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武帝说起来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是谁,但是说曹操就都知道了,当年曹操出兵对抗马腾、韩遂大军,双方相持不下,结果马韩大军援军越聚越多,曹操的臣下越来越惶恐,只有曹操越来越轻松,所有人都觉得曹操是脑袋瓦特了。

    不过只有曹操才知道,对方人越多,那么内部就想法越多,毕竟对方的大军都不是一条心,果然曹操只是略施小计,马腾和韩遂就分崩离析,曹操轻而易举的获胜。当年的情况和楚云现在遇到的情况有异曲同工之妙。

    铁弗跟草原其他民族一样,都喜欢奴役驱使其他民族为他们效力,这一次刘虎最先带来的十万大军,除了五万铁弗嫡系之外,其余的一大半都是各杂胡部落的,有匈奴其他部落的,有羌胡人,有柔然人,有大月人,有鲜卑人还有很多连名字都没有的杂胡部落。他们都是这些年刘虎吞并草原的失败者,智能跟随刘虎左右。

    而现在这几个月跟前赵大军鏖战的一直就是这群家伙,楚云对军队的建设一直都是以绝对的优势装备取胜的,面对前赵大军从头到脚的全副武装,这群人吃尽了苦头,奈何他们的主子却不让他们休息,他们只能在一次次无意义的攻城战中,消耗着自己本来就不多的族人,这群人早就开始离心离德了,奈何刘虎却并不知道,当然就算是他知道了也不在意。

    刘虎心情很不错,因为他终于跟长城之内的族人联系上了,刘虎当然知道自己弟弟的存在,也正是因为自己这个弟弟,刘虎才对上郡的族人不管不问,只要他们给自己送马匹物资就足够了,其余的刘虎也知道他管不了。

    自己这个弟弟刘犬从小就是自己厌恶的对象,刘虎是绝对的民族主义者,他对于有汉人血统的弟弟,百般看不上。本来刘虎以为自己接任了父亲的地位,就会跟弟弟有云泥之别了,但是他错了,咸鱼也会翻身的。他的弟弟无意间就变成了一位绝世高手,并且在一部分族人心里有了崇高的地位,刘虎多次施展小手段,都没能对付了自己这个弟弟,虽然最后把他逼走草原,来了上郡,但是刘虎也被刘犬威胁的不轻。

    当年刘犬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刘虎床头的时候,刘虎差点被吓尿了,虽然后来把他自己的护卫全部处死了,但是刘虎也在心里留下了一个阴影。

    这一次出兵慢是因为他接到消息慢嘛?不是的。他其实是想借刀杀人,让自己这个弟弟跟前赵相互伤害,最好让前赵把自己弟弟宰了以绝后患,甚至不惜牺牲近十万族人。

    楚云说刘虎没本事也不完全正确,他也不缺心黑手辣,也不缺手段,不过就是缺眼光罢了。当然也不能说没眼光,他为什么跟代国相爱相杀,也不是他恩将仇报,只是为了利益罢了。他的弟弟是神石掌控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神石的存在,从自己弟弟这里得到神石的愿望被那天晚上的惊吓否决了,他只能奢望从天下最弱的代国手里抢夺一块神石,他对个人力量的渴望压过了对自己势力的渴望,所以才造成了楚云的误解。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的弟弟这一次对他服软,都让刘虎有一种别样的满足,你不是厉害吗?你别对我求教啊。另外刘虎还准备用点手段,让自己弟弟把他的神石心甘情愿的交出来,到时候他也能成为什么神石掌控者,这家伙还真是无知者无畏。

    “鲁老弟,我已经和那个人约定好了时间,在九月十八,我们内外夹击,攻破长城防线,你准备好了吗?”楚云和刘犬边吃着烤羊羔边商议道,不得不说这个世界还真是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游戏,就是亲兄弟都没有例外。

    “你放心,到时候我会好好配合你演完这一处好戏,让你获取足够的声望,到时候我军装作仓皇败退的样子,引诱你的好哥哥追击,以你的说法,刘虎必定不会把这个好机会让给别人,他会亲自追击,而金鹰谷就是你哥哥的葬身之地。我就先恭喜刘兄你成为铁弗之主了。”楚云对着刘犬拱了拱手,刘犬哈哈大笑了起来。

    许久。“可惜,我只能做一个幕后掌控者,无法光明正大去到刘虎那个贱人母亲的面前耀武扬威,不得不说是一件憾事啊。”刘犬有些遗憾的说道,显然对于楚云掩饰神石气息的方法不死心。

