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察司,可以说是楚云对这个世界的贡献之一了,它的出现让整个天下所有势力或多或少的注意起了情报工作。楚云花费了巨大的心血,让监察司遍地开花,在铁血军被灭的前夕,监察司就已经扩展到了遥远的青藏高原,要知道那个时候河南王吐延雄勇还没正式统一青藏高原的。这个河南王吐延雄勇建立的吐谷浑可是一直持续到了宋朝才让辽国政府,他跟唐朝的对抗持续了整个唐朝的历史。

    另外其他的后赵、鲜卑、东晋、前凉、仇池、成汉都有监察司的分部,楚云毫不客气的说,楚云是这个世界掌握了最多情报的那个人。可惜了世俗界的信息再多也挡不住一群完全脱离了凡人的神石掌控者算计,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群神石掌控者都不是人而是神。

    当年,这群家伙为了争夺神石弄出个八王之乱,把大晋打成了稀烂,直到后来神石联盟出现才算是把这群野心家压了下去。说实话要不是楚云被神石联盟对付的家破人亡,楚云还是对神石联盟很有好感的。如果放任这群神石掌控者为所欲为,就如同一群暴龙在一群小蚂蚁中驰骋,想想就觉得恐怖。

    监察司一国一个分部,每个分部都有两套互不统属的支部,然后支部下面又有具体的情报处,情报处只有两个首领,分别统领情报处的一半情报人员,他们手下的情报人员全都是单线联系,这避免被拔出萝卜带出泥。这两个首领互相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监察司的每一个分部、支部和情报处分为两个完全不统属的独立机构,不光能够让情报更加完善,而且也增强了竞争。

    而楚云利用后世训练间谍的方法,给了他们许多经验,比如说密码本什么的手段,所以监察司膨胀成为一个十分庞大机构,庞大到楚云这个始作俑者如果不仔细思考都想不清楚具体的情况。楚云逃出地狱之后他主观上就认为,监察司已经被灭亡了,现在突然听到监察司还坚挺的存在,怎么会不震惊。

    不过楚云的头脑已经远超常人,他自己分析之后,就知道这真的可能是存在的,因为监察司的单线联系,所以绝不可能被连根拔起,这些残存下来的监察司,除非是黄凯复生否则绝不可能全部被拔除,这就给了楚云最快速度恢复监察司的手段。

    楚云以前是不在意,现在既然知道监察司还有参与存在,那么立刻重视了起来。他迅速从脑海中调取出来整个天下监察司的分布情况,楚云看过的东西是绝不会忘记的,他的脑海就如同电脑优盘一样,能够储存所有东西。

    楚云把监察司属于前赵的部分全部写了下来递给周岩,让他出看看是否还存在残存的监察司势力,如果有的话就收纳过来,至于其他的几个地方楚云不敢贸然让周岩尝试,在自己的地盘,就算出了问题,楚云也能够迅速调集大军镇压。楚云现在还不想打草惊蛇,自己已经这么久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了,谁知道原先这些监察司的人是个什么想法,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当楚云从上郡回来之后时间已经到了公元330年的深秋,天下没有任何大事发生,楚云也不想继续动手,毕竟手下将士也需要休息。他开始闭关修炼,闲余时间楚云就去找安定公主和前太子妃发泄一下,万物分阴阳的确是有道理的。

    刘犬现在改名为刘彪,比起自己哥哥刘虎多了三个翅膀,意图压他哥哥一头。现在正在跟自己侄子斗的昏天黑地,不过草原上的战争也不会蔓延到中原大地,所以没人在意。

    楚云从闭关之所走了出来,这个世界虽然有神石这种神奇的宝物,但是天地灵气真的太低,楚云哪怕是地阶中期巅峰的境界,但是真实的破坏力却连仙武大陆时候的人境的破坏力都比不上,一身境界发挥不出来,让楚云十分憋屈,因此他又需要好好发泄一下了,于是就朝着后宅走去。

    楚云可是楚王和丞相,因此他的后宅怎么可能就刘媚和呼延楠两个女人,即便是他不说,也有大把大把的女人送到他这里来,因此他丞相府中足足聚集了上百位美女,当然女人少了,楚云的体质也强得很,不至于他们独守空房。

    “你站住。”楚云突然看着一个熟悉的背影,立刻喊道,听到声音那个穿着侍女服装的女子连忙跪了下来。

    “抬起头来。”这个背影太像苏锦了,楚云声音中带了一些急促,当女子抬起了头,楚云失望的叹了口气。

    “走吧,明天去找大管家,告诉他我允许你赎身,让他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吧。”楚云难得的温柔了一次,毕竟苏锦可以说是楚云在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那一点,就因为她的背影,就值得楚云给他幸福。

