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疼欲裂,状态不好,为了全勤勉强码出来的,这章很水,兄弟们可以不订)

    刘犬进来之后,就一屁股坐下了,脸色阴沉得很,楚云知道他这是再给自己甩脸色,毕竟郑捷压榨的太狠了,不过这家伙可是给自己下过毒,而且他现在有求于自己,所以绝不会跟自己翻脸,楚云也不管他,一件件的处理着政务,上郡可不比小一些的州小,上郡的范围十分大,楚云这一次没带游子远过来,其他人也不足以独当一面,因此只能楚云亲自处理。

    楚云十分想念诸葛青衣、文轩他们,他们在的话哪用操心这些破事。终于刘犬忍不住开口了:“鲁兄,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把我的族人给我放出来,刘虎虽然死了,但是并不意外着我就一定能够上位,我必须去王帐争夺王位,我晚去一天就增加一份难度。”

    楚云听完只是淡然的点了点头,继续处理政务,刘犬脸色更加难看,看得出来他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他这么沉不住气其实也不怪他,毕竟看起来自己对于楚云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

    “刘兄,你以为你现在去,就能占据先机?”楚云终于处理完了,他把所有人都打发了出去,然后看向刘犬。

    “你什么意思?”听到楚云的话,刘犬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这么多年的夙愿就要实现,突然楚云给他泼冷水,刘犬没有直接动手就不错了。

    “不要着急刘兄,你看看这份情报。”楚云把一份情报放在了桌子上,刘犬身子一晃,就出现在了桌子旁边,然后迅速的返了回去,速度快到普通人都很难看清楚,楚云知道他这是警告自己,但是楚云也不在意,他只是笑眯眯的看向刘犬。

    “什么?这不可能。”刘犬刚开始还满不在意,但是等他看完,他脸色狂变起来。楚云这份情报是,刘虎的长子刘务桓逃了回去,并且把父亲死亡的消息也带了回去,他快刀斩乱麻,迅速的统一了铁弗王帐,并且派人去跟代国和解,准备全力对付刘犬这个乱臣贼子。

    “你怎么可能有王帐的消息,你这是要反悔吧,你不想把族人还给我,你这是找死。”刘犬一把把情报撕碎,浑身怒气的看向楚云,显然是准备翻脸了。

    “刘犬,你觉得你能赢得了我?”楚云也不客气。浑身魔源杀气涌动站了起来,刘犬可是领教过魔源杀气的厉害,现在竟然感受到楚云的实力更进一步,他脸色变了几变又坐了回去。

    “鲁老弟,是我太着急了,不过你竟然收到了王帐的情报,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听到刘犬服软,楚云也坐了回去。

    “刘兄,你的族人也不是铁板一块,我出动了这么多大军,如果没有得到准确消息,我会轻易动兵嘛?你难道就没发现,石勒根本就没趁我攻击你们的时候,对付我赵国,你觉得合理吗?我可是把一切多考虑清楚了,才动的手。”楚云半真半假的说道,他的消息是因为几个暗卫潜伏了回去,传递回来,毕竟他们的身份本来就是胡人,而楚云说铁弗有他的奸细,是为了让刘犬对自己更加畏惧。

    “好吧,鲁老弟应该不会骗我,我相信你,不过那些小子自以为掌握了王帐就能赢?他也太小瞧我了。”刘犬狂妄的说道,楚云才不管他为什么如此笃定自己能赢,楚云的心思早就不在这里了。

    “刘兄,我说话不喜欢绕弯,你的族人会在这几天陆续给你,我不是说话不算的人,我修炼有点心得,正准备闭关参悟,咱们双方盟友关系已定,你放心的去争夺王位,我会按照约定支持你的。”楚云直接要送客,刘犬听到楚云准备闭关,他眼睛一亮。

    “鲁老弟,你是知道的,我绝不可能冒险在不能掩盖神石气息的情况下直接登上王位的,而我本来想要让我的独子上位,但是你却要把他带去长安做人质,我这就很被动了,不知道鲁老弟可否通融一下。”刘犬问完,楚云直接摇头了。

    “刘兄,这是陛下的绝对,我无权更改。”楚云直接堵住了刘犬的话头。

    终于权衡再三之后,刘犬还是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什么他想让儿子留下,都是忽悠人的,他才四十多岁,自己还没享受权力的感觉,怎么可能去管儿子,他真正想的还是老问题,想让楚云给他掩盖神石气息。