    楚云就装作没有看到一样,刘犬把念头压了下去,两个人很快就又融洽了起来,刘犬是个草原汉子,他好不容易有个同类人,竟然非要跟楚云拼酒,楚云也来者不拒,两个人都有些喝高了,刘犬趁着楚云不注意,拿出了一个小瓷瓶往酒里倒了一些,楚云何等谨慎,他装作没看到,实际上看的清清楚楚。

    “来,鲁兄,我们再喝一杯。”刘犬把下了药的酒递给了楚云,楚云接了过来,直接对准嘴喝了下去,刘犬紧紧的盯着楚云,直到看到楚云喝的一点都不剩,才移开了目光。

    “鲁兄好酒量。”刘犬自以为得计的说道,不说楚云的外家功夫《战神诀》能够自由控制自己的身体,这点酒根本进不到楚云的体内。就是不行,楚云也储存空间,他早就把这些酒存进了空间之内,不管刘犬有什么心思,都根本实现不了,楚云继续和刘犬虚与委蛇。

    当刘犬离开的时候,他也没有图穷匕见,楚云有些怀疑刘犬的目的,等他走后,楚云从空间拿出了刘犬给他喝的那瓶酒,随便试验了几次,楚云就知道这是一瓶毒酒,虽然里面具体配置不清楚,但是无疑是有毒的。

    “跟我玩心计,呵呵。”楚云不屑的想道。

    公元330年九月十八日,刘虎出动了嫡系大军攻击长城,他这一反常态让刘虎麾下的杂牌部队都惊呆了,纷纷怀疑刘虎是没睡醒,不过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刘虎的嫡系军队战斗力的确比杂牌强很多,刚一出手就好几次差点攻上城墙,在后面观战的刘虎暗暗得意。他身边的儿子和将领马屁声不断,刘虎摸着自己的大胡子洋洋得意。

    “颜先生,你觉得儿郎们战斗力如何?我是出生的太晚,否则怎么能让刘渊逞强在先?”颜先生看似赞同的点了点头,其实尴尬症都犯了。对方的守军经过这么多天了解,他看的清清楚楚,对方也就是不到一万人而已,长城战线如此之长,而你刘虎手握十几万大军,竟然花费了几个月都拿不下来,你还好意思跟刘渊比较?

    不过颜先生今天被刘虎青岛了前线,却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颜先生最初的时候可是也在前线观战过,前赵的战斗力颜先生深深震撼,但是今天却被刘虎的军队差点攻破城池,这是绝对有问题的。就算是因为今天刘虎派遣了主力替代了杂牌,但是也不可能有这么大差距。

    而且,以前的时候守城的部队都是浑身披甲,装备精良,乃是一等一的悍卒,但是今天颜先生却看到了一群只凭借血气防守的乌合之众。不说别的,以前守城一方十支箭矢能够射死一个人,但是现在守城一方射中率却下降得惊人,颜先生看了许久,守城一方的弓箭竟然连射伤都很少,更别说射死了,箭都是轻飘飘的。

    “草生。”颜先生对着刘虎给自己安排来的奴隶喊道。这个草生是一个杂胡,名字都没有,还是颜先生给起的,颜先生用了他好几年,这个草生用起来一直很顺手。

    “主人。”草生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身上穿着皮甲有些不伦不类的,毕竟他才十九岁,身材瘦弱,根本撑不起这一套皮甲。

    “你去给我弄几个箭头,必须是今天敌人射出来的。”草生听到颜先生的话,也不多问立刻去办了,草生就这个好处,从来不会多问。

    当草生把箭头给颜先生找来,颜先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前段时间大赵军队用的是作用复杂的三棱箭,箭头呈三棱状,带倒刺和血槽,破甲能力和杀伤力都很强,但制造工艺复杂,造价高。这箭头可不是一般军队用得起来,这几个月,光这个夺命的箭头就给刘虎大军造成了不下于一万人的伤亡,别看不多,但是对于古代射箭全靠运气的弓箭手,这已经是可以载入史册的战绩了。

    但是今天大赵军用的却是最普通的锥形箭箭头,就是那种扁平棱形的箭头,用来杀伤的,也可用于破甲,但杀伤力和破甲能力都较弱,好处是价格便宜,容易制造。

    这绝对有阴谋,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颜先生却一直没有提醒刘虎的意思,不过颜先生却罕见的进入了刘虎的儿子刘务桓的大帐,许久才走了出来,谁也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不过到了中午刘务桓去求见自己父亲刘虎,刘虎竟然把儿子刘务桓派去安抚并不安稳的杂牌军了,谁也不知道一向是宠爱儿子的刘虎到底发什么疯。

