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骑兵也被称为具装骑兵,很多里面吹得天花乱坠,好像是战无不胜一样,当然重骑兵也的确有很大的作用,短程突进能力是所有兵种中最有威慑力的。可惜在中国历史上,聪明好学的汉民族往往把这些重装骑兵变成悲剧的代名词。

    中国的重骑兵往往是游牧民族入关成功后,为了更加有效地对付汉族步兵方阵的一个怪胎,而住往随后即被汉人用更先进的金属冶炼技术击败,最终又不得不回到轻装骑射的王道上来。轻装骑射才是王道,才是骑兵时代最高效最强悍的兵种,而最有代表性的无疑就是蒙古骑兵。

    不过羯族人的重骑兵算是胡人重骑兵的老祖宗,石虎的重骑兵可以说开了胡人重骑兵的先例。汉民族在晋朝以前的千年时间里,基本上没有被少数民族打成这样过,不管是春秋战国时期还是秦汉,哪怕汉朝末年朝廷也把胡人打成了狗,也只有晋朝司马家这群家伙才能把一手好牌打成了稀烂,也不怪晋朝成为最让人恶心的一个大统一的王朝了。

    当羯族人把他们的骑射和最优良的战马加上汉民族的冶炼结合起来之后,石虎几乎战无不胜,很少有人能够在野战中击败他。他们的出现也跟楚云有关系,羯族重骑兵的出现是楚云第一次击败石虎之后,石虎为了对付楚云的铁血军,发挥出来的聪明才干制造出来的钢铁怪物。所以说石虎是这个时代胡人重骑兵的老祖宗(汉人时候汉武帝早就开始大规模使用重骑兵,当然那个时候的重骑兵其实并不重,毕竟没有马蹬,只是简单包甲而已,比起只穿着衣服的匈奴,算是重骑兵了)。

    石虎当时进攻前赵,为了速度并没有带上这一只特殊的部队,于是就被当成遗产,便宜了石邃。其实石勒也有些眼馋这一支部队,毕竟重骑兵让石虎战无不胜,石勒怎么会不眼馋,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原因,石勒最终还是没有插手,可能是石勒看出了重骑兵舍本逐末的弱点了吧。就算是楚云这个伪军事迷都能在脑海里出现好几种对付重骑兵的办法,就更别说石勒这位枭雄了。重骑兵也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而已。

    当重骑兵快要冲击到陌刀阵的阵前,成千上万的长枪突然立了起来,这都是楚云早就准备好的。以长枪阵破骑兵楚云早就用过,既便宜又又作用,楚云不介意继续使用。上万跟长达十几米的长枪被固定在了地上,这场景足以让最最勇猛的战士头皮发麻,但是重骑兵不是想停下就能停下的,石虎精心打造的五千重骑兵一脚踏入了坟墓。

    震天的撞击声和惨叫声在战场不断地响起,虽然有不少大明军被高达一顿的钢铁堡垒撞飞撞死,但是比起石邃军的五千重甲骑兵死伤少的多了。

    陌刀兵并没有用宽大的陌刀击杀这群怪物,反而是镇东军的将士越阵而出,不断地用短刀砍着对方的马腿,等他们掉下马来之后,再快速杀死。没有了冲刺空间的骑兵只能任人宰割,很快这五千人就损失殆尽了。

    而这一幕让重骑兵后面的那些轻骑兵头破发麻,他们迅速跳转马头逃离战场,然后围着大明军开始射箭。王杰立刻命令最前沿的士兵把巨盾都竖了起来,然后弓弩兵开始显威,楚云手下的弓弩兵没有用火箭,但是经过楚云改良的弩箭却也威力不小,甚至比起弓箭射程更远,羯族骑兵纷纷被射下马,这下子他们真的不敢停留了,朝着自己的本阵跑去。

