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可以说是人类的禁区,无边无际的炎热让任何行走在其中的人都感觉枯燥绝望。一个戴着斗笠的男子正骑着一匹骆驼慢慢的走在空旷的沙漠之上,在如此炎热的环境里,男子竟然神色如此连一滴汗水都没有流,真是诡异的很。

    不知道走了多久,骑着骆驼的男子终于走出了沙漠,不久就看见了人影,这些人看样子都是些胡人,他们正在十几个帐篷之外挤奶做饭,看到男子,他们很快就警惕了起来,胡人中的男子都纷纷去拿出了马刀。

    “你们是哪个部落的?”男子用纯正的匈奴话喊道,即便是匈奴建立的国家灭亡,但是匈奴语也是草原上最高贵的语种。这个男子正是楚云,他得到了崔贞可能藏匿的地点,于是不顾周岩的阻拦亲自来了,楚云对于崔贞这个二五仔恨意滔天,要不是他,怎么可能那么多亲朋好友惨死,不亲手报仇楚云怎么对得起他们的在天之灵,楚云也害怕他逃走,天下这么大,楚云就算是掌控了全国也不一定找得出来,只有楚云自己来,他才放心。

    听到匈奴语,这些人立刻亲近了起来,他们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楚云能够分辨出他们说的正是羌胡语的一种,很快楚云就跟他们聊到一起去了,这些人也不算是羌胡,而是羌胡中的奴隶独立出来的,算是杂胡,他们这个部落只有几十人,算是微型部落了。

    听着他们的话,楚云嘴角上挂上了成竹在握的微笑,果然没找错地方。楚云所在的沙漠叫做腾格里沙漠,就在前凉武威郡的北边,黄河几字形的西边,而崔贞的小势力就在腾格里沙漠的边缘上。

    这个小子还真是扶不起的阿斗,当年出卖楚云之后,迅速战败,然后投靠了前凉,被当时的前凉首领张寔封了个五品小官驻扎在腾格里沙漠的边缘,防备那些不肯归顺的胡人。结果这家伙还想整幺蛾子,因为他当时败退的时候,带了一千楚云的嫡系铁血军,所以他想要不断吞并周围的胡人重新崛起。刚开始还不错,但是他穷凶极欲且对待胡人犹如奴隶,很快就遭到了反噬,新收复的胡人造反,不光把他的底子给打光了,而且还把他的老巢给端了。

    虽然后来崔贞镇压了这一次反叛,但是实力大损,而张家的人也知道他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断了他的供给,于是他更狠的压榨手下的胡人,实力反而更是一蹶不振,现在躲在草原上苟延残喘。虽然崔贞改了姓名,甚至还为了统治胡人自己把自己民族都改了,但是楚云还是一眼就认定这是崔贞。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他的行事方式太极端,太喜欢动小脑筋,一看就是崔贞的风格。

    楚云告别了这个小部落,很快就来到了崔贞建造的统万城,崔贞可真够野心勃勃的,这个统万城的意思就是统治万邦的意思,不过也就是嘴上说得好听,看他这些年的处境就知道了。

    统万城名字起的很大气,但是其实比起一般的小镇子也大不到哪里去,毕竟这是在沙漠边缘,哪里有那么多建材。楚云不想被人看到,普通人就绝对看不到,楚云很快就来到了一座豪华但是却破败的大宅之中,当看到这座大宅竟然是模仿自己曾经的都督府所建的之后,楚云已经百分之百肯定这座大宅的主人正是那个叛徒崔贞。

    楚云躲开了数量众多但是却稀松平常的守卫,很容易就到了大宅内部,一阵激烈的争吵传来,楚云的名字夹杂在其中,楚云很有兴趣的走了过去。

    “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你知道他的手段,我们全要死,全要死。”说着一个肥胖如猪的男子就端起酒缸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你就知道喝,你喝死算了,那个人有什么可怕的,当年还不是被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上,你也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楚云竟然直接称帝了,会有人替我们对付他。这一次天下都会再次乱起来,就是我们再次复起的机会。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我当年怎么看得上你。”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一把把男子手里的酒缸抢过来扔在地上,楚云看着这个女人的背影,心里的猜想终于成为了现实,这个女人正是自己的好义妹楚莹绿。

    “哈哈哈,你看得上我?你一直喜欢的是都督大人吧,可惜啊,你只是个最低等的歌女而已,都督大人正眼都没看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是利用我而已,难道我就不知道?你以为我崔贞是傻子嘛?我也只是利用你而已,你这个贱货。”楚莹绿心底的伤疤被崔贞用最恶毒的话揭开了,楚莹绿保养的很好的脸都扭曲了起来。

