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良带着上百位暗卫杀向了石邃,石邃当然看到了这一支小部队,他本来就因为战局不顺而暴怒,现在看到这百十个敌人都敢挑衅自己,他更怒了。他拿出自己的长枪就想带人冲上去,结果被人死死拦住,要不是他这些忠心的属下,估计冉良就真的能做到万将丛中取上党首级了,石邃虽然也是个神石掌控者,但是现在的实力仅仅有人境七层,不得不说楚云高估他了。

    石邃大手一挥让百余位亲卫去拦截冉良等人,如果石邃的行为在西方肯定很受欢迎,毕竟这么有骑士风度,但是冉良却没有一点风度,这一百多石邃的亲卫瞬间就被斩于马下,石邃脸都绿了。

    “是石瞻,是石瞻啊,殿下。”有人认出了冉良的身份,石邃听到来人是自己的干叔叔,吓得脸都白了,要知道冉良在石勒手下近十年,勇武之名传遍了天下,号称后赵第二猛将,仅次于石虎,石邃怎么会不知道。而且石勒当年可是让冉良教导过他一些后代的武艺,石邃曾经被冉良修理过很多次,早就在心里留下了很严重的阴影。

    “快,快来保护我。”石邃慌张的说道,近一万大军竟然被冉良一个人吓得龟缩起来,也是没谁了。

    冉良不屑的看了一眼石邃的方向,没想到石邃还是这么外强中干。勇武的石虎竟然生出这么一个儿子也真替他悲哀,他根本没想冲阵,楚云的嘱咐他可都记在心里。冉良带着暗卫马头一转跑向了石邃的将旗,冉良手中长枪一刺,就狠狠地插进了将旗的旗杆正中,然后双臂一挑,将旗应声折断,两个暗卫配合默契的抱住了石邃的将旗。

    “按照原定计划,你们带着将旗去石邃大军阵后,我留下来挡住他们。”三十余位暗卫也不说话,抱着将旗就离开了,而冉良大枪一指,就带着剩余的暗卫朝着石邃冲了过去。

    不等石邃反应,看到调转马头杀过来的冉良,几百位忠心耿耿的护卫迎了上来,他们都是最精锐的羯族战士,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但是很可惜,他们决心是好的,但是实力比起冉良和暗卫就差得远了。

    冉良长枪如龙,暗卫挥刀如风,短短一刻钟就把几百人杀了个干净,石邃终于胆寒了,他竟然做出了一个谁也没想到的动作,抛弃了自己的大军逃跑了。他这一跑彻底让让身边的近万亲卫乱了营,一部分亲卫跟随石邃逃走,一部分竟然继续朝着冉良杀去,可惜就没有一个人想到去通知前线的支雄。

    当石邃大军正准备一鼓作气彻底击溃大明军的时候,暗卫抬着石邃的将旗和一个看不出相貌的脑袋来到了石邃大军之后。

    “石邃已死,降者免死。”三十几位暗卫全力喊了起来,尽管嘶哑难听,但是还是让很多石邃将士听到了。这下子很快就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大军,当看到石邃的将旗和远方逃走的石邃亲卫之后,支雄也回天乏术了,只能绞尽脑汁的想要带军队安全撤回去,这样一来说不定还能保存自己的小命。

    但是早就有异心的王鸾等人听到石邃死了大喜过望,他们带着早就拉拢的两万骑兵不等支雄吩咐,第一个逃走了,他们这一逃,石邃军顿时崩溃了。

    王杰立刻命令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铁血虎贲军骑兵杀了出去,四万大军这个时候一动,连支雄都绝望了,他也开始了逃跑,石邃大军的溃败已经在所难免了。

    楚云提着和尚直接反回了函谷关,对于王杰和冉良的指挥才能楚云一点都不担心。

    “和尚你是不是佛图澄?我脾气不太好,如果你不配合,那么我只能动手段了。”楚云把和尚扔在了地上,自己则从空间拿出了一瓶果酒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施主,名字只是个代号,我也是受人之托,没想过于陛下为敌,啊,我的腿。”楚云不等他话说完,源泉剑出现在手上,一剑就把和尚的大腿连根斩断了。

    “我说,我说,我不是佛图澄,那个是我师兄,我叫做惠法,我是他的师弟。”和尚被楚云简单粗暴的手段吓坏了。

    “这才乖嘛,你们都是石虎他爹的弟子?你们师兄弟几个啊,你实力排第几?他们都精通什么本事?”楚云一道真气离体,惠法和尚的血立刻止住了,惠法张着嘴看着楚云,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楚云的魔源杀气和真气完全不是一个属性的,原来楚云对付他们根本就没用全力,他更是不敢大意。

    “回禀陛下,我就师兄弟三人,佛图澄是我的大师兄,他精通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他每一次预测都很准,我几乎没见他失手过。”楚云立刻想起佛图澄的事迹,这个人在原历史上也留下了不小的名声,现在敦煌莫高窟上还有关于他的事迹的记载。最有名的无非是闻铃断事、以水洗肠和龙岗咒水。