    看到这一幕,支雄的鼻子都气歪了,他软磨硬泡的从石邃手里要过了这五千重骑兵,本来想打个漂亮仗的,但是没想到全军覆没了。他是沙场宿将当然知道重骑兵的优缺点,但是本以为对方没有挖拒马坑也没有摆上其他的障碍物,正是重骑兵显威的天赐良机,但是大明军竟然早有准备,不管是长枪还是砍马腿,都像是准备许久的,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支雄气不顺当然不会让手下人顺心,从刚才跑回来的几个将军中杀了几个顺了顺气,才算是好多了。不发怒的支雄绝对是这个世界上的一流将领。

    现在进攻大明军的军阵就如同肉包子打狗,而发挥自己特长的骑射却被大明军的弩箭针对,因此支雄立刻决定绕路继续攻击他最先开始就想进攻的大明军骑兵,双方真枪实弹的干一场,支雄并不觉得自己会输。那四个人挡在骑兵前面,我绕路进攻他们后面总行了吧。

    不得不说支雄的想法是最正确的,真的打起来,石邃军凭借比铁血虎贲军骑兵人数更多的优势,绝对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到时候只剩下的步兵的大明军只能任人宰割,耗也能把他们全部耗死。

    但是在支雄准备下达命令的时候,王杰指挥的大明军竟然动了,只见大明的步兵全部整齐的朝着前方行进,看目标正是石邃军。看到这一幕羯族几个将领都大喜,他们纷纷向支雄请战,在他们看来,离开了阵地的步兵就是给他们送军功的。

    可惜支雄谁也没有答应,如果战场上发生了一件出乎了常理的事情,那么对方统帅要不是就是白痴,要么就是陷阱,而从刚才重骑兵覆灭的情况来看,大明军统帅显然不是白痴。这个时候如果支雄还傻乎乎的撞上去,那么支雄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但是支雄的不作为却惹怒了手下一位大将,此人叫做李颜,深的石邃的信任,在原本历史上石邃曾经带人想杀死了自己弟弟河间公石宣,后来又想害死自己父亲石虎,这个李颜都曾参与,可见石邃对他的信任,要不是支雄前来,统帅很可能落在这个才三十岁出头的李颜身上。

    俗话说人以群聚,有什么样的首领就有什么样的臣子,这个李颜跟石邃一样贪酒好杀性格暴躁,最主要的是他除了主子石邃,其他人都不放眼里,哪怕是石虎,就更别提支雄这个外人了。

    当然看出这一点来的,还有其他几个将领,石虎的几个儿子都是野心勃勃之辈,因此石邃军并不是铁板一块,石宣和石韬跟石邃的年纪差不了多少,就因为石邃比他们大一点,他就成了司隶州之主,继承了石虎的势力,两个人早就看不惯,因此他们大肆拉拢哥哥石邃手下将领,也因为石邃残忍好杀,对待臣下很苛刻,所以投靠两人的并不少。他们得到的命令竟然是托全军后腿,不能让石邃胜利。

    如果石邃失败了,一来,自己父亲石虎不会被楚云当成出气筒杀死,当然他们俩也不是孝子,只是自己哥哥石邃的势力太大,如果石虎能够回来,他们说不定还有希望,如果回不来,他们再蹦哒,也绝不可能把石邃赶下台。而且石邃对人狠辣,连自己父亲和弟弟都敢杀,他们俩现在过的日子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他们真的害怕自己哥哥哪天喝多了,把他们全部咔嚓了。到时候估计最高兴的应该是石勒。

    另外,石邃如果失败,很可能死在前线,就算是活着回去了,皇帝石勒也可能把石邃的位置撤销了,到时候他们哥俩就有希望了。因此他们吩咐手下的所作所为就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了。

    跟在李颜身边的一位副将正是石邃的弟弟石宣的人,他听到李颜边喝酒边骂支雄,于是眼睛一亮就凑了上去。

    “将军,卑职觉得殿下把支雄这个老东西弄来就是个错误,你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第一次死伤了一万多人,就是因为他不长眼的想要冲击殿下请来的高人。第二次更是把老殿下留下的五千重骑兵给打光了。这一次更过分,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知道把握,竟然还在犹豫,要知道战场上的战机稍纵即逝。可惜殿下怎么没让李将军当全军主帅呢。”说完这个副将惋惜的摇了摇头,这让李颜更加暴怒。这个副将可不是一般人,此人名叫王鸾,在原本历史上他混了十几年后,成为了后赵的左卫将军,也算是高级将领了。他本来以为支雄错过了好机会,但是善于琢磨的他很快也看出大明军的行为很诡异,应该不是前来送死,于是被石邃冷落,投靠了石宣的他立刻就实行起自己的计划。

