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圣武元年的年底,楚云回到了长安城,长安城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也没遭遇到任何攻击,四国的军队已经陆陆续续接近大明的地盘,唯一出人意料的是东晋没有跟后赵走东线,反而跟着大成国抱团跑到了南线去了,这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不过楚云却没有改变自己的部署,依旧让谢艾抵御南线的对手,鲁忠抵御西钱前凉,而楚云准备亲自击溃石邃的大军之后,再回师南线。大成国虽然暗地里跟大明结盟,但是鬼知道他们真实的想法,楚云派人给谢艾送去了一封信,嘱咐他务必小心,楚云虽然很看好谢艾,但是他这也只是第一次独当一面而已。

    圣武二年,公元332年春,楚云带领八万大军进驻潼关,潼关地处现在陕西省关中平原东端,居秦、晋、豫三省交界处。是连接西北、华北、中原的咽喉要道,黄河、渭河、洛河三河交汇,北濒黄河,南依秦岭,西连华山,地理位置极其重要。从古代的武王伐纣事情就有了极其重要的地位。而现在决定大明、后赵两国命运的大决战即将再次到来。

    经过楚云的建设,潼关城墙高达十数米,远高于普通的城池,两侧一边是滔滔黄河水,一侧是险峻无比的悬崖峭壁,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雄关。

    不过楚云却不准备在这里大战,楚云准备在石邃主力还未到达战场的时候,突袭司隶州东大门函谷关,函谷关的战略地位不下于潼关。函谷关,西据高原,东临绝涧,南接秦岭,北塞黄河,其易守难攻的程度完全不下于潼关,在这里驻守的后赵将领叫做麻球,虽然此人现在还没多少名气,但是也是跟随石虎南征北战最早的悍将。而且此人后来晋封为征东将军、凉州刺史,三次入侵前凉的灭国之战都是他统领的,是后赵后期一位杰出的统帅,此人并不好对付。

    但是楚云却必须趁函谷关兵力不足,占据函谷关。楚云想要大规模歼灭石邃大军必须占据这里,否则在潼关之下,楚云就算是击败了石邃,石邃也完全可以退到函谷关坚守,楚云的战略目标很难实现,双方很可能打成拉锯战,这不是楚云想要的结果。而且函谷关一旦被占据,整个司隶州对于楚云就成了不设防的地区,也有利于楚云吞并司隶州。现在函谷关只有五千人驻守,楚云必须趁此天赐良机拿下函谷关。

    “冉良,朕交由你一个任务。”楚云把冉良叫了过来。

    麻球不愧是后来成就一番事业的名将,潼关到函谷关的每一寸土地,麻球都留下了暗桩,这些暗桩有的看似猎人,有的看似普通农人,一旦看到敌人,他们就能点燃狼烟,让函谷关上的麻球知道。

    楚云正是探到了这个消息,才会让冉良带着五十位暗卫清理这些暗桩,等暗桩清除干净,楚云就可以亲提铁血虎贲军快速杀到函谷关下,打麻球一个措手不及。别看函谷关极其险峻,但是楚云却有暗卫,楚云不相信上百个暗卫一拥而上,麻球能够抵挡得住。

    就算是所谓的神石联盟都没有插手的借口,要知道楚云的暗卫性质就如同吃了血石的神力衍生者,虽然都是神石掌控者弄出来的下属战力,但是却不是神石掌控者直接动手,因此算起来,并不违背神石联盟的规则,否则所谓的神力衍生者也不会肆无忌惮的繁衍下去。

    麻球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将领,他后期能够得到石虎的信任,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将,也跟他羯族人的身份有关系。他是典型的羯族相貌,双眼深陷,皮肤白皙,皮子很大,头发胡须都带着淡淡的红色,看起来就像是后世的新疆人一样。

    他并没有因为探查到楚云大军老老实实驻扎在函谷关,而是一边向石邃求援,一边增加两关之间的暗桩,麻球可是了解过楚云的一些战例,楚云战绩十分耀眼,除了最后一站楚云被莫名其妙的“杀死”崩盘之外,楚云百战百胜,就是麻球仰慕的羯族战神石虎都被楚云两次击败,麻球怎么敢大意。

    因为麻球的谨慎,冉良的行动失败了,在清楚了不下于百人的暗桩之后,麻球还是发现了暗桩的异常,因为暗桩每隔三天都会向麻球发布一次消息,但是因为暗桩的分部和很多普通人混聚在了一起,所以三天时间并不足以让冉良成功。

    当冉良把消息汇报到楚云的之后,楚云发觉还是小瞧了这个世界的名将,楚云立刻把冉良召回来,然后亲提三万铁血虎贲卫杀到了函谷关之下,石邃派来救援麻球的大军只有一周左右就到了,楚云必须在这段时间攻下函谷关。

    但是看着极其险峻的函谷关楚云苦笑了出来,这种关卡不要说七天,就算是七个月都很难正面攻破吧,不过楚云还不敢亲自出手,因为他感受到了两股如同太阳一样明显的神石掌控者气息,楚云不敢冒险先破坏神石联盟的规则,只能有正常的战争手段。