    “谢谢王爷,谢谢王爷。”女子连续给楚云磕了好几个头,才欢喜的离开。

    看着女子离开,楚云漫无目的的走着,他的欲火已经基本上消散了,寂静的路上,除了几个悄无声息的暗卫就没有跟随任何一个人,当然暗卫都不算是人了,楚云突然感觉到很孤独,这种感觉让楚云的心仿佛都被揪了起来。

    丞相府十分的宏大,宏大到楚云这个主人都会迷路,现在天已经黑了,丞相府中挂满了灯笼,倒是有点红高粱中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模样,楚云情不自禁从对苏锦的想念里脱离了出来,反而想起了地球时候的生活,可惜那个时候楚云是凡人,记忆力远比现在差,很多事情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突然他心里一痛,又想起了自己最早也是最深刻最怀念的那个女人。当楚云发现跟孙灵儿的点点滴滴也开始模糊的时候,他害怕了起来。他害怕自己会忘记自己的初衷,甚至更进一步会连自己都彻底忘记,现在这个自己还是当年的自己嘛?自己以前可是杀一只鸡都会有负罪感的,但是现在死在自己手上的人起码有十万人了吧,楚云停了下来,摊开了双手看了许久,才慢慢放了回去。

    一直以来自己认为自己的梦想一直都是回到黄飞鸿世界,去找灵儿和自己的孩子,哪怕成为了普通人都不在意。甚至为了这个目的,楚云愿意日复一日的闭关,愿意面对一次次的生死,但是现在,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想起孙灵儿了?自己还愿不愿意回归平凡,去陪着妻儿度日?

    自己现在拥有无数的女人,楚云招一招手就会跪到自己面前,她们绝大多数都比孙灵儿更漂亮,更温柔,但是自己却除了满足自己的雄性激素,没有任何一点喜爱的想法,难道自己现在已经冰冷到失去了感情?

    “不是这样的,我没改初心,哪怕美女千千万,我也只取一瓢饮。”楚云更加害怕,他单膝跪在了地上,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妥,他浑身魔源杀气波动起来,这门武功明显类似于魔功,一旦心境不稳,就可能引发心魔入侵。

    一个武者想要取得远超常人的成就,就必定会有远超常人的执念,这种执念可能是对武学境界的渴望,也可能是刻苦铭心的仇恨,而楚云一直以来的执念就是回去找灵儿,但是现在他的本心动摇,所以立刻引来了心魔。

    不知不觉中楚云体内的魔源杀气就自动扩散了起来,整个丞相府的所有人都浑身战栗起来,仿佛时间已经进入了最冷的寒冬。楚云的魔源杀气可是霸道无比,一时间所有人都如坠冰窟,丞相府挂满的灯笼也都开始明暗不定起来,火焰都被压缩到了极致,随时就可能熄灭。

    “啊”楚云放声怒吼,整个长安城的人都被从睡梦中惊醒,那吼声如同地域的恶魔临世,长安城立刻就乱了起来。

    嘭,嘭,嘭,如同爆竹声一样的闷响不断地传来,跟随楚云最近的十几个暗卫,竟然全部爆体身亡,楚云的魔源杀气和他们一脉相传,楚云陷入危机,他们感受的最佳敏感。

    整个长安每一个人都感受到难以呼吸,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一样。最先感受到情况不对的正是丞相府的人,有聪明人立刻就通知了丞相府现在的女主人安定公主刘媚,刘媚听到楚云出了事立刻就要过去,但是被人拦住了,毕竟凡是接近楚云千米之内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死亡。

    刘媚不愧是后来混成皇后的人,她立刻吩咐丞相府的人全部离开,然后通知游子远立刻维持长安秩序,并且迅速把今天没有执勤的谢艾叫了过来,让他率领楚王亲卫封锁长安,谢艾已经成为了楚云最精锐的楚王亲卫的掌控者。

    所有人看到女主人刘媚这么干练,立刻找到了主心骨,所有人都开始有条不紊的撤离,吩咐完的刘媚几乎瘫软了下来,她可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那位母后羊皇后的遭遇,女人只有依靠男人才能生存,才能享受到现在的权力,现在楚云出了问题,刘媚立刻担忧起了自己。整个长安都找不出一个比起刘媚更关心楚云的人,不过她的担心是因为爱还是因为他不想失去楚云这一根金大腿这就是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楚云经历了这么多世界,心肠何等的坚硬,一时的迷失并不会让他陷入绝境,当他浑身的魔源杀气都涌出体内向天空扩散的时候他就清醒了过来。但是他没有收回魔源杀气,他感受到了自己突破的契机,他盘膝而坐,任由魔源杀气自动行动了起来。

