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丰的计划还没实施就失败了,出卖他们的认刘丰完全不敢置信。竟然是刘丰的母亲,刘俭的皇后王皇后,知道了自己母亲竟然出卖了自己,刘丰直接癫狂了,不过他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母亲,他才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女人的直觉是恐怖的,刘丰的妻子王皇后是当年铁血军出身的,她的父亲曾经当过一个县的县令,算是铁血军自己培养的文臣。而她从小就是听楚云的事迹长大的,她的梦想也可能是当时铁血军治下所有少女的梦想一样,就是嫁给楚云。

    当然她的梦想没有实现,在楚云的关照下,她成为了刘俭的妻子,而他们的婚礼上楚云正是证婚人,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了楚云。楚云的相貌虽然平平,但是他深沉霸道的气度对少女有致命的吸引力,王氏把楚云的相貌气质深深的刻在了心里。

    当楚云死讯传来的时候,王氏跟当时铁血军治下的民众一样,哭的撕心裂肺。不过女人就是女人,嫁了人的她只能跟随丈夫回到了长安。随着楚云的死亡,王氏把对楚云的念头深深的压在了心底。

    不过当楚云化为鲁翎出现在临海王府的时候,王氏一眼就看出鲁翎跟楚云相同的气质,虽然相貌变化很大,但是一个人的气质却不会骗人,不过当时王氏只是怀疑,没有敢确定。因为这个原因,王氏在刘俭耳边说了不少楚云的好话,甚至后来刘俭这么听话,不是没有王氏枕头风的作用。

    当楚云掌握了大权,以丞相的身份推刘俭上位的时候,王氏身为皇后当然在场,但是他的气质却完全恢复了,甚至说话行事一举一动都跟王氏心底的那个身影重合了起来。王氏凭借感觉就确定鲁翎就是楚云,这个发现就是她的丈夫刘俭都没发现。

    当刘俭和儿子刘丰谋划完毕,刘俭患得患失的回到了后宫,王氏很简单就从丈夫嘴里套出了一切。王氏心里十分纠结,不说她心底对楚云的爱慕,就是靠她远超丈夫刘俭的眼光,让她对丈夫和儿子的谋划完全没有信心。处于不知名的情绪和想挽救丈夫儿子的心,她在苦劝不成之后,就告诉了刘东勇,于是刘俭和刘丰就被刘东勇控制住了,这个匈奴人根本就没有一点对皇帝的畏惧,要不是游子远派人通知刘东勇守好皇宫,出现任何事情都不允许轻举妄动,立功心切的刘东勇早就押送皇帝和太子去找楚云请功了。

    第二天第一缕阳光射入长安的时候,楚云的修炼依旧没有结束,楚云头顶的黑色气团已经扩展到了几十里,覆盖了小半个长安城,这么奇异的景象就是百里之外的人都能看得见。

    而就在长安之外的太乙山一个犹如野人的男子愣愣的看着几十里之外的情景,滔天的杀气让此人战斗欲爆棚,他一把把手里的一只足足有几百斤的老虎扔下,朝着长安城大步流星的跑去,速度竟然不逊色于最顶尖的战马。

    而与此同时,长安百里之外,通往长安的官道上一个四五十岁穿着华丽道服的男子也看到了长安城的景象,他被覆盖了长安的剧烈杀气吓了一跳,犹豫再三他还是一挥马鞭朝着长安赶了过去,他的整个人就像是长在了马上,马匹剧烈的奔跑却仿佛对他不起作用,他如同磐石一样立在马上,如果不是行人都被百里之外的长安景象吸引了,那么他会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与此同时,楚云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楚云体内积攒的无数魔源杀气早就全部排出体外,这些魔源杀气正是楚云上空犹如乌云的气团形成的主要原因,这些魔源杀气游走于这方世界中无形无相的规则之中,这些规则仿佛是这方世界的本源,楚云恍惚中竟然再脑海“看”到了这方世界形成之初的景象,一位遮天巨人撑起了天地,随即以身化为了世界。

