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和尚的光芒实在是太盛了,如果要说的话,他就像是个活生生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佛陀,的确是这样的。这个世界灵气浓度低,想要靠着自己的实力以内力晋级地阶毫无可能,只能依靠神石的能量,当然冉良这种靠着外家功夫并且有楚云帮忙的天才另说。也因为这个原因,在仙武大陆能够虚化、实化的真气(在体内叫内力,离体叫真气),在这个世界绝不肯能显现出来,除了楚云的魔源杀气,一旦使用浑身如同笼罩黑气,不过这可不是真气,而是实实在在异化的杀气,因此楚云的真气也无法做到显现。但是这个大和尚竟然浑身如同灯泡一样的光芒万丈,实在是够骚包。

    甚至很多人认为这就是真佛,阵前呼呼啦啦的跪下了一片,甚至大明军中也有人跪了下去。虽然佛教从东汉传播至今,也不如道家有影响力,甚至汉朝的皇帝都认为佛教是方士的一种,根本不认为他们是一个独立的宗教。但是毕竟传播了几百年,佛教经过印度一位位僧侣的传播,在中原还是有不少信徒的。(南北朝时期连年战乱,而宣扬今生受罪的佛教开始大兴,特别是南朝宋齐梁陈各代帝王的宣扬,佛教才奠定了后来的地位)

    “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浑厚的声音朝着四防扩散,佛音如同带着魔力一样,凡是听到的人就会跪下,仿佛想要皈依佛门一样,阵前哗哗啦啦的跪了一片,除了那些自定能力极强的将士,其余人稍微有些自定不强就可能迷失自我。

    楚云一直没有干预,对于普通人而言,经历过一次所谓的“大彻大悟”没什么不好,反而能让自身的意志更坚定,不过看到绝大多数的铁血虎贲军都没有跪下去,楚云还是很欣慰的。

    “呔,此时不醒更待何时。”楚云终于开口了,他一开口一声比起和尚的佛音更有震慑力的声音传播了出去,众人感觉脑袋仿佛被炸开一样,全部清醒了过来,脑海中那种大彻大悟的感觉,如同潮水一样散去,所有人想起刚才的自己都觉得如坠冰窖,刚才那还是自己嘛?不得不说佛家的手段就是这么蛮横霸道,看看封神中佛家两位老祖宗的行为就能看得出来。

    楚云骑着一匹浑身漆黑的乌骓马缓缓走了出来,石虎那匹马身上是白色的,楚云不是很喜欢,所以他又从铁弗刘虎进攻的贡马之中挑选了一批跟霸王项羽的坐骑差不多的乌骓马,当自己降服这匹马之后,比起石虎那一匹更加顺手。

    神俊的乌骓马缓缓的走了出去,看它那副左顾右盼龇牙咧嘴张狂的样子,倒是一点都不认生,反而有些耀武扬威。这匹马是一匹不正经的马,楚云抚摸着乌骓马的马鬃,心里更是喜欢得很。

    看到楚云注意力都在马的身上,刚才骚包无比的大和尚不高兴了。

    “施主,贫僧有礼了,我此次前来是为了制止次次大战,石氏历代吃苦受罪,因此此世石勒施主应当享受果报,成为北方之主。此事对于北方的大众都是福祉,希望施主能够顺天应命,也算是大功于世。”和尚说完楚云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和尚,你说石氏历代吃苦受罪,就是为了石勒当北方之主?你把石勒(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奴隶皇帝)当奴隶的历史说的很清新脱俗嘛?既然祖上当奴隶就能为后代行善积德,那么你怎么不去当?你们佛家忽悠人的我见多了,少跟我扯淡。你是那个佛图澄?修为也不怎么样嘛,我劝你滚回庙里去烧香拜佛,否则你的佛祖真的降世都救不了你。”楚云不屑的说道,和尚脸色勃然大怒,浑身的佛光都大涨。

    “孽障竟敢不敬佛祖,我现在就替佛祖教训教训你。”大和尚尖声说道。

    楚云不屑的说道:“贪、嗔、痴、恨,佛门四戒都做不到,还说什么佛祖,佛祖有你这种混账子弟,估计早会气死了,废话少说了,今天我就提佛祖清理门户。”

    楚云手里一根漆黑的长矛陡然出现,嗖的一声朝着正在念经忏悔自己罪过的大和尚扔了过去,速度之快,在场的近二十万人几乎没有一个能看得见。

    噗呲,魔源杀气实化的长矛竟然在靠近大和尚一尺的时候,仿佛遇到了阻力,竟然刺啦一声断裂开来,然后迅速化为了一股黑色的气团消散在空中,大和尚这才知道自己受到了攻击,惊魂未定的念了声佛号,再也不敢分心。不过有一点让他欣喜,他竟然发觉自己的功法能克制楚云,顿时自信了起来。

    “卑鄙,汝堂堂一国之主,竟然偷袭。”大和尚怒斥道,声音传遍了站场,楚云看得出来他这是想要给楚云抹黑,降低大明军的士气,但是楚云毫不在意。

    “大和尚,既然上了战场,就是我的敌人,对待敌人,我们大明军都会以最凶狠的手段获取胜利,狮子搏兔需用全力,正是我们大明军的教条,大家都说说,对待敌人我们应该如何?”楚云对着身后的大明军喊道。

    杀!杀!杀!

