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刘兄既然把话说开了,那么我也就有话直说,我能够帮刘兄你掌握铁弗取代你哥哥刘虎,但是我能得到什么?”楚云说完,刘犬神情一愣,他没想到楚云直接起来这么直接。

    “我掌握了铁弗,不也就等于你也掌握了铁弗?这不是你的好处?”刘犬开口说道。

    “刘兄,你是知道的,我上面还有陛下,我是为他打天下,所以就算是你铁弗归顺也只是归顺了陛下,对我有什么好处?如果你想空口白牙让我扶植你上位,这就有些空手套白狼了吧。”刘犬眉头一皱,没想到这小家伙看起来年轻,但是这么快就理清楚了自己给他舍得套,他刘犬比起楚云这个大赵丞相的确没有半点优势,只不过想要先挑拨下他和那个所谓师傅的关系,凭着楚云心乱,多弄点好处,现在看到楚云竟然这么快就看破了一切,刘犬真的有些佩服了。

    “你师兄让你配合我,难道你该抗命不尊?”刘犬狐假虎威的说道,不过他不知道他说的楚云的师兄和他是一个人,因此楚云怎么会被唬住。

    “刘兄,是你告诉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刘犬顿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的确是他挑拨的。

    “我什么都给不了你。”刘犬颓然的说道,他算是再也不敢跟眼前的楚云耍心思了,因为思考再三只能实话实话了。

    “哈哈,刘兄你很实在。我也不要你帮我做什么,只要你能够把所谓的神石联盟的所有情况都告诉我,不能有一丝隐瞒,我就实现你的愿望。虽然那人是我师傅,但是我不喜欢被人当成棋子,我命由我不由天。你觉得如何?”楚云说完,刘犬大喜起来,没想到峰回路转,他当然竹筒倒豆子一样的把关于神石联盟的信息都告诉了楚云,其中他见过其中的几个人,他们神石的能力也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楚云。

    特别是当年铁血军的事情,刘犬全部告诉了楚云,可惜刘犬知道的也并不多。当年跟楚云交过手的小仙翁葛洪,就是神石联盟的成员之一,他的出现就是测试楚云是否是真的神石掌控者,楚云和吕雯两个人先后表现出了实力,这下子刘琨的指控彻底成了现实。

    刘琨此人还真是阴魂不散,竟然背面给自己下刀子,估计当年自己第一次从石虎身上得到的那一块神石,是刘琨执法钓鱼给自己的吧。不过就算是这样,楚云对刘琨心里还是保存了不少尊敬,这个人是真正的爱国者。他的结局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报复,他被他所热爱的朝廷出卖,死在了自己人慕容鲜卑的手里,就是他的后代也没几个活下来的,估计刘琨临死之前比起自己被囚禁十年更难受吧,真是讽刺的很,因此楚云也不会再去恨刘琨。

    不过其他的人楚云却不会放过,从刘犬哪里得到了不少消息,楚云要好好消化消化,因此他和刘犬作了约定,楚云就要送刘犬和他的族人离开。刘犬答应楚云等刘虎来了作为内应帮助楚云覆灭刘虎,而楚云则要扶持他成为铁弗的首领,这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刘犬在临走之前提的一个要求却让楚云计从心来。

    “你跟我要掩盖神石的方法?”楚云看着刘犬期望的神色脸色挂着调侃的笑容,刘犬一阵皱眉,但是他却必须要学这个。否则万一楚云的师傅失败了,他也能把自己摘出去全身而退。他的境界并不高,但是轻功很是自信,如果把自己神石气息掩盖了,那么他就不至于每一次都被人追的跟狗一样了。在神石联盟成立之前,神石拥有者互相之间进行疯狂的杀戮,他可是担惊受怕了好多年,他实在是受够了,因此他对着楚云坚定的点了点头。

    “这个,我暂时还没有掌握。”楚云摇了摇头,刘犬大失所望。

    “鲁老弟,只要你帮我,什么都好说,哪怕让我臣服于你。”刘犬把自己的底牌都亮了出来。

    楚云想了想又开口了:“刘兄,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也实话实话。虽然我没掌握师傅怎么掩盖我的神石气息的,但是我的神力跟别人的不同,只要我的实力再进一步,就能用我特殊的神力帮你掩盖气息,不过很遗憾现在还不行。”

    楚云能够掩盖神石气息以前是因为龟息功,现在是他体内根本就没丹田,因此神石都被楚云收到了空间里,他能够教刘犬才怪,不过楚云这么多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刘犬上钩,楚云不知道刘犬有没有后手,因此虽然自信能够击败他,但是却不一定能够擒住他,刘犬竟然想让自己给他掩饰神石,那么不就是给了自己机会?只要自己的魔源杀气进入他的体内,那么刘犬就绝对逃不了了。这真是送上门来的,不过楚云现在越是推托,越让刘犬心痒痒,就越没有戒心,楚云这是欲擒故纵。