    他口里呼出的气,顿时变成了风和云;他呻吟之声,变成了隆隆作响的雷霆;他的左眼变成了太阳,右眼变成了月亮;手足和身躯,变成了大地和高山;血液变成江河;筋脉变成了道路,头发和胡须,也变成了天上的星星;皮肤和汗毛,变成了草地林木;肌肉变成了土地;牙齿和骨骼,变成了闪光的金属和坚石、珍宝;身上的汗水,也变成了雨露和甘霖。

    楚云心里立刻就闪现出一个名字——盘古。就在楚云沉浸在这股奇妙的感觉中不可自拔的时候,魔源杀气如同回潮的海水,连带着长安城中附近积攒无数年的杀气一起涌入楚云的体内。

    楚云的身体发出了噼里啪啦如同爆竹的声音,他的身躯不知不觉中就进入了《战神诀》的境界,短短时间里就长成了十几米高,并且这个过程还在持续。就在楚云不自知的情况下,楚云竟然练成了战神诀的最高境界——法相天地。这种境界能让楚云无限增大增高,而战斗力也随着身高增长而增强。只要楚云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住,楚云几乎是无限制的变大。

    不过楚云的身躯长到了二十米的时候,仿佛就到了极限,楚云心里突然就出现了危险的感觉,让他一下子从魂游天际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嗯?”楚云感觉到自己身体如果继续增长会发生难以预料的灾难,楚云连忙停了下来,魔源杀气不断地涌入体内,如同利剑一样的魔源杀气让楚云的经脉如同刀割,实在是数量太多了。

    不过楚云什么都不用做,法相天地下的身体就开始不断的修复身体的创伤,甚至连楚云早就被砍断的右臂都以惊人的速度生长了起来。

    当长安城笼罩在所有人心里的黑色气团消失之后,楚云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仿佛能够毁天灭地,他竟然觉得自己在法相天地下一拳能够摧毁整个长安城。

    不过楚云可没机会感受现在的实力,他感受到了身体之外剧烈的排斥,战神诀再也维持不住,整个人迅速就开始变小,很快就只有三米多高了,而这个时候楚云才感受不到压力了。

    楚云感受到力量也迅速减少,他有些怅然若失,他遗憾的跺了跺脚,出乎楚云的意外,大地竟然狠狠地晃动了一下,半边丞相府全部崩塌了,楚云吓了一跳,随即大喜过望。

    “我的外家功夫到了地阶巅峰了?啊,我的手竟然从新长出来了,我的丹田竟然恢复了,对了魔源杀气。”楚云一挥手一把漆黑的长槊出现在手里,跟摩天赤血戟几乎一摸一样,但是楚云却知道,这不是摩天赤血戟,而是魔源杀气形成的。

    楚云一伸手,魔源杀气形成的长槊就飞了出去插在了地上,在楚云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剩下的半边丞相府竟然如同豆腐渣一样被全部震碎,这威力不逊色于天阶武者随手一击了吧,楚云狂喜起来。

    楚云回过神来,才想起这是自己的丞相府,自己这么搞,不会把丞相府中所有人都杀了吧,他连忙环视四周,正好看到了丞相府外已经震撼的说不出话来的数万楚王亲卫。

    随机所有楚王亲卫都狂热的呐喊起来,一时间楚王万岁的声音响彻了长安城。

    楚云简单的听了一下这一天的长安情况,就算是得知刘俭、刘丰父子想要造反都没放在心上,他准备立刻闭关,这一次机遇获得的东西太多,楚云要慢慢体悟。楚云自信如果他能够体悟小半,天阶都不在话下,楚云就是这么自信。而且现在他的身体基本上完全恢复了,最顺手的手段内功只需要花费时间就能全部回来,掌握了内力的楚云和没掌握内力的楚云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丞相府虽然被毁了,但是楚云也不缺地方住,他刚要动身前往新住所,就听到巨大的震动声,就像是有什么体积巨大的野兽在赶路一样,在长安城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楚云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这个世界长安的东城门一片慌乱,因为一个恐怖的人,姑且算是人吧,他毫无压力的跳上了长安城墙,在守城的士兵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越过了城墙进了长安城。守卫城门的这位校尉大惊失色,要知道今天日子特殊,整个长安都戒严了,据说是丞相亲自下令,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纰漏。