    “去他妈的,我要去找殿下。”李颜把喝空的酒袋扔在了地上,转身就想离开,但是副将却一把把他拉住了。

    “王鸾你是不是想死。”暴怒的李颜一马鞭打在了王鸾的脑袋上,头盔被打飞了出去,一道鞭痕留在了王鸾的左脸上,血哗的就躺了出来,但是王鸾却没撒手。

    “李将军,现在正是击溃敌军的最好时刻,李将军手下有近四万大军,如果李将军击溃了敌军,那么以后李将军在殿下心里的地位将会无可动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将军。”看着王鸾坚定的眼神,李颜思考了没一会就拔马离开,王鸾被马甩飞了出去。他连忙抬起头看到李颜是朝着战场驰去,他脸上挂上了冷笑。

    不得不说李颜的动作还是很快的,而且此人对于手下的掌控力还是有的,他迅速派出传令兵,命令自己手下的几个将军跟随自己出战,他们都不知道李颜是违抗军令私自出击,因此对于李颜的命令都欣然接受了。

    就在大明军距离石邃军还有千米,而支雄准备下令避其锋芒的时候,李颜的大军行动了起来,四万骑兵的出击让整个大地都震动了起来,支雄看到这一幕,身子一晃差点掉下马去。

    “哈哈哈。”楚云看到冲击而出的石邃骑兵笑不可支,没想到他们这么配合,陌刀阵瞬间就摆了出来,当然他们要先来一场篝火晚会才能见见陌刀阵的实力。无数的爆火箭带着长长的黑烟喷射而出,战场瞬间就被灰色的烟雾笼罩了,无数的石邃骑兵被爆火箭炸下马来,而更多的则是被爆火箭爆裂的铁片击中,马匹彻底惊慌起来,而马上的骑士更被这突然的火箭弄得蒙圈了。

    四万大军瞬间就炸了营,很多慌不择路的撞上了陌刀阵,他们瞬间就被闪烁的刀光吞噬了。支雄彻底失去了军队的指挥权,烟雾开始蔓延,他的旗语也没办法施展,这个战场上的老将支雄,一时间也有些束手无策了,但是陌刀兵却不会管你这个,他们的任务就是不断向前推平所有对手。

    嗖嗖嗖,连珠箭射向了正看着战场的楚云,楚云正在目不转睛的看向战场,对于四个对手好像完全没有注意,他们终于压下了对楚云的恐惧开始继续进攻。

    楚云怎么可能会对他们没有注意,只不过是把他们放一边,待会处理罢了,三只箭楚云任由他们射在了身边,巨大的爆炸比起刚才射向石邃军的那一箭可威猛多了,楚云顿时在爆炸声中不见了踪影,当烟雾散去,楚云站立的地方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四个人大喜过望。

    “他死了,竟然死了。”弓箭手先是诧异,然后狂笑起来,看得出他对自己的箭信心十足。其他三个人除了大和尚也大喜起来,他们没想到任务竟然峰回路转,刚才四个人这么长时间讨论就是想放弃任务,但是大和尚不同意,最终他们还是决定要试一下,结果竟然把楚云击杀了。

    “不要大意,宁波车你过去看看。”和尚对着大喇嘛说道,喇嘛点了点头,他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这一幕让和尚诧异,那个裸男想过去看看,但是被和尚一把拉住了。

    突然大喇嘛的脑袋就诡异转向了后面直愣愣的看着三人,这一幕把三个人吓了一跳,一阵小风吹过,喇嘛的脑袋滚了下来,不偏不倚的滚到了和尚的脚下,剩下的三个人知道他们来大麻烦了。

    果然楚云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他的脸上带着微笑,却让三个人觉得恐怖如来自地狱的恶魔。