    果然听到了楚云的回答刘犬满是遗憾,他纠结了好一会才开口问道:“鲁老弟,难道你的师傅真的没有教给你?不是哥哥不信你,而是你也知道,我这样也没法直接控制铁弗啊。”楚云摊了摊手。

    刘犬还是不死心,“鲁老弟我信你,你现在就用你的神力帮我掩盖吧。你们汉人有一句话,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我知道我可以扶持个傀儡,但是怎么比得上我亲自掌握大权对吧,你就帮帮老哥哥我吧,我被刘虎欺压了这么多年,我真的想压他一头啊。”

    “我现在真的不行,抱歉。”楚云不为所动,楚云越是拒绝,就越能引他上钩,楚云刚才的话半真半假,他的魔源杀气没试验过,不确定自己能否控制一个神石掌控者,所以虽然立刻控制刘犬很诱人,但是还是被楚云否决了。

    刘犬看到楚云拒绝,反而真的相信了:“鲁老弟,不知道你的功夫什么时候能够练到帮别人遮挡神石气息?”

    “这个真的不知道,你也不是不知道,神石的开发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过如果刘兄真的需要,那么我一旦能够成功,就第一个通知刘兄,这个时间,我觉得并不长了。”刘犬只能无奈接受,两个人又谈了一下怎么埋伏刘虎,楚云就把刘犬和他的族人送走了。

    楚云在大营门口看着刘犬带着三万多族人离开不知道在想什么,楚云手下的将领都对楚云的做法有些异议,但是摄于楚云的威望还是没人问出来,最终还是谢艾忍不住了。

    “丞相,艾不明白,为什么要放他们离开,我实在是不吐不快。”楚云看向谢艾心里十分欣慰,除了谢艾,其他的人竟然连问的勇气都没有,这辈子也就是这样了,但是谢艾此人值得自己培养。

    “因为咱们有更大的好处,咱们这次进攻的目的不光是为了占领上郡,还要把铁弗彻底打疼或者是消灭,铁弗的骑兵并不弱,因此我们想减少损失,就要出奇制胜,而他们就是咱们胜利的钥匙,你现在懂了吗?”楚云耐心的解释道。

    “哦,我明白了,丞相大人高明。”谢艾心悦诚服的说道。

    “这一次我把两万楚王亲卫交给你,不要让我失望。”楚云拍了拍谢艾的肩膀,谢艾大喜过望,其余人也满是羡慕,他们都看出来,这是丞相大人要抬举谢艾啊,楚王亲卫的两万骑兵可是最精锐的骑兵。

    刘虎对上郡的掌握真是出了奇的低,楚云在上郡待了两个月的时候,刘虎才姗姗来迟,要知道他所在的草原和上郡并不远,他竟然这么久才反应过来,怪不得他拿着一手好牌打成了臭狗屎,这一辈子什么成就都没干出来。

    要知道铁弗经过他的几位长辈的发展已经有几十万人了,占据了广阔的地盘,带甲之士二十万人,再加上臣服于他们铁弗的杂胡,这股势力可不像是石勒等人的兵力分散在各地,他这二十万骑兵可是能够统一调集出来的。手握这么大的势力,竟然蹉跎了一辈子,跟代王拓跋鲜卑纠缠了几十年,结果什么都没做成,真是草包一位。

    不过铁弗的底子倒是真的不凡,怪不得后来刘虎的重孙子赫连勃勃能够占据长安称帝,刘虎这一次带了足足十万骑兵,这可是十万骑兵,不是那种随便凑出来的乌合之众。不过当他们花了足足两个月的时间才出兵,这段时间就决定了,刘虎再也夺不回来上郡了。

    铁血军当年在上郡的工事基本上都没被破坏,这你敢信?这还真就是真的,特别是沿长城一线的工事,被完整地保存了下来,楚云当然准备以逸待劳,先消耗刘虎的士气和兵力,然后再大军出击跟刘犬里应外合彻底击溃刘虎。

    当刘虎又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赶到上郡的时候,就是遇到了这个情况,看到前赵大军的工事,刘虎彻底傻眼了,刘虎第一个想法就是撤军,但是被刘虎手下第一谋士劝住了。

    说起刘虎这些年发展顺风顺水的原因,就有这个第一谋士的作用,虽然对付代国还是失败居多,但是代国毕竟曾经是草原第一势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不怪他。刘虎从匈奴人和石勒手里抢过了上郡,就是这个谋士劝诫的,也正是因为拿下了上郡,让刘虎实力大增,因此刘虎还是很尊重这个人的意见的。

    “颜公,你看匈奴人是有备而来啊,在上郡的同胞不知道还活不活着,我们是否等情况弄清楚了再动手?”不是刘虎胆子小,而是他被汉人的工事弄怕了,代国拓跋鲜卑学习汉人筑城,刘虎不知道受过多少次的苦,因此他看到城池工事都有阴影了。