    “鲁老弟,你的修为可是要大进啊,老哥哥恭喜了,不过我就是想问问,老弟现在的实力,能否帮助老哥我隐藏神石气息?”看着刘犬患得患失样子,楚云十分想笑,楚云还以为这老家伙能忍住不问呢,最终还是问了出来,不过这是自己送上门来找死啊,这一次可不怪我手黑了,楚云心里冷笑道。

    “这个。”楚云一副为难的表情,刘犬连忙询问。

    “刘兄,我需要向我师傅询问,只要他同意,我就会帮你。”刘犬心里就如同日了狗一样,你现在装什么孝顺啊,刘犬当然不会直接说出来,他不断地许诺给楚云好处,就差说让整个铁弗给楚云的当孙子了,最终楚云才勉为其难的点头了。

    “刘兄,我这一次闭关不知道需要多久,你不需要立刻赶回王帐嘛?别等你的好侄子站稳了根基,你就要花费更多时间。”但是楚云还没说完,就被刘犬打断,他立刻表示愿意等楚云,楚云直接无奈接受了,等刘犬除了楚云的营帐之后,诡异的回头一笑,而营帐内的楚云也冷笑一声。他之所以一直拖着刘犬就是为了等他心甘情愿的送上门,这刘犬以为给楚云下了毒可以威胁楚云,殊不知楚云早就识破了,楚云越表示为难,刘犬就越心急,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公元330年,算是比较平静的一年,虽然楚云攻击了铁弗,而石勒也对东晋下了手,但是比起往年动辄上十万人的大战来说,还是安稳的多。楚云也把上郡安排的差不多了,等他把刘犬拿下,也就差不多该回师了。

    当北方的草原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楚云终于在刘犬望眼欲穿中出关了,楚云的气质更加阴冷,一般人在他身边都会感觉到不自在,楚云已经把魔源杀气练到能够影响别人精深的程度,当然楚云平时都会收敛起来,系统唯一给予楚云的龟息功不光是能够收敛自身内力,竟然连魔源杀气这种能量都能收敛,楚云当时还真是小瞧了这门武功。

    “刘兄,你要相信我,我就帮你试试,不过不成功你可别怪我。”楚云看着自己身前的刘犬说道。

    刘犬看着楚云没有说话,突然一张大嘴裂开狂笑了起来,楚云一直看着他笑,许久刘犬才停了下来。

    “鲁翎,老子忍你好久了,要不是有求于你,你以为我喜欢看你那张臭脸?还压榨老子,老子的便宜是那么好赚的?老子现在告诉你,要么帮我的忙,要么死。我告诉你,那天喝酒的时候,我给你下了剧毒,三生草你听过嘛?哦我忘记了,你这种彻底抛弃了荣耀的匈奴人是不会知道草原上的宝贝的,这是三生草提炼出来的剧毒,你的体质好,还有一年的寿命,换成普通人一会都撑不住。你现在害怕了嘛?你求我,我说不定就给你解药,你求我啊。”刘犬不断地威胁楚云,楚云不为所动,看着楚云毫无感情的双目,刘犬突然发现自己失算了,他立刻改变了策略。

    “鲁翎,不过我也不是为了害你,只是让你帮我个忙。三生草身边必有一种叫做三生花的植物,两者可以算是一体的,我们都叫他三生三花草。这是我们草原人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服用了之后能够让人延长三倍的生命。不过这种草分开服用,哪怕是神石掌控者都难以自救。我运气好找到了三株,其中一株我自己服用了,你很幸运,另一株你服用了一半。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能帮我掩盖了神石气息,并且把我的族人全部给我放出来,那么我就把三叶花也给你服用,让你跟我一样,能够长久的掌握高人一等的权力。我可没有说谎,我已经试验过了,我告诉过你我找遍了草原,也只得到了三株,当年我流浪草原,遇到了我的师傅,他不把我当人,我就给他下了三生三花草的毒,一年之后,他整个人都化为了绿水,除了我体内这块神石,什么都没剩下,你不要心存侥幸。咱们俩这就算是个交易,对你我都有好处,咱们以后还是同盟,以前的条件我都接受,只要你帮我,鲁翎,鲁老弟,你意下如何?”刘犬威逼利诱的说了一大通,楚云一直都面无表情,刘犬患得患失起来,他对三生三花草的毒很自信,但是看着越来越冷的楚云,他不知道楚云到底什么个想法,因此才会说着说着从威胁变成了利诱。