    中午的时候长城防线已经摇摇欲坠,刘虎直接没有收兵,他准备一鼓作气攻破长城防线,大军潮水一样的攻进了长城防线,不过很可惜他想拔头筹的机会是没了。

    而在战场数里之外,楚云带着谢艾和几十位暗卫一直盯着长城防线的战况,颜先生眼力不错,今天的守城之人已经换人了,以前的守城之人是正规的战士,甚至有一段时间还是楚云的亲卫,但是今天守城的却是楚云收降的羌胡和一些杂胡。

    楚云扣住了他们的家人,逼迫他们上阵,并且告诉他们只要能够撑住一天就放了他们的家人,于是他们只能被迫上场了。不过楚云不会告诉他们,他们根本不可能有赢的机会,楚云早就在他们的饭菜里下了药,而时间就是今天的中午,他们中就算是活过了惨烈的战斗,也会死的毒药之下。当然这件事情除了楚云之外,就是连谢艾都没告诉,都是暗卫动的手。

    当刘犬带人从背后动手之后,长城防线迅速就被攻破了,到底还是刘犬拿下了第一功,他在铁弗和其他胡人眼里也高深莫测起来,这正是他需要的,也是楚云需要的。

    看着长城防线被攻破,楚云大手一挥就带着不忿的谢艾离开了。

    刘虎和刘犬的见面的确火星四溅,两个人没说多久就谈崩了,刘犬非要带着三万手下去追赶前赵军队,自然被刘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种事怎么能让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去,他在这次攻城战中最先打开了城门获得了巨大威望,刘虎怎么可能让他继续潇洒。不过刘虎完全沉浸在和弟弟的恩怨中了,并没有发觉,赵国军队仓皇撤退什么的,全都是弟弟说的,他根本就没有考虑是不是陷阱。

    最终在刘犬的据理力争下,他还是跟着去了,不过他的位置在全军最靠后的地方,甚至比起杂牌军更靠后,刘虎自以为限制了刘犬立功洋洋得意,浑然没有发觉这正是刘犬最想要的结果。他跟楚云的协议就是关门打狗,不在最后面,怎么关门?

    不过刘犬却没有发现,他的好侄子刘虎的儿子刘务桓根本就没在进攻的队伍里,连带着颜先生也没有跟随着急忙慌去追赶前赵大军的刘虎,两个人竟然依旧在长城之外驻扎,不过他只在在这里等待接待后续的援军,手里也只有五千人,所以被刘犬彻底忽略了。不过他这一忽略给他自己造了一个劲敌,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计划很完美,对手很废柴,因此结局就已经注定了,在楚云和刘犬两个人给刘虎安排的墓地中,也就是金鹰谷,刘虎大军全军覆没。

    金鹰谷如同一个展翅双飞的雄鹰,通俗说就是“十”字形状的,前后左右全都是出口,所以也不能怪刘虎没有探好路,实在是敌人太凶残。楚云把左右两条路上铺满了猛火油,也就是后世的石油,只需要派几个人点火,就彻底断了他们左右的出路,然后面对楚云大军和刘犬大军的前后夹击,刘虎一败涂地。

    当刘犬以得胜者的姿态来到刘虎面前,俩兄弟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刘虎就横剑自刎了,而刘犬也罕见的有了一点哀伤的神色,不过相比于自己马上就要成为铁弗之主,刘犬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也多亏了刘犬凭借从背后攻破城头,让他在胡人中有了不小的名声,所以他亲自出面招降了绝大多数人,否则这些家伙绝不可能这么快就投降。

    接下来就是商议双方对战俘的分配,楚云当然不可能把战俘都给刘犬争夺王位,要知道刘虎只带了五万族人来,他老巢起码还有十万人,而且那里并不会因为刘虎败亡就乱成一团,刘虎不光有儿子在老巢,还有好几位刘虎和刘犬的弟兄,他们都是刘犬接下来的对手。刘犬到了现在还一直遵守游戏规则,并没有对普通人动手,不过在楚云看来他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只要他参加了世俗权力的博弈,那么他就逃不了了。

    不过这种事不需要楚云操心,他手下光文官就有几百号人,这群家伙还能让楚云白养着?当然比起没长几个脑子的铁弗人,就算是随便找个卖东西的小贩来,都能争取来好处。

    楚云收的小弟郑捷奸笑着走了进来,他正是这一次谈判的代表,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完成了自己交给他的任务。