    闻铃断事就发生在几年前,刘曜和石勒大战,刘曜落荒逃走,乘马落入水中。石勒之子石堪乘机活捉刘曜,押送至石勒帐前。而此时,佛图澄用麻油胭脂掺合,涂在掌心,看到手掌中有许多人,其中一人被绑缚,朱红丝线束在脖子上。佛图澄因此告诉石弘:“刘曜已擒。”佛图澄相告之时,正是刘曜被擒之时,绝不可能是有人通知他,这完全就是他自己不知道什么方法算出来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石勒对于佛图澄越来越信任,佛教几乎成为后赵的国教,彻底压过了道教,在他和他的一众弟子的影响下,不管南朝北朝都对佛教极其推崇,他的影响之深远可以被称为魏晋南北朝兴佛第一人。对于此人楚云早就耳闻已久,现在从他师弟嘴里肯定了此人的神奇,楚云对他的重视更胜一筹。

    “我的二师兄是一位天竺高僧,从天竺来到吐谷浑传教,被我师傅的佛法蛰伏,成为了师傅的弟子。他没有名字只是以天竺僧自称,那个跟我一起来的宁波车就是他的弟子。二师兄的身体如同胶泥,受再大的伤也能恢复如初,实力强横的很,不过他也是一位神石掌控者,就是从来没见他用过自己的实力。”惠法恭敬的说道。

    “你们师兄弟中有人精通神识,哦这么说你可能不懂,有人擅长控制人的精神嘛?”楚云又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我也没见过两位师兄用过,倒是我师父他。”惠法刚刚提到自己师傅,脸色就狂变起来,楚云早有准备,他一手按在惠法的脑袋上,神识入刀进入了惠法的识海,惠法的识海早就暴动了起来,他也没修炼出精核所以楚云一时间也没找到暴动的根源。但是这也难不住楚云,楚云化神识为网,把惠法小的可怜的识海保护了起来,楚云就不相信这样识海还能爆炸。

    惠法捂着脑袋好久才满头大汗的坐了起来,他立刻感谢楚云的救命之恩,楚云嗤笑一声:“惠法,看起来你在你师傅手下地位也不怎么样嘛?你师父给你下了禁制,如果你一提你师父就会死。要不是我你今天死定了。”惠法也脸色难看起来,楚云能想到,他怎么可能想不到,他直接抛弃了出家人的尊严跪在了楚云面前,希望楚云能够救他。

    楚云看了惠法一眼,就这个熊样还说什么有的高僧,真是让楚云对释教本来就没多少的好感消散的一干二净,不过楚云还是想从惠法嘴里得到更多的消息,因此楚云开口说道:“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别的不说,我绝不会杀了你。当和尚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娶妻生子潇洒一生。当然丑话说在前面,你的神石我要收回来,就算是给你留着你也保不住,反而让你死得更快,你觉得如何?”

    楚云这么把条件摆了出来,反而更让惠法相信楚云会放了他,他想想自己师傅竟然这么对他,也不觉得自己的背叛有什么错了,于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当惠法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完,楚云一伸手就把他识海中的神识收了回来,然后顺便把他体内的神石掏了出来,惠法立刻捂着脑袋痛呼了起来。

    “你不守信用。”惠法的叫声楚云听不见了,他早就上了城墙,很快惠法就蹦的一声成了一堆碎肉。

    “那个人的神识比我的强不少啊,我竟然压制不住,不过也算是有好消息,听惠法的说法他的师父应该也没到天阶,这么说起来,我也没必要过分担心了,呵呵。”楚云放眼看出,铁血虎贲军已经押着大量的俘虏回来了,暗卫这次损失不少,看起来应该补充一下了,楚云邪魅的笑道。

    楚云在函谷关又待了十天,战果已经统计出来了,大明军死伤了近三万人,石邃军的困兽之斗还是很有威力的。而石邃带来的十三万大军,却死伤了一半,光找到的尸体已经超过了四万人,再加上被俘虏的三万余人,也就是说石邃这一次最少扔下了七万人。这可真的是伤筋动骨了,而且他的几个弟弟还虎视眈眈的,石邃是逃走了,但是日子也绝对会过得很苦逼。

    楚云留下王杰,把镇东军和铁血虎贲军的步兵交给他,让他趁着石邃兵败,尽可能的占据司隶州的地盘,把能够搜刮的一切都带回来,当然羯族人就不用带回来了,见一个杀一个就好。

    楚云则带着剩余的三万铁血虎贲军骑兵杀向了大明南线,他准备去见见老朋友温峤,多年不见甚是想念啊。

    当然其实楚云不用去,谢艾就已经把温峤打的不要不要的了,倒不是说温峤草包,而是大成国努力的拖后腿,东晋大军的粮草供应都要看大成国的心情,而东晋派来的送粮食的船都被大成国扣留了,温峤竟然凭借自己的指挥还能抗住谢艾的攻击,已经很了不起了。

