌控者,竟然病的不能上朝,这还是很诡异的情况。

    这段时间石勒的太子石弘和皇后刘氏以及皇贵妃程氏掌握大权,大赵国倒是没什么乱子,不过就是刘氏和程氏的争斗频繁了起来。

    石勒的两个妻子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大老婆刘氏也就是皇后,那很早就开始与石勒共同处理军政大事,其政治能力也是相当高,因为史书上说刘皇后时,说他有吕后之风,吕后是谁,想必不就不用细说了吧。她手里掌握了不少的朝臣故旧实力很不小。

    而小老婆程氏也不是易于之辈,他的哥哥程遐已经成为了张敬、张宾之后的第一重臣,被封右候,掌握朝廷大权,而且还是太子石弘的妈。在她的支持下,程遐和支持刘皇后的朝臣斗得很是频繁。

    有这么两个强势的老婆,石勒也是很头大,石勒是什么人,他可是唯一一位奴隶皇帝,也是一位堪比曹操的枭雄,他难道不知道东汉时期外戚专政的弊端嘛?在他死之后,说不准他的儿子就成了下一个汉献帝、曹奂了,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石勒坚决不同意弄死石虎的原因。(这是作者自己想的)

    石虎野心勃勃,势力很大,也是石勒死后唯一可以挟制外戚势力的人了,再怎么说石虎都跟他血脉相连,因此石勒留下石虎是想让他成为霍光,帮自己照料后代,当然他也想不到石虎这么狠,竟然他把的后代全部铲除了。但是就算是石虎当了皇帝,皇位也是姓石不是?

    历史上的石勒很无奈,而这个世界的石勒也是为了这件事头疼不已,石虎被擒,石勒原以为是件好事,但是看到嚣张跋扈掌握了大半权利的外戚,石勒又有些想念起石虎来。皇帝看似掌握了天下大权,但是也不是没有限制的,石勒也不是绝情之人,再怎么说她们也是自己的女人,是自己孩子的母亲。而且她们掌握的势力并不比石勒自己的势力小多少,一旦下了狠手,大赵说不准就分崩离析了,要知道大赵可是强敌环视,一旦陷入混乱,那么说不准就便宜别人了。

    石勒这一次回来之后大病一场,既有怀念忠诚属下的原因也有逃避俩老婆争斗的原因,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原因,他真的病了。

    石勒实力的确不凡,他已经达到了地阶后期,虽然不如楚云处在地阶巅峰,但是也是实力不凡。他的神石是佛家属性的,否则石勒这么一位前期杀人如麻的恶魔也不会心性越来越好,也不会有石勒不计前嫌的说法。佛家讲究传承,因此九九八十一块神石之中的上等佛属性神石都会有佛家大能的印记,就像是被楚云弄死的那个惠法,他的神石是八百罗汉中的一位。

    九九八十一块神石之中也分三等,下等的只是记载了一些技法,不注重内在修为,就像是刘犬的那块,他轻功盖世,但是实力在所有神石掌控者中很不入流,老话说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下等神石就是这种练“武”的神石。

    中等的神石就是楚云得到最多的那几种,包含了金木水火土、佛、道、魔、血等基本的功法和武功,既能够提升境界也有对敌功法,总起来是是很均衡的。

    而上等的神石就是带了强者意志的神石,比如说石勒这一块以及惠法那一块,这两块神石都包含了佛门大能的意志,不过上等神石也是有强有弱,惠法的金刚意志怎么比得上石勒的,石勒这一块可是有佛门四大菩萨之一的文殊菩萨的意志,文殊菩萨代表聪明智慧,因此石勒取得了一系列成功也就不奇怪了。

    大能意志说起来很吊,但是其实也就是那个样了,就是比中等、下等的神石掌控者多点底牌,修炼的速度快点,也没什么特别的。否则惠法也不至于被楚云解决了。

    不过这些上等神石虽然强归强,但是石勒这位枭雄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体的不对,因此他觉得自己自己越来越不是自己了,很多时候石勒一觉醒来,看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吓得冷汗直冒,因为自己的很多行为根本不像是自己做的,而且自己也根本没有印象,就像是自己体内出现了另外一个自己。

    石勒这种状况有些像咱们现在说的人格分裂,真当那些大能这么好心呢,会帮一个不认识的外人变强,熟知中华神话的广大书友可都知道这些所谓的神佛是个什么德行。佛教一些大能的万千化身是怎么来的?真当他们都是慈眉善目的好人那就太LOW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石勒的头疼之症状越来越严重了,但是那些医官却查不出石勒任何问题,石勒知道这是神石的作用,本来他的头疼一年也不好有一次,但是现在已经一天一次了,而且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石勒都快被折磨疯了。。

    石勒就是处在神石的反噬之中,不过不要以为只有佛家属性的神石才会有副作用,其他的所有神石都有各自的缺陷,否则刘聪怎么会玩女人把自己玩死了呢?