    “看你这个狐狸样,谈判还顺利吧?”楚云难得的轻松了一些,占据了上郡的自己,就能够随时对并州下手了,而且还有铁弗刘犬这么一位盟友,接下来的日子石勒的那位太原王的儿子估计会很头疼了。不过就当楚云是拿点利息罢了,楚云还记得石勒这一条黑曼巴在最致命的时候,狠狠的咬了自己一口,咬人的狗不叫,楚云算是深深体会了,他一直把石勒当自己的大敌。

    “丞相,那群铁弗人在战场上不是对手,在谈判桌上就更不行了,这是他们和我签订的合约您看一下。”郑捷双手举着一张羊皮纸说道,草原民族就是喜欢神神叨叨的,还非要记载在羊皮纸上,不过楚云却没伸手。

    “直接说。”楚云深呼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楚云这段时间也没闲着,他用了数千战俘修炼了魔源杀气,他的《魔源百花杀》越来越精深,这一次修炼比起以前的几万人进展都大,楚云现在的实力不逊色于地阶中期巅峰的实力了,这让楚云十分满意。不过楚云这一呼气收功,一丝煞气就弥漫了出来,郑捷这个普通文官顿时觉得浑身冰凉,他身体竟然剧烈颤抖了起来,还好楚云发现得早,及时收回了煞气,郑捷这才恢复了过来,郑捷再看向楚云就没了刚才的轻松,他顿时规矩的说了起来。

    刘虎大军本来十万人,这几个月不断地有援军支援,刘虎的大军最多达到了十七万人,除了死在攻城战中的一万多人,其余的十六万人不是死了就是被俘虏了,十二万战俘很识时务的成了俘虏。除了将近四万铁弗战俘,其余的八万人都是杂胡,毕竟这群家伙混的相当凄惨,跟铁弗的奴隶一样,主子出兵,他们砸锅卖铁全员出动,然后就被楚云俘虏了,也是一群可怜人。

    不过草原上的奴隶也都是些野狼,这群家伙一旦能够独立发展壮大,先会反噬主人,然后就对汉人的花花世界动手,所以楚云不可怜他们。刘虎的铁弗、匈奴人刘渊这些家伙不都是背叛了自己的主子?甚至羯族人是怎么来的?还不是也是从俘虏一步步混起来的,他们本来是大月氏人,被匈奴击败成了俘虏,然后匈奴被汉朝击溃,他们独立了起来,现在他们势力大涨,不还是对他们的老主人匈奴动手了,还比谁都恨,要不是楚云他们早就被灭了。石虎在上邽杀了三千多官员和贵族,如果没有石勒的同意他敢嘛?所以说这群货就不能可怜。

    这一次郑捷代表楚云直接把这八万人吞下去了大半,足足有六万人被刘犬送给了楚云。楚云要发展需要奴隶,不光需要他们为自己出力,还要用他们练功,楚云不找他们,难道去找汉人?汉人已经从汉朝的两千万降到了现在的几百万了,楚云舍不得,楚云再怎么无耻,也不会对自己同胞下狠手,当然敌人除外。

    “丞相,要只有这六万俘虏我还没脸在你面前逞能,铁弗人还要给我们十万匹战马,要知道刘犬手里也仅仅只有六万匹而已,他还欠我们四万匹,这都需要慢慢还,而且每拖一个月就需要给我们一千匹的利息,我们为了防止他说话不算,扣留了他一万族人,什么时候全部支付了,才会还给他。这期间这些人的吃喝用度都需要他出,每个月五千只羊。另外他还要支付给我们三万女人,他手里当然没有,因此我们又扣留了他一万族人,这些人也需要吃喝,待遇跟前面的一样。此外他还要向我们称臣,服从我们的命令,每年需要给我们进贡两万只羊,而且刘犬还要把他唯一的儿子给我们当质子。要不是他的女儿太丑了,我一定给丞相大人要来。”郑捷说了一会又开始恢复了狗腿子的姿态,楚云只是淡然的点了点头,这家伙的谈判自己还算是满意。

    “回去之后我跟大司空说一下,放你出去为官。”楚云开口说道,但是郑捷却脸上带了一些犹豫。

    “怎么?你不愿意?”

    郑捷立刻跪下说道:“丞相,我还是更愿意跟着您。”这小子倒是知道赵国谁说这算,现在他跟着楚云就是游子远都敬他三分。

    “出去历练一下,我对你有重用。”楚云不再说什么,郑捷大喜告辞了。

    送走了郑捷,侍卫前来报告,刘犬求见,楚云知道两个人的共同敌人没了,现在到了摊牌的时候了,楚云下令把刘犬请了进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