    她一把拿起身边的桌子砸在了崔贞的头上,但是崔贞满脸是血,依旧看着楚莹绿大笑,满眼的嘲弄,楚莹绿更是暴怒。她不断的用桌子砸向崔贞,嘴里也大骂起来:“我就是喜欢楚云能怎么样?难道我这种歌女就没有爱人的权利?他把我从水深火热中救出来,我满心以为他会娶我,哪怕成为他的侍女我也愿意。但是他为什么要认我为妹妹?我不稀罕,我不稀罕他的可怜,我得不到的我要毁掉,我能毁了他一次,就能有第二次,哈哈哈哈。”

    看到楚莹绿癫狂的表情,崔贞还是嘲弄的看着楚莹绿,但是崔贞也显然很不好,他脑袋上的血喷涌而出,短时间就流满了半边屋子。

    终于楚莹绿停了下来,她坐在了一个胡凳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前的高耸不断地晃动着。许久才停了下来,她走到了已经瘫在地上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崔贞,她竟然缓缓地褪下了自己裙子,把下体毫无保留的露了出来。

    “崔贞,我知道你怪我没有给你们崔家生育一个后代,也怪我把你偷着养的那几个女人都杀死了。你现在行尸走肉一样的活着,我也能体谅你,你不就是想要个后代嘛?我给你。我偷偷的告诉你,我曾经三次怀孕,不过都被我用药打了,这一次你只要帮我继续对付那个人,我就给你一个孩子。”楚莹绿一把把崔贞的裤子脱下来,这些年肥胖如猪的崔贞的下体如同一滩死蛇一样,楚莹绿一把捏住了崔贞的下体。

    “你硬啊,你快硬啊,现在是你不行,不能怪我了,哈哈哈。”楚莹绿竟然一把把崔贞的下体拽了下来,崔贞仿佛感觉不到疼,他依旧用仇恨的眼光看着楚莹绿,而嘴里却嘟囔着孩子,我的儿子,看起来他真的想有个后代。

    “来人。”楚莹绿大喊一声,一个魁梧的男子走进了屋子,楚云早就看见他在旁边,但是也没有干涉,没想到这个楚莹绿现在竟然疯癫成这样。

    “崔贞,你以为我会真的指望你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烂人?你的手下早就被我和小金控制了,本来我觉得你还有些小聪明,我想要废物利用一下,现在看你这么不长进,那么你就去死好了。”楚莹绿丝毫看不出一点顾念两个人十几年的夫妻感情,就如同说这一件跟自己不相关的事情一样。

    崔贞不知道想起什么,挣扎着想坐起来,坐在这个叫小金的魁梧男子身上快速耸动的楚莹绿毫不在意。

    “莹绿,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面子上饶了我的姐姐和我外甥吧。”听到崔贞服软,楚莹绿一边**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那个小贱人和他的贱人儿子,我差点忘了,一会我就去好好招待她们,那个只会装可怜的下贱女人我会让无数男人满足她,你放心的去死吧。”楚莹绿拿起旁边的瓷瓶就朝着崔贞扔了过去,楚莹绿当年偷走了楚云扔掉的那块血石,实力已经到了人境六层,绝不是崔贞能够抗衡的,眼看着崔贞就要命丧瓷瓶之下,楚云终于出手了,他绝不是相救这个家伙,而是想知道当年的真相。

    正要高潮的楚莹绿突然看到屋子里有了一个人,她一下子跳了起来,差点把身子下面壮汉的命根子夹断。

    “你是谁?”楚莹绿抽出了藏在腰间的软剑,紧紧的盯着楚云。

    “这把软剑当年还是我给你的吧,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还留着。”楚云一把撕下了脸上的伪装,楚莹绿脸色苍白起来,手里的剑也掉在了地上。而崔贞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受了很重的伤,笑起来不断地喷出鲜血,但是还是一边咳嗽一边大笑。

    “贱人,你知道都督当年为什么不要你了吧,你就是个贱人,是个是男人就能上的贱货,都督能看得上你?”随着崔贞的话,楚莹绿脸色更白,她一把抓住刚才还在恩爱的壮男,就把壮男的整个脑袋都拽了下来。

    “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不是的。”楚莹绿苍白的解释着,突然就用脑袋撞向了身边的墙壁,但是楚云不想让她死,岂是他能死的?就在楚莹绿撞到墙的那一刻,她就浑身瘫软的瘫在了地上,楚莹绿索性闭上了眼。

    “崔贞啊,咱们俩是不是该谈谈了?”楚云不再管这个疯女人,他走向崔贞,现在崔贞的相貌简直就是跟整了容一样,整个脸都如同馒头一样肿了起来,可见这些年过得日子如何。当然楚云也不会怜悯这个二五仔,他是想要问问当年的实情。

    “都督,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死,也知道你会来找我,果然您真的来了。我真的后悔听了这个贱人的挑拨背叛了您,到现在为止,您也是我崔贞最敬佩的人,您想要知道的一切我都告诉您,也算是我的赎罪吧。”崔贞刚张开口,脑袋就如同气球一样的爆开了,楚云整个人飞速后退,才没有被喷到身上鲜血,楚云缓缓走过去,他实在没想到,崔贞竟然会死在自己面前。