    石勒一边喝着所谓的药,一边听着自己的程贵妃婉转的说着刘皇后的霸道不置一词,程贵妃也不着急,服侍完石勒喝药之后就离开了。

    看着这个跟自己同床异梦的女人离开,石勒头又开始疼了起来。他的精神也开始迷糊了起来,他仿佛来到了一座奢华神圣的大殿,一个满身金光威严无比的的佛陀出现在他的眼前,石勒心里出现了一个声音,只要自己跪下去,自己就能成为仙佛,拥有无限的生命。石勒眼皮越来越沉,他的膝盖慢慢的弯了下来,佛陀的嘴角挂上了微笑。但是石勒突然清醒了过来,他奋力的直起了要,佛陀的脸狰狞了起来,石勒恢复了自己身体的指挥权,他用力的拍着自己的脑袋,慢慢的那种感觉才消失的干干净净,他浑身的衣服都没汗水湿透了。

    “朕是九五之尊,神佛也无能让朕屈服。”石勒大喝一声整个大殿都坍塌了下来,很快石勒的侍卫就赶来了,看到石勒的宫殿被毁全都暴怒了起来,他们觉得肯定是刺客,石勒就是他们羯族人心里的神,他们要为自己的陛下报仇。

    但是很快石勒就走了出来,几百名侍卫全都大喜起来,但是他们并没有看到石勒双眼里的杀意,佛魔一家,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石勒显然入魔了。

    “弘儿(太子石弘),父皇为你清除一切障碍,父皇的时间可能不多了。”石勒一把抓过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侍卫轻轻的扭断了侍卫的脖子。

    十天之后,石勒终于出现在世人面前,这几天所有人都发现皇宫封闭了,但是却没有人敢进去皇宫。不过石勒浑身是血、犹如恶魔还是把大赵群臣吓了一跳。皇宫里的人全都死了,哪怕那位刘皇后和程贵妃也死了,整个皇宫上万人死的一个不剩。不过唯一的知情人石勒,还真的没有人赶去问他,不过整个襄国城,甚至整个大赵的气氛都如同凝固了一样。

    石勒一露面就下达了旨意,传位给太子石弘,并且改都城为邺城,石勒则成为了太上皇,依旧住在了襄国的皇宫之内。石弘继承了皇位,逃一般的离开了襄国。虽然自己成为了皇帝,但是自己母亲却死了,他心里认定了石勒杀死了自己母亲,因此他对于石勒心里充满了恨意,浑然不明白石勒的苦心。

    长安城中,楚云这几个月一直都在闭关,大明需要休养生息储存物资,为下一场大战蓄力。这些俗事都不需要楚云操心,因为楚云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诸葛青衣”,好吧其实也不是找到的,而是人家自己回来的。

    楚云曾经的左膀右臂莫含回来了,不光他回来了,还带了不少铁血军的种子回来。当年莫含得到了崔贞的管家何大壮的提醒,也看出了离石城情况不对,于是立刻带人离开了离石城,来到了楚云真正的核心之地上党郡,可惜上党郡也已经危在旦夕,当时石虎已经带人开始猛攻上党郡。莫含和驻守上党郡的周斌和赵虎商议之后决定离开上党郡,他带着几十位楚云嫡系的后代和一百名护卫北上并州,准备借道草原前往代国。莫含带的这些人可都是铁血军的种子。

    一行人经过了混乱的并州终于到了草原,本来莫含是准备去鲜卑代国的,毕竟他曾经帮刘琨接待代国,甚至当年的代王还想要把他带走,因此莫含在代国还是有不少熟人的。

    结果正巧他们就遇到了铁弗刘虎,莫含通过三寸不烂之舌,成为了刘虎的谋士,一行人也就在草原生活了下来。后来铁血军被彻底消灭,他们想到了通过铁弗复仇,于是在莫含的帮助下,刘虎很快就掌控了大半个草原,成为了大势力,不过后来莫含从刘虎嘴里听到了刘犬是什么神石掌控者,有惊天动地的能力之后,莫含等人就推断出铁血军的敌人很可能就是他们。莫含并没有泄气,他竟然打起了刘犬的注意,想要通过刘犬这位神石掌控者对付铁血军的仇人。否则刘犬和他的部下也不可能被扔到上郡这么好的地盘去,都是莫含帮忙的。

    不过刘虎也不是什么好相与之人,他对于莫含一行人又拉又打,而且也因为莫含不是铁弗人,他们根本无法直接掌控军队,于是莫含又改变主意准备扶持刘虎的儿子也就是刘务桓,然后把他卖给刘犬,获得刘犬的信任,最后为楚云报仇。

    莫含的计划已经进行到了一半,他得到了刘务桓的彻底信任,成为了他的师傅,这也是为什么刘务桓当年能够从楚云和刘犬计划中逃走的关键,莫含早就看出了刘虎的处境很危急,但是却并不提醒刘虎,因为这正是摆脱刘虎的好机会。于是刘虎就死了,刘务桓逃走了,并且在莫含的指挥下刘务桓多次击败刘犬,莫含也成为了刘务桓最信任的人。

