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石邃在如何暴跳如雷,也改变不了函谷关失守的事实,要不是手下将领拦着,麻球绝对会被石邃咔嚓掉,不过现在他也被连降好几级,成为了一个小小的队主。

    不得不说石虎这个家伙,虽然有各式各样的缺点,但是他的军事才能的确不俗,看看他给石邃留下的这些部队,全都是令行禁止的精锐。十万大军井然有序的把函谷关团团围了起来,不过石邃到底是跟着自己父亲打了好几年仗的人,他并没有一开始就强攻,而是耐心的等待攻城器具的到来,如果没有攻城器械,函谷关这种雄关又有七万大军驻守,绝不是他想攻就能攻下来的,一时间东线战场竟然罕见的平静了下来。

    楚云不是没想过趁他们立足未稳,一举击溃对方,但是石邃军也不知道谁统帅的,竟然稳扎稳打没给楚云一点机会。

    半个月后,无数攻城器械被民夫源源不断的运来,双方开始了最惨烈的攻防战。双方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强悍的两只军队之间的对抗,羯族军队就不说了,他们虽然残暴弑杀,但是战斗力有目共睹。而铁血军也是被天下承认的顶尖军队,当年为了区区铁血军,整个天下半数以上的势力全力攻击才算是灭了铁血军,至今还让人心有余辜。

    楚云把指挥权全部交给了冉良和王杰指挥,自己则坐在城头不断吸收新鲜的杀气,自从他那天触摸到了天阶武者的门槛,他就开始不断地回忆寻找那种感觉,在楚云被背叛铁血军被灭亡之后,楚云对自己的实力更加重视,他如饥似渴的修炼,一点点时间都不想浪费。

    就在东线战场陷入了僵局的时候,南方战场也几乎同时开战了,东晋和大成国联军十万人从汉中杀了出来,跟谢艾指挥的南线大明军战斗在了一起。东晋的对于楚云上心得很,他们内部并不安稳,一个个豪门世家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而且还时常爆发农民起义,但是即便是这样,他们都东拼西凑来了五万大军,而且领军的是自己的老熟人,当年被楚云囚禁的温峤。

    这小子在铁血军被破之后,东江道逃回了江南,很快就受到了重用,他平定王敦、苏峻的叛乱,被封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封始安郡公。不过历史出现了一点点小的偏差,这老小子因此铁血军的出现,并没有跟历史上一样壮年就死去了,反而现在还活蹦乱跳的。

    不过文化史上的成语可能要少一个了,传说温峤返回武昌,途经牛渚矶,见水深不可测,传说水中有许多怪物。温峤点燃犀牛角来照看,看见水下灯火通明,水怪奇形怪状,有乘马车的,有穿红衣的。当夜,温峤梦到一个人愤怒的对他说:“我和你幽明有别,各不相扰,为什么要来照我们呢?”没多久,温峤就去世了。于是就留下了折叠犀照牛渚的成语,可惜楚云这只大蝴蝶一扇动,本该四年前就死的温峤,现在竟然带人攻打楚云。

    倒是大成国的五万大军就跟开玩笑的一样,除了其中的一万算是正规的军队,其他的就像是强拉来的民夫一样,只要听到厮杀声,跑的比兔子还快,温峤心里就跟日了狗一样。他可是知道铁血军的实力,为了给自己的老领导刘琨报仇,也为了报自己被囚禁的耻辱,他可是真准备和大明好好掰掰手腕。在他心里,刘琨就是被楚云逼死的,但是没想到遇到这么一个猪队友,温峤的心拔凉拔凉的。

    十万大军打了两个月,愣是没有攻破谢艾的第一道防线,这是温峤万万想不到的,但是因为他们来到了大成国的地盘,物资都需要大成国输送,所以温峤也没有办法跟他们闹僵,否则东晋拼凑出来的五万大军很可能就交代在这里。大成国对于自己大晋领土有奢望,这是人尽皆知的,指望国与国之间能相互信任,还不如相信狗嘴里吐出象牙。

    温峤只能一边控制着军队跟谢艾大军僵持,一边写信给国内控制东晋大权的权臣王导,向他说明情况求助,在温峤看来,朝廷的此举简直就是与虎谋皮,跟大成国联手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不过很可惜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吃,温峤觉得自己一世英名很可能毁于一旦啊。

    而在大明国的西线,前凉张骏真的是想要牢牢把握这一次好机会,他不计代价的想要打破大明构筑的阵地,杀进秦州腹地,鲁忠兵力并来就不如前凉多,所以只能被动防御,双方打得十分艰难,鲁忠听从楚云的建议,以领土换时间,节节防御,双方这场大战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分出胜负的。

    就在大明三线被围攻的时候,石勒偷偷的到达了并州,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男子紧紧的跟在石勒的身后,两个人迅速进入了太原王府。

    圣武二年夏,楚云在抗过了石邃的三板斧之后,终于准备发动反攻,石邃的韧性还是不错的,三个月的强攻,虽然让他死伤了不少,但是楚云军也没沾到多少便宜,楚云伤亡了八千余人,而石邃军伤亡了两万余人,基本上是一比二的伤亡,可见石邃军的指挥多么的优秀,一般攻城战伤亡比一比五、一比十都很正常的。石邃军准备的很完善,数量众多的攻城器具的确帮了石邃军大忙。

