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部大牢的打斗也传到了楚云的耳中,楚云直接起身,一把就把十米之外的衣服抓了过来穿在了身上,楚云的动作把熟睡的刘媚惊醒了。

    “好好睡吧,没事的。”楚云难得的安慰了刘媚一把,就走了出去。

    在门外一个走来走去的壮汉看到楚云出来连忙跑了过来,正是楚云的禁军统领胡铁柱。

    “我说你倒是快点啊,有架打,去晚了就可惜了。”这个胡铁柱可能是唯一一个不看重楚云身份的人了,两个人有点像朋友的感觉,这感觉让楚云很舒服。

    “那你就先去呗,我不和你抢。”楚云笑着说道,胡铁柱眼睛一亮,竟然直接抛弃了楚云朝着皇城之外跑去。

    楚云也没在意,不过他身边的一个宦官却跳了出来:“陛下,此人如此张狂,显然没把您放在眼里,我看您必须要好好惩治归义侯一番,让他心存敬畏才是啊。”

    话音刚落,这个宦官就倒在地上抽搐而死,楚云看都没看他一眼,就上了肩撵,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坏了,楚云因为这件事就给大明朝立下了一个铁律——后宫不得干政,太监不能出京。

    楚云身为皇帝当然不能自降身份前往刑部大牢,他早就换了一身常服,当他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胡铁柱噘着嘴走了回来,一脸的不高兴,显然他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没过多久负责守卫死牢的暗卫来报告,楚云才知道到底发生了,说起这个地阶武者也是够倒霉的,这家伙竟然是罕见的念力为主的神石掌控者,他在最危险的时候,想要发动念力,把眼前的暗卫清除掉,但是没想到收到了极其严重的反噬,瞬间就歇菜了。念力攻击的确强悍,要知道这在仙武大陆可是天阶武者才能掌握的手段,但是暗卫的思维都被楚云霸道的魔源杀气清除了,除了极少数的幸运儿,其他的都是傀儡一样的怪胎,念力对他们进攻,真可以说是肉包子打狗,地阶武者的念力被无底洞一样的暗卫吸收一空,这家伙瞬间歇菜了。

    很快这个倒霉蛋就被送到了楚云面前,他的蒙面布已经被拿下,他面无血色,牙关紧咬,看起来如同大病了一场一样。他身上除了一把剑,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

    “这家伙应该是个和尚。”楚云闻了闻一股淡淡的檀香,只有出家人才会因为经常接触这种东西,而楚云说他是和尚不是道士,还因为他头上的头发,根根直立,显然不是道家经常盘发髻的头发,而且他的头发比起长年累月不会剪发的道士太短了。

    楚云得罪的和尚只有一家,就是石虎的父亲,据刘犬说就是个和尚,看起来对方终于动手了。这个精通念力的地阶武者,就算是楚云对付起来都要小心,没想到栽在了这里。

    楚云一伸手就破开了这个男子的肚子,一块带着血的神石出现在楚云手里,男子被剧痛疼醒,当他看到楚云手里熟悉的神石之后,一翻白眼又晕了过去。

    “把他跟石虎一样锁起来。”楚云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这件事情没有在长安引起任何波澜,也再也没有任何神石掌控者进入长安,楚云把胡铁柱派了出去巡逻,可能是胡铁柱的神石气息也可能是那个擅长念力的地阶武者被擒震撼了其他人,所以长安还算是平静。

    但是世俗界的人却不会因为楚云抓住了一个神石掌控者就担忧,除了大明的五个国家(不算鲜卑的几个势力)中的四个一起派出了使者来到了长安,他们的目的正是对大明宣战。

    后赵就不用说了,两个国家是天然的死敌,毕竟他们都想占据北方统一天下,后赵使者程序化的递交了国书,就退到了一边,楚云看都没看就把国书扔在了一边,俩国家绝不可能妥协,因此看不看的没什么意义。

    倒是前凉使者这一次更是罕见的张狂了起来,不光当着楚云的面撕毁了两国先前签订的协议,更是在太极殿大放厥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东晋的使者看到前凉使者的悲惨遭遇,也学着后赵使者规矩的递交了国书,楚云倒是想看看东晋当权者想跟自己说什么,怎么说这群家伙也是汉人,自己对他们有一点亲近,但是看完了国书,楚云对于东晋唯一的一点好感也没了。他们是脑袋被挤坏了嘛?竟然以教训小弟的口气臭骂了楚云一通,说实话,东晋这群家伙要没有长江隔着,估计前凉都打不过,还有脸装什么大哥。淝水之战可以说是唯一拿得出手的战役,但是那次战役要不是种种巧合,东晋能打赢才怪。就是这群弱鸡还有脸让自己取消帝号,前往建康请罪,去你奶奶个腿的。