    “你们知不知道打搅别人看戏是很没礼貌的?看起来你们这帮子胡虏就是欠管教,既然这么急着去送死,那么我答应你们。”身子一闪来到裸男身边,手成鹰爪抓向裸男,裸男身子一软竟然瘫在了地上,只见他如蛇一样的快速爬行,竟然躲开了楚云的一击。

    “这是瑜伽嘛?”楚云一抓不中也不气恼,反手抓向弓箭手,此人慌张的用一人多高的巨弓阻挡,楚云一把抢了过来,弓箭手满手都被弓弦划破,但是他却不敢反击,转身就想跑,但是怎么跑的过楚云。楚云再次来到他的身后,一把就把他兽皮下的箭囊拽了出来,弓箭手哪里还敢回头继续朝前跑去。这个时候和尚、裸男和弓箭手分别朝着三个方向逃离,楚云抽出了一根箭。

    “你们不是很喜欢射箭嘛?让你们也尝尝。”楚云飞快的拿出了三根小孩手臂粗细的箭矢,手里肌肉一涨弓箭就拉成了满月状,然后飞快的把第一跟箭射了出去,嘭的一声巨响,弓箭手整个人都被炸成了碎片。

    “好玩,好玩。”楚云第二根箭对准了裸男,只见裸男脑袋诡异的旋转了一百八十度朝后看了一眼,然后整个身躯都团成了一个肉球朝着远方滚去,楚云第二根射了出去,就不再搭理他。

    楚云第三跟箭顺手射向了和尚,然后整个人也如同利箭飞奔向大和尚,这个家伙楚云可有大用处,楚云可不想直接宰了他。

    震天动地的响声传来,楚云直接来到了大和尚的身后,他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坑,正挡住了和尚前进的道路。

    “阿弥陀佛。”和尚当然不肯束手就擒,他一声佛号之后,浑身金光闪烁,楚云手里黑气一闪,一掌打了过去,和尚引以为傲的防御竟然被一掌击碎。

    “和尚,别以为你的佛光是我魔源杀气的克星,如果我的功夫更深,情况就翻了过来。现在你没什么依仗了吧,咱们俩是不是能好好谈一谈了?”楚云一把抓住和尚的前襟就把他提了起来。

    “呦呵,还没死呢,好强的生命力啊。”楚云提着大和尚来到了那个裸男身边,只见他被炸得只剩下了脑袋、一半的上半身和一根胳膊,但是却还是没死,竟然挣扎着继续逃走。

    “我就是心软,看不得这么感人的事情,我来帮帮你。”楚云一脚踢出,裸男整个人都被踢爆了,楚云看着他的残尸飞向了远方,楚云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看看大和尚,我是不是很助人为乐,他既然想走,我就成全他了。”楚云对着大和尚说道,和尚浑身打了个哆嗦。

    而战场上的胜负却依旧不是很明朗,虽然陌刀阵凭借新颖的装备出其不意的凿穿了李颜的四万骑兵,并且杀伤了大半。但是最终却被支雄紧急指挥的步兵挡住了,他们不惜利用一切手段阻扰陌刀阵的前进,而陌刀阵毕竟属于重步兵,对于身体要求很高,现在他们已经快到了极限了,要不是陌刀阵后的弓弩兵压住了石邃军的骑兵骑射,估计陌刀阵跟石虎打造的重骑兵一样昙花一现了。不过铁血虎贲军的骑兵却一直按兵不动,这也让支雄没有全力对付陌刀兵,让陌刀兵有了喘息的机会。

    总的来说,战场上还是僵持住了,而且石邃虽然性格恶劣但是却也的确有点本事,他竟然把护卫在自己身边的两万大军派出去了一半,这也一来除去战死的近四万人,石邃军队还剩下八万。而大明军却只剩下六万余人,而剩下的陌刀兵也几乎丧失了战斗力,石邃军还是占着绝对优势。

    “好了,该结束了。”楚云手里一团魔源杀气迅速膨胀,他朝着天空拍了一张,天空上形成了一副巨大的太极图。一百余位浑身黑甲的骑兵从山谷冲了出来,而目标正是石邃竖立在战场之后的将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