    而且大成国还派来了使者,想联合谢艾把温峤的大军彻底吃下去,要不是大成国只想看热闹,不愿意直接出手,谢艾早就答应了。楚云选择南线是因为这里最好尽快结束战斗,当然顺便把大成国拉下水,让他们狗咬狗去,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说起温峤现在的处境,完全就是东晋自己造成的,要知道,当年刘曜攻破长安之后的几年里,洛阳、豫州等地可都在他们手里,那个时候琅琊王司马睿也就是被称为最无能开国之主的晋元帝掌控的地盘可是最大最富裕的,结果司马睿完美继承了他的前辈司马家族只注重内斗不关注外界的优良传统,不断的再跟世家豪族的对抗中,一点点把司隶州、豫州、扬州等丢得一干二净。

    这才造成了温峤必须借道大成国的遭遇,你说说东晋的人都是没脑子嘛?被胡人欺负了,他们忍着。再欺负,再忍着。最终忍成了忍者神龟,但是楚云一个正宗的汉人称帝,他们竟然一反常态,拼了老命的联合胡虏要灭了楚云,这不是有病嘛。

    再说了,你联合胡人倒是找个靠谱的,大成国对于东晋南中地区的渴望几乎就如同司马家族的老祖宗司马昭一样路人皆知,你不去联合后赵,竟然跑去联合大成国,真是瞎了眼了。

    东晋那么多名臣名将,完全就是被司马家族拖累了,祖逖、温峤、王导、桓温、陶侃等等,这些人的能力都是一等一的,但是很可惜,东晋依旧半死不活的,没有一点作为。

    司马家族整个家族的智商都活到司马懿身上去了,他之后的司马师、司马昭包括司马炎都智商欠费,更别说后面那些不孝子孙了。司马炎你身为开国之主,有着中国历史上最庞大的后宫之一,他一次就招纳了超过五千的嫔妃,还下令全国未婚女子都要做好成为自己女人的准备。这些也就算了毕竟你是皇帝,但是你就不看看历史上因为分封把国家打乱的事实?远了不是汉朝的七王之乱总知道吧。人家司马炎不管,他就是要分封,然后就出现了八王之乱。司马家族这些皇族在楚云看来都是神经不太正常的。

    说起司马家这些人就一肚子气,不过作为对手,司马家这群人绝对是优秀的对手,能够让人无形之中觉得自己的智商提高了许多。当楚云来到了汉中和雍州的交战所在。温峤的遭遇其实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但物资已经全部耗尽,而且连消息都送不出去了。现在跟谢艾拼了许久的五万大军,似乎只剩下等死了。

    据周岩打探到的消息,大成国不但跟大明谈判,还去跟东晋谈判,而筹码就是温峤这五万人,楚云算是对大成国的厚颜无耻有了新的认识。楚云是这样的人,但是他却最烦这样的人,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讽刺。

    “陛下,消息就这么多,大成国为了取得整个南中地区,把全国的大多数部队都调集了过去,在汉中的这五万人就是他们的全部兵力了。不过他们中有四万都是新兵,但是汉中四周高山林立,易守难攻,这也是为什么温峤大军撤不走的原因。”谢艾对着楚云汇报道,这段时间谢艾能跟温峤僵持,可见他真的很有领军才能。

    “你说说,如果我们搂草打兔子,把汉中拿下来如何?”楚云开口问道,谢艾眼睛一亮,他一直都觉得大成是大明的潜在盟友,倒是没想过一起打。

    “陛下,他们就像是缩头乌龟一样,咱们也不好打啊,很多地方不适合大军行进,咱们就算是有再多的大军也不够他们消耗的。否则李雄也不会放心在这里放上四万新兵。”谢艾想了想又摇头否定道。

    楚云当然也知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这可不是李太白的艺术加工,这可是真事。

    “他们的使者不是来了嘛?我们就告诉他们,必须出兵攻击温峤大军的后方,如果他们不干,咱们就支持温峤打他们,到时候李雄还敢不出兵?只要他出兵,我们就把他们一口吞下,然后以攻占汉中为威胁,逼迫李雄对东晋宣战,彻底断了他们的后路,到时候大成国只能彻底站在我们一边。等他们打得差不多了,我们完全可以撕毁协议,进攻大成,天府之国就成了我们囊中之物,有了益州的支持,我们完全可以和后赵抗衡。”楚云自信的说道。

    有时候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复杂到常人根本看不明白。就比如说后世的种花家为什么明明比那些小国家强得多,但是还是任由那些小国家蹦哒。但是有些时候国与国之间关系又很明了,就是弱肉强食,比如说后世的花旗国他想打谁就打谁。现在大明的国力虽然不如后赵,但是比起大成国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你不听话,我就打你,就问你服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