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有的时候一个不是英雄的小人物也能搅动天下风云。一战的导火索,那个可怜的奥匈帝国皇储就被一个小人物干死了,就是因为这个小人物导致了一场席卷世界的大战,估算是谁也想不到的。

    而这一次游子远就领教了小人物的威力,一个从并州派来的信使,竟然让他谋划了这么长时间的计划出现了巨大的变故。

    这一个连名字都没留下的信使,在石勒大军一大半军队都进入陇山山脉的时候终于赶到了,当他看到石勒大军的尾巴,战马已经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它不得不把它最忠诚的主人摔了下去,临死之前,战马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看向了自己的主人,然后带着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眷恋闭上了眼睛。

    而那个信使被抬着来到了石勒身边,他的脑袋狠狠地撞在了地上,要不是最后的信念支撑着他,估计他早就跟随自己心爱的伙伴自己的战马小武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了。

    信使来到了石勒身边,从怀里颤颤巍巍的拿出了一封已经被汗水湿透的信笺递给了石勒。

    “来人,带这个兄弟去休息。”石勒不愧是能让这么多人卖命,他没有看信,反而先安排这个信使,让这个小人物心里暖暖的,带着这满足感,信使微笑着追随自己的马儿去了。

    “陛下他死了。”石勒的亲卫点头应命,结果立刻发现了信使的不对。

    “此人也是为我石勒卖命,但是现在我们重担在身,只能先把埋了,等我们回去,此人的家人我石勒不会亏待,你们要记得提醒我。”石勒说完,他的亲卫对他忠诚更加坚定了,这些人都觉得能有这么一个主子,是他们前世修来的。

    当石勒作秀完毕,终于打开信封之后,里面竟然是一幅地图,他立刻拿了出来,当他看完地图之后,整个人打了个哆嗦,脸色难看至极起来。

    “陛下,什么事?”石勒的儿子太原王石斌问道,这也是他唯一一个跟来的儿子。

    “斌儿,父皇要委托你一件事,不知道吾儿能否做到。”石勒说完,不太受石勒宠爱的石斌立刻跪地答应。石勒把他搀扶了起来,然后小声的对他吩咐道,石斌听完了立刻行动了起来。

    石勒看到兴高采烈离开的石斌,心里默默的对自己的儿子道了一个歉,不过石勒很快就恢复了枭雄的本色。石勒的后军走的越来越慢,甚至不注意根本就不会发觉,其实能够容纳七八个士兵并排走的道路上,只有最两边的士兵才会缓缓的向前走,而中间的却都在快速朝后行军,这种视觉差,不是楚云这种眼力非凡的人是看不清楚的。

    半个时辰之后,游子远终于看出了诡异之处,毕竟路上的敌军越来越少,而本应该差不多全部进入山区的石勒大军,竟然还没有全部进入,而山区之外的后军却越聚越多,游子远再看不出来,他就不配楚云这么信任了。

    “情况不对,石勒竟然发现了,立刻动手。”游子远对薄丙说完,薄丙立刻命令手下射出了响箭,早就枕戈待旦的十五万大军蜂拥而出,借着山势,立刻把石勒大军截成了数段。

    不过奉命堵住石勒军后路的三万大军却出现了问题,他们不等用准备好的障碍物堵住后路,石勒后军超过两万的骑兵攻破了他们仓促组成的防线,直接杀了出去,他们完全没想到竟然有骑兵冲阵。况且这大明三万大军却大都是步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万骑兵离开,不过好在口子最终堵住了,超过六万的石勒大军成为了瓮中之鳖。

    “首辅,口子堵住了,不知道石勒后军是谁指挥的,竟然这么警觉,不过好在石勒没跑出去,你看他的仪仗还在。”薄丙兴奋的回禀道。

    “不,我觉得跑掉的就是石勒。”游子远摇了摇头,除了石勒,其他将领就算是发现了不对也没有胆子逃走,但是薄丙还是有些不服气,毕竟围绕着石勒的仪仗,大明军和大赵军杀的难舍难分,如果不是石勒在的话,绝不可能这么激烈。

    游子远没有接话,他觉得自己的感觉不会出现错误。其实游子远想的不错,在石勒仪仗的不是石勒而是石勒的儿子石斌,负责中段指挥的是石勒手下大将孔苌,这个消灭了段氏鲜卑的后赵大将怎么不知道他们被石勒抛弃了,虽然石斌不断宣扬石勒回来救援他们,但是孔苌却知道石勒的性格,但是毕竟为石勒效力了几十年,而且石勒也没亏待他,就当是为了自己的陛下石勒争取时间了,所以在他的指挥下,羯族士兵才会这么顽强。

    跟中段的不顺比起来,桃豹指挥的前锋军情况就好多了,虽然羯族兵卒真的很顽强,但是他们毕竟占少数,前锋军大多数是汉人和其他胡人,他们可没有为石勒效死的决心,桃豹虽然全力鼓动指挥,但是也挡不住失败的结局。