    其中最惊险的一次吓了负责指挥的王杰和冉良一大跳。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麻球这个家伙竟然在函谷关留下了密道,这条密道太隐秘,以至于当石邃军的一支小部队突然出现在函谷关之内的时候,楚云军才发现,多亏王杰和冉良都是反应迅速的优秀将领,两个人在没有通知楚云的情况下,就率先设下了陷阱,把石邃军杀过来的数十位神力衍生者和二百多位悍卒一网打尽,自身的伤亡只有几十人。楚云对两个人的行为大为赞赏,此举基本上把石邃军的中段战力清楚了个干净,这也是楚云准备动手的主要原因。

    就在楚云准备动手的前一刻,并州突然涌出了十几万大军,他们兵分两路,一路杀进了西侧的上郡,一路借道司隶州杀进了雍州,看起来是准备绕道潼关和函谷关直接杀向大明的腹地。

    楚云得到消息之后,不但没有慌张,反而非常的平静。楚云站在函谷关向北看去,不知道在上一世没来得及施展自己才华的游子远和自比才华不属于光武帝刘秀的石勒到底哪一个更厉害。

    楚云带着铁血虎贲军和镇东军对抗石邃,而谢艾带着大明八军中的右军和镇南军对抗东晋和大成国,鲁忠则带着镇西军和大明八军中的左军对抗前凉,但是大明军还有大明八军中的六军共十八万人没有任务,楚云假意命令他们全部驻守长安,所有人都觉得此举简直就是浪费,殊不知楚云和游子远早就把他们安排在了并州一线,指挥官正是文武双全的老将游子远。

    楚云怎么可能浪费这些精锐兵力,楚云猜测石勒绝不可能指望石邃等人就击败自己,他每一次行动就像是毒蛇一样隐藏在暗处,然后发起夺命一击。楚云虽然没和石勒直接交过手,但是他的做法楚云却知道的清清楚楚。

    第一次,石勒出手派石虎趁着自己和匈奴汉国作战,突然联合刘琨攻破了上党郡,那一次要不是自己手下反应快,而石勒觉得让刘琨和楚云的关系交恶更符合他的利益,他才会撤军。说实话,那一次石虎如果不撤军,自己的铁血军必定遭受重创,从那一次楚云就深深记住了石勒的行事作风。

    第二次,石勒趁着自己被神石联盟暗算,而主力都集中在北地郡和安定郡,他再次出手,这一次直接席卷了上党郡、西河郡,把楚云精心打造的老巢连根拔起,楚云如果再轻视石勒,那么就不配为一方首领了。

    这一次看起来跟前两次情况一样,甚至更危机,楚云就不相信石勒会不出手,果然,石勒再次出手了。这一次石勒面对的将是游子远率领的大明八军中的五军十五万人加上镇北军五万人,再加上刘犬的铁弗大军,加起来不下于三十万人的大明主力军团。这一次楚云准备让石勒好好喝一壶。

    楚云直接给石邃下了战书,约定双方三日后决战,让石邃后撤三里,方便布阵,石邃正愁拿函谷关没有办法,于是立刻答应。

    “人手布置好了没有?”楚云对着冉良问道,石邃的十万大军对于楚云来说绝不是砍瓜切菜就能获胜。石邃军中有不下于三万的国人(羯族)骑兵,这些骑兵的战斗力甚至高过楚云当年的铁血骑,现在的铁血虎贲军还有逊色当年的铁血骑,因此不用点技巧,楚云绝不可能轻松获胜。

    “陛下放心,那条路虽然险峻,但是您挑出来的将士都是以一敌十的强悍之士,而且周侍郎的监察司也全力配合,为他们配备了双马,现在他们就藏在函谷关一侧的山谷之中,等到陛下命令一下,我必定带着他们如同尖刀一样,直接把石邃这小子宰掉。”冉良自信满满的说道。

    “石邃可不好杀,你们只要砍掉石邃的将旗就算是完成任务,然后你们迅速在石邃大军身后宣扬石邃被杀,让他们彻底失去战心,不要画蛇添足。这一次能否胜利主要就看你们的了,正面对决,我们很可能不是他们的对手,一定要稳准狠,切莫谈功误事,切记。”楚云一再嘱托,冉良牢牢把楚云的话记在了心里。楚云估计石邃身边必有人保护,很可能是神石掌控者,甚至石邃自己也很可能是,所以楚云绝不能让他们冒险。

    而且楚云觉得这一次战役,很可能会引出石虎身后的人,这种直觉楚云深信不疑,楚云甚至为了战斗的正常指挥,把王杰火速提拔成为了卫将军,随时准备替代自己的指挥权。王廉他们家真不愧是文武全才,王廉是楚云手下数一数二的文官,而他们家还出了王道这一位沙场宿将,现在第三代又出了王杰。在楚云的特意培养下,才二十几岁的王杰表现出了非凡的战斗天赋,楚云手下除了游子远和谢艾,其他的人就算是鲁忠和冉良都不如他有指挥才能,特别是他指挥起大军团作战,就如同韩信附体一样,真是一等一的统帅。