    这种情况只有掌握了精核、扩展了识海的高手才能控制,楚云能够隔空御剑,就是获得了精核的原因,神识和念力虽然都属于精神力量,但是却截然不同。神识掌握到高深之处,除了能够大大增强人体的五官六感能够让人如同携带了雷达之外,还能够直接作用于实体物质,比如说操控飞剑。而念力却只是精神力量的运用。两者谈不上谁更厉害,只不过侧重点不同而已。

    崔贞的情况明显是有人在他的识海中种下了禁制,一旦想要说出关于某方面的事情,这禁制就如同种子一样迅速膨胀,一般人的识海小的可怜,因此崔贞很轻松就被撑爆了,这手段楚云以前不是没用过。没想到一时不察,竟然让崔贞死了。

    楚云知道崔贞被种下禁制应该不到一年的时间,因此楚云当年的禁制都维持不了一年,这个世界绝不可能有比起还厉害的,算算时间应该就是自己称帝之后,看起来这像是对方对自己示威啊,否则杀了崔贞就行,楚云嘴角一翘,这才有些意思嘛。

    就在楚云刚刚站起身来的时候,楚云神识之内一个看起来十来岁的孩子跑了进来。

    “舅舅,舅舅,你杀了我舅舅。”小男孩一眼就认出地上的无头尸体,楚云看向小男孩,长得跟她的母亲崔宁倒是很像,这应该是崔宁跟别人生的吧,楚云心里无悲无喜。小孩孩扑过来想打自己,可是楚云一闪,小男孩一下子扑空,倒在了地上,但是他却没有哭,只是仇恨的看着楚云,楚云当然不会在意一个小孩子,他神识中出现了一个女子,楚云平静的等待着女子进来。

    这个女子正是楚云曾经的女人崔宁,女子跑进屋子一眼就看到地上自己弟弟崔贞的无头尸体,然后就把目光移到了自己儿子身上,他看到儿子安全无事大松了一口气,就想上前,但是突然看到了坐在座位上的楚云,崔宁紧紧的咬着嘴唇,眼泪不断地流了下来。

    “你不准欺负我妈妈。”小男孩跑过去一把抱住崔宁。

    “侯爷您,您真的还活着。孩子,他就是你爹,叫爹,快叫爹。”崔宁指着楚云说道,楚云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

    “崔宁,当年你跟崔贞和莹绿把我耍的团团转,现在还想继续嘛?他怎么可能是我的儿子,如果真是我的儿子,我的血脉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念在当年你服侍我还算是不错的份上,你自裁吧。”楚云冷哼一声。

    这个时候楚莹绿也不再装死,她对着崔宁大加讽刺起来,难听的话不断的往外冒,无非就是她本来就是匈奴人玩剩下的二手货,装清纯,这些年找了多少人跟她怎么怎么样,还生了个野种,崔宁听的面无血色,眼里噗通噗通往下掉。

    倒是崔宁的儿子走过去,不断地用脚踩着楚莹绿的身体,让他不准说自己母亲。楚云心里没有一点感觉,对于崔宁,楚云本来就没多少爱意,只不过崔宁一直把自己服侍的很好,很用心,另外楚云当时很看重他弟弟崔贞,当时才会给她地位,楚云的女人多了去了,不至于为了这么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而愤怒,反而听到这些年楚莹绿折磨她,还有一点点欣慰,背叛自己的人过得不好,怎么不让楚云高兴,就权当是狗咬狗了。

    “侯爷,看到您活着实在是太好了,奴婢自从知道弟弟出卖了您,我无时无刻不想去下面陪着侯爷,但是我有了您的骨肉,这是这孩子的生辰八字,他的确是您的孩子。孩子你过来。”崔宁把小男孩拖了过来,小男孩挣扎着要继续打莹绿。

    崔宁一把把小男孩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小男孩身上的伤痕触目惊心,楚云知道这都是楚莹绿干的。不过让楚云皱眉的是,小男孩前胸后背上各有四十九个颜色赤红的红点,这些红点以看似无序的排列随意的呈现在小男孩的身上。但是楚云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种类似于自己《封穴九针》的诡异针法施展之后留下的。

    楚云一手爪在了小男孩的头上,神识顺着小男孩的脑袋就进入他的体内,在小男孩体内竟然有一个如同阵法一样的诡异区域,这个区域由四十九跟钢针构成,竟然能够吸取小男孩体内的生命力,楚云尝试输入一丝内力想要触碰小男孩体内的钢针,刚一接触小男孩就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好霸道的手段。”楚云收回了内力,神色复杂的看着小男孩,刚才内力触碰了钢针,他被覆盖在体内的气血漏出来意思,竟然让楚云感受到血脉相连的感觉,这个孩子的确是自己的儿子。

    楚云把他抱了起来,心里复杂的很,这是自己这一辈子唯一一个见到的孩子,楚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和孙灵儿的孩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他们还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