    一天之后,被切割成数段的石勒大军已经被消灭了一半,不得不说后赵军队的确是当时强军,在这种情况下也死不投降,还对大明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不过没有援军也没有多少物资的石勒大军败局已定,当楚云赶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周之后了,八万余石勒大军除了跟随石勒逃走的两万人,其余的全军覆没。孔苌战死、石斌战死,而且这六万大军中的近两万羯族士兵基本上没有一个投降的,全部战死了。桃豹这个倒霉蛋再次被楚云手下俘虏了,跟随他一起被俘虏的还有两万余人。

    而他们对大明军也造成了近两万人的伤亡,在大明军占了绝对优势之下,竟然能够给大明军造成这么多伤亡,就是游子远都没想到。其中最惨烈的是孔苌和石斌指挥的几千人,他们对大明军造成了最大的伤害,他们被攻击后,迅速冲上了山坡,占据了一个高地,然后抵抗大明军,打退了大明军的几十次进攻,要不是游子远下令烧山,估计伤亡率更高,孔苌等几千人浑身带火的杀向大明军也给大明军留下了深刻印象。

    当楚云到来之后,游子远立刻向楚云请罪,罪名就是放走了石勒,楚云当然不会表现出对他的不满,反而尽力安抚他,把他的长子封为了侯爵,毕竟楚云曾经下达过旨意,勋爵不准进入内阁,游子远楚云必须依仗,因此楚云只能这么做。

    让楚云意外的倒不是石勒逃走了,而是石勒竟然败亡的这么没有意外,在楚云心里石勒可是一位神石掌控者的超级高手,竟然二话不说的扔下大部队逃走,这可算是打破了楚云对于石勒的印象。除了石勒惧怕那个所谓的神石联盟,估计没有其他解释了。

    但是楚云想不明白,为什么神石联盟只派出了惠法四个人就再也不出手了,这可不像是他们的手段,这群家伙计划之周密,下手之狠辣,楚云可是深有体会,当年设计铁血军一计接着一计,连楚云都察觉不出来,被人轻易得手,按理说这一次难得不也应该这样?楚云就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很难受。

    其实楚云也不想想,神石掌控者全天下就那么几个,楚云已经杀死了好几位,实力弱的神石掌控者当然不会来送死,实力强的对楚云也忌惮的很。再说这一次楚云除了对几位神石掌控者,对普通人从不亲自冲阵,神石联盟也没什么借口全力针对楚云。这就给了很多神石联盟成员借口拒绝接受对付楚云的任务,神石联盟又不是什么严密的组织,当年刘犬没参加,他们都没有用强,楚云当年让神石掌控者全力出手一是他随便使用神力却没后台,另一个原因估计就是刘琨的全力请求了。因此这一次只有石虎的父亲石邃的爷爷派弟子尝试了一下,就没下文了、估计楚云不冒天下之大不韪,神石联盟想要再次联合起来,是很难得。

    毕竟神石联盟也有了分裂的趋势,三位创始者都各怀心思,再说信仰之争可是残酷的,来自天竺的释教强势崛起,道家再怎么与世无争都不会轻易把地位让出去吧,后来的历次南北大战,估计都是信仰之争的结果,不过后来的种种事迹表面,道家败了,毕竟连江南的几个朝代也开始推崇释教,虽然后来出现了几次灭佛运动,但是释教还是牢牢站住了跟脚。

    不管怎么说,大明国取得胜利,对于楚云来说都是好事。而石勒的另一路也在上郡覆灭了,游子远本来的计划是杨业带领的镇北军五万人联合刘犬的十万铁弗大军把石勒的把兄弟张屈六带领的这一路大军覆灭,但是计划出现了很大的意外,不过反而帮了大明军大忙。

    龟缩在草原的刘犬的侄子刘务桓一反常态,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竟然响应四国对大明宣战,从草原跑了出来准备赚便宜,他带领仅剩的几万大军准备偷袭上郡,然后一头撞上了张屈六的大军,两者可以算是盟友,但是竟然稀里糊涂的打在了一起,双方纷纷被重创。杨业和刘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己的敌人两败俱伤,他们怎么可能不抓住机会。十五万大军突然包围了被打残的两边军队,刘犬追着自己的侄子刘务桓,杨业则黏上了张屈六,最后双方取得大胜,刘务桓被生擒,而张屈六带着残存的几千人逃回了并州,但是他带来的几万大军却几乎全军覆没了。

    至此,石勒和石邃这个大明最大的敌人,竟然先后败北了,而大晋的大军也成了大明军嘴边的肉,只剩下前凉一个大敌了,圣武二年针对大明的战争,大明竟然基本上都获胜了,现在的大明才算是真正站住了跟脚。

    圣武二年夏,楚云处理完北线的事情回到了长安,这个时候南线传来了好消息,郑捷终于跟大成国签到联盟协议,大成国对东晋宣战,联合谢艾军彻底覆灭了温峤大军,温峤被谢艾生擒。同一时刻大成国正式发动了南中大战,李雄派自己的堂弟李寿进攻朱提,任命费黑、仰攀为先锋,又派镇南将军任回征伐木落,分散宁州的援兵。宁州刺史尹奉投降,于是占有南中地区。李雄在这种情况下赦免境内罪犯,派李班讨伐平定宁州的夷人,任命太子也是自己的侄子李班为抚军。