    楚云一直不说话,刘犬就越慌张,许久楚云才开口了:“我现在还能信你嘛?我就觉得我体内有些不太对,原来是你给我下的毒,你想的倒是很好啊,利用我给你掩盖了神石气息,然后不给我解药,让我彻底死去,你就逍遥的成为铁弗之王,逍遥快活了,到时候谁也不知道内情。怪不得你不在意你的独子,这么轻松让他成为人质,儿子你以后可以再有,你只求你自己享受,根本不在意儿子的死活是吧?你连儿子都利用,我怎么敢随便相信你,三生三叶草毒性爆发需要一年是吧,我可以用这一年彻底铁弗从世界上除名,我相信你拦不住我。”

    刘犬张着大嘴看着楚云,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你的小命在我手里啊,你竟然要跟我两败俱伤。接下来楚云完全掌握了主动,不管刘犬说什么,楚云都不说话,最终刘犬只能把三叶花的汁液递给了楚云。

    “鲁老弟,老哥错了,这就是三叶花的汁液,你喝下去的三生草的汁液能够以毒攻毒发挥出神奇的功效。我现在就把他交给你,你这放心了吧,咱们两个是互相需要的,以后你就是铁弗的主人,也是我刘犬的恩人,只求你能够帮我。”刘犬出去了一趟,拿回一个瓷瓶递给楚云,显然把姿态放到了最低。

    “早这么说不就得了,我答应了。”楚云这么一次次的打击刘犬就是为了看看刘犬到底是不是对掩盖神石气息这么执着。要知道楚云运功期间决不能收到对方抵抗,如果对方抵抗就会前功尽弃,刘犬怎么说也是一位人境巅峰的好手,楚云这么谨慎的性格,怎么可能不一次次的试探。

    这一次楚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为了彻底控制刘犬,楚云没了内力,他只能以魔源杀气输入到刘犬的浑身经络和丹田之中,以魔源杀气把对方的内力彻底压制住,而只有对方彻底信任自己,把自己的丹田和经络彻底放开,才能实现,否则哪怕自己魔源杀气霸道无比,也顶多把对方的丹田经脉弄破,把对方杀死,绝不可能做到控制。

    “你把神力(内力)全都收敛到丹田,我会把我的神力(魔源杀气)输送到你的经脉。然后你再把你的神力分散到你的经络,我用我的神力输入你的丹田,构建一个屏障,说不准就能彻底掩盖你的神石气息,你准备好了嘛?”刘犬虽然最后有些犹豫,但是权势的渴望蒙住了他的双眼,他最终还是答应了。

    半天之后,楚云收功站了起来,而刘犬迅速起身检查自己的身体,当他发现自己的神石气息真的被掩盖了起来,他狂喜。

    “哈哈哈哈,老子做到了,老子做到了。”说完他看都不看楚云一眼,就像运转内力离开,但是他刚一运功,整个人就突然栽倒在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的神力呢?”刘犬暴怒了起来,如果他再不知道楚云动的手,那么他就是棒槌了。

    “刘犬还记得你曾经跟我说的话嘛?要嘛帮你的忙,要么死。我现在把这句话还给你,要么臣服于我,我会把你扶持成铁弗之主,要么你就去死吧。”楚云说完,刘犬自嘲的大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前者。

    楚云收服了刘犬之后,并没有帮助他的意思,铁弗之主还需要他自己去拿,不过既然刘犬成了自己人,楚云也没亏待他,除了四万铁弗人,另外楚云还给了他三万被俘虏的杂胡,这么算起来,刘犬就有十几万大军了,虽然还是不如他那个侄子,但是也足以分庭抗礼。

    楚云回到长安之后,刘俭这个皇帝亲自出城三十里迎接楚云归来,并且文武百官几乎全部到场,显然他们都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楚云勉强见了几个人就回到了丞相府,楚云还没坐稳,周岩就求见自己,楚云知道周岩肯定是有急事,否则不会这么没有眼力劲,楚云立刻接见了他。

    “丞相,我在追查那个叛徒的过程中,竟然发现监察司还在运转。”楚云听完震惊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