    在刘虎身边,一个留着花白长须大约四五十岁的男子骑在马上,这个人虽然穿着一身兽皮衣衫,但是也掩盖不了身上的儒雅之气,他目光炯炯的看向长城为主的工事,目光中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许久他才开口说道:“主公,兵强马壮者可以纵横一时,而人心向背才能够决定是否长久,上郡有我族近十万子民,如果主公不救那么失去的将会是所有族人的心,如果主公失去了族人支持,那么主公何以驰骋天下,与天下英豪争雄?再者,匈奴人虽然占据了长城,但是上郡如此广阔,我族人不一定就全部遇难,说不定有很多族人只不过是藏了起来,如果我军攻击长城,说不定就给长城之内的族人机会,到时候里应外合,必破匈奴。再者,匈奴人远攻我上郡,所带兵力必定不如我军,如果僵持日久,首先撑不住的是匈奴人,而且羯族人也不会给匈奴人拖下去的机会,他们必定会出手帮忙的。如果主公真的能够击溃匈奴,那么携带虎威,说不定能够杀进雍州,甚至占据长安都未必不可,到时候区区代国,反手就能覆灭。”

    颜先生说完刘虎真的动心了,颜先生分析的很对,就算是不能攻破匈奴人的防线,那么拖住匈奴人,羯族人也不可能不动手,一旦羯族人动手,自己就说不定能够击败匈奴,长安暂时不奢望,但是去雍州花花世界掠夺一番还是很可能的。再说自己不愿意救援,就是因为自己那个贱人弟弟,不过那个贱人弟弟绝不可能轻易被匈奴人击败,所以里应外合也是有可能的。

    刘虎被颜先生说的心热不已,他大手一挥,惨烈的攻城战就开始了,颜先生看着双方不断地死伤,脸上欣喜之色一闪而过,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高兴。不过这一幕刘虎没有看到,刘虎反而对颜先生有些感激,要不是颜先生,自己这一次估计就撤退吧,有时候想要有所成就,就不能顾忌死伤啊。万幸自己几年前捡到了颜先生一家,这是天斗要帮自己啊,刘虎心里暗暗得意的想道。

    颜先生的眼光的确不俗,石勒果然听到了消息,在铁血军败亡之后,石勒也吸纳了铁血军的一些经验,他开始注重情报工作,虽然不清楚铁血军监察司的详细结构和运作流程,但是也起了不少的作用,比如说他比刘虎更提前知道了前赵攻占了上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石勒除了让石邃出兵牵制前赵的精力之外,并没有其他命令。而石勒的命令也被石邃偷偷派使者告诉了前赵,毕竟他还需要让楚云杀了他爹石虎呢,真是个实诚的孩子。

    楚云大军和刘虎大军交战三个月,楚云这一次出兵已经半年之久,而石勒终于行动了起来,公元330年夏末,石勒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开始磨刀霍霍对东晋动手。七月,后赵大将刘微帅数千人乘海船袭击晋境东南诸县,南沙都尉许儒被杀。同年九月,石勒又派监军郭敬攻击襄阳,晋襄阳中郎将周抚,听到后赵大军杀来,连抵挡都没有就直接带军跑了,襄阳城这一座重城被后赵占据。因为晋败亡太快,襄阳城周围的汉人无可奈何只能投降。监军郭敬直接把襄阳城摧毁,在沔水之北,新建樊城安置流民,后赵任命郭敬为荆州刺史。东晋在长江之北的地盘几乎丧失殆尽,祖逖十几年心血付之东流。

    楚云听说石勒竟然对东晋动手,他不由自主的想起是否是神石联盟搞的鬼,刘犬不是说神石联盟也分为佛道魔三家嘛?楚云可知道这三家可不对付,难道真的开始内斗了?神石联盟说的绝不干涉各国内政,楚云觉得就是自欺欺人,像他们这种掌握了远超常人力量的强者,让他们安心的吃糠咽菜隐居修炼,这可能嘛?

    石勒身后一定有佛家势力的控制,而东晋则被道家控制,所以两个势力的摩擦并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但是楚云恨不得他们自己打起来,这样就能给自己更多时间发展,据刘犬说在草原深处,有一位跟他一样的不属于任何势力的神石掌控者,实力比其他更强,楚云准备拿下刘犬之后,顺便搂草打兔子把那个家伙也掌控起来,他要组建自己的神石掌控者势力,现在楚云正打算把自己手里的四块神石分给自己的部下。

    楚云现在有四块神石,从公师豹和石生那里各得到一块,从石虎哪里得到了两块,楚云不准备把他们都分出去,至于选谁需要楚云仔细思考,不过一切要等击败刘虎之后。

    “丞相,刘犬已经和刘虎联系上了,咱们的第二部计划应该实施了,刘虎部下的士气已经被打击的差不多了,不过刘虎部下人手倒是越聚越多了。”谢艾得到了楚云的鼓励,越来越多的发表自己的意见,他一边给楚云研磨一边开口说道。

    楚云放下毛笔看向谢艾,“你觉得他们人越来越多,对我们是有利呢,还是不利呢?”

    谢艾沉思了一会说道:“丞相,我依稀想起了前赵魏武帝。”楚云听到谢艾的话哈哈大笑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