    楚云扔垃圾一样的把东晋的国书扔在了地上,东晋的使者虽然脸色难看,但是还是忍了下来,最后大成国的国书递了上来,楚云应付完毕就让人送他们离开,而大成国的使者却在随后返回,两个人密探了许久,大成国的使者才满脸兴奋的离开了。

    “后赵十万大军,东晋五万大军,西凉五万大军,跟监察司打探到的不谋而合,不过区区二十万军队就想灭了我大明,岂不是太儿戏?怕就怕神石联盟那群家伙掺和进来,到时候真的有可能首尾不相顾。”楚云思考着大成国使者带来的消息,他们的确对大明不感兴趣,正在感兴趣的是南中地区,大成国国主李雄想要占据整个南中,也就是三国中蜀国的全部地盘,这样他们进可攻退可守。李雄年纪大了,想给后代留下一个铁桶的江山,的确是用心良苦。但是楚云却知道正在能够让江山永固的是人,如果后代子孙不争气,就算是用钢筋混凝土把自己的领地封起来也是没有用的。

    “来人,去传游首辅、鲁大将军、周侍郎和冉将军前来,嗯,把谢艾将军也一起叫来吧。”楚云开口说道,游子远、鲁忠、周岩和冉良正是楚云最信任的四个人,高良成、楚成林等人还没度过楚云的考察期,另外他们的身体也没恢复好,所以楚云就不准备叫他们了。谢艾虽然不是铁血军来人,但是现在也得到了楚云的信任,楚云对这个小子十分看好,因此他幸运进入了权力的核心。

    整整一夜的时间,六个人才商议完毕,按照商议的结果,楚云亲提大军对付东侧的后赵大军,毕竟虽然是石邃的部队,但是却也是实力最雄厚的敌人,而且石邃手下本来就是石虎的嫡系,在石勒军中战斗力数一数二。石邃这个家伙也挺有意思,他满心欢喜的等待楚云履行诺言,结果楚云当然翻脸不认人,石虎可是楚云钓出他父亲的筹码,楚云一心想看看这个世界的顶尖武力,至于石邃算个屁啊。于是石邃勃然大怒,就算是没有他叔爷爷石勒的圣旨,他也要跟楚云大战一场,这家伙可是完美继承了石虎暴躁的性格,不过楚云可没放在眼里。而且因为大明和东晋没有接壤,所以楚云很可能要同时面对东晋和后赵的联军,楚云必须亲自出马。

    至于前凉,楚云让鲁忠带着胡铁柱去对付,虽然楚云看似不在意前凉,但是前凉的实力真的不可小视,凉州从八王之乱就开始吸纳流民,再加上张家几十年的统治,现在基本上已经铁板一块。另外他们还控制了不少的羌胡,这些羌胡虽然有时候不听话,但是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会和前凉共进退。监察司收到的消息,张骏因为上一次羌胡擅自逃跑,杀了不少人威慑人心,而且这一次说不定是张骏亲提大军,所以说前凉并不好对付,要知道历史上他们可是三次抵御住石虎时候的灭国之战。

    而对于大成国,楚云也不会完全放心,楚云任命谢艾带着大明八军中的右军两万人前往防御,另外还把扩编为五万的镇南军指挥权交给了谢艾,楚云相信,大成国真的有什么动作,谢艾也能扛得住。当然为了防止现在才人境五层的谢艾遇到麻烦,楚云一口气给谢艾派过去了五十名暗卫保护,楚云现在手下暗卫充足的很,毕竟他的魔源杀气不可同日而语,现在楚云手下暗卫的力量足足有五百余人。五百余为人境七层的武者,要没有神石联盟的话,足以横扫整个世界了。

    而游子远和王杰坐镇长安带领大明八军的上下左右四军随时增援其他方向,而且楚云还下了命令,让改名为刘彪的刘犬随时准备从北边杀进司隶州帮忙,这家伙怎么说也是一位人境巅峰的神石掌控者。

    随便说一句,在楚云亮明旗号直接称帝之后,这小子的运气也是来运转,本来他被自己的侄子打的招架不住了,十几万大军被打的只剩下一半,而那些投靠刘彪的杂胡部落也不断逃走。刘彪不得已向楚云求援,楚云也不想让这个帮手挂了,于是派遣杨业带领镇北军出上郡帮忙,有了镇北军的刘彪实力大增,再加上刘彪的侄子刘务桓,跟刚开始时候的英明截然不同,不断地出昏招,现在甚至被刘彪打到了大草原的深处,现在更是覆灭在即,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变化这么大。这也是刘彪能够抽出手来帮忙的原因,毕竟他看起来差一步就能成为铁弗之主了。

    楚云已经准备好了应对接下来的对手,但是这几方家伙实在是太不给力了,几个月后,他们才开始缓缓出兵,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大明。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消息传来,楚云迅速就被这个消息吸引了。