    听到大明军整齐而响亮的喊声,石邃军总指挥支雄脸色一变,他发现这一次战役说不准跟他想的不一样。

    “既然这样,就别怪贫道以多凌寡了,三位师弟出来吧。”大和尚说完,三个模样各不相同的人越阵而出。

    刚才和楚云叫阵的大和尚还算是最贴近楚云认识的和尚的,毕竟穿着最像是楚云认知里的那种僧衣,但是新来的这三个就不是了。最右边的那一个,穿了一身喇嘛的衣服,手里握着一把大砍刀,倒是彪悍的很。最左边的那一个人根本就没穿僧袍,甚至衣服都没穿,只在腰间围着一块破布,要不是脖子上挂了一串老旧的僧珠,还以为是要饭的呢,他浑身骨瘦如柴,长得满脸脏兮兮的长须,都看不出长相,不过手脚倒是异于常人,非常的长。

    而在三人身后,竟然穿着如同一个猎人一样,身上披着一块虎皮做的袍子,倒是他手里的长弓看起来有些威胁,楚云一眼就看出这把弓箭是九石强弓,估计得冉良这样的天生神力的人才能拉开。当然这力量也不被楚云放在眼里。

    “进攻。”支雄不甘心被抢走自己猪脚的身份,立刻下达了进攻的命令,早已经准备好的三万铁骑奔驰而出,竟然都没避讳战场上的四人,在支雄的心里,面对千军万马再强的人都要死,他就是要用千万战马活生生踩死这四个抢戏的龟孙。

    楚云不动如山的看着奔驰而来的战马,大和尚则恼怒的朝后看了一眼,俗话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难道你们就看不出来,我们四个是来帮你们的嘛?但是逃离又不符合他们的气质,否则一直营造出来的氛围不就白营造了?虽然石邃军中有很多信徒指挥着马想避开四人,但是这么多人,想变换个方向都没法做到,因此只能奢求他们的活佛好运了。

    叽里咕噜,一嘴不知道什么语言从为首的大和尚嘴里说了出来,在三个人身后那个穿着像是猎户的男子点了点头,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只见他从后背的皮质箭囊中拿出了一根小孩手臂粗的长箭,然后对着已经来到了他身后十几步的骑兵舔了舔舌头,一张手臂就把强弓拉成了满月状,然后嗖的一声射了出去。

    惊天动地的巨响传了出来,随着烟尘散去,一个足足有一个篮球场一大小的巨坑露了出来,不知道多少骑兵随着此人的一箭而死,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骑兵因为刹不住马掉在了深坑里,而且因为刚才的巨响,整个战场上的马匹都惊慌了起来,特别是离得最近的三万骑兵,几乎乱成了一团,攻势彻底停了下来,马匹四散而逃,战场乱成了一片。

    不说刚才直接杀死的几百人马,因为惊慌失措的马匹从马上掉下来被马活活踩死的人更多,三万骑兵因为这一击死伤了超过三千人,这还没算上失踪的人马。支雄先是震惊于这一箭的威力,随即愤怒了起来,要知道,这几个人可是来帮助自己的。

    大月氏余孽的支雄本来就是暴脾气,但是立刻支雄的脑海就出现刚才哪一箭的威力,他又是憋屈又是恐惧的把话咽了下去,还是先整顿一下自己兵马再说吧。但是他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大明军就动了,四万铁血虎贲军骑兵气势滔天的杀了过去,打了刚刚三万骑兵一个措手不及,瞬间就有成片成片的石邃军骑兵死亡,当然他们都远远的绕着正面的四个人。

    就在支雄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杀敌过半的铁血虎贲军骑兵又潮水一样的退了回去,王杰早就跟楚云商量过,这一次步兵是主力,他们必须围绕步兵战斗,这一次能够趁机杀死了万余敌军就赚到了。

    楚云也在回味这一箭的威力,要不是支雄歪打正着,让他看清楚了这一箭的威力,楚云还真的说不定吃亏,楚云看的很清楚,除了最先出来的大和尚,其余的三个都是神力衍生者。说实话,楚云并没放在心上,但是现在楚云必须要小心了,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高手也不可小觑啊。

    楚云看了一眼对方四个人,也不控制自己的马,马儿像是自由散步一样的朝着左侧走了几百米,四个人一直紧紧盯着楚云跟随。楚云这一让,就把手下的步兵方阵完全的露在了石邃大军之前,反而把左侧的骑兵方阵挡在了身后。四人眼里只有楚云,他们只是担心楚云逃走,对于楚云的动作根本就不在意,但是支雄却知道,楚云这绝对是故意的,他们四个周围谁还敢去?这不是让自己除了大明军的步兵方阵没有其他选择了嘛?他早就看出了大明军的步兵不好对付,所以刚才的命令也是攻击对方的骑兵,但是现在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试一下了。