    三天一晃而过,函谷关大门缓缓打开,铁血虎贲军属下两万步兵缓缓出城,他们全都身披重甲,手里的刀有些像唐朝的陌刀,全都高达两米,锋利的幽光让人胆颤。这的确是楚云仿造唐朝陌刀阵打造的重装步兵,如墙推进人马俱碎的陌刀阵绝对是最克制骑兵的步兵战阵之一,楚云这个伪军事迷怎么会不装备自己手下。

    两万虎贲军步兵出城之后,四万骑兵如龙般出城,这是虎贲军的骑兵,楚云当时建立的楚公亲卫匈奴人占到了大多数,在楚云改朝换代之后,楚云吸收了大量上郡的汉人,现在铁血虎贲卫中汉人占到了一大半,虽然忠心上去了,但是战斗力不可避免的有些下降,这也是为什么楚云不自信能够正面击溃石邃大军的原因。

    在骑兵全部出去之后,随后就是一万五千余镇东军的弓弩手,楚云给他们配置了新研究出来的爆火箭,其实就是加入了黑火药,能够让箭炸裂,杀伤力并不高,但是能够发出剧烈的火光和浓烟,能够影响骑兵的战马,打乱对方的阵型。楚云虽然是穿越人士,但是想让他制造一把枪门都没有,就算是黑火药还是花费了多年制造出来的。那些穿越到古代就能弄出枪来的人,楚云只能说一声服。

    骑兵保护一万五千弓弩兵和陌刀兵汇合,陌刀兵以方圆阵把弓弩兵保护起来,他们并没有在阵前设置拒马等障碍物,就是为了引诱对方的骑兵攻击,楚云准备用陌刀阵好好的消磨一下对方的士气,顺便大量杀害对方的有生力量。

    而函谷关,楚云派遣杨业带着两万镇东军守卫,万一正面战场失败,还能够接应一下败军,在战役没结束之前,就是兵圣都无法知道一场战役的胜负,能够决定战役胜负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

    当大明七万五千大军摆好了架势,石邃的十一万大军全部压了上来,石邃军中的骑兵数量竟然达到了惊人的七万,可见石虎给儿子留下了多少家底。这也是为什么楚云觉得铁血虎贲军很可能不是对手的重要原因,对方的骑兵太多了。

    随着石邃军十几万大军缓缓到来,战场上的气氛几乎凝固了,大明军不动如山,而石邃军也是井然有序。楚云眼力非凡一眼就看到石邃军一位身穿明光铠的将领被拱卫在中央,旗令兵正是从他的位置源源不断的派出去,楚云立刻就知道此人才是石邃军的真正掌控者,就是不知道此人是谁。

    而在石邃军中,首领石邃正在大军后面焦急的等待这消息,他的确跟着父亲石虎进行过不少战役,但是想要指挥十几万人,不是瞧不起他,就是他自己都知道不是那块料。因此在心腹的建议下,石邃竟然请出了一位比他父亲石虎还要老一辈的老将——支雄。

    当年石勒崛起的时候,手下有十八骑纵横捭阖,为石勒立下了赫赫战功,其中大多数人都去世了,但是也有几位一直活到了现在。其中以夔安最得石勒看重,而支雄自认为自己功劳并不下于夔安,却被石勒弃用,非常的不忿,而石勒是个多么聪明的人,看出了支雄的不服气,他就更不会重用支雄,因此支雄在石勒朝中地位极其尴尬。

    于是他就跟石虎眉来眼去,石勒当然更是愤怒,他身为一个跟石勒同时崛起的悍将,竟然整天无所事事,于是他就彻底倒向了石虎。但是谁也没想到石虎竟然被楚云生擒了,支雄在襄国待得如坐针毡,正好石邃听说了他的消息,就把他从石勒手里借了过来,支雄立刻就到了石邃的军中,并且受到了重用。

    在历史上,支雄也是在石勒死了之后,石虎上台才开始发挥出自己余热的,他后来被封为了龙骧大将军、大司空,很可能就是石虎奖励他提前下注,可惜那个时候石虎基本上统一了北方,除了南方的东晋、仇池、成汉,以及西边的前凉和东北几个龟缩起来的鲜卑部落,以及没有支雄发挥的余地了,一代将才就埋没在了历史之中。

    其实看得出来,石勒在前期很重用他的,好几次战役都是派他参加,而且还都胜利了,不过后来石勒更重要听话的夔安、孔苌等人,他就如同呼延莫、桃豹等人一样被闲置了起来,这很可能跟他们自身性格相关。

    不过不管怎么说支雄绝对是石勒手下能排进前五的统军大将,他一眼就看出大明军中看似最弱的步兵是一个大陷阱,他正在考虑怎么进军,怎么掌握这一次难得的机遇,让自己支雄名垂千古,也让那个瞎了眼的大哥石勒好好看看,是自己不行还是你没眼光的时候,一个大和尚缓缓的来到了两军阵前,把支雄的光芒全部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