    但是在历史上唯一两次攻破函谷关的战役都没什么借鉴的作用,一次是齐国名将匡章,他曾经统帅齐魏韩三国军队花费了三年时间攻破了函谷关,也是秦国历史上唯一一次被攻破函谷关。但是这一次战役,可是拼人命拼出来的,楚云根本无法借鉴。顺嘴说一句鲁省的章丘就是因为匡章葬在那里成名的,这是一位在历史上名气低,但是却远被低估的名将。

    而另外一次就是秦国灭亡之后楚汉争霸,项羽攻破了刘邦军驻守的函谷关,这一次就更没法借鉴了,当时项羽如日中天,刘邦军听到项羽名字都吓尿了,根本没多少战斗力。所以被项羽轻松攻破,这一次对楚云也没什么借鉴意义。

    楚云因为快速赶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多少攻城器具,所以楚云只能派出暗卫试图打开城门,但是麻球不愧是一个名将,他在城墙之上都涂上了火油,暗卫刚一爬到半空,他就开始点燃了城墙,暗卫措手不及被杀死了十几个,楚云只能让他们退了下来。

    “真是挺有意思的小子。”楚云看到这一幕之后,不光没有气恼,反而夸奖起麻球。冉良请命亲自带人攻击一次,楚云摇头否决了。

    楚云看着左侧是深不见底的大峡谷,右侧是万丈高山的函谷关精光一闪。

    “冉良,用袭扰战术,让他们白天晚上都没法好好休息,他们的地形是在山谷之中,回音就足以让他们头疼不已。另外派暗卫用火箭好好招待他们,他们的墙上不是涂满了火油嘛?就让他们常常火烤乳猪的滋味。”楚云说完,冉良立刻前去布制。

    整整三天,函谷关守军都过在这种生不如死的坏境里,冉良不管白天黑夜每隔一刻钟时间,就一定弄出绝大声响,让他们难以入睡。而且他还让人用火箭不断招待函谷关的守军,函谷关的墙皮都烤的如同蛇皮一样,哗啦哗啦的往下掉,还真的挺像蜕皮。

    而且这个时候可是初春,天冷的很,而楚云却派人点燃了城墙,刚开始还很舒畅,毕竟热乎乎的让人暖和,但是经常一冷一热的,让大量守军患上了伤寒,这折磨的守军生不如死。不过好在城墙上的涂抹的火油都差不多烧没了,要不然再来两天,他们真受不了了。

    麻球也有些身体不适,他身为主将,当然一直以身作则待在城墙之上,楚云的音波骚扰和冰火两重天他可是全部感受了,麻球不由得不佩服起楚云来,这个人不按常理出牌,怪不得百战百胜,看起来也是一个智将。

    不过,麻球自信能够抗住七天,楚云带来的都是骑兵这是其一。第二他对自己的手下很放心,这五千人别看不多,但是却都是最精锐的国人(纯羯族)士兵,这些士兵的战斗力不说以一敌百,以一敌三觉没问题,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

    “咳咳咳,楚云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麻球一边咳嗦一边自信的说道。

    另一边楚云大营之中,楚云看着工匠花费了数天制造出来的大风筝,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用风筝攻城可不是楚云凭空想象出来,不少里都写过,在真实历史上虽然没有风筝破城的战例,但是风筝也有重要军事作用,比如说明朝就曾经把火药绑在风筝上杀敌的事例。

    而真实历史上风筝之所以不能载人,楚云觉得是因为普通人身体太差,高空中不能穿的太多,而穿得太少又可能被冻死。就算是有几个运气好的到了指定地点也对战局起不到什么作用,跟热气球一样有些鸡肋的感觉。但是这点对于暗卫都不成问题,楚云早就探查好了地形,在函谷关的西侧有一个距离函谷关几百米的高大悬崖,对于常人难以攀登,但是暗卫不成问题。只要暗卫爬到上面,等风向合适,就能居高而下用风筝飞进城中,多了不说,只要几十位暗卫杀进去,那么打开城门不成问题。

    自从神石联盟成立之后,散落在各处的神石已经逐渐被人掌握了,像是匈奴汉国也就是前赵前身时候,连公师豹这样的大将也能够被赐予一块神石的情况,已经不多见了。因此石邃军看似强壮无比,其实没什么高端战力,哪怕据说对方的神力衍生者不少,但是极限就是人境七层的神力衍生者比起暗卫差得远,楚云一直的想法就是神石联盟出手,楚云就跟他们进行决战;神石联盟不出手,楚云就尽快解决石邃,然后去帮助其他几个战场。