    不过,李雄还没从占据整个南中的喜悦中回过神来,谢艾就撕毁同盟协议,趁其不备攻进了汉中,大成军毫无防备,就被谢艾席卷了整个汉中,双方关系迅速恶化。不过楚云可不相信大成国有跟大明和大晋两线开战的能力。李雄占据了南中,是因为大晋不防备,大晋就算是为了面子也要跟大成打几架,这个情况下,他们绝不可能跟大明翻脸。果然李雄派来了使者,想要用钱粮物资把汉中买回去,楚云在游子远的劝说下答应了下来。

    一来大明国名声不能被区区南中毁掉,虽然国与国之间的协议就是被拿来撕毁的,但是大明国志在整个天下,失去了信誉,很多时候弊大于利。而且汉中已经不是当初张鲁时候的汉中了,汉中民生凋敝,毕竟氐人杨难敌在这里折腾了许久,前年才被大成国占据,这里并不值得大明国为它失去信誉。

    再者汉中的地位十分尴尬,因为他对于大成国几乎就是不设防的,当年曹操为什么明明占据了汉中,反而觉得为此大战有些“鸡肋”,还不是占据了汉中,要消耗大量的兵力驻扎,而且还事倍功半。

    第三,大明真的很缺粮食,虽然占据了关中,但是连年大战,民生凋敝,大明现在需要休养生息,大成国的物资无疑就是大明很需要的。

    因此游子远告诉楚云只要占据了汉中和雍州边界上的哨卡关隘,汉中就算是还给大成国,也能分分钟拿回来,还不如换点物资,让大成国和大晋继续去死掐,楚云被说服了。大成国需要用海量物资换回来一个失去了北部屏障的汉中。

    而西线战场,随着楚云源源不断的给鲁忠补充兵力,被动挨打的鲁忠终于硬气了起来,鲁忠当年可以极度崇尚进攻的,虽然小毛病不断,但是攻击起来可以说是楚云手下骑兵部队最犀利的,在得到了几万骑兵补充之后,鲁忠跟前凉打了好几次野战,虽然互有胜负,但是却也让张骏感受到了不安,这个时代消息的传递速度慢的惊人,张骏还不知道其余的几路军队都被大明国干挺了。不过张骏不愧是前凉最有作为的国主,他竟然立刻选择了撤军,楚云也没有追击的意思,其实他再不撤军,楚云都会亲口告诉他他的盟友都完蛋了,毕竟大明国的家底都快打空了。大成国的物资还没送来,倒是王杰从司隶州抢了不少东西,不过还不够补偿这一次损失,估计游子远接下来有的忙了,楚云这个皇帝又闭关了,这一次抓了这么多俘虏,而暗卫损失也不少,楚云怎么可能不补充一下。

    就在楚云闭关,游子远大骂楚云这个皇帝心黑的时候,几辆马车缓缓的进入了上郡境内,上郡刚刚遭遇了战乱,郡守和镇北军的首领杨业还在高度紧张,因此这几十个人的车队立刻被拦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负责盘查的是一位副将,此人是上郡的人,当年被楚云从遥远的洛阳迁移到上党郡,然后又从上党郡迁移到上郡的,在楚云败亡之后他的父亲死不投靠胡虏,被羌胡人杀死,他立志报仇,一直等到铁弗人占据上郡,他找机会杀死了那些羌胡人,就隐居在了上郡,成为一个汉人小部落首领。后来楚云归来,他就带着族人加入了大明,积功成为了一个副将。

    “这位大人,我们只是商人,从草原带了一些皮草回来,希望大人通融一下。”一个老者走了过来,拿出了一块金子想要递给这个副将。

    但是副将却看都不看,随手把金子扔了回去。

    “我们大明军人有规定,不能收受贿赂,你这是要害我,来人搜查。”副将说完,那个老者不光不惊,反而点了点头,看起来十分满意。

    “这位将军应该是副将吧,希望你能够带我们去见见你的上官。”老者的脸突然严肃了起来,副将竟然从这个老者身上看到了比自己长官杨业更重的官威,虽然副将诧异却并不准备妥协,主要是老者他们表现的太怪异了,不由得副将不多想。

    “马车上的人是你能看的?赶紧去通报自己的上官,否则不是你一个小小副将能承受的起的。”突然一个底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副将抬头看去,竟然像是看到了什么让他震惊的东西,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太爷,你是房太爷?”副将走了过去盯着刚才说话的男子激动的问道。

    “你是?”男子有些诧异的看着副官,显然并不记得自己认识此人。

    “您是不是姓房?曾经在徒泾县担任过县令?”副将更是激动的问道。

    男子点了点头,“那是好多年前了。”

    副将听到男子承认,竟然哐当一声跪在了男子面前,这一幕让副将所有手下都惊呆了,这还是那个除了陛下谁都不跪的真汉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