    “你说前凉的监察司可能被连根拔起了?现在已经瘫痪了?”楚云看着周岩的副手,也是铁血军的老人,曾经担任过一县主薄的孙渭问道。

    “是的陛下,周侍郎已经亲自动身前往。”孙渭立刻回答道。

    “绝不可能,监察司前凉分部分为左右两部,并且都是单线联系,怎么可能一起被前凉拔除,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楚云摇了摇头说道。

    孙渭也很快明白过来,就算是对方抓到了一条线,但是他们全都是单线联系,而且这些人都是严格挑选出来的,不可能所有人都一起背叛,现在前凉的监察司出了问题,没了消息,那么最可能就是前凉两个分部的监察司高层被对方控制了,绝没有其他可能。

    “陛下,您说的对,应该是前凉监察司分部的高层出现了问题。”孙渭点头说道。

    “负责前凉的两位分部首领一个叫做张昆一个叫做吴德吧。”楚云说完孙渭点了点头接着介绍道:“这两个人都是铁血军的老人,这些年他们都东躲西藏,是周侍郎从民间找到的,按说他们的忠心都不用怀疑,他们这么多年没背叛,怎么可能在初掌权,就背叛了陛下?这不合常理。”

    “没什么不合常理的,你下去给我查查两个人的过往。”楚云,面部表情的说道,孙渭立刻点头离开。

    楚云从皇位上站了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这个皇位,坐在上面隔得屁股疼,当然楚云不会觉得疼,但是也觉得别扭得很。

    “前凉?有意思了,我记得那个叛徒最后消失在北地郡,而北地郡岂不是紧挨着前凉的地盘?看起来我能趁着这会功夫去一趟前凉看看啊,这群不争气的羯族和东晋军队估计几个月是来不了了。”楚云自言自语道,很快他就回到了后宅,他发现体内这魔源杀气还有一个很大的副作用,如果不经常找人发泄,自己的脾气就会格外暴躁,这就苦了后宫的百十名嫔妃,看起来要多找些人来了。

    第二天,楚云神清气爽的起床,在刘媚的服饰下楚云穿好了衣服,刘媚的贵妃宫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胴体。

    孙渭已经把查到的信息交给了楚云,两个分部首领中的吴德果然有问题,这个家伙以前竟然加入过红楼,虽然短暂,但是也让楚云看出了一些异常,楚云本来就怀疑自己的义妹楚莹绿背叛了自己,现在看起来的确有可能是真的。

    “两只小老鼠,你们不动手我还真一时半刻找不到你们,现在嘿嘿。”

    武威,是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为彰显大汉帝国的“武功军威”而得名。位于现在甘肃省中部,河西走廊的东端,东临省会兰州,西通金昌,南依祁连山,北接腾格里沙漠。

    武威历史上曾经是著名的“丝绸之路”要冲,河西四郡之一。其中的姑臧县曾是“五凉”中的前凉、后凉、南凉、北凉的都城。当然这个时代楚云的出现五凉估计只会有一凉了。

    楚云现在就单枪匹马的走在前往姑臧的路上,看起来他就像是一个翩翩公子一样,身材瘦弱风度翩翩,一路上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小娘子的注意,当然也遇到了不下于十次的打劫,看得出来前凉的治安也不怎么样。

    楚云很快就进入姑臧,这一座前凉的核心城市,楚云前来当然不是为了把前凉张骏宰了,这样一来楚云会多么无聊,当然也跟楚云很忌惮神石联盟有关,楚云不想过分刺激他们,免得他们也会破坏规则,肆无忌惮的对自己身边的人动手。

    很快楚云就来到了目的地,这里是一座很普通的民宅,他砰砰砰的敲了三下门,一个睡眼朦胧的人打开了门。

    楚云:我是女人

    男子:我也是女人

    楚云:姑娘十八一朵花

    男子:男生十八玩泥巴

    楚云:女人四十好年华

    男子:男人四十癞蛤蟆

    楚云:阿婆八十顶呱呱

    男子:阿公八十软爬爬

    “快进来。”男子把楚云领了进去,楚云总感觉这接头暗号怪怪的,当然,这还是他亲自编出来,算是自己个自己挖坑吧。

    屋子里还有另外两个人,当其中一个穿着羌族服装的人看到楚云之后,立刻把其他人赶了出去。

    “陛下,您怎么亲自来了。”这个人正是周岩,这是他给楚云准备的身份之一,虽然他认不出楚云,却能认得出楚云身上这身服装,正是他亲自给楚云挑选的。

    “查的怎么样了?”楚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道。

    “陛下,我已经却都吴德就是那个叛徒,他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张昆的身份,张昆也失踪了,不过张昆整条线没出问题,看起来张昆没有背叛我们,而吴德只是凭借自己的身份,把自己的两个下线抓住了,其他的也没有损失。我们反而顺着吴德的关系,反查到了他们的老巢。”周岩有些自得的说道。

    他快速从怀里拿出了一份简陋的地图,然后指着其中的一个地方重重的点了一下,楚云看向这里,点了点头。

    “这么说这里很可能就是那只老鼠的巢穴?”楚云突然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