    就在石邃的援军到达函谷关的前两天,老天终于刮起了西风,楚云感受着风力强度,点了点头下达了命令。这一次冉良这位人境九层的强者带队,一百余位暗卫跟随,只要不遇到地阶之上的神石掌控者,任务绝对没有问题。冉良此人练习楚云的《战神诀》真是快速无比,虽然有楚云经常指点以及亲自出手帮他掌控自己身体的原因,但是他的天赋也是顶尖的,说实话,楚云的天赋并不如他高。再加上他天生神力,的确是这个世界不凭借神石,少有的可能靠自己达到地阶的天才。

    “准备好了嘛?”楚云站在山巅看着冉良等人准备好了装备,楚云从仙武大陆带出来的独角火牛的皮坚韧的很,更妙是这种牛的皮就是死了都带有一定的热量,能够让人在空中不至于被冻僵。所有大风筝都被染成了黑色,在夜晚的天空中跟夜色融合进一体。

    “陛下请好吧。”冉良一马当先的跳了出去,一百多个暗卫紧随其后,楚云却没有下山,而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山巅,身上的气息毫无掩饰,地阶巅峰的实力不断向外蔓延。

    今天的战役指挥,楚云任命王杰全权指挥,不要以为他是在磨炼手下,其实他是在压制那两位看戏的神石掌控者。当他们在楚云身边十里之内,且楚云也没有掩盖自己的神石气息,就能互相感受到对方的存在。这两个人其中一个让楚云感受到了危险,这就足够让楚云重视了。楚云站在这里就是防止两个人插手这一次战役,楚云相信两个人绝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楚云却没有现在就消灭他们的想法,楚云虽然掌握了一些神石联盟的消息,但是并不多,楚云暂时也没有跟他们全面交战的想法,毕竟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实力会越来越强,这种速度比所谓的神石掌控者快,因此楚云现在表现出来的姿态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没必要为了两个小喽啰坏了自己的大事,哪怕是能够让自己感受到威胁的小喽啰。

    战况进展的不算是很顺利,冉良和九十多个暗卫进入了函谷关,其中十几个暗卫被守城部队发现,从空中射了下来,摔成了肉饼,别看他们是人境七层的高手,但是这个世界的人境七层和仙武大陆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他们的身体素质差得远。仙武大陆的人境七层武者从百米高空掉下来顶多就是摔个半死,生命力强的很。

    开始就不顺利,接下来的事情也不顺利,虽然一行人以无可阻挡的架势杀到了城门,但是竟然发现城门被三合土结结实实的堵住了,冉良等人根本没办法短时间打开城门,这个时候麻球也带着大量的士兵杀了过来,这些士兵中有不下于三十人的神力衍生者,虽然单打独斗打不过暗卫,但是他们身后却有五千大军,因此冉良顺便就陷入了被动。

    也多亏王杰此人随机应变,他迅速凭借这段时间打造的云梯进行强攻,在虎贲军的拼死攻击下和冉良等人的拼命拦截下,源源不断的虎贲军杀进了函谷关,最终在死伤了四千多人和五十多位暗卫的情况下,终于攻占了这一座雄关。

    楚云看到大明的日月星辰旗飘扬在函谷关上空,对着自己右侧的一块巨大的岩石看了一眼,就迅速消失在原地。楚云离开之后两个人影走了出来,两个人竟然一个道士一个和尚。

    只见那个和尚光油油的大脑袋上全都是汗水,在初春的山巅显然不是热的。

    “吓死大和尚我了,我还以为咱们俩要死了呢,原以为上师故意叫我们来送死呢,那人看向我们那一眼,吓得我心跳都停住了。他的气息估计不弱于那三位大人吧,真是个怪物,也不知道怎么修炼的。”大和尚毫不在意的用脏兮兮的袖子擦着脸上的汗,看他的装束又是一位喇嘛。

    而那个道人虽然脸色也不好看,但是双眼中竟然满是战意,不过看他紧紧地抓着腰间的剑鞘就知道心里也是紧张得很。

    “走吧,这一次他没有用自己的神力,我们也不用出手。”道人终于放开了手里的剑鞘,不过因为长时间抓着宝剑,手指都有些苍白。

    “切~~出手?是送死吧,他真的出手了,咱们难道还真的敢上?”喇嘛嘀咕道,但是怎么能逃过道人的耳朵,他狠狠的看了喇嘛一眼,然后当先离开了。

    楚云进入了被清理出来的函谷关,可惜函谷关的守将麻球早就带着剩余的两千多人从东门逃走了,楚云本来想全歼函谷关守将,然后阴一下石邃的援军,现在看起来没法实现了。不过能够占据这座雄关,也算是完成了既定目标。

    楚云调集四万大军从潼关进驻函谷关,准备以这七万大军好好跟石邃的十万大军玩一下,要不是有东晋、前凉、大成国他们拖后腿,楚云说不准能够在石邃战败之后,席卷整个司隶州呢,毕竟函谷关一失,司隶州就被打开了东大门。

    就在楚云拿下函谷关的同时,被压迫了好几年,受尽了委屈的前凉,以猛虎下山的姿态对大明动手了,张骏亲提大军十二万,从河西走廊杀了出来,鲁忠带领的六万守军立刻感受到了如山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