    他立刻通知了防守长安东侧的丞相八军,正好是张赟在管理,张赟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大惊失色,他立刻派人去阻击,结果他带着骑兵追到丞相府附近的时候,都没追上来敌。

    “谢将军。”张赟看到了正在加强防守的谢艾大喜过望,只有谢艾派人拦住了来人,那么他还有机会将功补过。

    “张将军。”谢艾看到张赟,就知道他来的原因。

    “张将军你来晚了,那个人进去了,丞相把我们全赶了出来。”谢艾不等张赟开口就直接说道。随即震天动地的响声从丞相府不断传出来,张赟听到战斗声,吓得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楚云看着浑身气息彪悍的男子,这家伙不知道多久没洗澡收拾了,连相貌都看不出来,但是一身实力的确强横,竟然有地阶中期,不过就算是楚云没有突破,拿下他也不在话下,因此楚云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只剩下楚云和这个看起来像野人的家伙。

    “你是谁。”楚云轻松的坐在一块碎石上面看着来人,现在的楚云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就算是天阶,楚云也自信能够全身而退,实力的确是一个男人底气的最好支撑。

    “哈哈哈,好,很好,你比起那些废物强多了,不枉我赶了过来。我是谁?只要你击败我,我就告诉你。”男子也不废话,竟然抱起双拳朝着楚云就攻击了过来。

    还没近身,楚云就感受到了他身上炙热的温度,这家伙应该是一个火属性的神石掌控者,楚云看到战意滔天的来敌,心里很是有兴趣,他也要用此人当磨刀石磨砺一下自己的魔源杀气,于是楚云只是防御,任凭对方攻击。

    这个人的每一击都让楚云感受到热浪滔天,而且让楚云诧异的是此人一击比一击强,百招之后攻击力竟然提升了大约两成,这让楚云觉得更是有意思。他狠辣精妙的招数对楚云没什么压力,自从楚云发现了内劲可以分化招式之后,任何精妙的武功对楚云来说都是随手可破,除非对方的实力对自己造成压制,或者是小李飞刀那种简单粗暴到极点的绝招,楚云才无法短时间破解。

    男子并不因为楚云的轻松而畏惧,反而战意越来越足,两个人交手突破了千招,对方的战斗力已经飙升到了地阶中期的后期左右的实力,比起刚开始他的实力增加了五成左右,两个人战斗的地方本来就是丞相府的废墟,现在基本上废墟都打成了废土。丞相府绝大多数地方甚至超过拳头大小的碎石都看不见了。不过倒是节省了收拾的时间,这么想想,还是有好处的,两个人可比两台挖掘机厉害多了。

    楚云发觉对方已经到达了极限,楚云的兴趣就消失了,他准备结束战斗,这个时候他耳朵动了动,竟然发觉又有一个高手朝着这里赶来了。比起现在这个野人一样的男子奔跑起来震天动地,那个人竟然如同猎豹一样,跑起来完全没有声响,不过却逃不开楚云的耳朵。

    “来得好,正愁没打过瘾。”楚云单掌推出,一顾肉眼能见的黑色气团飞速射了出去,百米之外一颗繁茂的大叔被拦腰打断,一个穿着华丽道士服装的男子狼狈的跳了下来。

    道装男子狠狠的看了一眼楚云,转身就想走,楚云怎么会让他如愿。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楚云手里出现一把漆黑的长矛,朝着道装男子就扔了过去,道装男子已经跑出去了几十米,但是却被长矛后发先至的追到了身后,道装男子不得已,一个精妙的转身躲过了长矛,就想继续逃离,但是长矛插在地上以后引起了剧烈的爆炸,道装男子措不及防被炸了回来,楚云早就等着他,一手压制刚才交战的野人,另一手呈爪状,抓向了道装男子的后背。