    乌骓马走到这里当然不是巧合,而是楚云这段时间和乌骓马的默契,就算是没默契,楚云也有办法让他走过来。楚云很喜欢这个有灵性的马,怜爱的摸了摸乌骓马的大脑袋,乌骓马舒服的呲着嘴。看到这一幕大和尚等人终于忍不住了。

    拿着大刀的喇嘛和那个手脚奇长的裸男冲向了楚云,而那个穿着兽皮的男子也举起了手里的弓箭,至于大和尚也没闲着,他盘膝坐下,身上的佛光暴涨,看起来庄严无比,只见他朝着喇叭和裸男一指,两道金光竟然直接飞到了两人身上,两个人的皮肤顿时变得金黄起来,样子就像十八铜人的皮肤一样,而且喇嘛手里的大刀也变得金灿灿的。

    楚云眼睛一咪,手里就出现了一把魔源杀气实化的大刀,对着已经来到自己马前的大刀喇嘛砍了过去,喇嘛举刀应对,两把刀撞到了一起,魔源杀气形成的大刀竟然应声而断。

    “好家伙,真的克制我的魔源杀气。”楚云自言自语的说道,喇嘛大喜,他又一挥刀,大刀发出破空之声,楚云头发都被吹得猎猎作响,楚云一撇嘴,手里出现了变成了银色的摩天赤血戟。

    楚云看似很轻易的一挥,摩天赤血戟和大刀撞在一起,喇嘛脸色狂变,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大刀也脱手飞出去了几百米插在了地上。

    而与此同时,裸体的男子已经来到了楚云的马下,楚云反手向下一捅,男子竟然一把抱住了马肚子躲了过去,他迅速来到了马匹的另一侧,如同老树皮一样粗糙的手狠狠地抓向楚云的大腿,楚云任由他一把抓上,裸体男子如同抓到了一块铁石,引以为傲的手竟然破不开楚云的防御。楚云左腿一踢,裸体男子的身体就狠狠的往地下落去,不过他手突然变长了一样,竟然撑了一下地,再次反弹到了马上。他身子灵巧的又来到了另一边,手里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手刀。就是那种没有把,像个手锯一样有个横向握柄的刀。他对着楚云的右腿狠狠的刺去,楚云一个翻身从马上跳了下来,脚迎着裸体男子的刀就踩了过去,两者撞到了一起,竟然发出了金石撞击的声音。楚云直接把裸体男子右手连同他手里的刀踩进了土里。

    楚云对着脸色剧变的裸体男子笑了笑,然后一脚踢向男子的脑袋,这一脚如同踢实了,绝对是身首异处的节奏,但是楚云竟然踢空了,只见那个裸体的男子脑袋竟然缩进了体内,而且他左手竟然也出现了一把手刀,竟然朝着楚云的裆下刺去,果然是个狠人。

    楚云不慌不忙的长槊一挑磕飞了他的刀,就在楚云准备一鼓作气杀死此人的时候,突然楚云感受到一阵心悸,一把长箭飞驰而来,这把长箭不同于射杀那些骑兵的长箭那么粗大,反而纤细的很,箭速极快,转眼就来到了楚云面前,楚云处于对长箭威力的考虑,一侧身就躲了过去。如果这长箭在这里爆炸,楚云当然没事,但是说不准自己心爱的乌骓马就遭了殃。

    谁知道长箭竟然如同装了遥控器一样,竟然在空中一个潇洒的飘逸,不依不饶的再向楚云飞来。楚云身子一飘来到了乌骓马傍边,拍了拍乌骓马的大脑袋,乌骓马竟然很通人性的朝后跑去,楚云看着乌骓马走远,长槊如龙探出,槊尖正撞在长箭之上,预想中的爆炸没有出现,长箭竟然碎裂开来,四散飞出。而刚才那个裸男却不见了踪影,只见他双手滴血,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跑向了大和尚,楚云笑了起来,没想到竟然连自己都受骗了,看起来没有了以前强悍的神识,对自己影响还真的不小啊。

    这个时候被楚云击飞的大喇嘛也回到了和尚身边,楚云心里总算是对那个和尚的佛光有了清楚的认识,能够克制自己的魔源杀气,有很强的防御能力,而且看到裸男的手金光闪烁,也慢慢的止住了血,看起来也有不弱的恢复能力,想想自己的融合了佛门功法的《不灭功》就有这种手段,佛门功法还真是有意思。

    四个人如临大敌的看向楚云,他们对于楚云的实力已经够高看的了,但是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

    就在五个人各怀心思的时候,支雄终于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两万骑兵在五千身披重甲的重甲兵身后冲向了大明军中的步兵方阵,至于四个人身边则没有一个人影,仿佛他们就是瘟神一样。看到这一幕,楚云不再搭理四个敌人,反而很感兴趣的看向了战场,他到要看看自己一手打造的远超时代的陌刀阵的威力如何。看到这一幕四个人气得鼻子都歪了,大和尚赶紧年了几句经文就又恶狠狠的看向楚云,显然他是准备更凶狠的对付楚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