    打败刘犬的多次进宫,这是莫含的欲擒故纵,只有把刘犬打疼了,自己把刘务桓卖了投靠的时候,才会更有价值。

    但是莫含没想到楚云竟然归来了,知道了楚云归来的莫含等人大喜过望,但是他们也没有贸然的回归,毕竟楚云已经失踪了近十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同名。但是随着楚云一次次征战,一个个谋划,莫含越来越肯定楚云就是原来的楚云。

    但是莫含还是没有急躁,他熟悉楚云的风格,于是在石勒出军之后,他鼓动刘务桓进兵上郡,引导着刘务桓跟石勒大军狠狠打了一架,不光把刘务桓卖了,还顺便帮了楚云大忙,让进兵上郡的石勒大军几乎全军覆没。然后莫含才从容的从草原赶了回来。他并不知道刘犬和楚云的关系,因此为了稳妥并没有走刘犬的地盘,而是从并州回来了。

    知道莫含回来之后,楚云大喜过望,莫含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可是带了几十位铁血军的种子,这群人可都是莫含一把手交出来的,并且是铁血军忠臣的后代,不管是能力或者是忠臣都是一等一的。他们来了之后大大增强了楚云对朝堂和军队的控制力。楚云把他们都放到了重要的位置上,莫含更是被任命为内阁次辅,不光是莫含忠诚有才能,另外也跟游子远年纪大了,已经渐渐力不从心有关系了。

    打完了灭石勒大军的那一战,游子远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年纪大了是一个方面,功成名就也是一个方面,要不是楚云需要他把自己手里的工作交给莫含,他早就辞官回家了。毕竟他觉得自己的名字肯定在历史中有一席之地了,此生也无憾了。

    有莫含在,楚云当然就可以偷懒了,而且楚云还从莫含嘴里听到了马良的消息,马良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的能力比起莫含丝毫不差,甚至很可能比起莫含更高。楚云交给他的任务,他都能很好很快的完成,而且很多时候想法更多。比如说铁血军曾经的民族等级制度,就大大促进了胡虏对铁血军政权的认可和热情,现在大明实行的“大华夏”政策就是马良当时给楚云提的意见,不过当时没来得及实施而已。

    “入华夏则华夏”这就是所谓的大华夏政策的核心,再加上楚云强调的民族认可,不光能够团结大明境内的一切力量,也能让战士们对外的时候爆发出更大的力量。

    楚云强调凡是大明子民都是大华夏民族,而那些不肯归顺大明的都是胡虏,是野蛮人,因此大明境内所有人对后赵、大成等胡虏政权作战的时候,都有一种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能让他们发挥出更大的动力。

    不过马良此人在代国境内,楚云不知道马良怎么跑到哪里去的,不过马良身为一个一流人才,看出情况不对逃走,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他们虽然是郡守,但是却没有兵权。楚云派出了人去联系马良,如果他回来,就接他回来。马良这些年跟莫含联系很密切,楚云看过马良给莫含写的信,信里信外都是对楚云的怀念,楚云相信他应该会回来的。

    楚云闭关数个月,内功恢复到了地阶中期,毕竟在丹田没有毁坏之前,他就是地阶中期了,这个身体已经适应了地阶中期的内力,因此他很快就到达了,不过到地阶后期需要水磨工夫,就算是有神石这种作弊器,也需要时间。

    而且《战神诀》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修炼到天阶的,所以楚云就开始修炼《魔源百花杀》,这一次俘虏了几万俘虏,足够楚云修炼了,楚云体内对于魔源杀气的容量似乎是无极限的,但是楚云总有感觉,当自己体内的魔源杀气到了极限,会有惊喜,而且吸收别人身上的杀气,更能让楚云有一种吸毒的快感,又能够增加暗卫的数量,可以说一举多得,因此楚云一直都在用人命练功。

    当年梅超风才杀了几个人,楚云可是以万为单位的修炼,不过楚云却没有负罪感,谁让这群胡虏都是血债累累的呢。楚云虽然提出大华夏政策,但是他却是坚定的皇汉份子,谁让楚云是汉人呢。

    “下一个。”这两天楚云运气似乎不怎么样,楚云平时都是大约五百名到一千名俘虏能够成功一个,但是这几天楚云却连续失败,已经有三千余人了,但是一个都没成功,不过不管成不成功,楚云都不在乎,他在意的是自己的魔源杀气。

    新的战俘被押了出来,竟然是一个神力衍生者,对楚云来说都无所谓了,楚云刚要动手,就停了下来,他看了两眼此人的相貌,竟然有些熟悉,楚云的记忆力可是很好的,几乎过目不忘,此人自己一定见过。不过他跪在地上被绑得严严实实,头发挡着半边脸,楚云有些看不清楚它的全貌。

    “二号,把他的头给我抬起来。”楚云开口说道,为了怕这些家伙挣扎,他们都被下了药,因此这些俘虏全都昏昏沉沉的。

    当暗卫把他的头抬了起来,楚云立刻把认了出来,此人竟然是当年楚云和石勒运输队交战时候的那个副校尉石东,也正是他杀死了张宾的侄子张程嫁祸给了楚云,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楚云竟然见到了此人。

    “把他给我弄醒。”楚云一下子来了兴趣。

    (ps:昨天没码出来,实在是太困了早睡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