    道装男子身子如同游鱼一样的躲开了楚云的一爪,楚云来了兴趣,这身法竟然有点太极步的意思,而且楚云用左手跟他交了几招,这家伙的掌法也有些太极拳四两拨千斤的意思,楚云眼睛一亮。

    “你给我滚开,他是我的。”最早和楚云交手的男子大吼一声,这家伙倒是傲气得很,被楚云在身上开了无数的伤口,反而越战越勇,不过他的实力也就是这样了,虽然武功挺神奇,但是实力比起现在的楚云还是差很多。这个世界因为天地规则的原因,地阶武者都无法自爆,所以楚云对于这个地阶中期实力的家伙毫无压力。

    “哼,你们就这么点实力,那么就结束吧。”楚云又跟两人过了几十招,最先交手的男子早就黔驴技穷了,虽然他战意盎然,但是招式已经用老。而道装男子一直都在跟楚云躲猫猫,身法倒是不错,但是却没表现出别的本事,而且他一直在寻找机会逃走,楚云玩够了。

    听到楚云的话,道装男子脸色一变,他手里突然出现一个拂尘朝着楚云扫了过去,拂尘上面满是白色的粉末,朝着楚云劈头盖脸的撒了过来,楚云神色不动,一甩袖子所有的粉末都被一股飓风吹的无影无踪。

    这个时候道装男子已经转过身来,他立刻就想逃走,但是他没想到楚云动作更快,楚云的身子一闪出现在道装男子身后,手掌上布满黑色的魔源杀气,狠狠地朝着道装男子拍去。道装男子头都没回,但是听到身后的的掌风,就知道楚云这一掌的威力,他身子一晃就来到了最先跟楚云交手的男子旁边。

    但是楚云的掌却如影随形,牢牢的锁定了他,他大喝一声“偷龙转凤”就来到了野人般男子的另一侧,楚云都没看清楚他的动作,野人般的男子看到楚云的掌就要打在身上,竟然大喝一声也是一掌打出,他体内的内力竟然全部涌出,两个人的掌撞到了一起,发出了震天的巨响,他竟然真的跟楚云打了个平分秋色。而道装男子趁这个功夫,身子已经出现在百米之外。

    “去死。”被道装男子耍了的楚云大怒,他再次一掌打出,已经没了内力的野人一样的男子被击飞了出去,他浑身血管都爆裂开来,显然失去了战斗力。

    楚云冷眼看向逃走的道装男子,这家伙已经跑出去数百米,楚王亲军根本就拦不住他,他身子如同游鱼一样,躲过了无数武器向着远方跑去。

    “还有点脑子,往人多的地方跑,想让我投鼠忌器,但是你以为你能跑的掉?”楚云冷笑一声,就追了过去。

    他的内力还没恢复,因此轻功没法用,但是他的外功几乎达到了地阶巅峰,强悍的身体素质让他奔跑起来速度依旧不逊色于一般的轻功,他每一步都跨出去几十米,几个呼吸间就跟道装男子的距离拉近到了百米,道装男子脸色剧变,加快了速度继续逃走。

    俩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道装男子越来越慌张,它不断地用拂尘朝着后面撒白色的粉末,楚云有时候清理不及就会有士兵死亡,楚云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双手一伸两把黑色的短矛出现在手里,然后楚云大喝一声双手同时挥出,两个短矛飞速朝着道装男子袭去,眨眼间就到了男子身后。

    道装男子大惊失色,他拂尘向后一挡,前端的兽毛根根直立如同钢丝一样,其中的一根短矛好巧不巧撞在了拂尘之上,虽然道装男子被击飞了出去,但是短矛也砰地一声化为了气团消散在空中,但是道装男子的好运气就到此为止了,另一根短矛直接插在了他的肩膀上,道装男子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你跑啊。”虽然不认识这个家伙,但是楚云对于他毫无好感,看这个家伙的行为完全就是损人利己,根本不配为出家人。

    “你不能杀我,我师父是郭象。”男子底气十足的喊了起来,这模样怎么看怎么都想再说我爸是李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