    很快楚云就陷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境地,楚云仿佛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他竟然发觉自己可以通过自己上空的魔源杀气,观察新的世界。因为自己突然失控,丞相府死伤了几百人,但是楚云根本不在意,只要能够让自己掌握更强的力量,哪怕是长安被毁掉都在所不惜。楚云又恢复成了那个心硬如铁的楚云,不管什么说,不管自己有什么执念,都需要强横的自身实力,因此楚云的向道之心更加坚定了。

    魔源杀气在楚云头顶盘旋,如同一片黑色的雨云,并且这块黑云又慢慢变大的趋势,但是楚云却都不在意,因为楚云隐约之中看到了天之间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规则,虽然楚云看不太明白,但是楚云心里认定这规则就是这个世界构成的基础,楚云如饥似渴的观察着。随着楚云的入定,魔源杀气形成的黑云距离扩散起来,楚云头顶发生了剧烈的天地变化。

    此时已经是完全天黑,月光洒满大地,十五的月亮把整个长安照得如同白昼,但是长安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丞相府之上的诡异景象上面。

    楚云头顶的魔源杀气就像是一个饕餮一样,不断地吸收着附近的残留的杀气,长安城战斗频繁,积攒的杀气就是个天文数字,速度极快楚云头顶就形成了一片方圆十里以上的华盖装的黑色气团。

    这一片气团让人看一眼就会引起灵魂的颤抖,因此绝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是不祥的征兆,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发生过。刘聪死之前整个平阳皇宫都出现了红色血雾。而更早之前汉朝末年的时候,汉灵帝和群臣在大殿里议事的时候,只见一条青蛇从房梁上飞下,这都被人看作是国家将亡的征召。

    而现在这股黑色的气团,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好事,毕竟国人除了秦朝,其余的朝代一直以黑色为不详,长安城顿时人心惶惶起来,不过好在游子远紧急的派人维持秩序,并且忠于楚云的楚王亲卫已经进城控制了长安内外,这才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在丞相八军守卫的皇宫之内,刘俭看到这股景象心思复杂,他也认为这是王朝灭亡的警示,刘俭再懦落也是皇帝,他怎么会不觉得悲哀。

    “父皇,难道你还不能下决心嘛?这是老天在警告我们啊,咱们刘家只剩下父皇这一支了,其余的全都死在了石虎的手里,他们全都是因为鲁翎这个包藏祸心的奸贼才死的,他明明能够更早去救援,但是他就是不动手,难道父皇看不出来嘛?父亲啊,弟弟暴毙身亡,儿臣估计也不远了,难道你真的要看到仁皇帝(刘曜的谥号,真实历史上他是最后一位皇帝,所以没有)绝后嘛?”刘俭的长子流着泪说道,楚云权势滔天,这位名义上的太子如履薄冰,再加上他的小弟也是刘俭第二个儿子暴毙,本来就紧绷的他借着楚云修炼形成的奇景,劝说父亲除去楚云。

    “我都听你的,你去做吧。”刘俭也留着泪说道,他本来就没有皇帝命,但是偏偏被楚云推到了皇帝的位置上,性格软弱的他本来就是个没主意的人,现在被儿子这么一劝说,又加上他认为的上天示警,顿时下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刘俭的儿子刘丰早就计划除去楚云,他几个月想出来的的计划真的是简单粗暴,他准备直接逼迫正在宿卫皇宫的匈奴人刘东勇答应出兵围攻丞相府,如果他不答应就把他杀了,然后亲自带人保卫丞相府,杀了楚云。

    不得不说刘丰跟他父亲刘俭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做事情根本就没脑子,他也不想想,楚云既然能让他们这一军守卫皇宫,怎么会不防着他们拉拢皇城军,不说刘东勇身边的暗卫和他根本就是楚云的死忠,就算是刘东勇真的投靠了他,那么他也不可能带着全军造反,这些中基层将领都是被王杰洗脑了,他们看到楚云就如同神祗一样,这群人怎么可能造反。

    不过他真的起兵围攻丞相府,倒是很可能打断楚云的天赐机缘,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算是神都救不了这一个一心想找死的人了,那样的话,他的下场估计会比他认为的最惨的下场都要悲惨。

    (感谢各位的月票和打赏,我就不一一感谢了。前段时间身体不好,码字几乎都能写到晚上十一点半多,上传的时间都很紧,毕竟超过12点没全勤,也没工夫感谢你们,总之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